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九五章 同生共死

洛月道姑閉上眼睛,並不說話。

灰衣人嘿嘿一笑,道:“你不說我也知道,那人就在這洛月觀內,我自己總能找到。本來我還擔心此人被官兵保護起來,不好下手,不過那幫人愚不可及,竟然將他送到此處,還不派兵保護,這不是等着讓我過來取人頭?”

秦逍心下尷尬,不過當時陳曦奄奄一息,不送到這裡又能送往何處?

如果對方真的是刺客,那就是大天境高手,自己根本不可能是他對手,他要在這道觀取了陳曦性命,可說是易如反掌。

這裡地處偏僻,官兵不可能及時趕到救援,自己帶來的那幾名隨從,眼下也不知道跑去哪裡躲雨,就算及時趕來,也不夠灰衣人殺的,無非是過來送死而已。

猛然間,秦逍卻是想到,在酒樓之時,自己就坐在夏侯寧邊上不遠處,這刺客當時扮作夥計上菜,趁機出手,在他出手之前,肯定是要確定目標,當時在座的幾人,此人不可能看不見。

如此一來,此人就應該看到自己坐在夏侯寧邊上。

那麼對方即使不是沈藥師,也應該在三合樓見過自己一面,但此刻對方卻似乎根本認不得自己,難道當時並沒有太注意自己,又或者對方的記性不好,沒有記住自己的樣貌?

秦逍覺得這種可能並不大。

但凡天賦異稟之輩,記憶力也都極爲驚人,對方既然能夠進入大天境,其天賦悟性自然了得,在酒樓哪怕只看過自己一眼,也不該忘記。

對方眼下竟然一副不認識自己的模樣,那就只有兩種可能,要麼對方是故意不識,要麼此人根本就不是在酒樓出現的刺客。

如果對方不是殺死夏侯寧的刺客,卻爲何要在這裡冒充?

他心下狐疑,只覺得疑竇叢生,卻見那灰衣人已經站起身,有些焦躁道:“不成,沒有酒可不行。要是沒酒,這接下來的日子怎麼過?這道觀裡一定藏了酒,我自己去找。”衝着秦逍和洛月道姑道:“你二人老實一些,我先前就說過,只要聽話,一切都會平安無事,否則可別怪我殺人不眨眼。”似乎酒癮難耐,過去拉開門,出了門,向三絕師太道:“老道姑,你跟我走,我自己找酒。”

三絕師太見洛月道姑還是坐在椅子上,似乎並無收到什麼傷害,微鬆口氣,道:“這裡確實無酒,你要飲酒,等雨停之後,貧道出去給你打酒。”

“等不了。”灰衣人道:“我不信你話,定要找找。”竟是扯着老道姑去找酒。

秦逍見灰衣人離開,這才向洛月道姑低聲道:“小師太,你怎麼樣?”

“他先前突然出現,在我身上點了幾下,我無法動彈。”洛月道姑也是低聲道:“你可以走動,趁他不在,趕緊從窗戶離開。窗戶沒有拴上,你可以用頭頂開。”

“我若走了,你們怎麼辦?”秦逍搖頭道:“傷者是我送過來的,這大惡人是爲了殺人滅口而來,是我連累你們,不能一走了之。”

洛月輕聲道:“他今日行蹤,也被我們瞧見,真要殺人滅口,也不會放過我們。你留在這裡,兇險得很,有機會逃生,不要錯過。”

秦逍卻不說話,運勁於腕,“噗”的一聲,繩子已經被掙斷。

三絕師太自然不可能找到彈性極佳的牛筋繩子來綁縛,只是找了極爲尋常的粗麻繩子,力道所致,極容易掙斷。

秦逍掙斷繩子,擡手摘下蒙着眼睛的黑布,擡頭看向洛月道姑,見她花容錯愕,也來不及解釋,低聲道:“可還記得他在你什麼地方點穴?”

“應該是神道、神堂和陽關三處穴位。”洛月輕聲道。

洛月擅長醫道,能夠清晰地記得自己被點穴位,秦逍自然不覺得奇怪。

秦逍知道神道和神堂都在背脊處,不過陽關卻正在腰眼地方,他在關外與小師姑學過美人星,也是懂得點穴之法,亦知道解穴關竅,低聲道:“小師太,我會解穴,現在給你解穴,多有得罪,不要怪罪。”

洛月猶豫一下,輕嗯一聲。

秦逍見她微側身坐在椅子上,也不猶豫,出手如電,勁氣所到,點在了三處穴位上,洛月嬌軀一顫,卻已經被解開穴道,秦逍也不猶豫,走到窗邊,輕手輕腳推開窗戶,見到外面依然是大雨不止,向洛月招招手,洛月起身走過去,秦逍低聲道:“咱們翻窗出去。”

洛月一怔,但馬上搖頭道:“不行,姑姑......姑姑還在,我們一走,大惡人若是惱怒,姑姑就危險了。”向門外看了一眼,低聲道:“你趕緊走,不用管我們。”

“那怎麼成。”秦逍急道:“時間急迫,若是再不走,大惡人便要回來,到時候一個也走不了。”秦逍道:“大惡人真的可能將咱們都殺了滅口,小師太,我先送你出去,回頭再來救他們。”

洛月還是很堅決道:“我知道你好意,但我不能讓姑姑陷入險境。”向窗外看去,道:“外面正下大雨,你這時候離開,他找不見你。”

秦逍嘆了口氣,道:“你腦子怎麼不轉呢?能活一個是一個,非要送死才成?你年紀輕輕,真要死在大惡人手裡,豈不可惜?”

洛月道姑並不多言,回到椅邊坐下,態度堅決,顯然是不願意丟下三絕師太獨自逃生。

秦逍無奈搖頭,乾脆關上窗戶,也回到桌邊坐下。

洛月道姑蹙起秀眉,低聲道:“你爲何不走?”

“你們是受我連累,我就這樣走了,丟下你們不管,那是豬狗不如。”秦逍苦笑道:“老師太一張冷臉,不善言辭,看你也不擅長與人理論,我留下來和那大惡人說道說道,希望他能放我們一條生路。”

“他若不放呢?”

“若是非要殺我們,我也沒法子。”秦逍靠在椅子上:“大不了和你們一起被殺,黃泉路上也能相伴。”

洛月道姑凝視秦逍,隨即看向窗戶,平靜道:“那又何必?”

秦逍微一沉吟,終是低聲道:“你是否還能保持方纔的樣子靜坐不動?”

洛月道姑有些疑惑,卻微點螓首:“每日都會打坐,靜坐不動是必修課。”

“那好,你就像方纔那樣坐着不動,等他過來,讓他看不出你的穴道已經解了。”秦逍輕聲道:“待會兒他們回來,我想辦法將大惡人引開,若能成功,你和老師太立刻從窗戶逃生。”

洛月道姑蹙眉道:“那你怎麼辦?”

“不用擔心我。”秦逍笑道:“我別的本事沒有,逃命的功夫一流,只要你們能脫身,我就能想辦法離開。”話聲剛落,就聽得腳步聲響,秦逍故作慌亂之態,衝到窗邊,還沒打開窗戶,便聽得那灰衣人在身後笑道:“小道士,你想逃命?”

秦逍回過頭,見到灰衣人從外面走進來,那雙眼睛緊盯自己,秦逍頓時有些尷尬,硬着頭皮道:“我.....我就是想出去看看。”

灰衣人走過來,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瞥了一眼地上被掙斷的繩子,嘿嘿笑道:“小道士倒有些本事,能夠掙斷繩子,我倒是眼拙了。”

秦逍嘆了口氣,道:“你到底想怎樣?”

“我倒要問問你想怎樣?”灰衣人嘆道:“讓你老實呆着,你卻想着逃走,這不是非要逼我下狠手?”看了洛月道姑一眼,見洛月道姑和先前一樣端坐不動,只以爲洛月道姑還被點着穴道,搖搖頭道:“你這小道士真是無情的很,丟下這麼美貌的小師太不管,只顧自己性命。小道姑,這無情無義的小道士,我幫你殺了他如何?”

洛月道姑神色平靜,淡淡道:“你殺人越多,罪孽越重,終會自食其果。”

灰衣人嘿嘿一笑,道:“酒沒找着,不過那傷者我已經找到。小道姑,你們還真是有本事,那傢伙必死無疑,可是你們竟然還能讓他活着,這還真是讓我沒有想到。”

秦逍心下一凜,沉聲道:“你將他怎樣了?”

“你別急,還沒死。”灰衣人微笑道:“小道士,在這世上,是生是死很多時候由不得自己決定。不過我今天心情好,給你一個機會。”

“什麼意思?”

“你能掙開繩子,看來也是練過一些本事。”灰衣人緩緩道:“我正好手癢,你和我打一架,你要是,我便饒過你們所有人,立刻離開。你若是輸了,不但自己沒了性命,這屋裡一個都活不了,你看如何?”

秦逍嘆道:“你明知道我不是你對手,你這樣豈不是持強凌弱?”

“那又如何?”灰衣人嘿嘿笑道:“你若願意打架,還有一線生機,否則生死就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怎麼,你很喜歡將自己的生死交給別人決定?”

“好,要打就打。”秦逍道:“不過這裡太窄,施展不開,有本事咱們出去打,就算不是你對手,也要全力一搏。”

灰衣人笑道:“有志氣,這纔有點男人的樣子。”向門外三絕師太招招手,三絕師太冷着臉快步進來,看向洛月,輕聲問道:“你怎樣?”

洛月一動不動,但神色卻是讓三絕師太不必擔心。

“撿起繩子,將這老道姑捆起來。”灰衣人吩咐道:“可別我們打架的時候,他們趁機跑了。”

秦逍也不廢話,撿起繩子,將三絕師太雙手反綁,灰衣人這才滿意,瞥了三絕師太一眼,擡步出門,秦逍跟在後面,趁灰衣人不注意,回頭向洛月道姑使了個眼色,洛月道姑一直都是波瀾不驚,但此刻眉宇間隱隱顯出擔憂之色。

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七六七章 活菩薩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二五六章 只等今朝第八三九章 背後盤算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二五七章 雌雄雙箭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六一三章 損兵折將第四九二章 月光下第四八一章 守護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二七六章 月下虯髯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七六八章 殺意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六二零章 驚覺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六十四章 事了拂衣去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二五六章 只等今朝第五十五章 吃人的小羊羔第七九八章 禍水西引第四零五章 借刀殺人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一六三章 三殺第三九二章 猝不及防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四章 玉佩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六肆八章 六陌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五七零章 南下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八三七章 大局爲重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八八九章 前途荊棘第一七五章 年少有爲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三四零章 謀反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五三二章 以衆凌寡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八八七章 家有仙妻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二九六章 覓刀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一二九章 虛與委蛇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一六三章 三殺第六一九章 連環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一二三章 觸目驚心第五二九章 武川澹臺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二六三章 滅頂之災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三零五章 羅睺第五七零章 南下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一七六章 暗夜殺聲第一八三章 火神第七六九章 認賊作父第六十四章 事了拂衣去第一八六章 上賓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
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七六七章 活菩薩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二五六章 只等今朝第八三九章 背後盤算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二五七章 雌雄雙箭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六一三章 損兵折將第四九二章 月光下第四八一章 守護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二七六章 月下虯髯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七六八章 殺意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六二零章 驚覺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六十四章 事了拂衣去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二五六章 只等今朝第五十五章 吃人的小羊羔第七九八章 禍水西引第四零五章 借刀殺人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一六三章 三殺第三九二章 猝不及防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四章 玉佩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六肆八章 六陌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五七零章 南下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八三七章 大局爲重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八八九章 前途荊棘第一七五章 年少有爲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三四零章 謀反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五三二章 以衆凌寡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八八七章 家有仙妻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二九六章 覓刀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一二九章 虛與委蛇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一六三章 三殺第六一九章 連環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一二三章 觸目驚心第五二九章 武川澹臺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二六三章 滅頂之災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三零五章 羅睺第五七零章 南下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一七六章 暗夜殺聲第一八三章 火神第七六九章 認賊作父第六十四章 事了拂衣去第一八六章 上賓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