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五章 黃雀

在場衆人在這一剎那都是呆住,便是秦逍也是目瞪口呆。

出手的自然是站在喬瑞昕身邊的那名店夥計,他進來之後,一直低着頭,也無人去注意他,只是被他端着的那份色澤金黃的童子雞吸引注意。

這人驟然出手,不但迅速,而且狠厲。

衆人一呆之間,那夥計卻已經身形閃動,如同鬼魅般向窗口掠過去。

“哪裡走!”

陳曦畢竟不是一般人,一怔之間,瞥見夥計身影欲走,厲喝一聲,足下一蹬,整個人已經躍起,落腳在桌上,借力向那夥計直飛過去。

守衛在門外的兩名貼身護衛也已經察覺屋裡不對勁,一起衝進來,正好看到夏侯寧的身體向左歪倒過去,這時候才“砰”的一聲,重重砸在地上,一時卻還沒有死透,身體兀自在抽動,從太陽穴-裡依然有腦漿子向外流出。

兩名侍衛衝過來,只看了一眼,都是大驚失色。

他們知道,侯爺是活不成了。

那夥計此刻已經從窗口躍出,身形如魅,自二樓跳下,輕飄飄地落在了街道上,酒樓正門倒也有幾名兵士在守衛,忽然看到從上面落下一個人來,都是有些驚訝,卻見到那身影落在接到之後,竟是頭也不回,迅速向酒樓對面的昏暗巷子跑過去。

守衛頓時覺得不對,那身影還沒有跑進巷內,又一道身影從天而降,落在街上,大喝道:“有刺客,抓住刺客!”迅速向那身影追過去,守衛們這纔回過神來,紛紛跟着陳曦一起追了過去。

夏侯寧手下那兩名侍衛見得侯爺被殺,不但震驚,更是魂飛魄散。

二人都是夏侯家花重金聘請的四品武者,此行隨同夏侯寧前來江南,只有一個任務,那就是保證侯爺的絕對安全。

可侯爺卻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刺殺。

兩名侍衛都清楚,沒有保護好侯爺的周全,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國相固然不會放過兇手,但也絕不會繞過自己。

以夏侯家的實力,要懲處兩名侍衛,就像捻死兩隻臭蟲。

他們知道唯一將功贖罪的機會,就是抓住兇手。

所以二人根本沒有任何猶豫,在陳曦從窗口跳下去的時候,也都飛身衝過去,先後從窗口躍下。

屋內一時間死寂一片。

門外的酒樓掌櫃和夥計們都已經是渾身發軟,夥計們如銅雕像一般,不敢動彈,酒樓掌櫃卻已經不由自主地癱坐了下去,臉色慘白,冷汗直冒,瞳孔收縮,腦中一片空白。

秦逍和喬瑞昕也都像石雕一樣坐着,一臉震驚。

片刻之後,秦逍才緩緩起身,繞過桌子,走到夏侯寧身邊,看着斜躺在地上的夏侯寧,發現夏侯寧竟然還沒有死透,身體依然還在輕輕抽動,但腦袋下面,卻已經被血液腦漿染紅一片。

夏侯寧雙眸之內的光亮已經散去,黯淡無神。

秦逍呆呆看着夏侯寧,腦中卻也是一片混亂。

因爲今晚的事情發展,已經完全超出了秦逍的預期,讓他也是猝不及備。

秦逍知道,刺客並不是自己安排。

昨夜和紅葉一番商議,確信今晚的酒宴一定是陷阱,以夏侯寧的性情和膽量,趁今晚酒宴除掉一名不聽話甚至與自己爲敵的大理寺官員,對他來說其實算不得什麼驚天之事。

而且分析紅葉提供的情報,秦逍和紅葉也都相信出手實施刺殺行動的很可能便是夏侯寧貼身高手黑頭鷹。

刺殺大理寺官員所需要的刺客,不但要身手了得,擁有一擊致命的實力,而且還需要絕對的忠誠。

而黑頭鷹具備這兩點,自然是最佳人選。

夏侯寧設下陷阱,秦逍自然是心知肚明。

紅葉的出現,讓秦逍立時便有了妥善的應對之策。

要讓夏侯寧此次的計劃落空,最好的辦法,當然就是從根源上切斷行刺可能,而負責執行這次行動的黑頭鷹,便是這次計劃中最關鍵的一點,秦逍很清楚,只要解決了黑頭鷹,夏侯寧倉促之下,根本無法找到其他可以替代的刺客,那麼這次行刺計劃就不得不取消。

秦逍自問還沒有解決黑頭鷹的實力,但紅葉卻具備這樣的身手。

紅葉有出類拔萃的易容術,千變萬化,而且修爲絕不輸於黑頭鷹,既然能夠悄無聲息潛入刺史府,那麼潛入夏侯寧的住處,其實也不算太難的事情。

按照秦逍的計劃,紅葉可以假扮成夏侯寧的模樣,讓黑頭鷹失去防範。

畢竟在夏侯寧居住之所,黑頭鷹發現夏侯寧出現在自己眼前,絕不可能會懷疑到是其他人假扮。

如果正面對決,黑頭鷹即使武功遜於紅葉,但紅葉想要迅速將其解決,那也是絕無可能,只有在黑頭鷹沒有任何防範之心的情況下,紅葉突然出手,纔有可能一擊致命。

紅葉只要能夠除掉黑頭鷹,讓他從這世界徹底消失,那麼夏侯寧就沒了行刺的工具,行刺計劃自然無法進行。

對於夏侯寧本身,秦逍雖然也動了殺心,但卻知道如今還不是動手的時機。

夏侯寧的身份實在太過特殊,如果在杭州出現意外,那就是震驚朝野的事情,也必然會讓朝廷出現滔天巨浪。

他知道國相對夏侯寧寄予厚望,甚至將夏侯家的未來都放在了這位安興候的身上,所以一旦夏侯寧在杭州出事,對夏侯家將是沉重的打擊,可也正因如此,夏侯家的反撲也必將兇猛至極。

夏侯家畢竟是權傾朝野的力量,如果真要集中力量去做某件事情,當今世上恐怕還沒有幾個人能阻攔。

而夏侯寧同樣是聖人的內侄,有人敢行刺夏侯寧,就是在當今聖上頭上動土,於公於私,聖人都會龍顏大怒。

一旦聖人和國相都要揪出幕後真兇,其爆發出來的恐怖力量足可以讓任何人心驚膽戰。

夏侯寧今晚欲殺秦逍,一旦得手,天下人第一個懷疑的便是夏侯寧,同樣的道理,在今晚的酒宴上,如果夏侯寧被殺,那麼秦逍就成了最大的嫌疑人。

畢竟二人在杭州已經是針鋒相對,人盡皆知。

夏侯寧殺了秦逍,沒有誰敢去追究夏侯家的責任,可是秦逍如果真的策劃行刺夏侯寧,國相必然會利用手頭上一切的力量來調查真相,秦逍自問以當前自己的實力,那是根本無法與夏侯家相抗。

他不是莽夫。

所以他心裡即使對夏侯寧起了殺心,但這種時候將之殺死,無疑是惹禍上身,愚蠢透頂。

秦逍與夏侯寧在杭州爭鋒的目的,一來確實是因爲瞧不慣夏侯寧濫殺無辜的狠辣行徑,另一個緣故,則是希望以此來獲得麝月更大的支持,對秦逍來說,混跡於朝堂的最終目的,就是募練出一支新軍,用以收復西陵,親手將李陀斬殺於刀下。

在這樣的目標下,他可以無情地斬斷道路上的荊棘,同時也會適當地做出忍耐,不會魯莽行事。

爲此在昨晚的計劃之中,特意讓紅葉假冒黑頭鷹留下一道便箋,那道便箋,其實也是用以試探。

雖然秦逍和紅葉都判斷夏侯寧可能是讓黑頭鷹出手行刺,但這依然只是揣測,並不能完全確定,也許夏侯寧出人意料安排了其他的刺客也未可知。

所以那道便箋也就至關重要。

如果負責行動的確實是黑頭鷹,那麼夏侯寧看過那道便箋,便只以爲黑頭鷹果真是自行埋伏,但是如果刺殺計劃中負責行動的人不是黑頭鷹,黑頭鷹卻留下那道便箋,必然會讓夏侯寧起疑心,也就會猜到刺殺計劃之中出現了眼中的問題,如此一來,今晚的行刺計劃很可能會取消。

事實上夏侯寧看過那道便箋之後,一切順利,並沒有出現變動,這也就讓秦逍這邊確定了黑頭鷹確實是負責行動的刺客。

而黑頭鷹已死,秦逍今晚前來赴約,行刺計劃也就無法實施,秦逍自然可以毫髮無損地安然返回,完美化解了夏侯寧這次計劃。

在秦逍和紅葉的計劃之中,自然不可能設計要將夏侯寧殺死在三合樓。

所以當那名店夥計出手行刺之時,也是完全出乎秦逍的預料。

夏侯寧苦心設計,要在今晚酒宴刺殺自己,可到頭來卻反被刺客所殺。

這讓秦逍只感覺匪夷所思。

刺客的出手乾脆利落,那一手以筷子殺人的功夫,也絕不是一般的刺客能夠做到,至少能夠讓桌上的筷子沒有接觸到任何物件之時,竟然能夠自行升起,秦逍知道這隻能是以內力催動所致。

隔空控物,這當然需要極深厚的內力。

秦逍這時候已經明白,夏侯寧計劃在今晚殺死自己,可是卻另有人要趁今晚酒宴刺殺夏侯寧,螳螂捕蟬之時,卻不知黃雀在其身後。

喬瑞昕臉色慘白一片,身體僵硬,慢慢站起來,機械般走過來,看着夏侯寧躺在血泊中,不敢置信。

夏侯寧的身體也終於不再抽動,秦逍擡起頭,盯着喬瑞昕,神色冷峻:“侯爺死了。喬將軍,你還在等什麼?還不下令兵馬圍住三合樓?”

-------

第三十三章 提囚第六五零章 心腹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二四二章 千夜曼羅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二九七章 在人間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六零八章 大先生的懲罰第十六章 生辰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六零九章 龍潭虎穴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八一七章 試探第二五七章 雌雄雙箭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二一一章 兀思魯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六一五章 奇怪的遺言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八三三章 風情月意第七六九章 認賊作父第八三九章 背後盤算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二六三章 滅頂之災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三九二章 猝不及防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七十六章 水簾洞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三八五章 它還在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六肆七章 諸島之王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五三八章 事緩則圓第四九六章 梧桐樹下的白影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四七四章 入宮第四四二章 黑幕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三三七章 兵變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四五三章 宮中有片海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二一三章 骨氣第八四三章 天機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八二二章 柔情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四三四章 真正的棋手第二九九章 刀魔
第三十三章 提囚第六五零章 心腹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二四二章 千夜曼羅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二九七章 在人間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六零八章 大先生的懲罰第十六章 生辰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六零九章 龍潭虎穴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八一七章 試探第二五七章 雌雄雙箭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二一一章 兀思魯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六一五章 奇怪的遺言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八三三章 風情月意第七六九章 認賊作父第八三九章 背後盤算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二六三章 滅頂之災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三九二章 猝不及防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七十六章 水簾洞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三八五章 它還在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六肆七章 諸島之王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五三八章 事緩則圓第四九六章 梧桐樹下的白影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四七四章 入宮第四四二章 黑幕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三三七章 兵變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四五三章 宮中有片海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二一三章 骨氣第八四三章 天機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八二二章 柔情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四三四章 真正的棋手第二九九章 刀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