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

美貌道姑理也不理,老道姑卻已經冷冰冰道:“我們要救人,你先出去等候。”

秦逍只能向兩人一拱手,退了出去,剛出門,那老道姑已經跟在後面將屋門關上。

秦逍知道有些高人出手,不希望別人看到自己的手段,想必這兩位也是如此。

月色幽幽,秦逍腦中卻還是浮現美貌道姑那絕世容貌,心下倒是很有些奇怪,暗想如此絕色佳人,怎會遠離紅塵出家修道?

這時候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那美貌道姑的樣貌和身段確實是驚爲天人,但卻似乎根本看不出她到底有多大年紀,方纔初看第一眼的時候,似乎只是二十出頭的姑娘,水靈嬌嫩,可是等她走向竹牀的時候,渾身上下卻充滿了成熟的韻味,倒像是個三十歲上下的美婦人,在她身上,似乎有少女的清純,卻又洋溢着少婦的韻味,竟讓人根本無法斷定她到底多大歲數。

屋裡燈火閃動,秦逍這才四下裡看了一眼,發現院子裡竟然種着許多的花草,月光之下,芬芳味道彌散在四周。

他輕步走過去,發現靠着牆壁一圈,都是值有草木,但說來也怪,這其中大部分的草木自己竟然是前所未見,湊進去聞一聞,許多草木香味也是第一次聞到。

他百無聊懶,在院子裡等了好一陣子,才聽到“嘎吱”一聲,屋門打開,急忙迎上去,見到老道姑從屋裡走出來,拱手道:“仙姑,不知......?”還沒問出來,老道姑已經冷冰冰道:“他傷的很重,留他在這裡,三天之後你再過來。”

“啊?”秦逍一愣。

老道姑道:“你若想帶他走,現在就可以進去領走,若想讓他活下去,三天之後再來看結果。那時候他若還活着,那就能活。”

秦逍猶豫了一下,終是拱手道:“那就請仙姑多多照顧。”

老道姑卻不多言,徑直在前領路,直將秦逍帶到正門前,打開了門,雖然沒說話,但意思分明是讓秦逍離開,秦逍猶豫一下,還是問道:“不需要人在這邊照顧?”

老道姑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秦逍,秦逍無奈,只能拱手出了門,根本不讓他有說話的機會,老道姑就已經迅速關上了門。

秦逍心中還是有些忐忑,陳曦是紫衣監的官員,身上重傷,將他一人丟在這裡,實在不知道合不合適,不過洛月道姑既然收留,那就說明對方確實是出手相救,如果堅持要留人在這裡,惹惱了對方,反倒不妥。

月色之下,道觀一片死寂。

秦逍只能先過去與其他人會合,猶豫了一下,還是叫過兩個人,吩咐道:“你們兩個在這附近找個地方盯着,若是這道觀有人進出,立刻回衙門稟報。記着,千萬不要去驚擾裡面的人,也不要讓她們發現你們在這裡。”

兩人拱手稱是。

秦逍上了馬車,將那姓候的郎中也叫上車,吩咐回三合樓。

“候先生,這洛月觀裡有幾個人,你可知曉?”秦逍問道:“先前開門的可是洛月道姑?”

候郎中一愣,反問道:“大人,開門的難道不是洛月道姑?”

“難道是?”

候郎中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腦門子,道:“小人只知道洛月道姑住在裡面,到底有幾個人,還真是不清楚。不過之前聽人說,這附近一家五口中毒,登門救人的是個老道姑,年紀和剛纔開門的老道姑差不多。”

“這樣說來,那老道姑纔是洛月道姑?”秦逍自己也有些迷糊。

那年輕道姑顯然身份比老道姑要高,老道姑在年輕道姑身邊顯得十分恭敬,地位高低一眼就能看出來,既然這裡被稱爲洛月觀,那主人自然是洛月道姑,如此推論,年輕道姑應該是主人。

不過自己方纔詢問之時,那年輕道姑也沒說話,到底誰是洛月道姑,還真讓人糊塗。

候郎中搖頭道:“小人只聽說這裡被洛月道姑七八年前從華家將荒蕪的道觀買去,自那以後就住了下來,道觀的主人自然就是洛月道姑。附近的人當時就從華家那邊打聽出新主人是洛月道姑,所以就將這裡喚作洛月觀。救那一家五口的時候,都說是洛月道姑登門,大家都以爲那就是洛月道姑了。大人,難道除了老道姑,裡面還有其他人?”

秦逍心想看來那年輕道姑住在裡面,知道的人竟然極少,連候郎中對此也不清楚。

不過細細一想,也不是沒有道理。

如果大家都覺得只是一個老道姑住在裡面,而且這裡風水不好,地處偏僻,也不會有人關注這邊,但如果被人知道里面還住着一個傾國傾城的美貌道姑,那很可能就會出大問題。

畢竟杭州城內的雞鳴狗盜之徒也不在少數,如果都知道道觀裡有個美貌道姑,說不定就會有人心生歹念。

既然外面都只以爲裡面住着老道姑,秦逍自然也不會透露還有個年輕貌美的道姑在裡面,只是笑道:“我只是覺得這裡面有不少房間,只住着一名道姑,實在是有些冷清怕人。”

“出家人修道,不怕鬼神。”候郎中道:“大人,這洛月道姑既然敢收留那位受傷的大人,自然是有把握,否則也不會留下。杭州城內,除了這位道姑,也沒有其他人能起死回生了。”

秦逍點點頭,問道:“你對這洛月道姑其他的事情還知道多少?”

“她很少與人打交道,附近的人只知道里面住着洛月老道姑,到底有沒有其他人,這鄰近的居民都不清楚,裡面的人幾乎不與外面的人打交道。”候郎中小心翼翼道。

“那她從何而來,你自然也不知道?”

候郎中搖搖頭,但馬上道:“大人如果想知道她的來歷,應該也不難。這道觀是洛月道姑從華家買過去,華家對她的情況應該瞭解不少。小人可以去華家,讓他們去見大人,向大人詳細稟明。”

洛月道姑出手相助,秦逍心中自然頗爲感激,但卻並沒有疏忽大意。

蘇州王母會的餘波未息,秦逍並沒有忘記,蘇州太玄觀就是王母會的一個據點,裡面的道士也都是王母會的人。

方纔進入洛月觀,無論是老道姑還是年輕貌美的道姑,給人的感覺都是十分詭異神秘。

候郎中也說過,裡面的人與外界幾乎沒有接觸,這就不得不讓秦逍心中起疑心。

王母會自然不只是潛伏在蘇州,他相信在杭州城內,也必然有王母會的信徒潛藏其中。

太玄觀的黃陽老道就很通曉醫術,而且利用義診收買人心,如今這奇怪的洛月觀內,洛月道姑也是醫術了得,這就讓秦逍不得不將洛月觀與太玄觀聯繫在一起。

他方纔不放心將陳曦留在此處,就是擔心洛月道姑也是王母信徒。

只是陳曦一隻腳踏進鬼門關,除了洛月道姑,已經沒有其他指望,這種情況下,也只能將他留在那裡。

他覺得很有必要將洛月道姑的底細查清楚,雖然內心深處極不希望那貌美的年輕道姑與王母會有什麼牽扯,但王母會隱藏很深,任何人都有可能是王母信徒。

“此事不要對外宣揚。”秦逍淡淡道:“既然洛月道姑不願意與外人接觸,我們也就沒必要去打擾。”

候郎中連忙稱是。

回到三合樓,夏侯寧的屍首已經被擡放在一張上好的木板上,而且蓋上了白布,范陽和費辛等官員則是分頭審訊酒樓的掌櫃夥計,希望能夠審出一些有用的線索來。

不過秦逍心裡也清楚,如果那刺客真的想隱匿身份,那麼無論如何審訊這些人,從他們口中也問不出什麼有用的線索。

“陳少監情況如何?”范陽見到秦逍,立刻問道。

“洛月道姑已經在救治。”秦逍道:“不過傷的很重,暫時還沒有脫離危險。”

“喬瑞昕已經派人封鎖城門,他自己也調動人手全城搜找刺客。”范陽看上去頗有些疲倦,苦笑道:“不過偌大的杭州城,如果刺客要藏身,實在是輕而易舉,要在杭州城挖出刺客,簡直是大海撈針。”

秦逍微微點頭,道:“刺客的計劃很周密,行動也是迅疾,一擊致命,迅速逃離,沒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線索。”頓了頓,輕聲問道:“大人,你覺得會是什麼人對侯爺出手?”

“老夫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王母會。”范陽道:“不過仔細一想,比起安興候,王母會對少卿的恨意只怕更深。王母會在蘇州差點成事,卻因爲公主和少卿功虧一簣,秦少卿,恕老夫說句不該說的話,如果是王母會的人要報復,今晚死在酒樓的人應該是少卿,而不是侯爺。”頓了頓,苦笑道:“不過這也說不清楚,也許安興候在杭州殺了那麼多人,這其中有許多王母信徒,王母會心中怨恨,派出刺客將之行刺也有可能。”

“除了王母會,還有什麼人想致安興候於死地?”

范陽冷笑一聲,壓低聲音道:“與夏侯家結仇的人,不計其數,這天下間有無數人想殺他們父子,真要調查嫌疑人,那更是大海撈針,無從下手了。”頓了頓,輕聲道:“秦少卿,此事還需要立刻派人去稟報公主,安興候死在杭州,國相甚至聖人恐怕都會以爲是公主派人下手,必須先讓公主那邊知道詳情,早做應對。”

--------------------------------------------------------

ps:家有急事,正在處理中,請諒解,最遲後天恢復正常更新!

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五零六章 借東風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三七四章 此路不通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五五九章 月宮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三四一章 步步爲營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十九章 狗男女第八五三章 自作聰明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二七八章 真兇第七十章 誘餌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六九五章 最強水軍第四九六章 梧桐樹下的白影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十六章 生辰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七八五章 馬商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四九零章 水井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四八一章 守護第四九零章 水井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第五五八章 改頭換面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三八一章 嫁禍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六十二章 血戰逍遙居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七四七章 赤足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三九七章 結案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三四一章 步步爲營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八零一章 芥蒂第六二三章 煽動第一八六章 上賓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四九五章 衛璧
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五零六章 借東風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三七四章 此路不通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五五九章 月宮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三四一章 步步爲營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十九章 狗男女第八五三章 自作聰明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二七八章 真兇第七十章 誘餌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六九五章 最強水軍第四九六章 梧桐樹下的白影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十六章 生辰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七八五章 馬商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四九零章 水井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四八一章 守護第四九零章 水井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第五五八章 改頭換面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三八一章 嫁禍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六十二章 血戰逍遙居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七四七章 赤足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三九七章 結案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三四一章 步步爲營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八零一章 芥蒂第六二三章 煽動第一八六章 上賓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四九五章 衛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