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八章 道姑

樓下突然傳來的叫聲,讓樓上衆人都是心下一凜。

秦逍身法輕快,已經衝到窗口邊,俯瞰下去,卻見到街道上一羣兵士圍攏成一圈,也不猶豫,從窗口躍了下去。

這二樓算不得高,秦逍輕盈落在街道上,見那些兵士聚集的地方離斜對面巷口不遠,快步過去,沉聲問道:“發生何事?”

兵士們見秦逍過來,紛紛閃開一條路,秦逍上前去,只看一眼,臉色便即大變。

只見一人躺在地上,已經是一動不動,卻正是紫衣監少監陳曦。

他搶上前去,蹲在陳曦身邊,驚聲道:“少監,陳少監!”卻見到陳曦雙目緊閉,牙關緊咬,臉色慘白無血色,氣息也是虛弱得很,嘴角邊有已經凝住的血跡,但身上卻並無其他傷痕。。

“快擡他回屋。”秦逍立刻吩咐,心中卻是震驚不已。

幾名兵士小心翼翼將陳曦擡回酒樓大堂,有人迅速將兩張酒桌拼在一起,收拾乾淨,將陳曦擡放到桌上,這時候范陽等人也已經從樓上下來,看到陳曦躺在桌上一動不動,都是大驚失色。

“到底怎麼回事?”范陽臉色駭然:“陳少監他.....!”

一名兵士拱手稟道:“大人,我們看到這位大人從斜對面的巷子裡走出來,搖搖晃晃,像.....像喝醉了酒,他似乎想擡手向我們招呼,可是剛擡起來,就摔倒在地.....!”看了一動不動的陳曦一眼,繼續道:“我們上前去,發現這位大人嘴角帶血,已經睜不開眼睛,這纔出聲叫喊.....!”

秦逍神情凝重。

他先前就擔心陳曦孤身追拿刺客,唯恐有失,不過想到陳曦江湖經驗十足,真有發現不對,應該可以從容脫身。

但刺客顯然比自己想的還要機敏兇狠。

陳曦修爲不弱,至少也是五品境界,眼下卻人事不知,那刺客的身手,着實恐怖。

他小心翼翼略做檢查,才向范陽道:“大人,陳少監應該是被刺客重傷,外面看不出傷痕,自然是受了極重的內傷。”環顧一圈,見周圍衆人都是臉顯驚色,立刻道:“趕緊派人找郎中過來。”

陳曦被傷,秦逍也不知道普通的大夫是否能夠救治,但也不能睜眼看着什麼都不做。

恰在此時,外面已經幾人進來,有人叫道:“郎中來了,郎中來了。”

隨即兩名郎中打扮的人被兵士帶進大堂。

秦逍這纔想到,先前夏侯寧被刺,慌亂之下,喬瑞昕就派人去找郎中,郎中也恰好此時姍姍來遲。

“過來。”秦逍向那兩人招手:“趕緊給這位大人診治。”

那兩名郎中瞧見大堂內都是官員兵士,心驚膽戰,聽秦逍招呼,忙匆匆上前來。

秦逍向喬瑞昕看了一眼,喬瑞昕倒是領會,讓兵士將酒樓的所有人全都暫時關押到酒樓的後院,有讓兵士們在周圍守衛,等所有兵士都退下之後,親自過去關了門。

兩名大夫診治一番,都顯出爲難之色,范陽看在眼裡,沉聲問道:“如何?”

“大人,他.....他的脈象虛弱,五臟受損極其嚴重,特別是肺部受到重創。”一名大夫小心翼翼道:“換做普通人,受此重傷,已經.....已經是活不成了,不過我們在這位大人的口腔發現了一些藥物殘留,如果沒有猜錯,這位大人受傷之後,應該是立刻服用了什麼藥物,這才堅持到現在,不過內臟受損太嚴重,恐怕......恐怕堅持不了幾個時辰......!”

范陽和秦逍臉色更是凝重。

“你們趕緊想辦法將他救回來。”費辛沉聲道:“只要能救活他,重重有賞。”

大夫苦着臉道:“若是有辦法,不勞大人吩咐,我們也會全力以赴。可是......!”卻不知該怎麼說下去。

另一名郎中拱手道:“諸位大人,若論醫術,我二人在杭州也不在別人之下,一些疑難雜症,我二人聯手足以施治,即使是受了一些重傷,我二人也未必不能起死回生。”搖了搖頭,嘆道:“不過這位大人所受之傷,小人生平未見,到了這個份上,救無可救,我二人實在是無能爲力。”

“無能爲力,無能爲力。”先前那大夫也是連連點頭。

夏侯寧死在杭州,范陽就知道已經是天大的麻煩,眼下連紫衣監少監也是無力施救,他知道這樣的後果杭州實在是無法承受,真要如此,不但國相會對杭州痛下狠手,就連紫衣監那些讓人聞之色變的太監們也不會饒過杭州,怒道:“無論怎樣,你們都要救活了他,否則老夫饒不了你們。”

兩名大夫面面相覷。

“大人,我們真的沒法子。”郎中苦着臉道:“您實在要治罪,小人.....小人也只能領罪。”

另一名郎中忽然想到什麼,道:“等一下,幾位大人,小人倒是想到一人,也許還能有一線生機。”

“哦?”秦逍急問道:“什麼人?”

“北城有一名道姑,她......她也許有法子。”郎中情急之下,想到一絲機會:“那道姑對醫術頗有造詣,而且對藥理十分精曉,只是.....那也說不一定,小人也不能保證......!”

邊上那郎中問道:“你是說洛月道姑?”

“是她。”郎中點頭道:“這杭州城內的郎中,你我都熟悉,他們的醫術高低,也一清二楚。我二人既然沒有辦法無力迴天,其他郎中也無法做到。思來想去,唯一的希望,可能就是那位洛月道姑了。”

“洛月道姑?”秦逍疑惑道:“那是什麼人?”

郎中解釋道:“她七八年前纔來到杭州,在北城有一處僻靜的院子。那院子曾經是個極小的道觀,早些年有幾名道士在裡面,後來或許是因爲香火不好,撐不下去,那幾名道士就都走了,道觀也就荒蕪了。都說那道觀的風水不好,還有人說道觀鬧過鬼,但真假誰也不知,七八年前,洛月道姑忽然買下了道觀,好像也沒花多少銀子,地方太偏僻,而且風水又不好,給點銀子就能賣了。”

一直在邊上沒吭聲的杭州知府毛易之似乎也想起來,道:“有這麼回事。那道觀不大,本來是華家的土地,捐獻出來,修了一處道觀,道觀荒蕪後,華家似乎也想將那處地基賣了給人,不過風水太差,價錢一降再降,也沒有接手。”

“正是。”郎中接口道:“洛月道姑買下之後,收拾修葺了一番,現在當做住處。”

毛易之疑惑道:“我也聽說那道觀被人買了去,不過到底是誰,也沒過問。怎麼,那洛月道姑的醫術很高明?”

“其實我們也鬧不清楚醫術是不是很好。”郎中有些尷尬:“不過有樁事兒應該不假。那洛月觀......唔,其實那道觀被埋下後,修葺成尋常住宅,也不再是道觀,不過附近的人知道住在裡面的道姑叫洛月,所以提起那地方,還是稱呼爲洛月觀。洛月觀在城北偏僻之處,周圍只有散落的十幾戶人家,這些人家心腸很好,與人爲善,有時候會送些瓜果蔬菜去洛月觀,畢竟是鄰里街坊,互相照應也是理所當然。”

“這與那道姑的醫術有什麼干係?”費辛忍不住問道。

“是這麼回事,四年前,住在道觀邊上的一家五口人,也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了一些毒果。”郎中嘆道:“吃過之後,都是口吐白沫,人事不知,有人急忙請郎中,郎中過去瞧了之後,發現一家人中毒已深,回天乏術,根本就不活了。本來周圍的鄰居已經準備幫他們一家人準備後事,可是洛月道姑忽然登門,給那一家人灌了湯藥下去,說也奇怪,灌進去湯藥之後,沒過一柱香的時間,一家人都醒轉過來,隨後嘔吐不止,小人聽說,一家人吐過之後,到第二天,就已經是完全恢復,根本沒有中毒過的跡象。”

在場諸人都是驚訝。

“這事兒一開始還在市井傳了一陣,不過大部分都不相信,沒過多久,也就沒多少人提及。”郎中道:“不過兩年前,還是道觀附近的一名男子,他在做工的時候,忽然被上面落下的一塊石頭砸中胸口,胸骨都被砸斷,斷骨刺入了肺葉,那是必死無疑,但那家人想到洛月道姑之前救過人,擡着那人去了洛月觀,過了幾天,那人竟然活轉過來,沒用兩個月,就完全恢復,只是在洛月觀發生什麼,那一家人一個字也沒說,後來被逼急了,才說洛月道姑囑咐過,不要對外宣揚,他們感念洛月道姑的救命之恩,自然是遵照囑咐,閉口不言。”

另一郎中道:“如果這兩件起死回生的事情真的是洛月道姑所爲,那洛月道姑的醫術已經遠不是我們這種人所能相提並論,不可同日而語。但這兩件事情我們也只是聽到傳聞,並不是親眼見到,所以.....所以也不敢肯定那道姑真的有起死回生的本事。”頓了頓,瞥了昏迷不醒的陳曦一眼,才道:“不過眼下唯一有機會讓這位大人起死回生的,可能就只有洛月道姑了。”

第一八三章 火神第五五八章 改頭換面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四七三章 趕盡殺絕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五二一章 獎罰分明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一一九章 陷阱第八十章 驚襲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二七三章 非常手段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六五八章 孤城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三九五章 催命符第六二三章 煽動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六八零章 天怒人怨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一三一章 商貿行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七五零章 國有國法第一二六章 驚問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六零八章 大先生的懲罰第八十章 驚襲第十章 霸王餐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五七八章 靈巖山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一二三章 觸目驚心第六六二章 少年不等閒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五九九章 久別重逢【求訂閱】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三一七章 九天臨仙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八一六章 形同陌人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四二八章 怨靈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八一九章 孔雀石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一五三章 價值連城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六一五章 奇怪的遺言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七三八章 入世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三七四章 此路不通第八九零章 求才若渴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五七一章 癡情種子三當家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
第一八三章 火神第五五八章 改頭換面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四七三章 趕盡殺絕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五二一章 獎罰分明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一一九章 陷阱第八十章 驚襲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二七三章 非常手段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六五八章 孤城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三九五章 催命符第六二三章 煽動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六八零章 天怒人怨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一三一章 商貿行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七五零章 國有國法第一二六章 驚問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六零八章 大先生的懲罰第八十章 驚襲第十章 霸王餐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五七八章 靈巖山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一二三章 觸目驚心第六六二章 少年不等閒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五九九章 久別重逢【求訂閱】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三一七章 九天臨仙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八一六章 形同陌人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四二八章 怨靈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八一九章 孔雀石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一五三章 價值連城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六一五章 奇怪的遺言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七三八章 入世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三七四章 此路不通第八九零章 求才若渴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五七一章 癡情種子三當家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