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九三章 暴雨

秦逍隨在洛月道姑身後出了後門,便見得外面已經是瓢潑大雨,間或雷鳴電閃,風雨交加。

放眼望去,這時候纔看到,這後院竟然是一片花海,偌大的後院之中,植養着各類花草,雖是風雨交加,但那各類花草味道卻撲鼻而來,這時候終於明白,爲何每次來到道觀之時,都能隱隱聞到花草香味。

這後院已經完全變成了花園。

花草上方,搭設了花棚,先前自然是爲了讓花草能夠充分接觸到陽光,所以頂上的篷布都被掀開,此刻暴雨突然襲來,三絕師太正扯動篷布,自然是要將棚頂蓋起來,以免花草被暴雨摧殘。

洛月道姑已經顧不得漫天大雨,衝過去幫助三絕師太一起蓋頂棚。

只是面積太大,搭建了五六處花棚,頂棚也幾乎全都被掀開,兩名道姑一時間根本來不及將篷布全都蓋上。

秦逍見到不少花草被豆大的雨滴打的東倒西歪,再不猶豫,身形敏捷,迅速衝過去,手腳麻利地扯蓋頂上的篷布,他的力量本就極大,速度又快,只片刻間,已經將一處頂棚蓋得嚴嚴實實。

這時候也不去管兩名道姑,又往邊上一處花棚衝過去。

等到將第三處花棚蓋好,這才扭頭望過去,見到兩名道姑也已經蓋好了一處頂棚,正攜手拉扯第二處篷布,也不猶豫,搶上前去,湊在洛月道姑身邊,幫忙將篷布扯上。

三人合力,速度自然極快。

等到蓋好篷布,洛月道姑似乎鬆了口氣,看向秦逍,神色依然是古井無波,卻是微點一下頭,自然是表示謝意。

秦逍也只是一笑,但隨即面龐一滯。

洛月道姑道袍單薄,之前在殿內就已經是曲線畢露,眼下被大雨澆灑過,道袍完全被大雨淋溼,緊緊貼在身體上,凹凸起伏的身段輪廓卻已經完全顯露,無論是豐隆的胸脯還是纖細的腰肢,便是那蜜桃兒般的腴臀,無一處不是線條盡顯,乍一看就宛若寸縷不沾,但卻偏偏有一層單薄的道袍貼身,如此一來,更是充滿誘惑。

洛月道姑相貌驚豔,更有着讓紅塵俗人歎爲觀止的絕美身材線條,秦逍實在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看到這一幕。

他瞬間回過身,急忙扭過頭,心跳加速,收斂心神,暗想完不能對這出家的美貌道姑心存褻瀆之心。

洛月道姑卻沒有太在意秦逍的眼神,一雙妙目看着對面一片花草,那裡頂棚蓋得有些遲緩,不少花草被大雨打得東倒西歪,甚至有幾隻小罈子被大風吹翻,裡面幾株花草散落在地上,被污泥包裹。

洛月道姑竟是顧不得傾盤大雨,緩步穿過大雨,走到對面的花棚裡,蹲下身子,雙手從污泥之中將那花草捧起。

三絕師太也跟着走過去,雖然老道姑全身上下也被淋溼,道袍也貼在身上,但秦逍卻是沒有興趣多看一眼。

他見洛月道姑一直蹲在花壇邊,也忍不住走過去,從後面再看洛月道姑,葫蘆般的腰身不失飽滿,卻又纖腴得體,溼漉漉的道袍貼着身子,纖細腰肢向下擴展蔓延,形成豐滿渾圓的輪廓。

隱隱聽得一絲抽泣聲,秦逍一怔,卻發現洛月道姑香肩微微顫動,這時候才知道,洛月道姑竟然因爲幾株花草被毀正在傷心落淚。

以秦逍的經歷來說,一個人爲幾株花草落淚,當然是匪夷所思。

老道姑卻是柔聲道:“莫要傷心,還會發新株,咱們將這幾株靈草葬了就好。”

“雖有新株,但這些舊株卻是再也活不了。”洛月道姑傷心道。

秦逍忍不住勸道:“小師太,潮起潮落,花開花謝,這也都是自然之事,你不要太傷心。”

“這還不都是怪你。”老道姑瞥向秦逍,顯出怒色:“如果不是你送來傷者,我們也不會一直在爲他準備藥物,都忘記注意天象。否則這些花草又怎會遭此一劫?”

秦逍一怔,洛月卻是微微搖頭,道:“怪不得他,是我們自己太過疏忽了。這些天天氣一直很好,我也沒有料到會突然來了這場急雨。這幾株靈草培植不易,就這樣被損毀,確實可惜。”

“小師太,損毀的是什麼靈草?”秦逍忙道:“我去城中尋找,看看有沒有法子補上。”

老道姑不屑道:“這樣的靈草,豈是凡夫俗子能夠培植出來?你就算尋遍杭州城,也找不到這樣好的靈草。”顯然靈草折損,三絕師太對秦逍也是很爲不滿。

秦逍心想這三絕師太還真不是講道理的人,雖說自己送來陳曦治療,但也不能因此就說靈草折損與自己有關。

不過有求於人,自然也不會爭辯。

花香瀰漫,香氣襲人,秦逍也不知道都是花香,還是從洛月道姑身上散發出來的體香。

三絕師太將幾株殘花敗草收拾好,先放在一旁,這才領着洛月道姑先回了殿內,卻也沒有理會秦逍,秦逍有些尷尬,他方纔跟着搶救花草,全身上下也都是溼透,也只能先回大殿。

殿內一片幽靜,大雨傾盆,一時也沒有停下的意思,好在正是夏季,倒也不至於受寒。

他全身兀自向下滴雨水,一時也不好走到殿內中間,畢竟大殿被收拾的乾乾淨淨,走過去難免會淋溼地面,暫且就在後門邊上席地而坐,看着外面大風大雨,目光又移到那些花草上,越看越覺得奇怪,竟是發現滿院子的花花草草,自己竟然認不得幾樣,而且有些花草的樣式極爲特別,不但是沒見過,那是聽也沒有聽過。

已經是黃昏時分,再加上天空陰雲密佈,殿內卻已經是昏黑一片。

電閃雷鳴,秦逍知道自己一時半會也回不去,正尋思着是否要過去看看陳曦,但又想還是先向洛月道姑詢問一下,畢竟洛月現在正給陳曦治療,先行請示,也是對洛月道姑的尊重。

一想到洛月道姑,方纔在雨中溼衣的模樣便在腦海中浮現,那玲瓏浮凸的美妙身段,確實讓人驚豔。

好一陣子過後,忽聽得身後傳來腳步聲,秦逍立刻起身,迴轉身來,只見三絕師太手裡拿着一件長長的道袍遞過來,聲音漠然:“換上吧。”也不等秦逍多言,已經丟到了秦逍懷中,很是不客氣。

秦逍心想這老道姑是不是年紀太大,所以脾氣也越來越大,總像有人欠她錢一般冷着一張臉。

不過能想到給自己一套衣服,也算好心,忙拱手道:“多謝師太!”

三絕師太只是冷哼一聲,也不理會,轉身便走。

秦逍見到不遠處有一間小屋子,拿着衣服進去,脫了溼漉漉的外衫,裡面的衣衫也被浸溼,但裡外都脫了自然不雅,好在比起外衫要好許多,換上了外衫,又找地方將衣衫晾上。

大殿內充斥着花草香味,其中也有一股藥草味道混雜其中,不過卻不會讓人不舒服。

兩名道姑卻一直都不曾出現,大雨又下了大半個時辰,雖然小了一些,但卻還沒有停下的跡象。

這間小屋內沒有燈火,但角落裡倒是有一張竹牀,秦逍一時也不知往哪裡去,乾脆就在竹牀上躺了一會兒,過了好一陣子,卻見三絕師太提着一盞油燈過來,放在屋裡一張破舊的小桌子上,隨即一言不發離開,又過片刻,才送來兩個饅頭和一小碗鹹菜,淡淡道:“雨勢一時歇不了,晚飯時間到了,你對付吃一口。”

秦逍急忙起身謝過,拱手道:“師太,我那位朋友......?”

“晚一些再說。”三絕師太淡淡道:“他現在還在薰藥。”也不解釋,徑自離開。

秦逍也不明白薰藥是什麼意思,不過隱隱覺得洛月道姑在醫道之上確實了得。

後院那麼多花花草草,秦逍知道這絕非是洛月道姑喜歡養花弄草,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滿院子的花草,很可能都是煉製各種藥材的材料。

他對道家倒不是一無所知,以前在西陵聽人說書,許多故事都會提到道門,道門分成各派,按照說書的講法,有些道派擅長取藥抓鬼,有些道派則是擅長觀山望水,更有一類道士煉丹製藥。

這兩名道姑來歷確實神秘,看她們的行徑,很可能就是精研藥理。

這道觀遠離人羣,十分幽靜,選擇在這地方安心鑽研藥材,倒也不是稀奇事情。

一想到兩名道姑很可能是醫道高手,秦逍便想到了自己身上的寒毒。

雖然自從突破中天境後,寒毒一直不曾發作,但正如紅葉所言,這並不代表寒毒就此消失。

如果洛月道姑能夠救回陳曦,有起死回生的本事,那麼以她的能力,要解除自己身上的寒毒,也不是不可能。

不過鍾老頭曾經囑咐過自己,萬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身上有寒毒存在。

秦逍確實希望自己身上的寒毒被徹底清除,畢竟一輩子存有這樣一種古怪的毒疾在身,哪怕現在不發作,也是讓人總不放心,誰知道下次發作會不會比以前更厲害,甚至連血丸也無法壓住,如果有機會將寒毒解除,自然是求之不得。

他正尋思用什麼法子向洛月道姑請教,忽聽得外面傳來一聲驚呼,似乎是洛月道姑聲音,心下一凜,並不猶豫,起身衝出門。

第七二五章 奪命槍第一一六章 除哨第七十章 誘餌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五九七章 剪刀鋪下白燈籠第五五九章 月宮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五八三章 泔水池第九十章 一陣風第一七零章 背叛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七章 賭神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四八二章 白甲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五六零章 日月雙懸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七四四章 背叛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七十章 誘餌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六一五章 奇怪的遺言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三八零章 致命漏洞第四章 玉佩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六十章 夜行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八五三章 自作聰明第六三零章 恩斷義絕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八八一章 夫子賜書第七十章 誘餌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一二三章 觸目驚心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五五八章 改頭換面第三二六章 西邊有片海第八九零章 求才若渴第一百零八章 緣分第八四三章 天機第二二六章 無法掌握第三八零章 致命漏洞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二五三章 重劍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一百零五章 馬術之道第五一零章 真相大白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
第七二五章 奪命槍第一一六章 除哨第七十章 誘餌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五九七章 剪刀鋪下白燈籠第五五九章 月宮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五八三章 泔水池第九十章 一陣風第一七零章 背叛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七章 賭神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四八二章 白甲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五六零章 日月雙懸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七四四章 背叛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七十章 誘餌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六一五章 奇怪的遺言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三八零章 致命漏洞第四章 玉佩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六十章 夜行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八五三章 自作聰明第六三零章 恩斷義絕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八八一章 夫子賜書第七十章 誘餌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一二三章 觸目驚心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五五八章 改頭換面第三二六章 西邊有片海第八九零章 求才若渴第一百零八章 緣分第八四三章 天機第二二六章 無法掌握第三八零章 致命漏洞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二五三章 重劍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一百零五章 馬術之道第五一零章 真相大白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