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九零章 示威

當初在龜城甲字監稀裡糊塗地成了沈藥師的弟子,但二人的感情談不上深厚,秦逍甚至都很難想起他。

沈藥師只是因爲一樁小事被抓進監牢,在秦逍的記憶裡,那便宜師傅在監牢裡唯一的愛好就只是飲酒,酒癮不在小師姑之下,真正是無酒不歡。

本來秦逍對這樣的師徒關係也沒太在意,但後來卻因爲報酬,幫助沈藥師去與小師姑接頭,遇上了千嬌百媚胸懷寬闊的絕色尤物,稀裡糊塗又多了個小師姑。

秦逍此後才知道,小師姑是劍谷弟子,而沈藥師卻是劍谷大師兄,爲了避開大劍首崔京甲派出的那些追兵,躲在監牢悠閒自在。

沈藥師顯然不是真的畏懼劍谷追兵,不過一羣陰魂不散的傢伙成天尾隨,自然是讓沈藥師很不自在,乾脆直接躲進了監牢,劍谷那幫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沈藥師會想出這樣的法子。

沈藥師是劍谷大弟子,但武功卻及不上師弟崔京甲,硬是被崔京甲佔了劍谷,自己則是流落在外。

後來因爲刺殺甄煜江,秦逍從龜城逃離,自然也顧不上那便宜師傅,離開西陵前往京都之後,秦逍倒是是不是想起小師姑,但卻似乎已經忘記了沈藥師的存在。

這倒不是秦逍不記舊情。

他與沈藥師雖然有師徒之名,但真正的交情其實也不深,兩人的關係實際上就是牢頭和囚犯的關係,相比較其他與秦逍走得近的一些囚犯,秦逍與沈藥師的交流其實並不算多,大多時候只是給他買酒而已。

相比起沈藥師,秦逍與小師姑的感情卻是深厚許多,畢竟與小師姑相處了一段時間,甚至同牀共枕,而且小師姑也幾次出手相助,能從血魔老祖身上習得天火絕刀,也完全是小師姑的幫忙,秦逍對小師姑沐夜姬的感情那是遠超與沈藥師的師徒之情。

紅葉猜測刺客與劍谷有關,一番談話下來,秦逍終於想到那位便宜師傅,心下卻是吃驚。

按照掌櫃的描述,刺客是來自北方的男人,年近五旬,皮膚不但粗糙而且發黑,此外更是好酒如命,而這一切,與自己記憶中的沈藥師極爲契合。

不過有一點他確實肯定,如果刺客真的是沈藥師,那一定是在面容上做了些手腳。

秦逍記憶力極好,雖然與沈藥師許久不見,但沈藥師的樣貌卻還是記得住,雖然在三合樓的宴席上,並沒有仔細觀察刺客,卻也是掃了一眼,那刺客當時雖然低着頭,但如果還是沈藥師本來面目,秦逍必然是一眼就能認出來,只是當時覺得十分陌生,就沒有太過在意。

沈藥師行走江湖,江湖上許多的手法自然是瞭若指掌,若說他也懂得易容術,秦逍絕不會奇怪。

“劍谷與夏侯家不死不休,如果真是劍谷門徒出手刺殺夏侯寧,並不奇怪。”紅葉若有所思:“夏侯寧是夏侯家的長子嫡孫,在夏侯家的地位非比尋常,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夏侯元稹之後,夏侯家就要依靠夏侯寧來支撐,劍谷門徒殺死夏侯寧,雖然不至於斷了夏侯家的香火,卻也是讓夏侯家遭受重創。”

秦逍點頭道:“那是自然。”

“但這件事情最奇怪的不在於劍谷門徒刺殺夏侯寧,而是刺客的手法。”紅葉柳眉微蹙,輕聲道:“方纔你將刺客殺人的手法演示出來,那是內劍的手段,如果在場但凡有了解劍谷的人存在,很容易就能懷疑到劍谷的身上。劍谷的內功自成一派,要使出劍谷的內劍,就必須利用劍谷的內功去催動,換句話說,如果刺客真的是劍谷門徒,屍首一旦送到京都,很容易就能被查出來。”

秦逍皺眉道:“紅葉姐,難道刺客是故意留下線索?”想到什麼,不等紅葉說話,接着道:“有沒有可能是有人想要栽贓給劍谷,挑起夏侯家與劍谷的爭鬥?”

紅葉想了一下,搖頭道:“劍谷的內劍,那都是獨門絕藝,外人絕無可能接觸到。如果夏侯寧真是被內劍所殺,那只有劍谷的門徒能夠做到,外人想要栽贓也沒有那個能耐。”

“如果刺客是大天境,完全有其他的手段殺死夏侯寧,爲何要使出內劍?”秦逍詫異道:“難道劍谷不擔心被查出來?”

紅葉沒有立刻回答,緩步走到椅邊坐了下去,沉思許久,終於道:“看來只有一個可能了。”

“什麼?”

“刺客根本沒有想過隱瞞自己的身份。”紅葉道:“他故意以內劍殺人,就是想讓夏侯家知道,殺死夏侯寧的是劍谷門徒。”

秦逍身體一震,更是吃驚。

“是在向聖人和夏侯家示威?”秦逍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紅葉搖頭道:“我不知道。也許如你所說,他故意讓夏侯家知道夏侯寧是被劍谷門徒所殺,就是向皇帝和夏侯家示威,劍谷對夏侯家恨之入骨,這樣的動機可以解釋得通。”蹙眉道:“但這對劍谷其實並沒有什麼好處。劍谷雖然高手衆多,但夏侯家如今卻是握有天下,夏侯家沒有對劍谷下狠手,並非劍谷有實力與夏侯家抗衡,完全是因爲劍谷地處關外,不好出兵。方纔你也說過,紫衣監已經派人出關搶奪紫木匣,也一直在盯着劍谷的動靜,如果劍谷徹底激怒了皇帝和夏侯家,皇帝未必不會做出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來。”

“她會怎樣做?”

“唐軍無法出關,但各路高手能夠出關的不在少數。”紅葉平靜道:“如果皇帝鐵了心要剿滅劍谷,夏侯家收買各路人馬出關,甚至讓紫衣監傾巢而出,劍谷也就危在旦夕了。”

“如此說來,刺客亮明劍谷身份,很可能會給劍谷帶去一場大災禍?”

紅葉點點頭:“這就要看皇帝的心思了。她畢竟是大堂的皇帝,真要不顧一切想毀掉誰,那是誰也無法抵擋。”凝視秦逍道:“這件事情你不要參與太多,劍谷和夏侯家的恩怨,也不是你能捲入進去的。夏侯寧的屍首,你還是儘快讓人送回京都,屍首到了京都,他們查驗傷口,只要確定是劍谷所爲,那麼夏侯家的注意力就會被引到劍谷那邊,一時半會還騰不出手來爲難江南這邊。夏侯寧的屍首留在這裡,對杭州沒有任何好處。”

秦逍點點頭,心想劍谷與夏侯家的恩怨,自己還真是不好捲入。

他與劍谷的淵源,完全只因爲那個便宜師傅和小師姑,對劍谷本身並沒有什麼感情,雖然名義上是沈藥師的弟子,但秦逍也從沒有覺得自己是劍谷門徒。

只是想到如果皇帝真要不惜一切代價去摧毀劍谷,那麼小師姑也很可能處於險境之中,心中卻也是擔憂。

“紅葉姐,能不能告訴我,劍谷和夏侯家爲何會有如此深仇大恨?”秦逍神情嚴肅,很懇切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紅葉蹙眉道:“你知道你最大的毛病是什麼?便是多管閒事,許多與你無關的事情你非要去管,只會給自己惹來麻煩。”

“天性如此,我也沒辦法。”秦逍嘆了口氣。

“沒辦法也要想辦法。”紅葉沒好氣道:“以你現在的實力,又能應付得了誰?無論是夏侯家還是劍谷,真要想收拾你,比踩死一隻螞蟻還容易。你總不能一直讓人擔.....!”說到此處,立時止住,沒有繼續說下去,見秦逍眼巴巴看着自己,終是嘆道:“劍谷宗師的死,與皇帝有關,劍谷的人認定劍神是死在皇帝的手中,你說這筆仇能否解開?”

秦逍駭然道:“劍神.....劍神是被皇帝所殺?”

“我困了。”紅葉不再理會:“今晚我要離開杭州,你自己多加小心。”

“你要走?”秦逍一怔,忙道:“你要去哪裡?”

紅葉道:“管好自己就行,我的事情你少問。”

“那.....那我什麼時候能再見到你?”秦逍知道紅葉決定的事情斷無更改的道理,這才與紅葉剛剛相見,她又要離開,心中着實不捨。

紅葉似乎也看出他的不捨,聲音柔和了一些:“你顧好自己就成,等我有時間自會找你。對了,記着別荒廢練功,真要遇到危險,身邊沒人保護,就全靠你自己了。我和你說過,練功要循序漸進,不要急於求成,更不要成天想着突飛猛進,練功時候,就當是吃飯睡覺,只要堅持下去就好。”頓了頓,低聲問道:“你身上的寒毒現在如何?是否還經常發作?”

秦逍忙道:“忘記和你說這事兒了。從龜城離開之後,每次發作之前,我便服用你給的血丸,後來發作時間相隔越來越長,我進入四品境界後,一直都不曾發作,我自己都差點忘記還有寒毒在身。”

“當真?”紅葉眉頭舒展看來,顯然也頗爲歡喜:“那有沒有其他地方不舒服?”

“沒有,一切都很好。”

“那就好。”紅葉欣慰道:“看來太古意氣訣與你確實很爲契合,不過也不要掉以輕心,你雖然一直沒有發作,也不代表寒毒已經清除,時刻要小心。”從懷裡取出一隻瓷瓶子遞過來,輕聲道:“我這次過來的時候,有製作了一些,你帶在身上,無事更好,若有發作也能應付。”

秦逍心想紅葉姐姐果真是外冷內熱,心下卻也是暖洋洋一片,接過瓷瓶收好,正要說話,卻聽院子外傳來叫聲:“少卿大人,少卿大人可在?”

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一百零六章 黑霸王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一一零章 突飛猛進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三十一章 空有寶山自不知第二七零章 畫個圈圈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四六三章 孤狼睥睨四野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一二九章 虛與委蛇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三百章 修羅地獄第四零五章 借刀殺人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七六七章 活菩薩第六一七章 如月朦朧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五九三章 紅蜘蛛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四十九章 故鄉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五二一章 獎罰分明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二零六章 投名狀第四六三章 孤狼睥睨四野第六三八章 芥蒂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八二七章 天降橫財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四一八章 神速破案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三十九章 梟首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七十七章 赤果第六三一章 龍游淺水第五十三章 天降橫財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二二九章 永遠的敵人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五六一章 內庫之密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三二八章 緊急軍情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四八二章 白甲第八五三章 自作聰明第六八八章 刺殺第七六七章 活菩薩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四十章 奪命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
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一百零六章 黑霸王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一一零章 突飛猛進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三十一章 空有寶山自不知第二七零章 畫個圈圈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四六三章 孤狼睥睨四野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一二九章 虛與委蛇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三百章 修羅地獄第四零五章 借刀殺人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七六七章 活菩薩第六一七章 如月朦朧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五九三章 紅蜘蛛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四十九章 故鄉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五二一章 獎罰分明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二零六章 投名狀第四六三章 孤狼睥睨四野第六三八章 芥蒂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八二七章 天降橫財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四一八章 神速破案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三十九章 梟首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七十七章 赤果第六三一章 龍游淺水第五十三章 天降橫財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二二九章 永遠的敵人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五六一章 內庫之密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三二八章 緊急軍情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四八二章 白甲第八五三章 自作聰明第六八八章 刺殺第七六七章 活菩薩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四十章 奪命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