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九二章 驚雷

喬瑞昕氣得雙手發抖,但在場衆人卻都是氣定神閒看着他,讓他有火也不敢發出來。

如果夏侯寧還活着,神策軍的去留當然不可能由這些人決定,這些人甚至都不敢說出讓神策軍撤走的話。

但侯爺已經死了。

自己一箇中郎將,又如何能夠與杭州官場相爭?

拿起大刀砍人,喬瑞昕不會畏懼,但和這些人爭嘴皮子,那卻是萬萬不成。

“是了,秦少卿,陳少監那邊情況如何?”范陽不再理會喬瑞昕,向秦逍問道:“他傷勢很重,那道姑可有法子相救?”

秦逍神情也變得有些凝重,回道:“洛月道姑倒也是心存慈悲,已經出手搶救。不過是否能夠起死回生,她也沒有把握,下官也說不準。照那邊的說法,需要三日時間搶救,如果三日過後還活着,陳少監便可轉危爲安,否則......!”說到此處,不禁嘆了口氣。

秦逍對紫衣監沒有什麼好感,當初在關外和小師姑一起的時候,還曾被紫衣監兩大衛監之一的羅睺圍殺,這讓秦逍對紫衣監實際上還存有敵意。

此外紫衣監這個衙門本就陰暗得很,讓人無法生出好感。

不過與陳曦相處的這段時日,陳曦倒是處處相助,雖然是宦官出身,但陳曦爲人倒也不差,秦逍並不希望他就此折損在杭州。

“只能看老天爺是否開眼了。”范陽也是嘆了口氣,輕聲道:“秦少卿,陳少監那邊,還要你多多辛苦。陳少監是被刺客所傷,老夫估摸着以陳少監的見識,如果醒轉過來,應該可以提供不少刺客的線索。”

秦逍頷首道:“下官也是如此認爲。陳少監武功了得,見多識廣,如果與刺客交過手,很可能會看出刺客武功的路數,如此一來,就很可能知道刺客的來歷。”

“秦大人,陳少監如此重要,要不要多派人手過去保護?”趙清忙道。

秦逍搖頭道:“洛月道姑在爲陳少監治療,不要讓她分心。如果派人過去,只怕反倒要驚擾了她。我已經派人在道觀附近盯着,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還是多加小心爲好。”范陽囑咐道。

秦逍點頭道:“下官明白,下官明日再過去看看。”

“這幾天大家也都辛苦了。”范陽站起身,一臉疲態道:“年紀大了,實在撐不住。諸位先都散了吧,該辦差的辦差,該休息的也好好休息,養足精神,繼續追拿刺客。”想到什麼,看向喬瑞昕道:“喬將軍,聽說沙長史上次被你們帶去問話,直到現在還沒有回來,你們有沒有問完?還是先讓他回衙門吧,追拿刺客,還需要馬長史調動城裡的兵馬......。”

喬瑞昕心知也沒有理由繼續扣留沙德宇,只能道:“沙長史還沒有回府嗎?這幾天事情太多,沒有顧得上,本將回去看看,如果還在那邊,自然讓他先回來。”心中不甘,還是忍不住道:“刺史大人,侯爺的靈柩.....!”

不等他說完,范陽已經擡手止住道:“喬將軍,侯爺該怎麼辦,我們方纔已經商議過,這件事情已經做了決定,喬將軍要不要護送侯爺回京,我們不好勉強,一切由將軍定奪。”想到什麼,一拍腦袋,自責道:“昨晚只是派人去京都報訊,但具體情況還沒有寫成摺子。老夫還要寫摺子呈上去請罪,秦少卿,還有喬將軍,你們這道摺子也要儘快寫出來,最好是一同派人送去京都。看來老夫現在還不能歇着,摺子要緊,摺子要緊,諸位自便!”再不廢話,匆匆而去,其他人也都先後離開,晾下喬瑞昕一人在廳中。

喬瑞昕看着一羣人都離開,怒火中燒,緊握拳頭,卻又無可奈何。

涉及叛亂的案卷還沒有全都審覈完,秦逍與費辛一起,繼續將剩下的案卷一一理明。

紅葉當夜走的無聲無息,秦逍知道這位美人姐姐來去無蹤,自己對她根本捉摸不透,好在這次終於現身,久別重逢,日後總還是有機會相見。

夏侯寧被殺,秦逍心情談不上沉重,只是覺得以後難免會被夏侯家視爲仇敵,多少還是會有些麻煩。

不過他也清楚,無論夏侯寧有沒有遇刺,自己這次杭州之行,已經和夏侯家結怨。

看來以後不但要因爲徵募新軍緊抱麝月的大腿,就是爲了應付夏侯家,自己也要好好抱緊麝月公主又白又長的大美腿。

次日睡了個懶覺,先去見了宇文承朝。

宇文承朝領兵入城之後,約束部下,守住了城中一些緊要的地方,畢竟一開始秦逍和宇文承朝也是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夏侯寧真的發瘋,調動神策軍將忠勇軍從城中驅逐出去,忠勇軍當然不會示弱。

好在一切相安無事,忠勇軍和杭州營倒是牢牢控制了杭州城。

秦逍將林宏帶出來之後,立刻送到宇文承朝這邊,讓宇文承朝安排親信將林宏送往蘇州,交到公主的手裡,宇文承朝立刻讓趙勝泰帶了十幾個人,喬裝打扮出城,迅速將林宏送走。

秦逍知道林宏只要在公主的手裡,公主就等如是控制了寶丰隆,自己這次前來杭州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從夏侯寧手中搶銀子,而林宏就是一張天文數字的銀票。

和宇文承朝一起吃過午飯,秦逍這才帶了幾個人往洛月道姑去。

洛月道姑雖然囑咐三天之後再過去看結果,但秦逍卻也不可能真的等三天,這一天下來,也不知道陳曦是否有好轉,反正事情有別人做,自己閒着也是閒着。

而且洛月道姑的來歷不明,就連道觀原來的主人華寬也弄不清楚洛月道姑的真實身份,神神秘秘,防人之心不可無,雖然那洛月道姑傾國傾城,但也不能排除她與王母會沒有關係。

昨日將陳曦留在道觀,也是死馬當活馬醫,不過秦逍也還真擔心,如果洛月道姑真的是王母會衆,甚至是叛黨,陳曦在她手中,豈不是想怎麼殺就怎麼殺?

雖然這種可能並不大,但秦逍還是想過來看看會不會有什麼意外。

他輕車熟路,還沒靠近道觀,就讓手下人等候,獨自一人到了道觀門前,敲了敲門,好一陣子過後,大門纔打開一道縫隙,秦逍瞧見裡面正是那老道姑,按照華寬的說法,這老道姑道號三絕,那是三絕師太了。

三絕師太見到秦逍,臉色冷漠,淡淡道:“還沒到時間,你後日再過來。”

“師太,冒昧打擾,確實不該。”秦逍恭敬道:“只是傷者是我的好朋友,他受重傷,我寢食難安,今日過來,只看他一眼就成。師太,他現在情況如何?”

“生死未卜。”三絕師太冷冰冰道:“是死是活,你後天過來就知道。”

“求師太開恩,我走了大半天才走過來,只看他一眼就好。”秦逍連連拱手。

這時候忽聽得天邊隱隱傳來雷鳴聲,三絕師太立時擡頭望向天邊,顯出焦急之色,嘟囔一聲“不好”,拉開門道:“進來!”等秦逍進去之後,迅速關門,轉身便走。

秦逍有些奇怪,不知三絕師太爲何看到變天就會如此反應。

江南的天氣變化極快,也許先前還豔陽高照,但轉瞬間就可能陰雲密佈,南方人對此習以爲常,三絕師太在杭州居住多年,應該經常看到這樣的情況,如此反應倒是讓人好奇。

眼瞧見三絕師太向後跑,秦逍詫異之餘,聽的天邊隱雷陣陣,天上眨眼間便已經是陰雲密佈。

三絕師太眨眼間就跑的沒了蹤跡,秦逍心下奇怪,走進道觀殿內,扭頭向左首看過去,之前陳曦就是被安置在偏堂,見得那裡房門關上,正想過去瞧瞧情況,忽聽得身後腳步聲響,立刻迴轉身,只見一身青衣道袍的洛月道姑從一間屋裡出來,衣着和之前並無太大區別,顯得也有些倉促,剛好看到秦逍,怔了一下,卻也沒多說什麼,扭身便往後面跑過去。

也便在此時,一道閃電劃過,外面瞬間就落下雨滴來。

方纔三絕師太就匆匆往後跑,這時候洛月道姑也往後跑,秦逍大感驚訝,不自禁跟在洛月道姑身後,也向後面過去,想瞧瞧後面到底發生何事。

他與洛月道姑不過數步之遙,這時候跟在身後,發現洛月道姑的背影當真是美妙絕倫,跑動之間,道袍飄忽,也許是沒有想到突然有人進來,再加上天氣炎熱,洛月道姑的衣衫不厚,道袍也十分輕薄,在那道袍飄動之間,卻依稀可以看到洛月道姑的身形輪廓,當真是曲線起伏,巧奪天工,特別是那兩瓣渾圓的臀兒,圓滾飽滿,蜜桃一般,跑動之間,左右扭動,勾人心魄。

她的氣質清雅脫俗,宛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姑,可是那玲瓏浮凸的柔美身段,卻與她脫俗的氣質完全不同,隱約之間,泛着讓人心潮悸動的魅惑。

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五百章 少卿理案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四十章 奪命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四六零章 伴風雨而來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三十八章 荒西死翼第八三七章 大局爲重第二一三章 骨氣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一二六章 驚問第一六八章 漁網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八零七章 珠圓玉潤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四六三章 孤狼睥睨四野第八零三章 重用上架感言!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十章 霸王餐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七六九章 認賊作父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五六零章 日月雙懸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九十章 一陣風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八九二章 恐嚇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二九七章 在人間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四四七章 將軍的憤怒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六八八章 刺殺第七百章 重逢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二六八章 伏兵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七一三章 投誠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二二八章 攻山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第五二三章 醒掌權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七十章 誘餌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七四三章 鳳凰第三四九章 反目成仇
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五百章 少卿理案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四十章 奪命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四六零章 伴風雨而來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三十八章 荒西死翼第八三七章 大局爲重第二一三章 骨氣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一二六章 驚問第一六八章 漁網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八零七章 珠圓玉潤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四六三章 孤狼睥睨四野第八零三章 重用上架感言!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十章 霸王餐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七六九章 認賊作父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五六零章 日月雙懸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九十章 一陣風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八九二章 恐嚇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二九七章 在人間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四四七章 將軍的憤怒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六八八章 刺殺第七百章 重逢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二六八章 伏兵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七一三章 投誠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二二八章 攻山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第五二三章 醒掌權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七十章 誘餌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七四三章 鳳凰第三四九章 反目成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