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

喬瑞昕苦笑道:“我確實有罪,罪責難逃。但眼下我們要做的是追拿刺客,秦大人,找不到刺客,你我都是逃不脫干係。”

“王五這個名字自然是編造的。”秦逍嘆道:“大街小巷,叫王五的人多如牛毛,從名字上根本找不到任何線索。”想了一下,才向掌櫃問道:“那人長得什麼樣子,你可記得?”

“他有五十多歲了。”掌櫃回憶道:“皮膚很好,而且很粗糙,樣貌很普通,而且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不修邊幅,很是邋遢。他說是北方人,那不會有假,看他的皮膚,應該是時常經受風沙......,對了,這人很愛飲酒,他被招進來之後,看到廚房裡有酒,就一個人拿了一罈,蹲在牆角喝酒,只眨眼功夫一罈酒就被他飲得乾乾淨淨。這酒樓反正也經營不下去,有不少藏酒,他既然願意喝,也沒人去管他。”

秦逍問道:“身上可有什麼其他特別之處?”

“也沒什麼特別。”掌櫃的苦笑道:“小人以爲這幫人也就在酒樓幹一天,今晚宴席散了,他們也就都走了,所以沒有太在意。而且小人這一天都很忙,刺.....刺客從頭到尾也沒說幾句話,而且說話含糊不清,連舌頭都捋不順,小人只依稀聽出他不是江南口音,他說是從北方來的,小人也沒多問到底從哪裡來。”頓了頓,想到什麼,道:“不過這人似乎很懂酒,廚房酒窖裡有許多藏酒,他喝的兩壇酒,都是酒窖裡最好的酒,他只用鼻子聞一聞,就知道酒的好壞。”

喬瑞昕皺眉道:“北方人大多愛飲酒,經常飲酒的人,聞一聞確實能分辨出酒的好壞,這並無什麼特別之處。”頓了一下,才問道:“那人的樣貌你能不能畫出來?”

周弘忙搖頭道:“小人識得幾個字,讓小人寫幾筆字可以,可是從無學過作畫,那是萬萬畫不出來的。”

“喬將軍這個主意不錯。”秦逍道:“既然能記得刺客的樣貌,可以畫出來,哪怕畫不出完全相似,但有個大概的模樣,也可以全城張貼,下令通緝。”

“我正是這個意思。”喬瑞昕的提議的到秦逍讚賞,卻是讓喬瑞昕精神一振:“秦大人,城中有不少技藝精湛的畫師,我讓人找幾名畫師過來,按照描述,將畫像畫出來,爾後讓他看看那副畫像最酷似,再選出來作爲通緝令的畫像。”

秦逍點頭道:“如此甚好。”

忽聽得門外傳來腳步聲,又聽到有人叫道:“中郎將有令,任何人不得入內。”

喬瑞昕立刻起身,出了門,卻見到是夏侯寧身邊的那兩名貼身侍衛。

這兩名侍衛本來跟隨陳曦一同出去追拿刺客,見到這二人,喬瑞昕急忙問道:“可抓到刺客了?”

兩名侍衛對視一眼,都是搖頭,一人道:“我們一直追拿,一開始還能看到陳少監的身影,可是追出兩條街,他們越走越遠,刺客和陳少監的身影都已經消失。我們帶人在周圍幾條街都找尋了一遍,沒有看到他們的影子。”

“陳少監單獨去追刺客?”秦逍此時也過來。

侍衛點頭道:“陳少監身手了得,不過那刺客的武功也極是厲害,我們跟不上他們......!”臉上有幾分懊惱之色。

秦逍頓時爲陳曦擔心起來。

他其實也明白,刺客當着陳曦的面殺了夏侯寧,身爲紫衣監少監,職責所在陳曦當然不能眼睜睜地看着刺客逃離,如果置身事外,國相反倒會因此而埋怨紫衣監。

紫衣監裡所有的人,說到底都只是聖人的奴才。

如果聖人因爲陳曦沒有及時追拿刺客而震怒,必然會波及到紫衣監,陳曦爲了保護上面,也只能硬着頭皮去追拿,至少這樣一來,紫衣監已經盡力,國相到時候也不好再責難紫衣監。

但秦逍卻知道,那刺客的身手絕不在陳曦之下,如果人多勢衆,那刺客自然不會糾纏,可是後面這些人跟丟,陳曦獨自面對那刺客,處境卻已經很是兇險。

不過這杭州城偌大無比,陳曦和刺客都是身手敏捷,這小半天的功夫,只怕早就遠離了三合樓附近,身在何處,一時還真是難以找尋。

但想到陳曦精明過人,追拿刺客自然是要做出樣子,但他肯定也知道自己不是刺客敵手,落單之後,可能就會故意耽擱一會兒再跑回來,如此也就盡了職責。

又聽到馬斯聲響起,沒過多久,樓下傳來一陣雜亂之聲,樓梯很快也響起“咚咚咚”急促的腳步聲,就聽到刺史范陽的聲音傳過來:“侯爺在哪裡?現在情況如何?”

三合樓在城中繁華之處,距離刺史府衙門其實也不算很遠,事發過後,秦逍讓喬瑞昕趕緊派人去通知,畢竟在杭州的地面上發生如此驚天之事,身爲杭州刺史,范陽是必須要出面。

“大人!”見到范陽出現,秦逍率先拱手行禮,喬瑞昕猶豫一下,也是拱手。

范陽身後,別駕趙清和大理寺寺丞費辛緊隨其後,杭州知府毛易之也是一同前來,後面更是跟着一大羣刺史府的兵士。

范陽老成持重,接到夏侯寧被刺的消息,自然是大驚失色,不過派去的人卻沒有告知夏侯寧是死是活。

而范陽雖然震驚,但卻也是老謀深算,卻也提防這是夏侯寧故意設下的圈套,就是想着將自己騙過來,所以人雖然來了,卻還是帶來了大批的兵馬。

“侯爺如何?”范陽看到秦逍一臉凝重,便知道夏侯寧卻是被刺殺,而且情況肯定不妙。

“侯爺已經身亡。”秦逍面色凝重道:“陳少監已經去追拿刺客,暫時還不知情況如何。”

范陽心下駭然。

雖然范陽一干人對夏侯寧十分痛恨,而且帶着深深的敵意,可是夏侯寧就這樣死了,衆人非但沒有絲毫的興奮或者幸災樂禍,心頭反倒是籠罩着一片陰雲。

國相之子在杭州遇刺身亡,夏侯家當然不會無動於衷,一旦出手,杭州會有很多人爲夏侯寧陪葬。

范陽萬萬沒有想到事情竟然如此發展,他確實希望夏侯寧帶着神策軍從江南滾出去,可卻絕對不願意看到夏侯寧死在杭州。

衆人見到夏侯寧的屍首時,默默無言,都是臉色沉重。

毛易之身爲杭州知府,斷過不少案子,許多大案雖然由手下的捕快們去偵緝,但一些特別的大案,毛易之也會親自到場,總體而言,也算是在偵緝方面有些作爲的官員。

畢竟江南三州是麝月的地盤,她可不願意看到一些重要的官位坐着無能之輩。

他蹲在夏侯寧身邊,小心翼翼地觀察了片刻,這才起身向范陽道:“大人,刺客出手極其兇狠,那是鐵了心要置侯爺於死地,而且出手一擊致命,手段極其了得。”

“秦少卿,到底是怎麼回事?”范陽臉色有些發青:“老夫過來的時候,酒樓附近都有守衛,刺客是如何進來?聽說刺客只有一個人,這裡裡外外有上百之衆,刺客怎能在你們眼皮子底下刺殺了侯爺?”

秦逍拱手道:“下官確實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今晚侯爺設宴,下官以爲是萬無一失,誰知道......!”長嘆一聲,無盡唏噓。

喬瑞昕神色卻是難看又尷尬。

“喬將軍,是你負責安排守衛?”范陽冷着臉,盯着喬瑞昕道。

喬瑞昕此刻卻陡然感覺到了一種強烈的危機。

他並沒有忘記,就在幾天前,自己可是帶着官兵直接闖進了刺史府,如果不是陳曦出面化解,神策軍的人早就將刺史府搜了個底朝天,不說其他,僅這件事情,就已經讓喬瑞昕與刺史府結怨。

夏侯寧一死,神策軍沒有了安興候這杆旗號,自然無法再囂張跋扈,畢竟此前如果犯下什麼事,有侯爺在上面頂着,可是現在要是搞出什麼事,秦逍這幫人立刻抓住把柄,絕不會手軟。

范陽和秦逍會不會趁機將責任往自己頭上扣?

喬瑞昕沒有直接回答,只是道:“剛剛秦大人已經審訊過酒樓掌櫃,刺客是酒樓臨時招募的夥計,他以爲這些夥計只在這裡一天,所以對他們的身份並無詳細調查。”

“調查他們的底細,應該是喬將軍的職責吧?”費辛淡淡道:“喬將軍知道侯爺和少卿今晚會在這裡用宴,又負責今晚的護衛,調查酒樓所有人的底細,不是你分內之事?酒樓掌櫃將刺客引進酒樓,自然是罪責難逃,可是喬將軍大意疏忽,導致刺客潛藏在酒樓而沒有被發現,這是你難以推卸的責任。”

毛易之也道:“秦少卿今晚是前來赴宴,是受侯爺邀請的客人,對酒樓之內的情況不瞭解,這是理所當然之事。下官斗膽認爲,雖然秦少卿今晚也在場,但侯爺遇害,少卿大人當然沒有任何責任。下官雖然身份卑微,但杭州地面上發生的案子,下官是有權也有責任記錄在冊,也要上呈京都法司衙門,今天發生的一切,都是要詳細記錄。”

他話聲剛落,就聽樓下出傳來一個聲音:“不好了,不好了......!”

------------------------------------------------

ps:公衆號【錦衣沙漠】每天都有好東西更新,大家可以關注一下,非常值得關注!

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四一七章 偵辦第二八五章 雞肋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六一九章 連環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三八九章 刑部衙門前的鼓聲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八八六章 龍銳軍第三五一章 抉擇第六十二章 血戰逍遙居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一四九章 自由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三十三章 提囚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三七四章 此路不通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五三四章 無欲則剛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二七零章 畫個圈圈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五八四章 欲擒故縱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三八九章 刑部衙門前的鼓聲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八零七章 珠圓玉潤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二五四章 調虎離山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三九二章 猝不及防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四一六章 大人上火第四三五章 制衡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四七三章 趕盡殺絕第六零九章 龍潭虎穴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六八三章 鐵甲雄騎第八三二章 自找苦吃第五二五章 獄中人質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五十九章 二品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七一三章 投誠第四二六章 離宮
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四一七章 偵辦第二八五章 雞肋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六一九章 連環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三八九章 刑部衙門前的鼓聲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八八六章 龍銳軍第三五一章 抉擇第六十二章 血戰逍遙居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一四九章 自由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三十三章 提囚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三七四章 此路不通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五三四章 無欲則剛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二七零章 畫個圈圈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五八四章 欲擒故縱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三八九章 刑部衙門前的鼓聲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八零七章 珠圓玉潤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二五四章 調虎離山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三九二章 猝不及防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四一六章 大人上火第四三五章 制衡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四七三章 趕盡殺絕第六零九章 龍潭虎穴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六八三章 鐵甲雄騎第八三二章 自找苦吃第五二五章 獄中人質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五十九章 二品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七一三章 投誠第四二六章 離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