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六章 難辭其咎

喬瑞昕是中郎將,地位其實並不比大理寺少卿低,但此刻秦逍一聲吩咐,心中惶恐的喬瑞昕回過神來,迅速衝到樓梯邊,大聲道:“來人,快來人!”

酒樓周圍都有兵士守衛,正門前的守兵跟隨陳曦去追捕刺客,但還是有不少兵士留守在酒樓周圍,聽得喬瑞昕的叫喊聲,很快便有十數名兵士衝到樓上來。

“趕緊.....趕緊將酒樓圍住,任何人不得進出。”喬瑞昕腦中一片混亂,厲聲吩咐道:“快.....快去請郎中,快快快......!”

他知道安興候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可這時候總要做些什麼。

秦逍蹲在夏侯寧身邊,看着夏侯寧腦袋上的傷口,太陽穴有一處血洞,那隻筷子比利箭還要犀利,完全貫穿了夏侯寧的腦袋。

他知道筷子本身並不銳利,能夠貫穿腦袋,完全是因爲內力所致。

腦中回想着方纔一瞬間發生的事情,刺客從出手到逃離,一氣呵成,可以斷定,對方對今晚的行刺計劃是經過了仔細的部署,逃跑的路線事先也一定做了仔細的規劃。

那人出手的內力固然渾厚,其準頭也是相當驚人。

刺客當時站在喬瑞昕身邊,而喬瑞昕坐在夏侯寧的右手邊,夏侯寧當時微微偏頭看着秦逍,也就是在那一瞬間,腦側也就朝向了刺客,這幾乎是一瞬間的事情,但刺客卻抓住了這一瞬即逝的機會出手,其對時機的把握,實在是了得。

不過秦逍也明白,刺客的身手着實了得,而且絕不在陳曦之下,即使沒有這樣的機會,他依然可以找到其他的機會出手,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夏侯寧被那名刺客靠近,就註定必死無疑。

夏侯寧的眼睛睜着,顯然至死也不明白,今晚本是自己設下的陷阱,可最終死在陷阱內的怎會是獵人?

他當然死不瞑目。

秦逍腦中飛轉,判斷刺客的來歷。

他第一個想到的當然是王母會。

不過據他所知,王母會之中真正的武道高手其實鳳毛麟角,最要緊的是,相比起夏侯寧,王母會對自己的恨意只怕超過夏侯寧,王母會如果今晚要行刺,首當其衝的也該是衝着自己來,卻爲何沒有對自己下手,反倒是先對夏侯寧出手?

刺客當然不可能是認錯了人。

這樣的刺殺行動,刺客在沒有確定目標之前,那是絕不可能輕易出手,所以完全可以肯定,刺客的目標就是夏侯寧。

起身走到窗口邊,俯瞰下去,附近封鎖道路的神策軍已經迅速向酒樓這邊集結,樓下的街道上,如狼羣般的神策軍官兵正迅速將三合樓圍困起來。

秦逍神情冷峻。

夏侯寧雖然與他是不同道路上的兩個人,雙方甚至都對對方存有殺心,但夏侯寧今晚遇刺身亡,秦逍心中卻沒有歡喜之心,因爲他很清楚,堂堂國相之子死在杭州,接下來無論在朝堂還是杭州,必將迎來一場腥風血雨。

寄以厚望的長子被刺殺,國相豈會善罷甘休?

喬瑞昕再次回到夏侯寧屍體邊上,怔怔看了片刻,終於擡起頭,看向秦逍,問道:“秦.....秦大人,咱們該怎麼辦?”

“喬將軍,今晚的守衛,都是你負責安排?”秦逍迴轉身來,目光銳利,盯住喬瑞昕。

喬瑞昕心下一沉,急道:“秦大人,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周圍的守衛確實.....確實是我安排,可是......!”

“可是刺客卻輕而易舉地來到酒樓行刺。”秦逍冷冷道:“刺殺侯爺之後,刺客甚至輕易逃脫,這就是喬將軍負責的守衛?”

喬瑞昕額頭冷汗直冒。

夏侯寧被刺,他心知自己無論如何也難辭其咎,心頭本就慌亂一片,此時秦逍這兩句話一說,喬瑞昕更是覺得後背發涼。

“讓人保護這間屋,暫時不許任何人進入。”秦逍吩咐道:“你派人去刺史府,趕緊請刺史大人過來。侯爺被刺,定然是叛黨所爲,他們膽大包天,接下來在城中還有沒有別的動作?我們必須立刻商議,做好應對的準備。”走出屋,看到癱坐在地上一臉呆滯的酒樓掌櫃,回頭看了喬瑞昕一眼,道:“喬將軍,讓人將他帶到隔壁屋內,我要訊問。”

喬瑞昕是武將,讓他帶人衝殺,那自然是一往無前,可如今是刺殺大案,他對偵緝之事毫無所長,而秦逍是大理寺少卿,不管秦逍是否擅長偵緝,但職位擺在那裡,自然只能依從秦逍的吩咐。

酒樓掌櫃是被兩名兵士拖進隔壁的屋子,喬瑞昕安排秦逍吩咐的事情之後,也進了屋內。

雖然審訊肯定是由這位大理寺少卿來負責,但喬瑞昕對秦逍本身也不存在信任,唯恐秦逍單獨審訊之後,會故意隱瞞一些口供,便也在旁聽訊。

“姓名!”

秦逍坐在椅子上,盯着酒樓掌櫃,神情冷厲。

此時秦逍還真是存了要追查真兇之心。

夏侯寧被刺,自己已經成爲嫌疑人,所以早些查到幕後真兇,自己也能夠擺脫嫌疑。

“小人.....小人周弘!”酒樓掌櫃幾乎是趴在地上,豆大的汗珠從額頭往地上落,臉上慘敗無人色,聲音虛軟。

秦逍冷聲道:“剛纔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你手下的夥計刺殺了侯爺,刺客是受了誰的指使?那刺客又是什麼來頭?”

“大人,小人.....小人真的不知道他.....他是刺客......!”周弘帶着哭腔道:“小人只知道他姓王,他說別人都叫他王五,說話帶着外地口音,不是杭州本地人,除此之外,小人.....小人便不知道其他的了。”

“砰!”

喬瑞昕一拳砸在身邊的桌上,怒道:“你想死還不容易?老子一刀就可以劈了你。到現在還不老實交代,刺殺侯爺,你一家老小還能活命?老實交代,或許還能留個把活命,再拒不交代,老子請朝廷將你的五族全都誅了。”

“將軍,小人真的不知道啊......!”周弘當然清楚一旦被冠上刺殺侯爺的罪名,誅連五族絕不是開玩笑,連連叩首:“小人不敢欺瞞大人們,小人.....小人沒那個膽子......!”

秦逍沉聲道:“你如實說來,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店裡的夥計,你怎能不知道來歷?”

周弘擡起頭,一臉驚恐,卻還是解釋道:“大人,三合樓的東家是林氏,小人只是林家僱傭的掌櫃,幫林家打理酒樓的生意。侯爺.....侯爺入城之後,林家因爲叛亂被抓,林家名下的商鋪店鋪大部分都被查封,三合樓也被貼了封條,從那時候開始,酒樓就閉門歇業,沒有繼續經營。”

秦逍看向喬瑞昕,喬瑞昕只能道:“不錯,林家被抄後,三合樓也被封了。”

“你繼續說。”秦逍向周弘示意道。

周弘繼續道:“酒樓一封,廚子夥計全都被遣散。昨天晚上,侯爺派人吩咐小人張羅一下,今晚要在三合樓設宴待客。侯爺的吩咐,小人哪敢怠慢,立刻將先前的幾名大廚請了回來,其實.....其實他們一開始都不敢回來,是小人再三苦求,他們也害怕侯爺發怒,這纔回來做事。”

“喬將軍,可是今早纔派人讓三合樓開門?”秦逍向喬瑞昕問道。

喬瑞昕點頭道:“侯爺昨日決定要宴請秦大人之後,我便立刻派人找到三合樓掌櫃,讓他們準備好今晚的宴席。”

秦逍點點頭,周弘小心翼翼道:“來人當時就有囑咐,今晚宴席上,酒菜要全都備好之後,一起送上來,上菜之間不可有間隔。侯爺的吩咐,小人當然要照辦。”說到這裡,向喬瑞昕看了一眼,見喬瑞昕一雙眼睛如刀子般看着自己,心下一晃,低頭繼續道:“三合樓最講究的便是十八宴,加起來一共十八道菜,侯爺設宴,小人自然要用最好的十八宴,但要上十八道菜,便要十八名上菜的夥計.......!”

“你剛纔說店裡的夥計都被遣散?”

“是是。”周弘忙道:“酒樓被封,廚子被遣散,店裡的夥計也都被遣散。臨時開門,要將那些夥計一個個找回來,時間上也來不及,而且....而且林家是叛黨,三合樓是林家的產業,就算去找他們,他們怕遭受......遭受牽連,也未必敢回來。小人沒辦法,想着也只有今晚一次酒宴,臨時找一些人過來就好,所以就在這附近的街上臨時找了一些人過來,只用伺候一頓飯,每人可以拿二錢銀子的工錢.....!”

秦逍皺眉道:“如此說來,今晚上菜的這些人,並不是酒樓原來的夥計,而是你臨時湊過來的人?你對他們的底細根本不清楚?”

周弘後背也是冷汗直冒,低頭道:“是。那.....那刺客也是臨時找過來,他.....他說自己叫王五,從北方流落過來,以前也在酒樓做過跑堂,我看他爲人挺憨厚,就.....就.....!”

秦逍神色冷峻,問喬瑞昕道:“喬將軍,侯爺可知此事?”

“什.....什麼事?”

“侯爺可知道今晚酒樓的夥計是臨時找過來?”

“這個......!”喬瑞昕硬着頭皮道:“這點小事,侯爺又怎會關心。”

秦逍淡淡道:“那麼喬將軍事先可知道?”

“我.....我也不知。”喬瑞昕只能道:“我令人吩咐酒樓備宴,侯爺的喜好,也事先派人告知,到底怎麼做,那自然就是酒樓自己的事情。”

秦逍嘆道:“喬將軍和侯爺都不知道酒樓夥計是臨時找過來,所以自然不會去調查這些人的底細,這才讓刺客趁虛而入。喬將軍,你負責今晚的安全,卻出現如此大的疏忽,讓刺客混入進來,侯爺被害,你是難辭其咎。”

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六六七章 紅羽第六九七章 天外飛軍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四二八章 怨靈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九十九章 不自量力的少年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一六肆章 山上有座院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二三一章 盜墓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四十五章 劍拔弩張第四十八章 一反常態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二四二章 千夜曼羅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八六八章 長刀貫日第三九六章 反戈一擊第一三四章 送禮第一一二章 糧隊第四四二章 黑幕第二七三章 非常手段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二一一章 兀思魯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七五六章 立場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七八五章 馬商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一二六章 驚問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九十六章 守規矩第三九四章 宮中來旨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六六七章 紅羽第六三零章 恩斷義絕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二三二章 兵器之源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三二六章 西邊有片海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六五三章 摸不得第二五六章 只等今朝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
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六六七章 紅羽第六九七章 天外飛軍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四二八章 怨靈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九十九章 不自量力的少年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一六肆章 山上有座院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二三一章 盜墓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四十五章 劍拔弩張第四十八章 一反常態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二四二章 千夜曼羅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八六八章 長刀貫日第三九六章 反戈一擊第一三四章 送禮第一一二章 糧隊第四四二章 黑幕第二七三章 非常手段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二一一章 兀思魯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七五六章 立場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七八五章 馬商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一二六章 驚問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九十六章 守規矩第三九四章 宮中來旨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六六七章 紅羽第六三零章 恩斷義絕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二三二章 兵器之源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三二六章 西邊有片海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六五三章 摸不得第二五六章 只等今朝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