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四章 筷子

夏侯寧淡然一笑,道:“至少在我的記憶裡,得罪過麝月之人,似乎沒有誰有好下場。”

秦逍心下暗笑,尋思麝月最大的死對頭就是你們夏侯家,莫非夏侯家也不會有好下場?

“侯爺和下官說這些,不知是何意思?”

“我的意思你應該明白。”夏侯寧直視秦逍:“投靠我夏侯家,幫我控制江南,將麝月的勢力從江南徹底清除。事成之後,我可以向你保證,你不但可以獲得爵位,而且想要什麼都可以。你現在只是大理寺少卿,如果你願意,江南三州刺史你可以挑一個,江南錦繡之地,在這裡租可以保證你榮華富貴。”

秦逍笑道:“侯爺真是慷慨。”

“爲夏侯家效力的人,夏侯家從不虧待。”夏侯寧目光銳利:“此番江南之亂,麝月即使保住江南,根基也已經動了,我也不瞞你,即使麝月安全回到京都,她在朝中的地位,再也無法和從前相比。”

秦逍“哦”了一聲,道:“公主平定了蘇州之亂,功勞卓著,聖人該當獎勵,怎會不如從前?”

夏侯寧看着秦逍眼睛,似乎想要看穿秦逍的心思,好一陣子,才淡淡道:“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

“下官沒有侯爺想的那般聰明。”秦逍嘆道:“下官雖然是朝廷的官員,但對朝中之事,知之甚少。”

夏侯寧淡淡一笑,道:“你不知道,那我就告訴你。麝月多年不離京城,此番從京都悄悄來到江南,原因只能是內庫出現了問題。不過在江南這塊地面上,沒有江南七姓在背後搞鬼,想要盜竊內庫,簡直是異想天開,所以麝月下江南,只不過是上了江南世家的當,被江南世家引入陷阱。”

內庫一案,十分隱秘,知道的人鳳毛麟角,秦逍也不知道夏侯寧是因爲身份緣故,所以消息靈通,還是真的被他推測出來。

“麝月前腳到江南,後腳江南便發生叛亂,那麼江南世家引誘麝月到江南的目的,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挾持麝月,打出大唐的旗號。”夏侯寧緩緩道:“麝月是李唐血脈,所以這杆旗號很有用,至少在江南世家心裡,豎起麝月的旗號,足以和朝廷抗衡。”

秦逍搖頭道:“但是公主絕不會存有與朝廷爲敵之心。”

“她有沒有這樣的心思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具有這樣的影響力。”夏侯寧神情冷峻起來:“經此一事,聖人會如何看麝月?普天之下,沒有任何人能夠撼動聖人的位置,可是江南之亂後,聖人會意識到,麝月纔是她最大的威脅。也許麝月永遠都不會生出與聖人爲敵之心,但她的存在,就是對聖人的威脅。”

秦逍臉色也冷峻下來。

“聖人既然知道身邊有這樣一個巨大的威脅,你覺得聖人會怎樣做?”夏侯寧似笑非笑:“她們母女情深,聖人自然不會對麝月下狠手,可是麝月回京之後,還有沒有離開宮門一步,這就是未知之數了。”目光變的陰沉起來:“將她囚禁在深宮之中,這已經是聖人對她最好的處置。秦逍,試問一名被軟禁在深宮之內的大唐公主,還有什麼樣的實力來讓你平步青雲?”

秦逍面不改色,心下卻是駭然。

他知道夏侯寧這番話並不是危言聳聽。

“所以麝月在朝中的勢力只會越來越弱,如果你追隨麝月,只會誤了你自己的前程。”夏侯寧目光犀利,一字一句道:“效忠於夏侯家的人,夏侯家不會虧待他,可是與夏侯家爲敵,夏侯家也從來不會心慈手軟。”

秦逍苦笑道:“侯爺這是在威脅下官?”

“本侯用不着去威脅任何人,只是告訴你事實。”夏侯寧握起拳頭:“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根本不需要什麼威脅。你是聰明人,該如何抉擇,我相信你應該能做出正確的判斷。”

秦逍搖頭道:“侯爺,下官吃的是朝廷的俸祿,只會效忠朝廷,效忠聖人,公主和夏侯家的紛爭,下官是在沒有資格捲入進去。下官只能恪盡職守,不敢有其他心思。”

“所以你的回答是拒絕?”夏侯寧神色變得冷厲起來。

秦逍淡然一笑:“莫非下官置身事外也不可以?”

“身在朝堂,你如何置身事外?”夏侯寧冷笑一聲:“就像眼下杭州之事,你是要順着麝月的意思繼續與本侯爲敵,還是跟隨本侯大展拳腳?這難道還有第三條路可選?”

秦逍看着夏侯寧的眼睛,淡淡道:“我說過,我所能做的,只有恪盡職守。”眸中顯出一絲寒意:“侯爺入城之後,逮捕多少人,我不必多說,可是你下令斬殺的一共是一百三十七人,這其中老弱婦孺佔去一大半,其中死在侯爺刀下最小的孩子,只有三歲,他甚至都不知道什麼叫做叛亂,卻還是懵懂無知地倒在侯爺的屠刀下。”

夏侯寧臉上的寒意更濃。

“如果我要追隨侯爺,繼續在杭州興起大獄,接下來還有多少無辜死在你的刀下?還有多少懵懂無知的孩子血濺刀下?”秦逍緊盯夏侯寧眼睛:“他們有什麼罪?”

夏侯寧冷笑道:“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要成就大事,又豈能在乎那些賤民的生死?”

“好一個賤民。”秦逍怒極反笑:“侯爺可知道,我也是賤民出身,其實到現在,骨子裡也還是賤民。侯爺不在乎賤民的生死,可是我在乎,因爲在乎他們的生死,就是在乎自己的生死。”

夏侯寧盯着秦逍眼睛,許久之後,才微微點頭道:“很好,本侯明白你的意思了。”

“侯爺能明白,也很好。”秦逍淡淡道:“若有冒犯之處,還請侯爺見諒。”

夏侯寧脣角泛起笑意,聲音平和:“人各有志,我不勉強。既然設宴,今晚你我還是把酒言歡,至少因爲傾城之故,你與我們夏侯家不算是敵人。”向門外看了一眼,起身來,走到窗口邊,單手揹負身後,低頭向街道望過去。

三合樓外圍的幾條街道都有兵士把守,閒雜人等無法過來,所以街道上空空蕩蕩。

夏侯寧對秦逍早就生出殺意,但他還是希望做最後一次爭取,如果秦逍今晚能夠被自己說服,投靠夏侯家,那自然是皆大歡喜,今晚的刺殺計劃可以取消。

但秦逍給了他確切的答案。

他知道秦逍和自己完全是不同道路上的兩種人,這樣的人如果繼續留着,不但此番在杭州會繼續給自己製造大麻煩,最要緊的是日後還會成爲夏侯家的麻煩。

當秦逍給出答案的那一刻,夏侯寧就已經下定決心,讓秦逍今晚血濺三合樓。

他現在只是好奇,黑頭鷹會在什麼時候出現?

黑頭鷹一大早就消失,留下便箋,告知會安排今晚的行刺計劃,對黑頭鷹的實力和智慧,夏侯寧完全信任,既然黑頭鷹已經做了準備,那麼秦逍今晚肯定是無法活着離開三合樓。

他相信黑頭鷹刺客已經埋伏在三合樓之內,不過到底藏身何處,他自己也無法確定。

“侯爺,酒菜已經備好,是否可以上菜?”聽到腳步聲響,夏侯寧回過頭,只見陳曦和喬瑞昕從門外進來,這纔回到桌邊坐下,含笑道:“可以上菜了。”向秦逍道:“三合樓的龍井蝦仁,名滿天下,你今晚可要好好嚐嚐。”

最後的晚餐,多吃兩口,也不至於做個餓死鬼。

喬瑞昕這才向門外候着的酒樓掌櫃道:“上菜!”

掌櫃的不敢怠慢,大聲唱道:“上菜囉!”

很快店內的夥計已經端着菜餚在樓梯排成長蛇般等候,掌櫃的招手示意,第一名夥計率先端着造型考究的菜餚進了屋內,掌櫃的唱道:“第一道菜,桂花鮮慄羹!”

夥計低着頭,小心翼翼地將菜餚送上桌子,按照事先準備好的位置上放下。

“第二道菜,八寶豆腐!”

隨着唱號聲,第二名夥計端着八寶豆腐進來。

這唱菜是大酒樓的特色,三合樓但凡有貴客用餐,便會有專人負責報菜號,掌櫃的自然很少做這樣的事情,但是來了達官貴人,酒樓掌櫃便會親自報菜。

“第三道菜,西湖醋魚!”

“第四道菜,斬魚圓!”

一道菜一道菜上來,片刻之間,桌上已經擺了十幾盤菜餚。

“龍井蝦仁是三合樓的壓軸大菜。”喬瑞昕笑道:“今晚備了十八道菜,龍井蝦仁就在十八位。”

掌櫃的又唱號道:“第十一道菜,叫花童子雞!”

唱號聲中,夥計端着大盤叫花童子雞進了屋,低頭走到桌邊,小心翼翼將菜餚放在桌上,童子雞色澤金黃,香味撲鼻,而且造型十分別致,那夥計站在喬瑞昕身邊,喬瑞昕看着美味佳餚,倒也是食慾大振,笑道:“秦大人,今晚託你的福,侯爺設宴,本將也.....!”還沒說完,卻看到擺在自己面前的一隻筷子竟然匪夷所思地突然升起來,正不知怎麼回事,卻見從自己旁邊一隻手探出,那隻手食指彈在升起的筷子上,筷子瞬間如同利箭一般,暴射而出。

筷子如同閃電一般,在場包括陳曦在內,幾乎都沒有反應過來。

“噗!”

筷子犀利無匹,竟然是爆射向安興候夏侯寧,夏侯寧側臉對着這邊,根本沒有絲毫察覺,等到感覺耳邊似乎有勁風襲來,卻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筷子直直從他太陽穴刺入,穿透整個腦袋,帶着腦漿子,從另一邊射出。

筷子穿透夏侯寧的腦袋,夏侯寧甚至都沒能反應過來,保持着端坐的姿勢沒有變化。

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四四四章 拉攏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五七五章 疑雲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四八一章 守護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四十九章 故鄉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三四六章 殺父之仇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二三三章 背後的陰影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三五四章 葬身之地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八七一章 請喝茶第七四五章 忠勇軍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二零六章 投名狀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八七零章 人心有秤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三三七章 兵變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二九七章 在人間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五一零章 真相大白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一百章 取而代之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八五八章 無爲而有爲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一一七章 擒賊擒王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八八一章 夫子賜書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一百章 取而代之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七一六章 信使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七十七章 赤果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八五三章 自作聰明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五零九章 借力打力
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四四四章 拉攏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五七五章 疑雲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四八一章 守護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四十九章 故鄉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三四六章 殺父之仇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二三三章 背後的陰影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三五四章 葬身之地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八七一章 請喝茶第七四五章 忠勇軍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二零六章 投名狀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八七零章 人心有秤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三三七章 兵變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二九七章 在人間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五一零章 真相大白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一百章 取而代之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八五八章 無爲而有爲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一一七章 擒賊擒王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八八一章 夫子賜書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一百章 取而代之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七一六章 信使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七十七章 赤果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八五三章 自作聰明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五零九章 借力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