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

秦逍心下駭然。

他知道小師姑對朝廷素來不屑,但也只以爲是她性格使然,並沒想過劍谷與朝廷有什深仇大恨。

畢竟劍谷遠在崑崙關外,一直都不在大唐境內,甚至可以說劍谷的人都不屬於大唐的子民。

小師姑的樣貌美豔絕倫,雖然有七分唐人輪廓,卻也還有明顯的三分域外血統。

劍谷和京都千里之遙,秦逍實在沒有想到劍谷竟然與聖人有仇。

“紅葉姐姐,你是說劍谷和大唐勢如水火?”秦逍皺眉道:“劍谷和我大唐有什麼仇怨?”

紅葉蹙眉道:“你難道沒有聽清楚?劍谷不是和大唐有仇,是和夏侯家有仇,說的更明白一些,是與京都的皇帝有仇。當今皇帝出自夏侯家族,她可以代表夏侯家,但還真不能完全代表整個大唐。”

“這就更奇怪了。”秦逍更是詫異:“據我所知,聖人出自夏侯家不假,但她年輕時候入宮,後來登基爲帝,按道理來說,幾乎沒有機會遠離京都,更不可能前往關外。她自始至終都在深宮之內,不可能主動去與劍谷的人接觸,而劍谷的人也不可能有機會見到她,既然如此,雙方的仇隙又是從何而來?”

紅葉用一種極爲奇怪的眼神看着秦逍。

被一個美麗女人盯着看,本來不是什麼壞事,但紅葉那奇怪的眼神卻是讓秦逍有些不自在,尷尬笑道:“怎麼了?”

“沒什麼。”紅葉淡淡道。

“紅葉姐,你怎麼每次說話都只說一半?”秦逍無奈道:“就不能把話說清楚?”

“有些事情本來就說不清楚。”紅葉淡然道。

秦逍想了一下,才道:“不過有件事情倒是很奇怪。”

“什麼事?”

秦逍故意嘆道:“算了,也不是什麼大事,不說也罷。”心想你每次說話點到即止,弄得人心癢癢的,我便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讓你也嚐嚐話說一半沒有下文的滋味。

孰知紅葉卻只是“嗯”了一聲,轉身便走,將秦逍晾在後面。

秦逍更是尷尬,這紅葉姐姐還真是油鹽不進,立刻叫住道:“等一下,我想想,還是和姐姐說了吧。”

紅葉這纔回過身,脣角泛起一絲戲虐笑意,冷笑道:“就你這點道行,也要和我玩欲擒故縱?”

秦逍只能道:“劍谷和聖人的仇怨,我確實不清楚,不過.....我知道紫衣監的人一直在追拿劍谷門徒,想要從他們身上搶奪一件要緊的物事.....!”

“紫木匣?”紅葉脫口而出。

她不久前在蘇州與顧白衣相見,從顧白衣口中卻也知道了這段隱秘。

秦逍倒是大感意外,詫異道:“你知道?”

“你是說紫衣監的羅睺一直想辦法從劍谷門徒手裡搶奪紫木匣?”紅葉面上依然一如既往的淡定自若。

秦逍點頭道:“正是。姐姐既然知道此事,那當然也知道紫木匣中到底是何物件。”

紅葉反問道:“那你可知道紫木匣中是什麼?”

如果是其他人,秦逍自然不會多說一個字,但在他心中,一直是將紅葉當成自己最親近的人,畢竟紅葉數年如一日暗中保護自己,他對紅葉自然是充滿信任,低聲道:“據我所知,紫木匣裡有劍法,而且是劍谷宗師遺傳下來的絕頂劍術。”

“看來你還真知道。”紅葉微點螓首:“你說的沒有錯。紫木匣共有四件,據說是將劍谷那位宗師留下的絕妙劍術一分爲四,合四件紫木匣,便可得到完整的劍術。”

秦逍心想看來紅葉知道的遠比自己所想的要詳細得多,輕聲道:“先前我一直以爲,紫衣監是想得到那絕頂劍術,將劍法獻給聖人,現在看來,紫衣監的目的並不在此。”

“皇帝醉心的是權位,對武道倒是並不太在意。”紅葉緩緩道:“她沒有練過武,而且也不必與人動武。她手底下高手如雲,兵馬無數,想要對付誰,也用不着自己親自出手。”

“依照姐姐的說法,劍谷與聖人有深仇大恨,那麼聖人派紫衣監搶奪紫木匣的目的,不是爲了得到劍法,而是想毀了劍法?四件紫木匣,只要得到其中一件將之損毀,便無法得到完整的劍法。”秦逍這時候已經完全明白過來:“她是擔心劍谷門徒真的修煉了那一劍,對她形成威脅。”皺起眉頭,道:“只是一套劍法,當真有那麼恐怖?京都守衛森嚴,皇宮大內更是高手如雲,就算有人練成劍法,難道還有膽量和本事進入皇宮行刺?”

紅葉不屑道:“真要有人練成那一劍,皇宮之內那些所謂的高手,與螻蟻並無區別。”

秦逍知道紅葉絕不會說大話,她既然這樣說,那就證明那一劍着實有着驚人的威力,不過一套劍法就能夠對君臨天下的皇帝陛下造成巨大威脅,還真是有些匪夷所思。

“劍谷與皇帝有着深仇大恨,而那一套劍法又能夠入宮殺死皇帝,如此一來,就有一個讓人不解的疑問。”秦逍若有所思,緩緩道:“劍谷門徒既然知道能夠以那一套劍法殺死皇帝,爲何不能夠將四塊紫木匣合而爲一?據說紫木匣存在已經有很多年,如果真的合而爲一,只怕劍谷門徒中早就有人練成了那一套劍法,爲何直到如今四塊紫木匣還是各分東西?”

“這就是劍谷自己的事情了。”紅葉搖頭道:“這個問題我也無法回答。”頓了頓,才道:“劍谷門徒都是心高氣傲之人,都不想居於人下。如果紫木匣合而爲一,那麼由誰來修煉那套劍法?他們心裡都清楚,誰能夠得到那套劍法,不但可以自然而然成爲劍谷之首,而且也必將成爲當今之世的劍道宗師,其他人都只能跪伏腳下。”

秦逍道:“你是說他們都想自己成爲練劍人?”

“劍谷門徒對劍法的癡迷不是外人所能理解,如果他們在劍道上沒有天賦,劍谷那位大宗師當年也不會收他們爲徒。”紅葉分析道:“劍谷六絕個個都是劍道高手,他們醉心於劍道,就像財迷貪戀黃金珠寶,紫木匣中的劍法,對他們來說有着無與倫比的吸引力,誰都想修成那套劍法,如此一來,誰又甘心眼看着其他人成爲練劍人而自己卻跪伏其下?”

秦逍微微頷首,尋思紅葉這樣的解釋倒也不無道理。

當年紫木匣一分爲四,劍谷莫老五就因爲沒能得到紫木匣而遠走劍谷,田鴻影也自創天劍閣,雖然還是劍谷門徒,但與劍谷已經是漸行漸遠,那位大劍首崔京甲更是爲了得到紫木匣,派人追拿小師姑,這一切也都表明劍谷六絕之間矛盾極深,並不團結。

此種情況下,讓其他人甘願選出一人練劍,難度極大。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原因也存在。”紅葉畢竟對劍谷瞭解的頗深,輕聲道:“紫木匣中的劍法,是劍谷宗師遺傳下來,劍谷那位大宗師驚才絕豔,他的劍道修爲已經進入化境,他遺留下來的劍法,自然也不是誰都能夠修煉。劍谷六絕雖然修爲都不淺,但比起他們的師傅,相距甚遠,也許正是因爲這樣的原因,他們之中還沒有一人達到修煉那套劍法的境界,即使得到劍法,也無力修煉。”

秦逍心下一凜,立時想到小師姑曾經說過,當年六絕之中的莫老三進入劍窟研習石壁上的劍法,非但沒有練成,反倒是一夜白頭,甚至因此而亡,看來莫老三當初也是因爲境界不夠,所以才被反噬。

秦逍沉默片刻,才道:“那麼這次劍谷門徒出現,刺殺夏侯寧,也是爲了向聖人尋仇?”腦中卻一直在尋思,那刺客如果真的是劍谷門徒,就只能是劍谷六絕之一,畢竟劍谷弟子雖然不少,但真正得到劍谷宗師傳承的只有六大門徒,那刺客能夠踏入大天境,劍谷門徒中有此等實力的,也只能是劍谷六絕。

但此刻會是六絕中的哪一個,秦逍心下卻是難以確定。

莫老三早就逝去,雖然劍谷六絕的名號依然存在,但真正存世的只有五人,這其中莫老五早就遠離劍谷,音訊全無,是否還會記着劍谷與夏侯家的仇怨,那也是未知之數。

秦逍可以斷定,那刺客絕不可能是小師姑。

小師姑身上有異香,那是從肌膚之內散發出來,除非有辦法掩蓋香味,否則只要出現在附近,她身上那股淡香味道必然會引起人的注意。

即使她真的能掩飾體香,但身形動作卻也不可能完全掩飾。

秦逍還真不大記得那刺客的樣貌,畢竟當時在宴席上,只是一名夥計上菜,而且出手也極爲迅速,出手過後便即撤走,秦逍根本沒有機會仔細觀察對方。

但那人的體型身法分明是個男人,身形厚實,而小師姑雖然胸沃臀腴,但身形卻十分妖嬈,纖腰若柳,無論如何掩飾,也不可能變成一個男人的模樣。

崔京甲自封大劍首,如今坐鎮劍谷,只怕也不會輕易前來杭州行刺,畢竟他手底下還有左文山等一干高手,真要出手行刺,也不會親自動手。

最要緊的是,自己的便宜師傅和小師姑一直被崔京甲派人追拿,二人對崔京甲也都十分忌憚,由此可見,崔京甲應該早就進入大天境,而紅葉推測此番行刺的刺客只是剛剛踏入大天境,崔京甲顯然與刺客不符。

想到自己的便宜師傅,秦逍心下一凜,陡然間意識到什麼。

第三一五章 師姑的夢中情人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八二二章 柔情第一百零八章 緣分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二章 甄侯府第三八五章 它還在第九十九章 不自量力的少年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二零六章 投名狀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五二一章 獎罰分明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四八一章 守護第二七八章 真兇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三五七章 太監圓房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二二八章 攻山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二七五章 命運分歧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四五三章 宮中有片海第一七零章 背叛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六肆八章 六陌第六九七章 天外飛軍第一一七章 擒賊擒王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一一八章 深入虎穴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三五一章 抉擇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七二六章 心狠手辣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四章 玉佩第五五零章 布莊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六九二 遊說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一一三章 寧死不屈第四十八章 一反常態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八八五章 蟲豸第一二九章 虛與委蛇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三九二章 猝不及防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
第三一五章 師姑的夢中情人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八二二章 柔情第一百零八章 緣分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二章 甄侯府第三八五章 它還在第九十九章 不自量力的少年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二零六章 投名狀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五二一章 獎罰分明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四八一章 守護第二七八章 真兇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三五七章 太監圓房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二二八章 攻山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二七五章 命運分歧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四五三章 宮中有片海第一七零章 背叛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六肆八章 六陌第六九七章 天外飛軍第一一七章 擒賊擒王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一一八章 深入虎穴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三五一章 抉擇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七二六章 心狠手辣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四章 玉佩第五五零章 布莊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六九二 遊說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一一三章 寧死不屈第四十八章 一反常態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八八五章 蟲豸第一二九章 虛與委蛇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三九二章 猝不及防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