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四章 登門

喬瑞昕雖然分派手下兵丁在城中搜找,甚至親自帶兵在城中搜捕,但也只是像無頭蒼蠅一樣在城中亂竄。

刺客是誰?來自何方?眼下在何處?

他一無所知。

但他卻不得不帶兵上街。

神策軍這次出兵江南,喬瑞昕作爲先鋒營的副將,跟隨夏侯寧身邊,心中其實很歡喜,知道這一次江南之行,不但會立下功勞,而且還會收穫滿滿,自己的口袋一定會裝滿金銀珠寶。

他是宦官出身,少了那玩意,最大的追求就只能是財物。

可是眼下的處境,卻完全出乎他的預料。

夏侯寧死了,升官發財的夢想破滅,自己甚至還要擔上護衛不力的大罪。

雖然神策軍自成一系,可是他也明白,如果國相因爲喪子之痛,非要追究自己的責任,宮裡不會有人護着自己,神策軍大將軍左玄機也不會因爲自己與夏侯家敵對。

他現在只能在街上游蕩,至少表明自己在侯爺死後,確實竭力在追拿刺客。

一匹快馬飛馳而來,喬瑞昕瞧見齊申下馬過來,不等齊申說話,已經問道:“秦逍見了林宏?”

“中郎將,卑將該死!”齊申跪倒在地:“林宏.....林宏已經被帶走了。”

喬瑞昕先是一怔,隨即顯出怒容:“是秦逍帶走的?”

“是。”齊申低頭道:“秦逍說侯爺遇刺,必是亂黨所爲,要追查刺客的身份,必須要撬開林宏的嘴。他說要將林宏帶回去用刑,酷刑審訊.....!”

“你就讓他將人帶走?”

“卑將帶人阻攔,告訴他沒有中郎將的吩咐,誰也不能帶走形犯。”齊申道:“可他說自己是大理寺的官員,有權提審形犯。他還說刺客逃脫,如今尚在城中,如果不能儘快審出刺客的身份,一旦刺客在城中繼續刺殺,責任由誰擔當?”擡頭看了喬瑞昕一眼,小心翼翼道:“秦逍鐵了心要帶走林宏,卑將又擔心如果真的抓不到刺客,他會將責任丟到中郎將的頭上,所以......!”

喬瑞昕恨不得一腳踹過去,雙手握拳,隨即鬆開手,嘆了口氣,心知夏侯寧既死,自己根本不可能是秦逍的對手。

自己手裡只有幾千兵馬,秦逍那邊同樣也有數千人,兵力不在自己之下,如果正面對決,喬瑞昕當然不怕秦逍,但杭州之事,卻不是擺開兵馬對面砍殺那般簡單。

秦逍如今得到了杭州上下官員的支持,而且因爲這幾日替杭州世家翻案,更是成爲杭州士紳們心中的活菩薩,夏侯寧活着的時候,也對秦逍利用國法與之爭鋒束手無策,就更不必提自己一個神策軍的中郎將。

夏侯寧活着的時候,在秦逍極有策略的攻勢下,就已經處於下風,如今夏侯寧死了,神策軍這邊更是一敗塗地。

“中郎將,咱們接下來該怎麼辦?”齊申見喬瑞昕神情凝重,小心翼翼問道。

“還能怎麼辦?”喬瑞昕沒好氣道:“按兵不動,飛鴿傳書,向大將軍稟報,等候大將軍的命令。”掃視身邊一羣人,沉聲道:“以後都給我老實點,秦逍那夥人的眼睛盯着咱們,別讓他找到把柄。”

雖然面對秦逍,神策軍這邊處於絕對的下風,但好歹神策軍如今還駐守在城中,喬瑞昕不知左玄機接下來會有怎樣的籌劃,但有一點他很肯定,眼下神策軍必須堅守在城中,一旦從城中退出,神策軍想要染指江南的計劃也就徹底落空。

所以大將軍左玄機下一步的命令抵達之前,絕不能被秦逍那夥人抓到把柄。

想到此後要在秦逍面前戰戰兢兢,喬瑞昕心中說不出的窩火。

喬瑞昕的心情,秦逍是沒有時間去理會。

將林宏從林宅帶出之後,他直接將林宏交到了宇文承朝那邊,做了一番安排之後,便直接先回刺史府。

林宏在手中,就保證寶丰隆不至於落到其他勢力的手裡,秦逍自始至終都沒有忘記徵募新軍的計劃,要徵募新軍的先決條件,就是有足夠的軍資,否則一切都只是空中樓閣。

朝廷的國庫肯定是指望不上。

國庫如今已經十分虛弱,再加上這次夏侯寧死在江南,死前與秦逍已經產生矛盾,國相當然不可能再爲了收復西陵而支持秦逍徵募新軍。

所以秦逍唯一的指望,就只能是江南世家。

公主的承諾雖然重要,但得不到江南世家的支持,公主的承諾也無法實現。

從神策軍手中搶過林宏,也就保證了江南一大筆的資產不至於落入其它勢力手中,只要江南世家存活下去,也就保障了徵募新軍的軍資來源。

秦逍如今在江南行事,進退的選擇非常清晰,只要有利於新軍的籌建,他必然會全力以赴,一旦有障礙阻攔,他也絕不會心慈手段。

回到刺史府的時候,已經過了午飯口,讓秦逍想不到的是,在刺史府門前,竟然聚集了一大批人,看到秦逍騎馬在刺史府門前停下,這羣人都是盯着秦逍看,這讓秦逍都懷疑自己的臉上是不是刻了字。

“您是.....大理寺的秦少卿?”距離秦逍不遠的一名男子小心翼翼問道。

秦逍見這羣人都是綢衣在身,依稀明白什麼,含笑道:“正是,不知......?”

話聲未落,那人已經顯出激動之色,回頭道:“是秦少卿,是秦少卿!”二話不說,已經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小人宋學忠,見過少卿大人,少卿大人活命之恩,宋家上下,永世不忘!”

其他人的眼前這年輕人便是秦逍,紛紛擁上前,嘩啦啦一片跪倒在地。

“都起來,都起來!”秦逍翻身下馬,將馬繮繩丟給身邊的兵士,上前扶住宋學忠:“你們這是做什麼?”

“少卿大人,我們都是之前蒙冤入獄的罪人,如果不是少卿大人明察秋毫,咱們這幫人的腦袋只怕都要沒了。”宋學忠感激道:“是少卿大人爲我們洗清冤屈,也是少卿大人救了我們這些人一家老幼,這份恩情,我們說什麼也要親自前來道謝。”

立刻有人道:“少卿大人的大恩大德,不是幾句謝字就成。”

一羣人都是感激不盡,秦逍扶起宋學忠,大聲道:“都起來說話,這裡是刺史府,大夥兒這樣,成何體統?”

衆人聞言,也覺得都跪在刺史府門前確實有些不對,遵照秦逍吩咐,都站起來,宋學忠回身道:“擡過來,擡過來.....!”

立時便有人擡着東西上來,卻是幾塊匾額,有寫着“明鏡高懸”,有寫着“明察秋毫”,還有一塊寫着“清正廉明”。

“大人,這是咱們獻給大人的匾額。”宋學忠道:“這幾個字,大人是當之無愧。”

“不敢當,不敢當。”秦逍擺手笑道:“本官是奉了聖人旨意前來江南巡案,也是奉了公主之命前來杭州審閱案卷。大唐以法立國,若是有人蒙受冤屈,本官爲之平反,那也是分內之事,實在當不得這幾塊匾額。”

一名年過五旬的男子上前一步,恭敬道:“少卿大人,你說的這分內之事,卻偏偏是許多人做不到的。小人今日前來,是代替華家上下二十七口人向你謝恩,家父本來也想親自前來道謝,只是這陣子在監牢弄得身體虛弱,今日無法前來,老爺子說了,等身體緩過來一些,便會親自前來......!”

秦逍盯着男子,打斷道:“你姓華?”

男子一愣,但馬上恭敬道:“小人華寬!”

秦逍昨夜前往洛月觀,得知洛月觀之前是華家的地皮,後來賣給了洛月道姑,本來還想着抽空讓人找來華家,問問洛月道姑的來歷,誰知道自己還沒派人去找,華家的人今日也來了。

他也不知道眼前這個華寬是不是就是賣出道觀的華家,不過一大羣人圍在刺史府門前,確實不大合適,拱手道:“諸位,本官今日還有公務在身,等到事了,再請諸位好好坐一坐。”向華寬道:“華先生,本官正好有些事情想向你瞭解,請入府一敘。”

華寬沒想到秦少卿對自己另眼相看,急忙拱手。

衆人也知道秦逍公務繁忙,不好多打擾,不過秦逍留下華寬,還是讓衆人有些意外,卻也不好多說什麼,當下紛紛向秦逍拱手告辭。

秦逍送走衆人,這才領着華寬進了府,到得偏廳落座之後,華寬見廳內並無其他人,倒有些緊張,秦逍笑道:“華先生,你不用緊張,其實就是有一樁小事想向你打聽一下。”

“大人請講!”

“你可知道洛月觀?”

“洛月觀?”華寬似乎一時想不起來,微一沉吟,終於道:“知道知道,大人說的是北城的那處道觀?其實也沒什麼洛月觀,這洛月觀是那附近的人隨意稱呼,那裡曾經倒也是一處道觀。聖人登基之後,崇尚道家,天下道觀興起,杭州也修了不少道觀,家父也捐修了一處道觀,有幾名外來道士入住道觀之中。不過那幾名道士沒什麼本事,甚至有人說他們是假道士,經常偷偷吃肉喝酒,這樣的流言傳出去,自然也不會有人往道觀供奉香火,後來有一名道士病死在裡面,剩下幾名道士也跑了,從那以後,就有流言說那道觀鬧鬼.....!”搖了搖頭,苦笑道:“這不過是有人胡亂編造,哪裡真會鬧鬼,但這樣一來,那道觀也就愈加荒廢,根本無人敢靠近,我們想要將那塊地皮賣了,價格一降再降,卻無人問津,直到洛月道姑買了去。”

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十六章 生辰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四一七章 偵辦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七十章 誘餌第八三二章 自找苦吃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二四九章 還陽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一一二章 糧隊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六五二章 公主的鄉下日子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七三七章 門徒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二二八章 攻山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五三八章 事緩則圓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六三一章 龍游淺水第三八五章 它還在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十七章 打草驚蛇第六六六章 死裡逃生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二七三章 非常手段第一五三章 價值連城第一三四章 送禮第五二九章 武川澹臺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二五三章 重劍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六九五章 最強水軍第三十六章 失火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四三四章 真正的棋手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七五零章 國有國法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一四二章 內奸第一一六章 除哨第一四九章 自由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八十一章 誘敵深入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六一七章 如月朦朧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八三九章 背後盤算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三六五章 不堪一擊第二一八章 繳械第六五八章 孤城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二二九章 永遠的敵人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二三一章 盜墓
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十六章 生辰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四一七章 偵辦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七十章 誘餌第八三二章 自找苦吃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二四九章 還陽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一一二章 糧隊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六五二章 公主的鄉下日子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七三七章 門徒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二二八章 攻山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五三八章 事緩則圓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六三一章 龍游淺水第三八五章 它還在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十七章 打草驚蛇第六六六章 死裡逃生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二七三章 非常手段第一五三章 價值連城第一三四章 送禮第五二九章 武川澹臺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二五三章 重劍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六九五章 最強水軍第三十六章 失火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四三四章 真正的棋手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七五零章 國有國法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一四二章 內奸第一一六章 除哨第一四九章 自由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八十一章 誘敵深入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六一七章 如月朦朧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八三九章 背後盤算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三六五章 不堪一擊第二一八章 繳械第六五八章 孤城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二二九章 永遠的敵人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二三一章 盜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