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九一章 驅狼

秦逍聽出是別駕趙清的聲音,皺起眉頭,再回頭去看紅葉,紅葉只是甩甩手,徑自轉到屏風後面。

秦逍出了門,見到趙清在院子裡,還沒說話,趙清已經道:“少卿現在是否有空閒?刺史大人有事請你過去。”

秦逍也不耽擱,隨着趙清到了大堂,見到幾名官員都在大堂內,看到秦逍過來,刺史范陽剛張口,還沒說話,那邊中郎將喬瑞昕已經搶先問道:“秦少卿,可從林宏口裡問出什麼線索?”

秦逍瞥了喬瑞昕一眼,也不回答,過去在椅子上坐下,這才向范陽問道:“大人,酒樓那邊.....?”

“天氣炎熱,侯爺的遺體不能一直那樣放着。”范陽神情凝重:“老夫讓毛知府去尋一尊棺木,暫時將侯爺的遺體入殮了,城中有不少古木打造的棺柩,要找一尊上好楠木打造的棺柩也不難。另外城裡也有人家儲存冰塊,放入棺柩裡可以暫時保護遺體不腐。”

“大人安排的是。”秦逍點點頭。

Www⊕тт kán⊕co

“秦少卿,侯爺的遺體你不用擔心。”喬瑞昕盯着秦逍道:“早上你提審林宏,可問出什麼線索?林宏現在在哪裡?”

秦逍搖搖頭,淡然道:“林宏拒不承認自己有謀反之心,他說對亂黨一無所知,我一時也難以從他口中問出口供。”

“他人在哪裡?”喬瑞昕身體前傾:“秦少卿問不出來,就見他交給本將,本將說什麼也要想辦法從他口中撬出口供來。”

“喬將軍,審訊案犯,可輪不到軍方,你們神策軍也沒有審訊案犯的資格。”一旁的費辛毫不客氣道。

喬瑞昕臉色一沉,道:“事關侯爺的死因,你們既然審不出來,本將當然要審。秦大人,林宏在哪裡?我現在就帶他回去審訊。”

“我審不了,自然有人能審。”秦逍微微一笑:“我已經將他交給可以審出口供的人,喬將軍不用着急。”

“交給別人?”喬瑞昕一怔,眉頭皺起:“交給誰了?”

范陽打圓場道:“喬將軍,秦少卿是大理寺的官員,發生這樣的案子,秦少卿自然有分寸。他們本就是偵辦刑案的衙門,咱們還是不要太多過問刑訊事務。”

“那可不成。”喬瑞昕立刻道:“刺史大人,神策軍前來杭州,就是爲了平叛。林家是杭州第一大世家,即使不是亂黨之首,那也是重要的黨羽,他本已經被我們抓捕,按道理來說,就是神策軍的俘虜。”看了秦逍一眼,冷笑道:“秦少卿從我們手裡提審林宏,爲了配合調查,我們沒有攔阻,如今你們無法審出口供,卻將人犯送到別處,秦大人,你如何解釋?”

“也沒什麼好解釋的。”秦逍淡然一笑:“喬將軍似乎忘記,公主眼下還在江南。咱們既然審不出,送到公主那邊審訊,也許就能有結果,難道喬將軍認爲公主沒有過問此事的資格?”

喬瑞昕一怔,嘴脣動了動,卻是說不出話來。

“林宏送到公主那邊去了?”范陽也有些意外。

秦逍微微點頭:“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一時也無法向朝廷請示,就只能先稟明公主。安興候與公主是表親,在杭州遇刺,公主自然是悲怒交加,這時候將林宏送過去,如果他真的知道些什麼,公主當然有辦法撬開他的嘴。”

“是極是極。”范陽連連點頭,笑道:“由公主親自來調查此案,最是合適。”

“大人,追查刺客自然不能耽擱,不過侯爺的遺體也要儘快做出安排。”秦逍嘆道:“都快七月了,這天氣一天比一天炎熱,即使有冰塊防止遺體腐壞,但時間一長,遺體多少還是會有損傷。下官的意思,是否儘快將遺體送到京都?”

范陽道:“今日讓諸位都過來,就是商議此事。侯爺遇刺的消息,爲了避免因此杭州更大的騷動,所以暫時還沒有對外宣揚。不過侯爺的遺體如果一直留在杭州,紙包不住火,遲早會被人知道。此外侯爺的靈柩也不能一直停放在三合樓,杭州也沒有適合停放侯爺靈柩之處,老夫也覺得應當儘快將遺體送回京都。”看向喬瑞昕,問道:“喬將軍,不知你是什麼看法?”

“這事情由你們商議決定。”喬瑞昕道。

“其實早日將侯爺送回京都,對此案也大有幫助。”費辛忽然道:“侯爺是尊貴之軀,即使過世,遺體也不是誰都能觸碰。按照大理寺辦案的規矩,發生人命案,必須要仵作檢查屍首,也許從兇手作案留下的傷痕能查出一些線索,但侯爺如今在杭州,沒有國相的准許,那些仵作也不敢檢查。”頓了頓,繼續道:“恕下官直言,即使真的讓仵作驗屍,他們從傷口也看不出什麼端倪。”

“費大人言之有理。”一直沒吭聲的趙清也道:“杭州這邊要找仵作驗屍不難,但他們也只能判斷遇害者是如何死亡,絕沒有本事從傷口推斷出誰是兇手。”

費辛點頭道:“正是如此。下官以爲,紫衣監的人對江湖各門手法遠比咱們清楚的多,要想從傷口推斷出刺客的來歷,恐怕也只有紫衣監有這樣的本事。當然,下官並不是說紫衣監一定能查出兇手是誰,但如果他們出手調查,查清刺客來歷的可能比我們要大得多。侯爺被害,聖人和國相也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追查刺客,下官相信這件案子最終還是會交到紫衣監的手中。”

秦逍點頭道:“我贊同費大人所言。這案子太大,聖人應該會將它交到紫衣監手中。”

“紫衣監查案,自然要從遺體的傷口下功夫。”費辛得到秦逍的贊同,底氣十足,肅然道:“如果遺體在杭州耽擱太久,送回京城有損壞,這對調查刺客的身份必然增加難度。所以下官斗膽認爲,應該將侯爺的遺體送回京都,而且是越快越好。”

范陽連連點頭。

“你們既然都決定要將侯爺的遺體送回京都,本將沒有意見。”喬瑞昕道:“不過你們必須安排人沿途好生護送,確保侯爺安然無恙回到京都。”

秦逍笑道:“喬將軍,這件事情還要辛苦你了。”

喬瑞昕先是一怔,隨即變色道:“秦大人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準備讓本將護送侯爺回京?”

“喬將軍,不是你護送,難道還有其他人比你合適?”范陽皺眉道:“侯爺此番領兵前來江南,不正是喬將軍帶兵追隨?如今侯爺遇害,護送侯爺回京的擔子,當然是由侯爺來負責。”

“不行。”喬瑞昕斷然拒絕:“神策軍坐鎮杭州,要防止亂黨作祟,這種時候,本將絕不能擅離職守。”

“喬將軍錯了。”秦逍搖頭道:“侯爺來到杭州之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逮捕了大批的亂黨,已經打亂了亂黨的計劃,即使真的還有人存有謀反之心,卻掀不起什麼風浪。此外公主調來忠勇軍,還有杭州營的兵馬,再加上城中的守軍,足以維持杭州的秩序,保證亂黨無法在杭州興風作浪。鎮守杭州的任務,可以交給我們,喬將軍只需要護送侯爺回京便好。”

喬瑞昕冷笑道:“本將沒有接到撤軍的旨意,絕不調走一兵一卒。”

“如果喬將軍實在要堅持,我們也不會勉強。”秦逍緩緩道:“不過醜話還是要說在前頭,今日咱們聚在一起,商議要將侯爺送回京都,而且也決定了護送人選......刺史大人,趙別駕,你們是否都贊同由喬將軍護送侯爺的靈柩?”

“喬將軍自然是最適合的人選。”范陽點頭道:“護送侯爺靈柩回京,喬將軍當仁不讓。”

趙清也跟着道:“恕下官直言,神策軍入城之後,雖然雷厲風行,但因爲調查不謹慎,導致了大批的冤假錯案,幸虧秦少卿和費寺丞扭轉乾坤,沒有冤枉好人。喬將軍,你們神策軍在杭州所爲,已經激起了民怨,繼續留在杭州,只會讓人心惶惶。眼下杭州的局勢還算穩定,神策軍撤走,那麼所有人都覺得朝廷已經剿滅了亂黨,反倒會踏實下來,所以這個時候你們撤走,對杭州有利無害。”

喬瑞昕握起拳頭,想要爭辯,秦逍不等他說話,已經道:“喬將軍,你也聽見了,大家一致以爲還是由你來負責護送。你可以拒絕,不過日後侯爺的遺體有損傷,又或者沒能及時送回京都導致辦案困難,聖人和國相怪罪下來,你可別說我們沒有想過送侯爺回京。”嘆了口氣,道:“咱們已經派人快馬加鞭前往京都稟報,國相知道此事後,悲傷之餘,必然是想急着見侯爺最後一面,喬將軍如果非要繼續耽擱下去,我們也沒有辦法。”

范陽也是輕嘆道:“舔犢情深,國相自然是希望儘快見到侯爺。不過咱們也沒有資格調遣神策軍,更不能勉強喬將軍,何去何從,喬將軍自行決斷。”看着喬瑞昕,語重心長道:“喬將軍,侯爺的遺體在三合樓,也都是由你的人在保護,從現在開始,我們不會再過去打擾侯爺,所以侯爺的遺體如何安置,一切全憑你決斷。當然,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你儘管開口,老夫和諸位也會竭力相助。”

第一六一章 斷空堡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三三五章 風雨將至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七章 賭神第五零四章 口空無憑第六一零章 夜梟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八五三章 自作聰明第五十二章 黑色包裹第五九五章 禮儀第二八零章 乘風得勢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八五四章 擂臺第七三七章 門徒第三九四章 宮中來旨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一四二章 內奸第十七章 打草驚蛇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四七三章 趕盡殺絕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一二六章 驚問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一一七章 擒賊擒王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三九三章 鬥法第五九七章 剪刀鋪下白燈籠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三十七章 夜馬蹄聲聲第一八六章 上賓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一百零六章 黑霸王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五十二章 黑色包裹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九十七章 鎮虎石第五九零章 無間當鋪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九十九章 不自量力的少年第一一六章 除哨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四九零章 水井第六三四章 烏合之衆第八二七章 天降橫財第六五零章 心腹第一八一章 土堡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五十五章 吃人的小羊羔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五七五章 疑雲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四七七章 投壺第一百零一章 匪夷所思第四一零章 老道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一五零章 斥候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一百零一章 匪夷所思第二四七章 三個臭皮匠第二一八章 繳械第十六章 生辰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五八八章 太湖盜第一六三章 三殺
第一六一章 斷空堡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三三五章 風雨將至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七章 賭神第五零四章 口空無憑第六一零章 夜梟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八五三章 自作聰明第五十二章 黑色包裹第五九五章 禮儀第二八零章 乘風得勢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八五四章 擂臺第七三七章 門徒第三九四章 宮中來旨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一四二章 內奸第十七章 打草驚蛇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四七三章 趕盡殺絕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一二六章 驚問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一一七章 擒賊擒王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三九三章 鬥法第五九七章 剪刀鋪下白燈籠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三十七章 夜馬蹄聲聲第一八六章 上賓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一百零六章 黑霸王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五十二章 黑色包裹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九十七章 鎮虎石第五九零章 無間當鋪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九十九章 不自量力的少年第一一六章 除哨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四九零章 水井第六三四章 烏合之衆第八二七章 天降橫財第六五零章 心腹第一八一章 土堡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五十五章 吃人的小羊羔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五七五章 疑雲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四七七章 投壺第一百零一章 匪夷所思第四一零章 老道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一五零章 斥候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一百零一章 匪夷所思第二四七章 三個臭皮匠第二一八章 繳械第十六章 生辰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五八八章 太湖盜第一六三章 三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