第七九七章 口訣

沈藥師嘿嘿笑道:“當初我在牢裡把你經脈,還真是適合修煉內劍。我都這把年紀了,那時候覺着也該正兒八經地找個徒弟了。”

“所以你正兒八經地找了我這個不正經的徒弟?”秦逍嘆道:“我那時候不知道你看出我天賦異稟,只以爲你是因爲我在小師姑那裡虧了銀子,又或者是想騙酒喝,所以纔想辦法彌補我。”

沈藥師擺手道:“別提酒,別提酒,你一提酒,我肚子裡的酒蟲就活過來了,難受的很。”隨即道:“師傅也不瞞你,那時候我在監牢裡尋清靜,不只是爲了避開崔京甲手底下那幫陰魂不散的傢伙,還是要找個地方練功。監牢外面,紅塵俗世,不得清淨,待在監牢裡面,白天睡覺,晚上練功,那纔是真正的逍遙之地。”

秦逍愕然道:“師傅,你將甲字監當成練功房了?”

“這還多虧你平時照料的好。”沈藥師嘿嘿一笑,隨即想到什麼,皺眉問道:“臭小子,方纔動手的時候,你幾次問我是不是劍谷門徒,你又是如何知道我身份?”

秦逍心下一凜,他心知這便宜師傅表面看起來渾渾噩噩邋里邋遢,和小師姑都是不羈之輩,但這兩人卻也都是聰明絕頂之輩,方纔生死之間,只盼以劍谷門徒的名號讓對方手下留情,但誠如沈藥師所言,由此卻也讓對方知道,自己這邊早就知道刺客與劍谷門徒有關。

他當然不能告知一切都是紅葉推斷。

紅葉來自何處,秦逍並不知道,但毫無疑問,比起劍谷,紅葉對自己是真正的關心,他搞不清楚這些頂尖高手背後的恩恩怨怨,無論如何也不能將紅葉抖出來,只能道:“師傅在三合樓出手的時候,我給有一點點懷疑,你身形與我記憶中的有些相似......!”

“胡說八道。”沈藥師一瞪眼:“我進入大天境,便可以鎖骨收皮,當日在酒樓,鎖骨三分,比我真正的個頭矮了不少,你能如何看出身形?”

“師傅莫急。”秦逍心想難怪當日看到沈藥師扮成的夥計,並沒有往沈藥師身上想,這老傢伙竟然可以鎖骨收皮,含笑道:“我是看到師傅出手時候,手指彈了一下那筷子,手法似曾相識,後來慢慢尋思,才越想越覺得有些相似。”

其實當時秦逍當然沒有從刺客手法上想到沈藥師,但紅葉推斷刺客是劍谷門徒,秦逍在回頭細想,才愈發覺得當時刺客出手,與沈藥師當初在監牢的彈指功極爲相似。

沈藥師這才點頭道:“臭小子不錯,還能記起來。你既然猜到是爲師,可和其他人提及過劍谷?”

“當然不能。”秦逍搖搖頭,斬釘截鐵道:“師傅和小師姑對徒弟恩重如山,我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出賣劍谷。”

沈藥師嘿嘿一笑,道:“真要出賣了,那也不打緊。”

“師傅,咱們還是說說內劍的事兒,別老是轉移話題。”秦逍自己轉移話題道:“你教我的赤心真劍,又是怎麼一個說法?”

“瘋婆子的拿手絕技澤冰真劍你可知道?”

秦逍點頭道:“知道。小師姑說過,那是她的看家本領,在劍谷門徒之中,首屈一指,無人能及。”

“放屁放屁。”沈藥師知道以小師姑沐夜姬的性情,這無恥之言還真的能說出來,一臉不屑:“她的澤冰真劍確實是劍谷四大內劍之一,如果潛心修煉,也確實威力驚人,不過她貪杯好賭,疏於修煉,澤冰真劍落在她手裡,實在是暴殄天物。小徒弟,以後她要是和你吹牛,你當沒聽見,實在不行,你就直接告訴她,澤冰真劍遇上赤心真劍,只要跪地求饒的份。”

“我可不敢這樣和她說。”秦逍苦着臉道:“師傅你知道她脾氣,我要真說她的澤冰真劍不行,她肯定會將我的腦袋擰下來。”

“那你就該好好修煉。”沈藥師瞪着眼睛道:“你從今以後苦練赤心真劍,花上十年八年的時間,到時候遇見她,定然可以將她打的滿地爪牙。小徒弟,赤心真劍的口訣我當初已經教過你......!”

“口訣?”秦逍搖頭道:“師傅,你記性不好,當初你確實教過我劍法的運行法門,卻沒有說過口訣。”

“你是真傻還是假傻?”沈藥師嘆道:“當初我將劍氣運轉的穴位經脈細細告訴你,那就是我譯出來的口訣。師父他老人家驚才絕豔,文采斐然,可就是有一個毛病,該說人話的時候不好好說人話。”

秦逍小心翼翼道:“師傅,你這樣說.....太師傅,是不是欺師滅祖?”

“沒有。”沈藥師搖頭道:“我只是實話實說。劍谷四大內劍,都是師父他老人家耗費心血所創,你知道劍谷有六大門徒,其中三人練外劍,另外三人練內劍。除了我和瘋婆子之外,你三師叔也是練內劍,不過他早已經過世,所以劍谷四大內劍,只有我和小師.....嗯,只有我和瘋婆子兩支內劍傳了下來,另外兩支內劍,也算是失傳了。”

“失傳?”

“師傅創出四大內劍,三支內劍傳下來,剩下的那支沒有傳人,也就跟着師傅一起走了。你三師叔沒有親傳弟子,他過世後,那支內劍也就失傳了。我那時候在甲字監遇見你,覺得你小子天賦不錯,我年紀大了,也擔心哪一天真的出了意外,連赤心真劍都失傳了,你未必是最合適的傳人,但能湊合也就湊合了。”

秦逍有些不快樂。

“師傅當年傳授內劍的時候,直接將內劍口訣傳給我們,一句也不解釋,讓我們自己領悟。”沈藥師嘆道:“他文采斐然,那口訣深奧無比,按照他的說法,只要將口訣看懂了,修煉內劍也就順風順水。可是那口訣晦澀難通,宛如天書一般,我是花了足足四年時間,才他孃的......嗯,四年時間纔看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師傅,你讀過書嗎?”秦逍忍不住問道。

一道口訣花了四年時間纔看明白,那口訣再難,似乎也不要花這麼長時間吧。

“不是我天賦不高,實在是口訣太晦澀。”沈藥師老臉一紅。

秦逍想了一下才問道:“那小師姑的口訣花了多久纔看明白?”

“肯定比我時間長。”沈藥師不予解釋:“我如果將那晦澀難通的口訣傳給你,恐怕你一輩子也看不明白,你若看不明白,赤心真劍也就等於失傳。師傅心地善良,那口訣譯出來之後,就是內力流轉的勁氣法門,簡單直接告訴你,不比你花功夫再去揣摩。”

“師傅大恩大德,徒弟永世不忘。”秦逍拱拱手,卻想到紅葉提及過,劍谷的內劍雖然厲害,但要催動內劍,卻需要修煉劍谷的內功,而自己修煉的是【太古意氣訣】,從無修煉過劍谷的內功心法,即使擁有赤心真劍的口訣,又如何能修煉?

想到自己也曾一度修煉,但始終沒有任何進展,唯一一次出人意料劍氣迸射而出,還是在斷空堡危急時刻,自那以後,便再也不靈,這其中只怕與自己修煉的內功有關係。

“師傅,赤心真劍是劍谷的劍法,是不是需要修煉劍谷的內功才能練成?”秦逍一副虛心模樣請教道:“徒兒從沒有練過劍谷內功,又如何修煉赤心真劍?”

沈藥師雙目變得冷厲起來,沉聲問道:“你是否告訴過別人,你練過內劍?”

秦逍見他神色冷峻,瞧那模樣,似乎自己如果告訴別人,這老傢伙便要出手弄死自己,急忙道:“當然不會,內劍之說,我還是今天第一次聽見,以前只以爲師傅傳授的是點穴功夫,又怎可能告訴別人?”

“那你爲何知道修煉赤心真劍一定需要劍谷內功?”

“這不是明白的事情嗎?”秦逍嘆道:“各門各派都有自己的內功心法,也都有與之相配的絕學,劍谷這樣的絕頂門派,怎可能沒有自己的內功?”

沈藥師神情緩和下來,倒是顯出一絲贊聲之色,道:“這是你自己想到的?看來你在武道之上確實有天賦。你說的不錯,修煉劍谷的劍法,確實需要劍谷的內功。”

“這樣說來,我就算知道赤心真劍的口訣,也沒法子修煉?”秦逍道:“師傅是不是要傳授我劍谷內功?”

沈藥師搖搖頭道:“你在龜城的時候,是不是就練過道門內功?”

秦逍知道這個事情隱瞞不住,點點頭,正想着沈藥師如果問及自己從哪裡學會的內功,自己應該如何應付,卻聽沈藥師道:“你拜師之前與誰人練功,我是管不着的。不過那人傳授你的道門功夫,確實是道門頂尖內功心法,你小子也算是有福氣。”頓了頓,解釋道:“按理來說,你沒修煉過劍谷內功,確實無法修煉赤心真劍,但幸運的是,你練的是道門內功,而且我沒有猜錯的話,你的內功心法要麼出自【清靜普心咒】,要麼便是【太古意氣訣】。應該是這二者之一,我沒有說錯吧?”

第八四三章 天機第一五六章 風雨與共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五五九章 月宮第三八九章 刑部衙門前的鼓聲第一章 甲字監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二九六章 覓刀第七六七章 活菩薩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五八六章 抽絲剝繭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五九五章 禮儀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六二六章 羣寇第三十一章 空有寶山自不知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五七零章 南下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六二零章 驚覺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六肆一章 我本西山鳳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六五九章 木場第三十七章 夜馬蹄聲聲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九十章 一陣風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三六二章 是非顛倒第五八四章 欲擒故縱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十章 霸王餐第一百零七章 馴馬第二九二章 糧倉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六肆二章 公主的憤怒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六十七章 紫衣監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八零八章 失蹤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二七五章 命運分歧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一七七章 石像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七六七章 活菩薩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八章 有恩必報
第八四三章 天機第一五六章 風雨與共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五五九章 月宮第三八九章 刑部衙門前的鼓聲第一章 甲字監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二九六章 覓刀第七六七章 活菩薩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五八六章 抽絲剝繭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五九五章 禮儀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六二六章 羣寇第三十一章 空有寶山自不知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五七零章 南下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六二零章 驚覺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六肆一章 我本西山鳳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六五九章 木場第三十七章 夜馬蹄聲聲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九十章 一陣風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三六二章 是非顛倒第五八四章 欲擒故縱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十章 霸王餐第一百零七章 馴馬第二九二章 糧倉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六肆二章 公主的憤怒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六十七章 紫衣監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八零八章 失蹤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二七五章 命運分歧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一七七章 石像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七六七章 活菩薩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八章 有恩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