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一章 珍寶

秦逍點頭道:“這是理所當然,大人可以安排人立刻前往蘇州。”頓了頓,才道:“杭州這邊的天氣越來越炎熱,安興候的屍體如何安排,還要立刻決定。是派人將他立刻送返京都,還是暫且留在杭州,大人也要拿個主意。”

范陽焦頭爛額,苦笑道:“老夫這輩子也沒有遇到比這還棘手的事情,倉促之間,也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處置。秦少卿,你覺得安興候的屍體是否應該繼續留在杭州?”

“如果立刻對屍體做些防腐的處理,再安排人即刻送往京都,趕到京都的時候,屍體應該還不至於出現太大的變化。”秦逍道:“如果耽擱下去,屍體一旦腐壞,到時候再送到京都,國相看到自己愛子模樣,定然是又悲又怒,也不知道會幹出什麼來。”

范陽微微頷首,道:“如此看來,屍首越早送去京都越好,只不過.....!”猶豫一下,才輕聲道:“只是將屍首送回去,國相看到屍首後,很可能會控制不住憤怒,甚至因此做出過火的決定。”

“大人的意思是?”

“總要和屍首一道送些東西回去。”范陽輕嘆道:“讓國相略略消消火氣,讓他發泄過後能夠冷靜一些。”見秦逍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只能說的更明白:“安興候死了,國相肯定是要殺人的。無論刺客是誰,老夫和秦少卿都會牽連其中,而且杭州世家也必然會成爲國相的目標。先前安興候在杭州大開殺戒,雖然有國相在背後撐腰,但畢竟還要找冠冕堂皇的理由,而且少卿也可以利用國法阻攔安興候的濫殺無辜。”神色變得冷峻起來:“但是國相如果要爲自己的亡子報仇,就不會有什麼顧忌了,而且也絕不會有人能攔得住。”

“大人的意思是要連着屍首送些人頭去京都?”

“酒樓裡的這些人,肯定都是要送去的。”范陽輕聲道:“安興候在酒樓遇刺,刺客是混在夥計之中,所以三合樓這些人無論有沒有捲入其中,都要送到京都。”

秦逍神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他其實相信酒樓這些人與刺客並沒有什麼干係,不過事發之地既然在三合樓,酒樓裡的人就不可能安然無恙。

“但這些小角色也無法熄滅國相的怒火。”范陽低聲道:“據老夫所知,林家雖然被殺了不少人,但還剩下林宏。林家是杭州第一世家,如果將林宏連同安興候的屍首一起送回京都,見血過後,國相可能會冷靜一些。”

秦逍想了一下,才問道:“大人,這林宏現在何處?”

“神策軍將林家抄沒之後,林宏就被囚禁起來。”范陽冷笑一聲,道:“安興候可是捨不得殺他。”

秦逍自然想到了林家名下的寶丰隆。

“林家的生意涉獵很多,不過最大的就是寶丰隆錢莊。”范陽道:“寶丰隆匯通天下,遍佈大唐各州,而寶丰隆一直都是由林宏一手經營,說句並不誇張的話,大唐半隻錢袋子就是握在林宏的手中。”

秦逍輕聲道:“安興候不敢殺林宏,自然就是想利用林宏控制寶丰隆?”

“對。”范陽道:“大唐各州錢莊的掌櫃,都是林宏一手提拔,一兩百處錢莊,都是以林宏爲東家。運作這麼多錢莊,有條不紊,當世恐怕也只有林宏能夠做到。”擡手撫須道:“憑心而論,林家人才不少,但出類拔萃的便是這林宏,寶丰隆從籌劃開始,林宏就一直參與其中,得到宮裡的支持,開始經營後,也是林宏一手打理。林宏只要活着,寶丰隆就垮不了,可是他若死了,寶丰隆立時就會崩塌。”

“如此說來,就算朝廷從戶部調人過來接手,也是難以掌握?”

范陽淡淡笑道:“大唐天下,能做到匯通天下這四個字的,只有寶丰隆,在此之前,可沒有一家達成這個目的。戶部那些官員打理賦稅賬目自然沒話說,可是讓他們涉足寶丰隆這麼大的錢莊生意,肯定是沒有任何經驗。如果找一個精明過人之輩,由林宏親自執教,花上幾年時間,或許能夠接下這麼大的盤子,否則誰也沒有這個實力。”

秦逍嘆道:“林宏的生死既然關乎到寶丰隆的興衰,如果他真的被送到京都,甚至被國相一刀砍了,寶丰隆豈不是也跟着土崩瓦解?”

“是這個道理。”范陽嘆道:“可是國相喪子,悲怒之下,又豈會在乎什麼寶丰隆?”搖了搖頭,不無遺憾道:“林宏進京,必死無疑,可惜這寶丰隆......!”

“大人爲何一定要將林宏送去京都?”秦逍皺眉道。

范陽一怔,道:“並非老夫想,這也是迫不得已。老夫說過,盛怒之下,國相很可能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安興候被殺,聖人也定然悲傷,因此緣故,就可能放縱國相爲所欲爲。如果不送些人過去讓讓國相消消氣,杭州會有更多人要迎來滅頂之災。”

“恕下官直言,大人想法是好的,但結果可能是錯的。”秦逍肅然道:“喪子之痛,絕不可能因爲送去幾個人,國相就會罷休。安興候這一死,國相接下來一定有大動作,無論送去多少人,他該做什麼,還會做什麼。我們要做的,不是送人頭去讓他消氣,而是想出應對之法,如果他真要藉此事在江南興風作浪,我們應該如何應對?”

范陽皺眉道:“秦少卿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很簡單,安興候在杭州殺人要找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國相同樣也要如此。”秦逍冷笑道:“他就算震怒,想要殺人爲他兒子報仇,也要確定安興候之死與誰有關。沒有證據,他在杭州就不能濫殺無辜,他如果瘋了,不問青紅皁白便要殺人,那將置國法於何地?聖人英明睿智,難道任由他踐踏國法?莫忘記,這天下萬民都是聖人的子民,聖人要得到天下子民的膜拜,就必須以法治國,如果爲了滿足國相一時之憤,任由他發瘋,天下人恐怕都不會答應。”

范陽神情凝重,輕嘆道:“話是這樣說,可是.....!”

“大人,即使國相要濫殺無辜,咱們也不能爲了滿足他,主動送去人頭。”秦逍淡淡道:“他要有本事,派人來杭州殺,下官就坐在杭州,等他的刀子落下來。”

范陽看着秦逍,心想年輕人不知事情的嚴重,不過卻也讚賞秦逍的勇氣。

“林宏在什麼地方?”秦逍問道:“大人能否派人調查一下,我想去見見他。”

“見他?”

“既然安興候將林家認定爲亂黨,那麼如果安興候是亂黨派人所殺,從林宏口中未必不能得到線索。”秦逍平靜道:“下官去詳細審訊一番,如果真的能審出林家確實與亂黨有牽扯,而林宏也與王母會有牽連,到時候再以亂黨的罪名將他送去京都,如此便是有理有據,不至於濫殺無辜。大人知道,這些時日下官一直以大理寺的名義審覈之前的案子,但到目前爲止,杭州三大世家的案子還沒有詳細審查,如今安興候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刺客的身份卻無法確認,正好重新審理三大世家的案件,看看從這三家的案子之中能否追查刺客的身份。”

范陽猶豫了一下,點頭道:“這倒也是個法子。林宏的下落,不用調查。林家宅子被抄後,安興候將其當作了臨時的監牢,林宏目下就是被囚禁在林宅之中。”

秦逍道:“那下官現在就去林宅見見林宏。”

安興候被殺,刺客逃離,毫無線索,范陽知道要向朝廷交差,必須要將刺客的身份追查出來,可當下卻無計可施,秦逍建議從林宏下手,這也是當下唯一的辦法,點頭道:“也只能如此了。”頓了頓,低聲道:“秦少卿,先前你和費大人已經爲許多世家翻案,他們自然是心中感激,審訊林宏,如果杭州世家真的與叛黨有牽扯,還是不要讓林宏牽扯到太多人。他如果走投無路,未必不會胡亂撕咬,讓更多的人給林家墊背,真要如此,先前被你翻案的不少家族可能會再次被捲入進去,這對你和公主的聲譽大爲損傷......,少卿可明白老夫的意思?”

秦逍點點頭,自己給人平反,然後又因爲林宏再將那些已經從牢籠裡出來的人重新捲進去,如此反覆無常,江南世家對公主和自己的感激之心必然是蕩然無存,甚至會因此對自己的恨意比對安興候的更深。

范陽自然猜不到,秦逍堅持不讓林宏進京,甚至要連夜去見林宏,主要目的當然不是爲了追查刺客。

追查刺客當然也會去做,但秦逍沒有忘記,自己此行杭州的一個主要目的,是要搶銀子,絕不能讓杭州世家的資財被其他勢力奪走,而寶丰隆錢莊,那是無論如何也要抓在手中的。

要得到寶丰隆,就必須保證林宏活着,而且還必須將林宏牢牢握在手中,因爲如今的林宏,其實就是一顆價值連城的珍寶。

杭州現在的局面確實有些亂,但秦逍卻不會因爲局面的混亂讓自己的頭腦也跟着混亂,反倒是要趁着亂局,將自己應該拿到手的東西一定要搶到手。

---------------------------------------------------------------

ps:這兩天家裡有點急事,所以一直在處理。告一段落,今日恢復正常更新,第一更先送上,繼續碼第二章,感謝大家的體諒!

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四十八章 一反常態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二七四章 將令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六三零章 恩斷義絕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四四九章 粗中有細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二一八章 繳械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二五六章 只等今朝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七六八章 殺意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八五三章 自作聰明第六三四章 烏合之衆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三十二章 同牀第七四六章 割草第七十六章 水簾洞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五四二章 賢內助第六一零章 夜梟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二四九章 還陽第六七五章 腰帶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五四五章 恨嫁第四二四章 樓上下來個容姑姑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五九五章 禮儀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五七八章 靈巖山第三三五章 風雨將至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七三七章 門徒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一九九章 做媒第一一七章 擒賊擒王第五二五章 獄中人質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一五三章 價值連城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三三七章 兵變第一四四章 敵蹤第五四四章 黑袍下的盔甲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五一五章 上酒上架感言!第六二六章 羣寇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八十三章 承朝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三六肆章 王母會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三一五章 師姑的夢中情人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六一三章 損兵折將
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四十八章 一反常態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二七四章 將令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六三零章 恩斷義絕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四四九章 粗中有細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二一八章 繳械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二五六章 只等今朝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七六八章 殺意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八五三章 自作聰明第六三四章 烏合之衆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三十二章 同牀第七四六章 割草第七十六章 水簾洞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五四二章 賢內助第六一零章 夜梟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二四九章 還陽第六七五章 腰帶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五四五章 恨嫁第四二四章 樓上下來個容姑姑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五九五章 禮儀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五七八章 靈巖山第三三五章 風雨將至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七三七章 門徒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一九九章 做媒第一一七章 擒賊擒王第五二五章 獄中人質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一五三章 價值連城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三三七章 兵變第一四四章 敵蹤第五四四章 黑袍下的盔甲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五一五章 上酒上架感言!第六二六章 羣寇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八十三章 承朝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三六肆章 王母會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三一五章 師姑的夢中情人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六一三章 損兵折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