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

西門大宅位於城東,西門老太過世,家裡操辦喪事,若是從前,自然是來客如潮。

不過此等非常時期,登門祭拜的客人卻是寥寥無幾。

雖然秦逍已經幫許多家族翻案,但局勢波譎雲詭,誰也不敢肯定這次翻案就是最終的定論,畢竟之前定罪的是夏侯家,大理寺這位秦少卿是否真的能夠決定最終的裁決,那還是未知之數。

這個時候少於其他家族有牽扯,對自家的安全也是個保證。

畢竟之前被抓進大獄,就是因爲與杭州三大世家有牽連。

除了與西門家交情極深的少數家族派人登門祭拜一下迅速離開,真正留在西門家幫襯的人少之又少。

西門家也能夠體諒其他家族如今的處境,雖然是老人家過世,卻也並沒有大操大辦,簡簡單單操持一下,以免引來麻煩。

所以秦逍來到西門大宅的時候,整座大宅都很是冷清。

得知秦大人親自登門祭拜,西門浩大感驚訝,領着家人急忙來迎,卻見秦逍已經從家僕手裡取了一塊白布搭在頭上,正往裡面來,西門浩領着家人上前跪倒在地,感激道:“大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該死該死!”

秦逍上前扶起,道:“西門先生,本官也是剛剛得知令堂故去,這才讓華先生帶路前來,無論如何也要送老人家一程。”也不廢話,過去按照規矩,祭拜過後,西門浩忙迎着秦逍到了偏廳,令人迅速上茶。

“大人日理萬機,卻還抽空前來,小人實在是感激不盡。”西門浩一臉感動。

秦逍嘆道:“說起來,老夫人故去,官府也是有責任的。如果老夫人不是在監牢之中染病,也不會如此。本官是朝廷命官,官府犯了錯,我前來祭拜,也是理所當然。”

“這與大人絕無干系。”西門浩忙道:“如果不是大人明察秋毫,西門家的冤屈也得不到洗刷,大人對西門家的恩情,沒齒不忘。”

一旁華寬終於開口道:“親家,你在北邊的馬市現在情況如何?”

西門浩一怔,不知道華寬爲何突然提及馬市,卻還是道:“杭州這邊發生的變故,北邊尚不知曉,我昨天已經派人去了那邊,一切如常。”

“先前在府衙裡,和少卿大人說到了馬市。”華寬道:“大人對馬市很感興趣,不過我只是知道一些皮毛,馬市行家非你西門兄莫屬.....!”

秦逍卻擡手搖頭道:“今日不談此事。西門先生還在操持喪事,等事情過後,咱們再找個時間好好聊聊。”

“無妨無妨。”西門浩急忙道:“大人想知道馬市的情況,小人自當知無不言。”擡手請秦逍用茶,這才問道:“大人是不是需要馬匹?小人手頭上還有幾十匹好馬,是兩個多月前從北方運過來,目前都蓄養在南屏山下的馬場裡。杭州城往西不到五十里地就是南屏山,家父在時就在那裡買了一片地,修建馬場,貿易過來的馬匹,會臨時蓄養在那邊。這次出事後,宅邸裡被抄沒,不過神策軍還沒來得及去查抄馬場,大人如果需要,我立刻讓人去將那些馬匹送過來.....!”不等秦逍說話,已經高聲叫道:“來人......!”

秦逍忙擺手道:“西門先生誤會了。”

西門浩一愣,秦逍這才笑道:“我其實就是好奇。聽聞圖蓀各部禁止草原馬流入大唐,但蘇州營和杭州營的騎兵似乎還有草原馬匹配,所以好奇那些草原馬是從何而來。”

西門浩道:“原來如此。大人,這世上其實從沒有什麼銅牆鐵壁,所謂的盟誓,一旦傷害到一些人的利益,隨時可以撕毀。咱們大唐的絲茶瓷器還有許多藥材,都是圖蓀人夢寐以求的貨物。在咱們眼裡,這些貨物遍地都是,稀鬆平常,可是到了北方草原,他們卻視爲珍寶。而咱們視爲珍寶的那些草原良馬,他們眼裡稀鬆平常,只是再尋常不過的物事,用他們的馬匹來換取咱們的絲茶藥材,他們可是覺得划算得很。”

“聽聞一批上好的草原馬在大唐值不少銀子?”

“那是自然。”西門浩道:“大人,一匹絹在江南地面,也不過一貫錢,可是到了草原,至少也有五倍的利潤。拿銀子去草原,一匹上好的草原馬,至少也要拿出二十兩銀子去購買,可是用絲絹去換,四匹絹就能換一匹過來,折算下來,咱們的成本也就四兩銀子左右,在加上運費的話,超不過六兩銀子。”

華寬笑道:“官府從馬上手裡收購正宗的草原馬,至少也能五十兩銀子一匹。”

“如果賣給其他人,沒有八十兩銀子談也不必談。”西門浩道:“所以用絲綢去草原換馬,再將馬匹運回來賣出去,裡外就是十倍的利潤。”頓了頓,微微一笑:“不過這中間自然還有些損耗。在北方販馬,還是需要邊關的關軍提供庇護,多少還是要繳納一些保護費,而且經營馬匹生意,需要官府的文牒,沒有文牒,就沒有在邊關貿易的資格,邊軍也不會提供庇護。”

“文牒?”

“是。”西門浩道:“文牒數量有限,珍貴的緊,需要太常寺和兵部兩處衙門蓋印,三年一換。”西門浩解釋道:“西門家的文牒還有一年便要到期,到期之後,就需要重新簽發。”說到這裡,神情黯然,苦笑道:“西門家十幾年前就得到了文牒,這十年來承蒙公主殿下的眷顧,文牒一直在手中,不過.....聽聞兵部堂官已經換了人,文牒到期之後,再想繼續經營馬市,未必有資格了。”

秦逍心想麝月對江南世家一直很照顧,之前兵部屬於麝月的實力範圍,江南世家要從兵部取得文牒自然不難,不過現如今兵部已經落到夏侯家手裡,西門家的文牒一旦到期,再想延續下去,幾乎沒有可能。

朝中高人們之間的爭鬥,確實會影響到無數人的生計。

“不過話說話來,這幾年在北方的馬匹貿易是越來越難做了。”西門浩嘆道:“小人記得最早的時候,一次就能運回來好幾百匹上等戰馬,不過那早已經是過往雲煙了。如今的生意越來越難,一次能夠受到五十匹馬,就已經是大生意了。去年一年下來,也才運回不到六百匹,比起從前,相去甚遠。”

“是因爲杜爾扈部?”

“這自然也是原因之一,卻不是最主要的原因。”西門浩道:“早些年主要是我大唐的馬販與圖蓀人貿易,除了我們,他們的馬匹也找不到其他客商。但如今靺慄人也跳出來了.......,大人,靺慄人就是渤海人。渤海國這些年窮兵黷武,吞併了東北許多部落,而且已經將手伸到了草原上。圖蓀人在東部黑森林的不少部落,都已經被靺慄人征服,他們控據了黑森林,隨時可以西出殺到草原上,所以東部草原的圖蓀部落對靺慄人心生畏懼,靺慄人這些年也開始派出大批的馬販子,私下裡與圖蓀人交易。”

秦逍皺起眉頭,他對渤海國瞭解不多,也沒有太過在意那些靺慄人,卻不想靺慄人如今卻成了麻煩。

“靺慄人早在武宗皇帝的時候就向大唐臣服,成爲大唐的藩屬國。”華寬顯然看出秦逍對渤海國的情況瞭解不多,解釋道:“因爲擁有藩屬國的地位,所以大唐允許靺慄人與大唐貿易,靺慄人的商賈也是遍及大唐各地。江南這一代靺慄人不在少數,他們甚至直接在江南地區收購絲綢茶葉,一旦起了爭執,他們就向官府告狀,說是咱們欺負外來的商賈,又說什麼煌煌大唐,欺辱外邦,與泱泱大國的名號不符。”冷笑一聲,道:“靺慄人厚顏無恥,巧言善辯,最是難纏,我們也是儘量少與他們打交道。”

西門浩也是冷笑道:“官府擔心對他們太過嚴苛會損傷兩國的關係,對他們的所爲,有時候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些靺慄商賈收購大皮絲綢茶葉運回渤海,再用這些貨物去與圖蓀人交易,說到底,就是兩頭佔便宜。”頓了頓,又道:“我大唐禮儀之邦,近些年與北方的圖蓀人也算是相安無事,但靺慄人卻是天生欺軟怕硬,他們在大唐耍無賴,在草原上也同樣耍無賴。做生意,都是你情我願,可是靺慄人找上圖蓀的部落,居高臨下,強迫他們交易,如果順利交易還好,若是拒絕與他們交易,他們時不時就會派兵過去襲擾,和強盜無疑。”

“圖蓀人就任由他們在草原猖狂?”

“圖蓀大大小小有上百個部落。”西門浩解釋道:“大部分部落勢力都不強,靺慄人有一支十分強大的騎兵,來去如風,最擅長襲擾。此外他們利用商賈在各處活動,蒐集情報,對草原上許多圖蓀部落的情況都瞭若指掌。他們欺軟怕硬,強大的部落他們不去招惹,那些弱小部落卻成爲他們的目標,圖蓀各部素來不和,有時候見到其他部落被靺慄人攻殺,不但不幫忙,反倒幸災樂禍。”

秦逍微微頷首,眉頭卻鎖起:“渤海國大批收購草原戰馬,目的何在?”

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二七三章 非常手段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五四七章 只願朝朝暮暮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一六八章 漁網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一一二章 糧隊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八三九章 背後盤算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十章 霸王餐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一四四章 敵蹤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六八零章 天怒人怨第二四二章 千夜曼羅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一百零五章 馬術之道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五九九章 久別重逢【求訂閱】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六肆七章 諸島之王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八二七章 天降橫財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四一零章 老道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四八一章 守護第三一五章 師姑的夢中情人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六九六章 暗夜幽靈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七六九章 認賊作父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二三二章 兵器之源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七五九章 何患無辭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九十四章 白虎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五六七章 少監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
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二七三章 非常手段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五四七章 只願朝朝暮暮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一六八章 漁網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一一二章 糧隊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八三九章 背後盤算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十章 霸王餐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一四四章 敵蹤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六八零章 天怒人怨第二四二章 千夜曼羅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一百零五章 馬術之道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五九九章 久別重逢【求訂閱】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六肆七章 諸島之王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八二七章 天降橫財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四一零章 老道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四八一章 守護第三一五章 師姑的夢中情人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六九六章 暗夜幽靈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七六九章 認賊作父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二三二章 兵器之源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七五九章 何患無辭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九十四章 白虎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五六七章 少監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