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

灰衣人並沒有從正門而出,而是帶着秦逍從道觀側門出去。

秦逍心想此人進入道觀之前事先觀察了格局,知道從側門也是理所當然。

側門外,便是一片竹林,雨中竹林分外朦朧,朱香味道撲鼻而來。

灰衣人轉過身,打量秦逍一番,擡起手,向秦逍招了招,示意秦逍出手。

秦逍知道灰衣人武功了得,勁氣關門那份功力便是自己萬萬不能相比,尋思着拖延時間,讓洛月道姑二人有脫身的機會,自己也要想辦法脫身,只是被一名大天境盯住,想要安然無恙逃離幾無可能。

見秦逍沒有出手意思,灰衣人卻已經身形一閃,在雨中向秦逍迎面撲來,探手已經往秦逍身上抓過來。

秦逍心下一凜,他入道觀,自然不能帶刀在身,否則有聖人所賜的金烏刀在手,憑藉着血魔老祖傳授的天火絕刀,也未必不能抵擋一時,此時兩手空空,沒有任何兵器在手,知道這般赤手空拳絕無任何勝算,眼角餘光瞅見地上一根接枯竹,就地一滾,避開對方,就地抓起了那根枯竹,感覺灰衣人如影隨形,枯竹當刀,反手便劈了過去。

那灰衣人卻是極爲輕鬆閃過,再次探手抓過來。

秦逍大聲叫道:“你是不是劍谷門徒?”

自知根本不可能是對方的敵手,萬一對手真的起了殺念,就地將自己擊殺,自己死的也着實窩囊,這時候大聲叫出,只希望紅葉的判斷並無錯誤,對方真實劍谷門徒。

只要對方果真出自劍谷,自己大可以將小師姑甚至沈藥師搬出來,大家有香火之緣,也許對方便能手下留情。

灰衣人卻似乎沒有聽見一般,掌影紛飛,身法輕盈,秦逍只能東躲西閃,毫無還手之力。

他幾次想要出手反擊,但對方出手太快,招式連綿不絕,一招接一招,流暢無比,自己只有閃躲的份,根本無力還手。

這時候也終於明白,中天境對上大天境,懸殊實在是太大。

“你認不認識沈藥師?”秦逍一邊閃躲,一邊大叫道:“你可知道我和他是什麼關係?”

灰衣人就像聾了一樣,宛若蝴蝶穿花,在秦逍身邊來回如魅,秦逍甚至已經看不清楚他的身影,心下駭然,知道對方如果真要取自己性命,恐怕用不了幾招就能解決,但此刻這灰衣人竟然像貓戲耗子一般,並無立下殺手。

“砰!”

灰衣人一掌拍在秦逍肩頭,秦逍身不由己直飛出去,“砰”的一聲落在地上,而灰衣人如影隨形,身法如魅,右手兩指探出,直向秦逍咽喉戳過來。

秦逍臉色慘變,心下叫苦,只以爲要死在這灰衣人手下,卻不料那兩指距離秦逍咽喉咫尺之遙,卻突然停住。

秦逍一怔,灰衣人卻已經收回手,站在秦逍身邊,揹負雙手,居高臨下盯着秦逍,搖頭嘆道:“蠢材,蠢材,都快兩年了,毫無長進,真是大大的蠢材!”

秦逍聽這會議人的聲音竟然突然變了,而且極其熟悉,腦子一轉,失聲道:“師......師傅!”已經聽出灰衣人竟然是沈藥師的聲音。

沈藥師擡手將臉上的黑巾扯下,露出一張臉來,隨即又在臉上一抹,竟赫然露出秦逍極爲熟悉的面孔,不是劍谷首徒沈藥師又能是誰?

“師傅!”秦逍從地上爬起,吃驚道:“怎麼是你?”

“如果不是我,你今天就死在這裡了。”沈藥師沒好氣道:“你這蠢才,當初我覺得你小子倒也聰明,這才收你爲徒,想不到竟是如此愚蠢,真是氣死我了。”

灰衣人竟然果真是沈藥師,這讓秦逍很是錯愕,一時不知該怎麼說。

“跟我來!”沈藥師揹負雙手,引着秦逍繞到道觀後面,卻有一處堆滿祡禾的柴棚,走進柴棚,秦逍忙拱手道:“徒弟見過師傅。”

“別來這一套。”沈藥師沒好氣道:“我問你,我教你的點穴功夫,你小子到底有沒有練?方纔倒地之時,若是出手,也能拼死一搏,爲何毫無反應,坐以待斃?”

秦逍擡手摸頭道:“師傅,你拿點穴功夫我自然記得,也時時練習,可是.....點穴功夫又怎能應付你?”

“放屁。”沈藥師瞪着眼睛道:“你到現在還不明白,老子當初教你的根本不是點穴功夫,那是赤心真劍,這天下多少人求之不得,你小子空有寶山不自知。”

“赤心真劍?”秦逍吃驚道:“師傅,那點穴功夫叫.....叫赤心真劍?”

沈藥師一屁股在柴垛上坐下,打量秦逍一番,卻是泛起一絲笑意,道:“雖然腦子不靈光,不過兩年不見,你倒突破進入中天境,這天賦還是有的。”

秦逍腦子一轉,拱手道:“徒兒也恭喜師傅進入大天境。”

“嘿嘿,同喜同喜。”沈藥師先是顯出得意之色,隨即嘆道:“我都年過半百,如今才突破大天境,已經有負恩師教誨。這輩子也是趕不上他老人家了。”

秦逍也在邊上坐下,久別重逢,他有太多話想問這位便宜師傅,但猶豫一下,終是問道:“師傅,三合樓行刺,是你出手?”

“不錯。”沈藥師淡然道:“你現在是朝廷官員,師傅殺了那小雜碎,你要不要將我抓起來?”

“自然不會的。”秦逍笑眯眯道:“師傅事先肯定也調查過,我和夏侯那小子也不對付,那晚設宴,那狗雜碎是想設圈套害我,師傅也算是替我殺了他。”尋思着我就算想抓你,也沒有那個實力。

“還算你知道好歹。”沈藥師嘿嘿笑道:“你要是敢爲了那小雜碎抓師傅,那就是欺師滅祖,老子立刻清理門戶。”

秦逍吐吐舌頭,他知道這位劍谷首徒行爲不羈,和小師姑幾乎是一路貨色,不過今日見到沈藥師,竟似乎回到了在甲字監的時光,輕嘆道:“師傅,咱們真的有一年多不見了。我當初在龜城闖了禍,逃命要緊,來不及和你道別,誰知道那一別,竟然一年多不見。”

“當初在甲字監見到你小子,就知道你遲早會混出個名堂。”沈藥師笑道:“只是想不到變化這麼快。”

“師傅,你爲何要殺夏侯寧,他和你有仇?”秦逍問道。

他從紅葉口中知道劍谷和夏侯家不死不休,而且知道劍神的死與聖人有關,但到底是什麼情況,卻不清楚,故作不知,希望能從便宜師傅口中套出一些話來。

“他在杭州濫殺無辜,還想害死我的徒弟,我出手爲名除害,還需要什麼仇恨?”沈藥師似笑非笑,擡手拍了拍秦逍肩頭,道:“臭小子,夏侯寧被殺,刺客還沒抓住,你竟敢孤身一人跑到這裡,就不怕刺客找上你?”

秦逍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生死有命,總不能因爲沒抓到刺客,就縮在屋裡不敢出門。”

“嘿嘿,有骨氣,和老子一樣的脾氣。”沈藥師笑眯眯道:“不過你這小子武功還是不行,別說是我,就是五品六品,那也未必是對手。”

“對了,師傅,你說的赤心真劍,是劍谷的絕招嗎?”

沈藥師抖了抖身上的雨水,問道:“那瘋婆子和你說了多少劍谷的事情?”

“瘋婆子?”

“那個只長胸脯不長腦子的瘋婆子。”沈藥師沒好氣道。

秦逍立時反應過來,敢情沈藥師口中的瘋婆子是小師姑。

這兩人似乎都對對方滿是意見,小師姑提及沈藥師的時候,也是恨不得拿到剁成肉泥的態度,如今沈藥師提及小師姑,語氣也不是善。

“也沒說多少。”秦逍道:“小師姑粗略介紹了一下。”

“以後喊她瘋婆子就好,不必喊師姑。”沈藥師道:“成天不務正業,貪杯好賭,那是劍谷最大的禍害。”

秦逍心想你似乎也比她好不了多少,但這話自然不敢說出口。

“她有沒有找你拿過銀子?”沈藥師問道。

秦逍忍不住道:“師傅,提起銀子,這事兒咱們得說道說道。當初你讓我半夜去見小師姑,還說能得到一百兩銀子,可是我從她身上一文錢都沒拿到,還貼了不少銀子,你說這筆賬怎麼算?”

“找她去算,與我何干?”沈藥師一瞪眼:“難道做徒弟的還要向師傅討債?對了,那瘋婆子有沒有勾引你?”

秦逍一陣尷尬,道:“師傅,你這話太難聽了。她是長輩,是師姑,怎會勾引我?”

“那瘋婆子可沒什麼三綱五常。”沈藥師道:“仗着自己有幾分姿色,看到人就拋媚眼。我是擔心她帶壞了你,如果她真的不顧輩分,勾引自己的小師侄,下次我見到她,定要以門規處置。”

秦逍心想我和小師姑的事情你還是少插手,就算她勾引,我還求之不得,純屬你情我願,關你屁事。

“先不說這些了,她沒和你說劍谷的內劍?”

秦逍搖搖頭,道:“小師姑也指點過我功夫,不過並無提到什麼內劍。”

“你是我的徒弟,她指點你幾招,那自然是理所當然。不過瘋婆子的嘴倒很嚴。”沈藥師笑道:“小徒弟,劍谷以劍法爲根,但劍法分爲內劍和外劍,這赤心真劍,就是精妙的內劍劍法了。”

內劍之說,紅葉已經和秦逍提及過,但秦逍當然不會表現出已經知道,故作驚訝道:“內劍?這麼神奇嗎?”

第一八一章 土堡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七二五章 奪命槍第八五五章 條件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一三二章 坦誠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三四零章 謀反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四七七章 投壺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二五三章 重劍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三六二章 是非顛倒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五七一章 癡情種子三當家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二七六章 月下虯髯第四八二章 白甲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二五七章 雌雄雙箭第六六二章 少年不等閒第八十九章 泄泄火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二零七章 美人心跡第二五三章 重劍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四一六章 大人上火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三十三章 提囚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十六章 生辰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八十三章 承朝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八八七章 家有仙妻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一六一章 斷空堡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四七六章 絕代風華第四九六章 梧桐樹下的白影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一五八章 同病相憐第三章 御賜佛像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八六八章 長刀貫日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六肆零章 蘆葦
第一八一章 土堡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七二五章 奪命槍第八五五章 條件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一三二章 坦誠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三四零章 謀反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四七七章 投壺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二五三章 重劍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三六二章 是非顛倒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五七一章 癡情種子三當家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二七六章 月下虯髯第四八二章 白甲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二五七章 雌雄雙箭第六六二章 少年不等閒第八十九章 泄泄火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二零七章 美人心跡第二五三章 重劍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四一六章 大人上火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三十三章 提囚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十六章 生辰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八十三章 承朝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八八七章 家有仙妻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一六一章 斷空堡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四七六章 絕代風華第四九六章 梧桐樹下的白影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一五八章 同病相憐第三章 御賜佛像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八六八章 長刀貫日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六肆零章 蘆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