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

秦逍衝出門,見得三絕師太也恰好從後面跑過來,兩人對視一眼,三絕師太已經衝到一件偏門前,房門未關,三絕師太正要進去,迎面一股勁風撲來,三絕師太身不由己向後飛出,“砰”的一聲,重重落在了地上。

秦逍心下驚駭,上前扶住三絕師太,擡頭向前望過去,屋裡有燈火,卻見到洛月道姑坐在一張椅子上,並不動彈,她面前是一張小桌子,上面也擺着饅頭和鹹菜,似乎正在用飯。

此刻在桌子邊上,一道身影正雙手叉腰,粗布灰衣,面上戴着一張面罩,只露出雙眼,目光冰冷。

秦逍心下吃驚,實在不知道這人是如何進來。

“原來這道觀還有男人。”身影嘆道:“一個道士,兩個道姑,還有沒有其他人?”聲音略帶嘶啞,年紀應該不小。

“你....你是什麼人?”三絕道姑雖然被勁風打翻在地,但那黑影顯然並無下狠手,並無傷到老師太。

身影打量秦逍兩眼,一屁股坐下,手臂一揮,那房門竟然被勁風掃動,立時關上。

秦逍更是驚駭,沉聲道:“不要傷人。”

“你們若是聽話,不會有事。”那人淡淡道。

秦逍冷笑道:“男子漢大丈夫,爲難女流之輩,豈不丟人?這樣,你放她出來,我進去做人質。”

“倒是有俠義之心。”那人哈哈一笑,道:“你和這小道姑是什麼關係?”

秦逍冷冷道:“沒什麼關係。你是什麼人,來此意欲何爲?如果是想要銀子,我身上還有些銀票,你現在就拿過去。”

“銀子是好東西。”那人嘆道:“不過現在銀子對我沒什麼用處。你們別怕,我就在這裡待兩天,你們只要老實聽話,我保證你們不會受到傷害。”

他的聲音並不大,卻透過房門清晰無比傳過來。

秦逍萬沒有想到有人會冒着大雨突然闖進洛月觀,方纔那一手功夫,已經顯露對方的身手着實了得,此刻洛月道姑尚在對方控制之中,秦逍投鼠忌器,卻也不敢輕舉妄動。

三絕師太又急又怒,卻又無可奈何,情急之下,卻是看着秦逍,只盼秦逍能想出法子來。

秦逍神情凝重,微一沉吟,終是道:“閣下如果只是在這裡避雨,沒有必要大動干戈。這道觀裡沒有其他人,閣下武功高強,我們三人就是聯手,也不是閣下的對手。你需要什麼,儘管開口,我們定會竭力送上。”

“老道姑,你找繩子將這小道士綁上。”那人道:“囉裡囉嗦,真是聒噪。”

三絕師太皺起眉頭,看向秦逍,秦逍點點頭,三絕師太猶豫一下,屋裡那人冷着聲音道:“怎麼?不聽話?”

三絕師太擔心洛月道姑的安危,只能去取了繩子過來,將秦逍的雙手反綁,又聽那人道:“將眼睛也蒙上。”

三絕師太無奈,又找了塊黑布蒙上了秦逍眼睛,這時候才聽得房門打開聲音,隨即聽到那人道:“小道士,你進來,聽話就好,我不傷你們。”

秦逍眼前一片昏,他雖然被反綁雙手,但以他的實力,要掙脫並非難事,但此刻卻也不敢輕舉妄動,緩步前行,聽的那聲音道:“對,往前走,慢慢進來,不錯不錯,小道士很聽話。”

秦逍進了屋裡,按照那聲音指示,坐在了一張椅子上,感覺這屋裡幽香撲鼻,知道這不是花香,而是洛月道姑身上彌散在房中的體香。

屋裡點着燈,雖然被蒙着眼睛,但透過黑布,卻還是依稀能夠看到另外兩人的身形輪廓,見到洛月道姑一直坐着,動也不動,心知洛月很可能是被點了穴道。

灰衣人靠坐在椅子上,向門外的三絕師太吩咐道:“老道姑,趕緊拿酒來,我餓了,兩塊饅頭吃不飽。”

三絕師太不敢進屋,只在外面道:“這裡沒酒。”

“沒酒?”灰衣人失望道:“爲何不存些酒?”

三絕師太冷冷道:“我們是出家人,自然不會飲酒。”

灰衣人很是不悅,一揮手,勁風再次將房門關上。

“小道士,你一個道士和兩個道姑住在一起,瓜田李下,難道不怕人閒話?”灰衣人道。

秦逍還沒說話,洛月道姑卻已經平靜道:“他不是這裡的人,只是在這裡避雨,你讓他離開,一切與他無關。”

“不是這裡的人,怎會穿道袍?”

“他的衣服淋溼了,臨時借用。”洛月道姑雖然被控制,卻還是鎮定得很,語氣平和:“你要在這裡躲避,不需要連累別人。”

灰衣人嘿嘿一笑,道:“你是想讓我放過他?不成,他已經知道我在這裡,出去之後,若是透露我行蹤,那可是有大麻煩。”

秦逍道:“閣下難道犯了什麼大事,害怕別人知道自己行蹤?”

“不錯。”灰衣人冷笑道:“我殺了人,現在城裡都在緝捕,你說我的行蹤能不能讓人知道?”

秦逍心下一凜,沉聲道:“你殺了誰?”

灰衣人並不回答,卻是向洛月問道:“我聽說這道觀裡只住着一個老道姑,卻突然多出兩個人來,小道姑,我問你,你和老道姑是什麼關係?爲何別人不知你在此處?”

洛月並不回答。

“嘿嘿,小道姑的脾氣不好。”灰衣人笑道:“小道士,你來說,你們三個到底是什麼關係?”

“她沒有說謊,我確實是路過避雨。”秦逍道:“他們是出家人,在杭州已經住了很多年,清淨修行,不願意受人打擾,不讓人知道,那也是理所當然。”接着道:“你在城裡殺了人,爲何不出城逃命,還待在城裡做什麼?”

“你這小道士的問題還真不少。”灰衣人嘿嘿一笑:“反正也閒來無事,我告訴你也無妨。我確實可以出城,不過還有一件事情沒做完,所以必須留下來。”

“你要留下來做事,爲何跑到這道觀?”秦逍問道。

灰衣人笑道:“因爲最後這件事,需要在這裡做。”

“我不明白。”

“我殺人之後,被人追趕,那人與我交手,被我重傷,按理來說,必死無疑。”灰衣人緩緩道:“可是我後來才知道,那人竟然還沒死,只是受了重傷,不省人事而已。他和我交過手,知道我功夫套路,如果醒過來,很可能會從我的功夫上查出我的身份,如果被他們知道我的身份,那就闖下大禍。小道士,你說我要不要殺人滅口?”

秦逍身體一震,心下駭然,吃驚道:“你.....你殺了誰?”

他此時卻已經明白,如果不出意外,眼前這灰衣人竟赫然是刺殺夏侯寧的刺客,而此番前來洛月觀,竟然是爲了解決陳曦,殺人滅口。

之前他就與紅葉推斷過,行刺夏侯寧的刺客,很可能是劍谷底子,秦逍甚至懷疑是自己的便宜師傅沈藥師。

這時候聽得對方的聲音,與自己記憶中沈藥師的聲音並不相同。

如果對方是沈藥師,應該能夠一眼便認出自己,但這灰衣人顯然對自己很陌生。

難道紅葉的推斷是錯誤的,刺客並非劍谷弟子?

又或者說,即使是劍谷弟子出手,卻並非沈藥師?

洛月開口道:“你殺害性命,卻還歡喜,實在不該。萬物有靈,不可輕以奪取生靈性命,你該懺悔纔是。”

“小道姑,你在道觀待久了,不知道人間險惡。”灰衣人嘆道:“我殺的人是窮兇極惡之徒,他不死,就會死更多好人。小道姑,我問你,是一個惡人的性命重要,還是一羣好人的性命重要?”

洛月道:“惡人也可以改邪歸正,你該當勸說纔是。”

“這小道姑長得漂亮,可惜腦子不靈光。”灰衣人搖搖頭:“真是榆木腦袋。”

秦逍終於道:“你殺的.....難道是......難道是安興候?”

“咦!”灰衣人詫異道:“小道士怎知我殺的是個侯爺?他們將消息封鎖的很嚴實,到現在都沒有幾人知道那個安興候被殺,你又是如何知道?”聲音一寒,陰冷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秦逍知道自己說錯話,只能道:“我瞧見城裡官兵到處搜找,似乎出了大事。你說殺了個大惡人,又說殺了他可以救很多好人。我知道安興候帶兵來到杭州,不但抓了很多人,也殺死很多人,杭州城百姓都覺得安興候是個大惡人,所以.....所以我才猜測你是不是殺了安興候。”他運勁於手,卻是全神戒備,但凡這灰衣人要出手,自己卻絕不會束手待斃,即使武功不及他,說什麼也要拼死一搏。

“小道士年紀不大,腦子卻好使。”灰衣人笑道:“小道士,這小道姑說我不該殺他,你覺得該不該殺?”

“該不該殺你都殺了,現在說這些也沒用。”秦逍嘆道:“你說要到這裡殺人滅口,又想殺誰?”

“看來你還真不知道。”灰衣人道:“小道姑,他不知道,你總該知道吧?有人送了一名傷者到這裡,你們收留下來,他現在是死是活?”

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五三二章 以衆凌寡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五二五章 獄中人質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八十三章 承朝第一三四章 送禮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七四六章 割草第八章 有恩必報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四一七章 偵辦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三六五章 不堪一擊第三十七章 夜馬蹄聲聲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八十三章 承朝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一一零章 突飛猛進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三十八章 荒西死翼第五四四章 黑袍下的盔甲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一七五章 年少有爲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八五三章 自作聰明第四七四章 入宮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一三四章 送禮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八三五章 帝國之恥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一八六章 上賓第八十九章 泄泄火第七零三章 人頭一百兩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八四四章 母女第一三二章 坦誠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四一零章 老道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七三八章 入世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五七一章 癡情種子三當家第八一七章 試探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六二三章 煽動
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五三二章 以衆凌寡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五二五章 獄中人質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八十三章 承朝第一三四章 送禮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七四六章 割草第八章 有恩必報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四一七章 偵辦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三六五章 不堪一擊第三十七章 夜馬蹄聲聲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八十三章 承朝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一一零章 突飛猛進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三十八章 荒西死翼第五四四章 黑袍下的盔甲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一七五章 年少有爲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八五三章 自作聰明第四七四章 入宮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一三四章 送禮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八三五章 帝國之恥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一八六章 上賓第八十九章 泄泄火第七零三章 人頭一百兩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八四四章 母女第一三二章 坦誠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四一零章 老道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七三八章 入世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五七一章 癡情種子三當家第八一七章 試探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六二三章 煽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