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二章 本錢

林氏雖然是杭州第一大世家,但一直都是很低調,寶丰隆名滿天下,但大部分人甚至不知道寶丰隆幕後的東家是林氏,至於麝月是寶丰隆真正的主人,知道的人自然更是鳳毛麟角。

林宅雖然也算豪闊,卻並不是杭州最大的宅邸,在杭州衆多豪闊宅邸中,並不算很起眼。

秦逍來到林宅的時候,已經是黎明時分。

整座林宅周圍,都有神策軍的官兵看守,宅子的正院和西院關押着不少囚犯,不過這些囚犯大都是原本就關押在杭州大獄的罪犯,世家族人卻都沒有被關押在此。

東院更是重兵把守,院子內外都有人,而林宏便是被關押在東院之內。

夏侯寧被刺的消息,暫時自然不可能對外四處宣揚,所以這邊的神策軍官兵對夏侯寧之死一無所知,依然是嚴加看守。

秦逍知道自己如果直接進宅找尋林宏,看守未必會放自己進去,他也不想節外生枝,先是找到了喬瑞昕,要喬瑞昕派人跟隨自己前來,如此便可暢通無阻。

喬瑞昕雖然猶豫,但秦逍聲稱是要從林宏身上審訊刺客的線索,而且大理寺官員也有權審訊,喬瑞昕無奈,只能派了朗將齊申隨同秦逍前來。

有齊申隨同,進入林宅自然是十分輕鬆。

到得東院,天已經微微亮,這院子雖然不大,卻依然有兵士來回巡邏,亦可見夏侯寧對林宏足夠重視。

推門而入,屋內卻十分昏暗,桌上甚至點着一盞油燈,屋角處,一名身着便服的男子跪坐在地,在他面前牆壁上,掛着一幅觀音圖,秦逍進門之時,男子卻渾如沒聽見,並沒有起身回頭。

秦逍順手關上門,走到那人身後,卻看到男子手上掛着念珠,一邊轉動念珠,一邊喃喃有詞。

“你是林宏?”秦逍走到邊上一張椅子坐下,開門見山問道。

男子停下手中念珠,這才扭頭看過來,見到秦逍,微有一絲詫異,但詫異之色瞬間即逝,一臉平靜,問道:“不知是哪位大人?”

秦逍見林宏四十五六歲年紀,身材頗爲清瘦,樣貌甚至十分儒雅。

“大理寺少卿秦逍!”

“你是.....秦大人?”林宏更是詫異,禁不住上下打量了秦逍幾眼。

秦逍反問道:“你認識我?”

“小人不敢高攀。”林宏放下手中念珠,緩緩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向秦逍躬身一禮,這才道:“小人聽聞過大人的名聲。”

秦逍知道自己在京都所爲早就傳出去,林家耳目靈通,林宏知道自己的事情並不奇怪。

秦逍想了一下,才擡手示意林宏坐下說話。

林宏又是一禮,倒也不卑不亢,在對面的椅子坐下,也不再率先說話。

“看來侯爺對你還不錯。”秦逍環顧一圈:“這裡比囚牢要舒適得多。”

林宏淡然一笑,道:“大人大駕光臨,不知有何貴幹?”

“聽聞你精明過人,寶丰隆是你一手打造出來。”秦逍凝視林宏:“我倒想讓你猜猜,我此行前來的目的是什麼?”

林宏雲淡風輕道:“小人已經沒有賣弄精明的必要。階下之囚,能爲大人做的不多,大人有什麼吩咐,但說無妨。”

“看來這些時日確實讓你的意志變得消沉起來。”秦逍嘆道:“大理寺的官員出現,我以爲你會想到是要審查你們林家的案子,有大理寺插手,林家如果蒙冤,未必沒有洗刷的機會。你卻並不在意,我是否可以認爲,你對林家謀逆之罪無話可說,已經承認?”

林宏反問道:“小人不承認有用處?宅子四周,全都是侯爺的部下,大人能夠進來,沒有侯爺的准許自然是做不到。”頓了頓,神色平靜道:“侯爺已經認定林家謀反,這已經是鐵案,誰也翻不了。侯爺允許大人進宅子,自然不是想看到大人翻案,所以小人又何必自作多情,覺得有機會爲林家洗清冤屈?”

秦逍含笑道:“不愧是寶丰隆的東家,果然是精明過人。”

“不過小人對大人的來意倒也很奇怪。”雖然是階下之囚,生死掌握在別人的手中,但林宏不愧是世家子弟出身,儀表端正,儒雅斯文,語氣也是波瀾不驚:“大人不會前來重審此案,應該也不會帶小人去刑場,那麼大人此行的目的,小人還真是猜不透。”

“爲何覺得我不會帶你去刑場?”

林宏淡然一笑,並不說話。

“蘇州錢家叛亂,此事你自然是知道的。”秦逍神情冷峻起來:“如果有人說錢家叛亂,江南七姓另外幾大家族都沒有牽涉其中,你相不相信?”

林宏搖頭道:“不相信。”

“如此說來,林家確實牽涉其中?”秦逍盯着林宏眼睛道。

林宏微一沉吟,才道:“據我所知,錢家叛亂之後,秦大人似乎和公主一起從蘇州城逃脫,堅守沭寧城。大人如今身在杭州,是否表明錢家之亂已經被平定?”

“看來你們之間確實有聯繫。”秦逍嘆道。

林宏也看着秦逍道:“秦大人這次來杭州,難道是奉了公主之命?”

“你覺得公主差我來杭州是爲了什麼?”

“小人不知。”

秦逍似乎要看穿林宏的心思,緊盯他雙目,但秦逍也不得不承認,林宏的涵養功夫實在不是一般人能夠相比,整個人鎮定如山,眼神也是平靜異常,從他的面上,很難看出他現在的心情。

秦逍沉默片刻,終於問道:“如果錢家得逞,在蘇州真的挾持公主,甚至以公主爲旗號反唐,你們林家是否也會舉旗響應?”

他本以爲林宏肯定會迴避這樣的問題,但林宏的回答卻讓秦逍很是意外。

“江南世家的根在公主那邊,公主如果反唐,江南世家會義無反顧跟隨。”林宏淡定自若,很平靜地陳述道:“不但是林家,江南至少有七成的世家都會追隨,江南七姓當然是首當其衝。”

秦逍笑道:“看來你真的已經不在意自己的生死。”

“小人是否在意,也沒有任何意義。”林宏微笑道:“最多三年,就是小人人頭落地的時候,小人的生死已經註定了。”頓了頓,才繼續道:“不過大人剛纔說的話,有些錯誤。江南世家追隨公主,不是反唐,而是反夏侯,沒有誰會去反唐。”

秦逍點點頭,問道:“你說的三年時間,是不是說這三年之內,夏侯家會讓人從你的手中慢慢接掌寶丰隆?”

“接管錢莊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運作匯通天下的天下第一錢莊。”林宏平靜道:“夏侯家想要在大唐遍佈錢莊並不難,困難的是如果讓着數百處錢莊可以有條不紊地運轉。”微擡頭,不無自傲道:“除了林家,當世恐怕還沒有任何一個家族可以做到。”

秦逍笑道:“你是否太過自信?你們林家能做到的事情,夏侯家難道做不到?”

“大人可知道林家爲了匯通天下四個字,準備了多少年?”林宏身板挺直,嘴角帶着一絲輕笑:“從林家祖上生出匯通天下的念頭至今,已經過了百年。這百年來,林家一直在爲匯通天下做準備,每一代都會專門培養一名打理錢莊事務的人,以做好真有一天能達成心願的準備。寶丰隆的運作,是林家百年積攢下來的經驗,這樣的生意,與茶馬絲鹽完全不同。如果真的可以隨時讓人替代,小人又如何能活到現在?”

秦逍含笑道:“所以你知道自己爲什麼活着。”

“人盡皆知。”林宏淡淡道:“殺一個林宏,不過是地上多滾出一個腦袋,可是留下林宏,卻能夠財源廣進,大人覺得安興候捨得殺我?夏侯家想要從公主手中奪走江南,歸根結底,只是爲了那幾兩銀子,而那幾兩銀子中,最大的一筆來源,就是寶丰隆,安興候對此一清二楚,又如何肯殺我?”脣角泛起一絲怪笑:“他反倒擔心我會突然暴斃,所以留下了林家不少家眷,以此來挾持.....!”嘆了口氣,喃喃道:“真要是利益相關,誰又在乎體面,什麼樣無恥的手段都能夠使出來。”

“你和我說這些是爲了什麼?”

“也許還有求生的慾望吧。”林宏淺淺一笑:“大人來得很突然,也很奇怪,小人不知道緣故。不過小人希望大人能夠明白小人的價值所在,也許大人突然覺得小人並非一無所用,甚至生出幫幫林家的心思,那豈不是給林家謀了一條生路?無論有沒有這個可能,試一試總比什麼都不做要好。”起身過去,倒了一杯茶,雙手送到秦逍面前,等秦逍接過,林宏才重新坐下,依然是淡然笑道:“小人是生意人,生意人談判的時候,總是讓對方知道自己擁有雄厚的實力。小人如今只是階下之囚,唯一能夠拿出來的本錢,也就是運作寶丰隆的手段,不管大人今日前來有什麼需求,小人將自己唯一可以談判的本錢亮出來,應該沒什麼錯。”

秦逍凝視林宏片刻,終於道:“你的生死,現在應該是掌握在我的手中,所以我很想知道,你覺得我有什麼理由讓你活下去?你唯一的本錢,又能給我帶來什麼好處?”

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九十七章 鎮虎石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五四四章 黑袍下的盔甲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七十七章 赤果第一三一章 商貿行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六十章 夜行第三一二章 助人爲樂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五六七章 少監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五四二章 賢內助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六一零章 夜梟第八四二章 陷阱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二六三章 滅頂之災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七二五章 奪命槍第七四零章 天地書院第一七五章 年少有爲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八六二章 銅皮鐵骨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七九五章 同生共死第七二五章 奪命槍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六六二章 少年不等閒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一九六章 鬼谷第八十一章 誘敵深入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三四零章 謀反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二八五章 雞肋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八三七章 大局爲重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六十四章 事了拂衣去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四九二章 月光下第四九三章 走投無路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二二六章 無法掌握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七十章 誘餌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一百零六章 黑霸王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六十章 夜行第一七六章 暗夜殺聲第六肆八章 六陌第六九二 遊說第八二五章 隱患
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九十七章 鎮虎石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五四四章 黑袍下的盔甲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七十七章 赤果第一三一章 商貿行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六十章 夜行第三一二章 助人爲樂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五六七章 少監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五四二章 賢內助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六一零章 夜梟第八四二章 陷阱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二六三章 滅頂之災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七二五章 奪命槍第七四零章 天地書院第一七五章 年少有爲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八六二章 銅皮鐵骨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七九五章 同生共死第七二五章 奪命槍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六六二章 少年不等閒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一九六章 鬼谷第八十一章 誘敵深入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三四零章 謀反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二八五章 雞肋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八三七章 大局爲重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六十四章 事了拂衣去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四九二章 月光下第四九三章 走投無路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二二六章 無法掌握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七十章 誘餌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一百零六章 黑霸王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六十章 夜行第一七六章 暗夜殺聲第六肆八章 六陌第六九二 遊說第八二五章 隱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