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五章 馬商

秦逍微笑道:“洛月道姑又是何方神聖?華先生可知道她的來歷?”

“那處荒地無人問津,我們也就沒有太多管,廢棄在那邊。”華寬解釋道:“七年前,一名道姑突然登門,說是要將那處荒地買了去,當時小人差點都忘記還有那塊地,有人上門要買,自然是求之不得。小人知道那塊廢地如果再不賣出去,恐怕再過幾十年也無人理會,道姑既然要買,小人便給了一個極低的價錢,次日那道姑就交了銀子,小人這邊也將地契給了她,地面上那廢棄的道觀,也自然歸她所有。”頓了一頓,才道:“那道姑道號喚作三絕,不過在簽約的文書上,落款卻是洛月。”

“三絕?”

“正是。”華寬點頭道:“三絕師太四十出頭年紀,這七年過去,現如今也都五十多了。當時小人也很好奇,詢問爲何落款是洛月,她只說是替別人買下,她不願意多說,小人也不好多問。當時想着反正只要那塊荒地出手就好,至於其他,小人當時還真沒太在意。小人當時也確實詢問過她從何而來,她只說雲遊天下,不想再勞碌,要在杭州定居,其他也沒有多說。”

秦逍皺眉道:“如此說來,你也不知道她們從何而來?”

“她們?”華寬有些詫異:“大人,你說的她們又是誰?據小人所知,道觀只有那三絕師太居住其中,孤身一人,並沒有其他人。”

秦逍也有些詫異,反問道:“華先生不知道里面住着其他人?”

“原來還住着其他人。”華寬有些尷尬道:“三絕師太買下道觀之後,還另外拿了一筆銀子,讓我這邊幫忙找些人過去將道觀修葺一下,花了一個多月時間,修好之後,三絕師太就住了進去。小人聽說她入住時候只有一個人,此後那道觀常年大門緊閉,而且那裡也偏僻得很,小人也就沒有太多打聽。小人還以爲她一直是孤身一人。”

秦逍心想連道觀原來的主人對裡面的事情都是知之甚少,看來洛月觀還真是與世隔絕。

本想着從華家口裡打聽一下洛月道姑的來歷,卻也沒能如願,不過現在倒是知道,那老道姑道號三絕,這道號倒是有些奇怪,也不知道她到底有哪三絕。

華寬左右看了看,見得無人,從袖子裡取了幾張東西,上前來呈送到秦逍面前:“大人,救命之恩,無以爲報,這是抄家之前,小人偷藏起來的幾張匯票,任何一處寶丰隆錢莊都能夠取出來,還請大人收下這點心意。”

“華先生客氣了。”秦逍推回去道:“我只是做了該做的事情,萬不可如此。還有,大理寺的費大人正帶着一些官吏清點你們被抄沒的財物,你儘快列出一個單子,送到費大人那邊,回頭整理財物的時候,該是你的,都會送還回去。雖然不能保證所有東西都能如數奉還,但總不至於一無所有。”

華寬更是感激,又要跪下,秦逍伸手攔住,搖頭道:“華先生千萬不要如此。讓百姓安居樂業,是朝廷官員應盡之責,你們都是大唐子民,保護你們,理所當然。”

“如果當官的都是大人這樣,我大唐又如何不能興盛?”華寬眼圈泛紅。

“對了,華先生,還有點生意上的事情想和你請教,你先請坐。”秦逍請了華寬坐下,才輕聲問道:“華家在杭州應該是大戶,生意做得不小吧?”

“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華寬恭敬道:“華家主要經營藥材生意,在江南三州,論起藥材生意,華家不輸於任何人。”

秦逍微笑點頭,想了一下,這才問道:“江南可有人做馬匹生意?”

“大人說的是......戰馬還是私馬?”華寬輕聲問道。

秦逍道:“戰馬如何,私馬又如何?”

“朝廷的馬匹的管制極爲嚴格。”華寬解釋道:“開國太祖皇帝征伐天下,血戰山河,雖然問鼎天下,不過也因爲慘烈的戰事而導致大批戰馬的損失,大唐立國之時,戰馬稀缺無比,爲此太祖皇帝下詔,鼓勵民間蓄養馬匹,只要養馬,不但可以得到朝廷的扶持,而且可以直接高價賣給朝廷,所以立國之初,豢養馬匹一度熱火朝天。”

秦逍疑惑道:“那爲何我大唐戰馬依舊如此稀缺?”

“敗也敗在養馬令上。”華寬嘆道:“朝廷以高價買馬,民間養馬的越來越多,可是真正懂得養馬的人卻是鳳毛麟角,許多人將養馬當成養豬,關在圈子裡,成日裡喂料。大人也知道,越是想要養出好馬,對馬料的挑選越是嚴格,可是民間養馬,馬匹吃的馬料和養豬的飼料相差無幾。這倒也不是百姓不願意拿出好料,一來是民間百姓根本拿不出那麼多銀錢置備好料,二來也是因爲真正上好的馬料也不多。就譬如北方圖蓀人,他們的馬匹吃的都是草原上的野料,那樣的馬料才能養出好馬,大唐又哪裡能得到那樣天然的馬料?”

秦逍微微頷首,華寬繼續道:“朝廷每年要花多筆銀子在馬匹上,可是官買的馬匹真正達到戰馬條件的那是百裡挑一。而且因爲中間有利可圖,許多官員壓低百姓的馬價,中飽私囊,說起來是百姓高價賣馬,但真正落到他們手裡的卻所剩無幾,反倒是養肥了許多貪官污吏。如此一來,養馬的人也就逐年減少,朝廷難堪重負,對收購的馬匹要求也越來越嚴格,到最後養馬的人已經是寥寥無幾。最要緊的是,因爲民間大批養馬,出現了衆多馬販子,有些馬販子生意做的極大,從民間購馬,手頭甚至能收集上千匹馬,而這些馬匹後來成了叛亂之源,許多盜匪擁有大批馬匹,來去如風,劫掠民財,肆無忌憚。”

秦逍也不禁搖頭,尋思朝廷的初衷是希望大唐帝國擁有強大的騎兵軍團,可真要實施起來,卻變了味兒。

“所以後來朝廷禁止民間養馬,只是在各地設立馬場,由官府豢養馬匹。”華寬見秦逍對此事很感興趣,更是詳細解釋道:“每年花在馬場的銀子不計其數,但真正產出來的良馬少之又少,直到後來有了西陵馬場,關內的馬場縮減許多,產出來的良馬繳納到兵部,那些達不到條件的普通馬匹,就在民間流通,這些就是私馬,不過從馬場出來的馬一匹馬,都有記錄,做馬匹生意的也都是背靠官府的馬商。”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秦逍笑道:“華先生這樣一說,我便明白不少。”頓了頓,才道:“不過在咱們大唐境內,也有不少北方草原馬流通,據我所知,圖蓀人禁止他們的馬匹進入大唐,爲何還有馬匹流入進來?”

華寬笑道:“最早的時候,草原上的那些圖蓀人擔心他們的戰馬流入大唐後,大唐的騎兵會更加強盛,所以互相盟誓,不讓圖蓀馬賣到大唐。不過那時候我大唐威震四夷,我大唐許多貨物都被圖蓀人所喜歡,明面上圖蓀人不和咱們做馬匹貿易,但私下裡還是有不少部落依舊用馬匹和我們貿易貨物,但因爲有盟約在,不敢大張旗鼓,而且數量也有限。近些年聽聞圖蓀杜爾扈部日益強盛,吞併了許多部落,已經成爲了草原上最強大的部落,杜爾扈部再次召集草原各部,互相盟誓,禁止戰馬流入大唐,這一次卻不再像以前那樣只是面上盟誓,但凡有部落私下賣馬,一旦被知道,杜爾扈部便會帶着其他部落攻打,所以近些年往大唐流入的草原馬越來越少。”

“也就是說,現在還有圖蓀人向咱們賣馬?”

“是。”華寬點頭道:“人爲財死,鳥爲食亡。草原馬如今十分昂貴,只要能將馬賣給咱們唐人,馬販子就能獲得豐厚的利潤,所以無論是在圖蓀那邊,還是在咱們大唐,都有不少馬販子在邊關一帶活動,秘密從事戰馬的貿易。大人不知是否瞭解圖蓀人?他們逐水草而居,手中最大的財富,就是牛羊馬匹,要獲得所需貨物,就需要用自己的牲畜貿易,這其中最值錢的就是馬匹了。草原各部盟誓之後,大部落倒也罷了,可是那些小部落如果無法與咱們進行馬匹貿易,生活便是每況愈下,特別是遇到災年,他們不得不私下與那些馬販子貿易。”頓了頓,低聲道:“杭州西門家就是做馬匹生意的,他們在邊關一帶派了不少人,暗中與圖蓀馬販聯絡,杭州營的許多戰馬,就是西門家從北方弄過來,買給了官府。”

“西門家?”

華寬道:“西門家的族長西門浩,方纔也在刺史府外來拜謝大人,不過人太多,大人沒注意。如果知道大人對馬匹貿易感興趣,方纔應該將他留下來,他對這門生意一清二楚。我們華家與西門家是世交,也是兒女親家,以前也與他偶爾聊起這些,所以略知一二。大人,你若想知道的更詳細,小人立刻去將他交過來。”

“這次西門家也被牽連?”

華寬點頭道:“西門家老少三十一口都被抓進囚牢,西門浩的父親前幾年已經過世,但老母尚在,只是這次在監牢裡,老人家一場大病,油盡燈枯,只差最後一口氣,本來是要死在牢裡。可是大人幫西門家洗刷了冤屈,老人家出獄回到家中之後,當夜就過世。西門浩覺着老人家能在自己家中過世,那是福氣,如果死在監牢裡,會是他一輩子的悲痛,所以對大人感恩不已。”

“如此說來,西門家現在正在辦喪事?”

華寬點頭道:“老人家是前天出獄,昨日設了靈堂。本來西門浩在舉喪之期,不好出門,但知道我們要來拜謝大人,硬是脫了孝服,非要和咱們一起過來。現在回去,繼續操辦喪事,小人告辭之後,也要過去幫襯。”

秦逍站起身,道:“老人家過世,我應當前往祭拜,華先生,咱們立刻動身。”

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六章 賓至如歸第三六三章 明月聖女度蒼生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三章 御賜佛像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一百零六章 黑霸王第五九五章 禮儀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五八七章 沆瀣一氣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二七六章 月下虯髯第一三二章 坦誠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三十九章 梟首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三九三章 鬥法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二九七章 在人間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七零一章 一針見血第八二七章 天降橫財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三九三章 鬥法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六七五章 腰帶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六八零章 天怒人怨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四二七章 姽嫿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四三一章 調令第四八零章 星命鼎定第五十二章 黑色包裹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七四七章 赤足第三六五章 不堪一擊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八六六章 突變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八七一章 請喝茶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三八七章 蛇蠍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五零六章 借東風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五十三章 天降橫財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五三四章 無欲則剛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五七一章 癡情種子三當家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三九三章 鬥法第七零三章 人頭一百兩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二五四章 調虎離山第一九九章 做媒
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六章 賓至如歸第三六三章 明月聖女度蒼生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三章 御賜佛像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一百零六章 黑霸王第五九五章 禮儀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五八七章 沆瀣一氣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二七六章 月下虯髯第一三二章 坦誠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三十九章 梟首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三九三章 鬥法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二九七章 在人間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七零一章 一針見血第八二七章 天降橫財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三九三章 鬥法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六七五章 腰帶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六八零章 天怒人怨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四二七章 姽嫿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四三一章 調令第四八零章 星命鼎定第五十二章 黑色包裹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七四七章 赤足第三六五章 不堪一擊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八六六章 突變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八七一章 請喝茶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三八七章 蛇蠍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五零六章 借東風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五十三章 天降橫財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五三四章 無欲則剛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五七一章 癡情種子三當家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三九三章 鬥法第七零三章 人頭一百兩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二五四章 調虎離山第一九九章 做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