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九章 洛月

陳曦雖然是紫衣監的人,但自從離京之後,陳曦在秦逍身邊一直都是傾力相助。

如果不是陳曦在沭寧城外燒了右神將的糧倉,蘇州叛亂是否能夠迅速平定下來,還真是未知之數。

在秦逍心裡,陳曦是友非敵。

眼下陳曦生死頃刻間,只要有一線希望,秦逍當然不能放棄。

“趕緊派人去北城將那道姑帶過來。”別駕趙清道:“她若真能救回陳少監,重重賞她。”

“這隻怕不成。”一名郎中小心翼翼道:“聽說那道姑的脾氣很怪,平日裡都很少出門,周圍的人有時候常年都見不得她一面。大人,如果直接派人去找她過來,她未必會奉命。”

“她還想造反不成?”趙清冷着臉道。

秦逍擡手道:“不用派人過去,就算她肯來,一來一回耽誤不少時間。”向兩名郎中道:“你們可知道洛月觀的位置?”

兩名郎中都是點頭。

“如此甚好。”秦逍道:“準備馬車,我們直接去洛月觀。”

范陽忙道:“老夫的馬車就在外面,乘坐老夫的車子去就成。”

“大人,下官送少監去洛月觀,這邊就交給您了。”秦逍道:“喬將軍,刺客行刺了侯爺,又重傷少監,如今肯定還在城裡,說什麼也不能讓他逃脫了。請你立刻下令,暫時封鎖城門,不許任何人出城。”

“趙別駕,你趕緊安排人護送秦少卿。”范陽心想刺客還在城中,殺了夏侯寧,傷了陳曦,可不能再讓刺客找到機會對秦逍也下手。

事不宜遲,秦逍令人將陳曦擡到馬車上,親自坐在馬馬車內守着陳曦,趙清派了二十多名衙差跟隨護衛。

兩名郎中與騎兵一起騎馬在前面帶路,一路向北行。

到得北城時,已經過了子時時分,城內一片死寂,而且越走周圍的建築就越少,到最後已經顯得十分荒蕪,難得見到住宅。

陳曦的呼吸微弱至極,臉上也是越發的慘敗。

秦逍神色凝重,本來在杭州最大的麻煩是夏侯寧,如今夏侯寧被殺,局面反而變的更爲嚴峻,那刺客到底是什麼來路,刺殺夏侯寧的目的又是什麼?

如果刺客真的是叛黨,在殺死夏侯寧之後,接下來的目標未必不是自己。

以陳曦的實力,都被刺客重創奄奄一息,自己面對刺客,那自然是毫無機會。

看着車窗外面,經過了一片竹林,在夜風之中搖曳,雅緻天然,鼻子裡聞到一股清香味道,似乎是竹林清香,但其中卻又似乎夾含着花香,但到底是什麼花,卻根本無法判斷。

“大人,洛月觀到了。”終於聽到外面傳來聲音,馬車很快也停了下來。

秦逍掀開車簾子,擡頭望過去,只見馬車停在一處道觀門前,那道觀正門的式樣和其他道觀差不多,不過卻沒有匾額,而且道觀本身也不大,月色之下,道觀的大門緊閉,一片安靜。

秦逍小心翼翼橫抱起陳曦,從車廂出來,有人上前要接住陳曦,秦逍搖搖頭,低聲吩咐道:“你們先到附近等候,不要一羣人待在道觀門前,以免驚擾主人。”

今晚前來,有求於洛月道姑,秦逍不想一羣官兵待在道觀前,讓洛月道姑心存反感。

如果兩名郎中說的不假,那麼洛月道姑肯定算得上世外高人,對高人自然還是要存有禮數。

兵士們不敢違抗,迅速退下,秦逍卻叫住了其中一名郎中,客氣問道:“貴姓?”

“小姓侯!”

“侯先生,你先前給陳大人診斷過,情況你瞭解。”秦逍道:“待會兒見到洛月道姑,你可以和她仔細說說,如此能夠迅速治療。”

侯大夫忙道:“是是是。”

衆人退下後,道觀門前一片空曠,侯大夫走到門前,回頭看了秦逍一眼,秦逍抱着陳曦,微微點頭,侯大夫這才擡臂敲門,好一陣子過後,裡面才傳來聲音:“什麼人?”聲音頗有些蒼老。

“在下秦逍。”秦逍上前兩步,恭敬道:“半夜前來驚擾,實在抱歉。不過在下一位朋友身受重傷,情況十分嚴重,還請......還請仙姑出手相救,在下感激不盡!”

門後蒼老聲音道:“看病去醫館,這裡沒人會看病。”

“在下知道仙姑醫術高明,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不敢上門驚擾。”秦逍懇求道:“還求仙姑大慈大悲!”

侯大夫也有些着急,道:“仙姑,無論是杏林高手還是出家人,都以慈悲爲懷。病人已經奄奄一息,只怕撐不到天亮,無論如何,還請你出手相救。”

那聲音並沒有說話。

“仙姑,今日秦逍真誠請求。”秦逍將最後的希望放在洛月道姑身上,真誠道:“若是能夠出手相救,在下便欠您一個大大的人情,若有機會,一定會回報。”

一陣沉寂之後,終是聽得“嘎吱”一聲響,大門緩緩打開,月光之下,只見一名年過五旬的老婦站在門後,她穿着道袍,盤着道髻,秦逍心想這應該就是洛月道姑了。

老道姑掃了一眼,見得秦逍抱着陳曦,終是打開一扇門,道:“進來吧!”

秦逍心下歡喜,侯大夫正要進去,老道姑冷冰冰道:“你進來做什麼?”

“我先前爲傷者診斷過。”侯大夫忙解釋道:“可以向你說明一下......!”

“用不着。”老道姑神情冷淡。

秦逍向侯大夫使了個眼色,侯大夫心中雖然有些不舒服,也不敢多說什麼。

秦逍抱着陳曦進了門,老道姑立刻將大門關上,在前領路。

四下裡頗有些空空蕩蕩,那老道姑領着秦逍到了偏堂,有一張竹牀擺在角落,老道姑道:“讓他躺上去。”

秦逍不敢多言,小心翼翼將陳曦放上去,這才拱手道:“多謝仙姑。聽聞仙姑醫術精湛,您出手,一定可以起死回生。”

老道姑看了秦逍一眼,眼神奇怪,也不多廢話,轉身離開。

秦逍尋思他應該是去拿工具,耐心等候。

這偏堂內除了一張竹牀,卻是連一張椅子都沒有,其他物件更是不見,顯得異常空蕩。

秦逍蹲下身子,探了探陳曦鼻息,感覺陳曦的氣息愈發的虛弱,心下着實擔憂。

先前郎中說過,如果是一般人受了這樣嚴重的傷勢,恐怕已經死了,不過陳曦受傷之後,服了藥物,這才撐到現在,陳曦畢竟是紫衣監的少監,身上帶着上等療傷藥物,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洛月道姑年過五旬,這個年紀,在醫道上確實應該有造詣,現在也只盼老道姑妙手回春,真的能將陳曦從鬼門關拉回來。

片刻之後,聽得身後腳步聲響,秦逍起身來,轉身瞧過去,卻是神情一怔。

只見一名容貌傾國傾城的年輕道姑正向這邊輕步走來,身着灰色道袍,灰色的映襯之下,那張絕美無雙的臉龐白皙如雪,在她的眉心之中,赫然還點着豔紅硃砂,看上去既清麗出塵,卻又隱隱泛着妖豔魅惑。

整張臉如同冰晶雕琢,巧奪天工,脣瓣豐潤,睫毛濃密如刷,臉上卻是全無表情,如同古井一般。

可是這美貌道姑的驚世美貌,卻不能完全將秦逍的吸引力帶過去,只因爲她的身段纔是不得了。

美貌道姑的腰身、臀部、長腿在寬鬆的道袍下,依稀顯出線條。

豐隆的胸脯將道袍胸襟撐起,形成飽滿的弧度,到腰間卻是迅速收縮,再往下去,卻又以極爲流暢的曲線向兩邊伸展,爾後化成半月型弧度,向下形成兩條筆直修長的大長腿。

秦逍一時間卻是呆住。

他見過太多美人,小師姑、唐蓉、麝月甚至是紅葉,無論哪一個都是千里挑一的絕色佳麗,麝月公主是顛倒衆生的絕色尤物,他一直以爲普天之下,肯定無人在美貌上能與麝月一較高下,麝月的美定然是天下無雙。

但此刻他才知道,眼前這年輕道姑的美貌,絕不在麝月之下。

麝月的美,讓人一看就想入非非,能夠激起男人最原始的慾望,即使秦逍面對麝月那豔麗無雙的容貌,心中也會泛起充滿原始的漣漪。

可眼前這年輕道姑的美貌,不下於麝月,卻與麝月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

如果說麝月是一團火,在她豔麗無雙的美貌之下,能讓男人在火焰中燒死,那麼年輕道姑的美貌,卻如同涓涓細流的溪水,寧靜而自然,宛若珍藏在最隱秘處的精品,讓人充滿了欽慕,更讓人不敢生出絲毫的褻瀆之心。

秦逍根本沒有想到,在這洛月觀之內,竟然會有這樣一位傾國傾城的美貌道姑。

他一時有些發呆,目不轉睛,那道姑淡雅如水,只是看了秦逍一眼,玉步輕移,真如從九天降世的仙人一般,走到竹牀邊,靜靜看了陳曦片刻,才輕聲道:“先給他服兩顆!”

她的聲音如同她的外貌一般,清雅如水。

秦逍這纔回過神來,發現先前那老道姑一直跟隨在美貌道姑身側,只是這美貌道姑太過奪目,秦逍甚至忽略了老道姑的存在。

老道姑聽得年輕道姑吩咐,徑自上前,往陳曦口中塞入了兩顆藥丸。

“你......你是洛月.....洛月仙姑?”秦逍這時候才反應過來,那老道姑在美貌道姑身邊顯得很謙恭,毫無疑問,自己先前將老道姑誤會成了洛月道姑,而眼前美貌道姑,纔是洛月道姑。

第二五八章 獨木橋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六零三章 太玄觀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二九五章 信口開河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三四一章 步步爲營第三三五章 風雨將至第四五四章 老總管第三一二章 助人爲樂第七六九章 認賊作父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四一一章 京都猛虎第六肆零章 蘆葦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一八一章 土堡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一四四章 敵蹤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二二六章 無法掌握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五零五章 魚餌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三五一章 抉擇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三十八章 荒西死翼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六八二章 煉獄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八六二章 銅皮鐵骨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六五二章 公主的鄉下日子第一百零七章 馴馬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三三五章 風雨將至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二三二章 兵器之源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四七七章 投壺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八四二章 陷阱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一一八章 深入虎穴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
第二五八章 獨木橋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六零三章 太玄觀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二九五章 信口開河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三四一章 步步爲營第三三五章 風雨將至第四五四章 老總管第三一二章 助人爲樂第七六九章 認賊作父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四一一章 京都猛虎第六肆零章 蘆葦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一八一章 土堡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一四四章 敵蹤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二二六章 無法掌握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五零五章 魚餌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三五一章 抉擇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三十八章 荒西死翼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六八二章 煉獄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八六二章 銅皮鐵骨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六五二章 公主的鄉下日子第一百零七章 馴馬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三三五章 風雨將至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二三二章 兵器之源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四七七章 投壺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八四二章 陷阱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一一八章 深入虎穴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