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三章 赴宴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

到了杭州,如果不品嚐龍井蝦仁,等於白來一趟,要品嚐龍井蝦仁,若是不到三合樓,等於沒有嚐到真正的龍井蝦仁。

三合樓是杭州城有名的酒樓,而三合樓的東家,卻正是杭州世家之首林家。

林家已經被安興候摧毀,事發過後,三合樓其實也已經關門歇業。

不過侯爺一聲吩咐,三合樓立刻開張,酒樓的廚子也都悉數返回。

華燈初上,杭州早就沒有了從前的歌舞昇平,甚至有些冷清,不過三合樓卻是燈火輝煌,周圍的街道,也都是重兵把守。

三合樓今晚只有一桌客人。

安興候宴請大理寺秦少卿,酒樓從中午開始就認真準備,採買了最新鮮的食材,幾名廚子也都是使出渾身解數,做出自己最擅長的菜餚。

請客的是安興候,做差了可能人頭不保,做好了卻可能有賞賜。

秦逍來到三合樓的時候,中郎將喬瑞昕正在門前等候。

秦逍帶來的人不多,只有數名隨從,不過紫衣監的陳曦卻是隨同前來。

“秦大人!”喬瑞昕得到安興候的囑咐,今日要對這位秦少卿客客氣氣,雖然心裡恨不得將此人碎屍萬段,但面子上卻還是一臉笑容,拱手道:“侯爺已經等候多時了。”

秦逍含笑還禮道:“本來是要早些過來,不過有一樁案子商議許久,所以耽擱了一些時候。”

“不妨事。”喬瑞昕笑道:“侯爺說了,就算等到三更半夜,也要等着秦大人大駕光臨。”掃了一眼,問道:“範刺史沒有過來?”

秦逍心下好笑,暗想夏侯寧下帖子,也沒有邀請范陽,范陽豈會前來?

陳曦也是顧念秦逍安全,這纔不請自來。

“沒有得到侯爺的邀請,範大人不好意思。”秦逍微笑道:“要不將軍派人去請?”

喬瑞昕也是一笑,道:“侯爺今日要與少卿商議要事,人多了反倒不好。”擡手道:“秦大人請!”

宴席安排在二樓,二樓中央,擺放着一張極大的桌子,上面擺滿了瓜果點心,安興候的兩名護衛守衛在入門處,見到喬瑞昕帶人上來,也不多話。

秦逍和陳曦跟隨喬瑞昕一同進了廳內,便見到一身便服的安興候夏侯寧正站在窗邊,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夏侯寧轉過身來,面帶微笑,道:“秦大人似乎很忙?”

秦逍這是第二次見到夏侯寧,他初入皇宮之時,在宮外見過夏侯寧一次。

“本來早就該去拜見侯爺。”秦逍拱手道:“可是一到杭州,瑣事繁多,一直抽不出時間,侯爺千萬別生氣。”

“你我到杭州,都是爲朝廷辦事。”夏侯寧淡淡一笑:“我又如何會怪你?”看向陳曦,點頭道:“陳少監!”

陳曦也是躬身行禮,道:“見過侯爺,下官是不請自來,讓侯爺見笑了。”

陳曦是宦官出身,但不在宮裡當差,擔任紫衣監少監,紫衣監直屬於皇帝,雖然獨立於朝堂各司衙門之外,但畢竟也是帝國的衙門,少監無品,卻沒有任何官員敢小覷。

他自稱下官,也是因爲夏侯寧有爵位在身。

“侯爺,這倒不是陳少監不請自來。”秦逍嘆道:“前幾日侯爺遇刺,刺客失手之後,潛入刺史府,意圖行刺範大人,可見城中的亂黨依然猖狂得很。少監擔心我在赴宴的途中遭遇刺客,這才隨同前來,說到底,還是爲了保護我的安全。”

夏侯寧微笑道:“城中的亂黨確實猖狂,陳少監想得周到。”擡手道:“坐下說話。”

秦逍等夏侯寧坐下之後,這才落座,陳曦也在秦逍身邊坐了,夏侯寧向喬瑞昕一點頭,喬瑞昕也在桌上坐了。

不過偌大的酒桌,卻只坐着四個人,顯得頗有些詭異。

“今日請你過來,想必你也清楚所爲何事。”夏侯寧雙手十指互扣,靠坐在椅子上,凝視秦逍道:“聽說這幾日秦大人已經爲許多案子平反?”

秦逍道:“侯爺也知道,下官此行江南,其實是奉了皇命,前來江南巡案,只是沒有想到會遇上江南叛亂。”頓了頓,才繼續道:“好在蘇州有公主坐鎮,蘇州之亂也算是平定。不過蘇州錢家叛亂,勢必涉及到江南世家,公主擔心杭州世家之中也有潛伏的亂黨,這纔派下官前來杭州調查。好在侯爺雷厲風行,以雷霆手段震懾了杭州世家,讓他們猝不及備,即使有反心,也無計可施。”

夏侯寧含笑道:“本侯也不瞞你,初到杭州,杭州那麼多世家豪族,本侯根本無法判斷誰是誰非,所以只能先抓後查。這其中有許多是遭受牽連,本侯心中也很清楚,本來還想着向朝廷奏稟,派出法司官員前來審查,誰知道秦大人及時趕到,這也讓本侯心中很是歡喜。這幾日你能夠查清許多冤案,幫助他們平反,也正是本侯所願。”

秦逍笑道:“原來如此。侯爺這樣做,無可厚非,非常之時,用非常之法,杜絕世家作亂的可能,下官以爲,這纔是高明做法。”

“喬將軍,廚房的酒菜是否準備好?”夏侯寧向喬瑞昕問道。

喬瑞昕忙道:“侯爺有吩咐,今晚宴請秦少卿,韭菜要豐盛,必須做到琳琅滿目。後廚一直都在準備,有幾道費功夫,不過再有片刻,就可以送上來。”

夏侯寧笑道:“秦大人有所不知,本侯吃酒宴,不喜歡一道菜一道菜往上送,最喜歡所有酒菜同時送上來。”頓了頓,才道:“正好還有些時間,本侯倒是有些肺腑之言想與秦大人說說。”說到這裡,向喬瑞昕瞥了一眼,喬瑞昕非常識趣,起身道:“侯爺,末將去後廚看看,催促他們快些上菜.....陳少監,這三合樓是杭州最好的酒樓,那些廚子的手藝不比宮裡的御廚差,要不要一起去見識一些他們的廚藝?”

陳曦淡然一笑,便是傻子也能看出夏侯寧是要單獨和秦逍說話。

“少監儘管去。”秦逍含笑道:“喬將軍盛情邀請,總不能不給喬將軍面子?”

▪ Tтkд n▪ ¢ 〇

陳曦也不多言,起身向夏侯寧一拱手,這纔跟隨喬瑞昕一起下去。

“侯爺讓他們離開,自然是又不好當着他們面說的話。”秦逍等二人走後,開門見山道:“侯爺有什麼吩咐,儘管示下。”

夏侯寧凝視秦逍道:“那我也不拐彎抹角了。秦少卿,你願不願意步步高昇,這一輩都盡享榮華富貴?”

“那是自然。”秦逍立刻笑道:“這是所有人夢寐以求之事,下官也是俗人,自然不能免俗。”

夏侯寧點頭道:“如此甚好。我知道你此番前來杭州,是受麝月指使,前來給本侯添亂.....!”還沒說完,見秦逍似乎要說什麼,擡手道:“你不用爭辯,你是聰明人,否則本侯今晚也不會設宴請你過來。”頓了頓,才終於道:“聽聞傾城當初前往西陵之時,與你有些淵源,傾城對你的恩惠一直都是記在心上。”

秦逍一怔,但立刻明白,夏侯寧口中的傾城,自然是夏侯傾城。

夏侯傾城在龜城麪館之時,遇到一些麻煩,幸虧秦逍出面,才幫她解了圍,對秦逍來說,這並不是什麼大事,不過夏侯傾城卻似乎很放在心上。

他其實知道,進京三人組之中,杜鴻盛被調去南疆柳州,韓雨農則是被調到裴孝恭麾下效命,唯獨自己留在京都,而且被安排在兵部任職,這其中自然是夏侯傾城在背後幫忙。

“當時並不知道那是夏侯小姐,所以多有冒犯。”秦逍道:“若有不當之處,侯爺還請包涵。”

“沒有的事。”夏侯寧微笑道:“非但沒有冒犯,反倒是讓我們夏侯家欠了你一份大人情。正因爲當時你不知她的身份,才顯得你爲人仗義,乃是俠肝義膽之輩。”

秦逍苦笑道:“侯爺過譽了。”

“後來留你在兵部當差,其實也是傾城向家父所求。”夏侯寧凝視着秦逍眼睛:“其實那時候開始,家父和我就已經將你當作了自己人。”

秦逍嘆道:“可是在淮陽侯的事情上,下官多有得罪,當時下官也並不知道淮陽侯與青衣堂有關係。”

“他是個愚蠢的人,上了麝月的當而不自知。”夏侯寧道:“在這件事情上,你非但沒有過錯,反而讓他長了教訓。他在京都吃喝玩樂,毫無長進,如今送到北疆鍛鍊,對他來說,不是壞事。家父在這件事情上,從未怪罪過你,我也同樣如此。”

秦逍拱手道:“國相和侯爺如此寬宏大量,下官實在感動。”

“我知道你在蘇州和麝月共同進退,形勢所迫,理所當然。”夏侯寧淡淡道:“不過你千萬不要以爲那位公主殿下是宅心仁厚之人,沒有蛇蠍手段,她也不可能有今日的實力。如今她需要你幫她辦事,或許對你許下了各種承諾,等到哪天你對她沒有用處,你的下場將會變得十分悽慘。”盯着秦逍眼睛道:“相比你,我對她的瞭解要深得多,你在京都已經因爲兵部和青衣堂的事情與她結怨,此人睚眥必報,只是暫時還沒有到她報復的時機而已。”

秦逍皺眉道:“侯爺是說,公主會秋後算賬?”

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五八四章 欲擒故縱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三零五章 羅睺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四五三章 宮中有片海第三八零章 致命漏洞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十一章 跟蹤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五三八章 事緩則圓第二一五章 夜會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五零四章 口空無憑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五七零章 南下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三零二章 羞辱第八章 有恩必報第二一三章 骨氣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第五八六章 抽絲剝繭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三九五章 催命符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一六肆章 山上有座院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八零三章 重用第二二六章 無法掌握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四十九章 故鄉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六一五章 奇怪的遺言第五五零章 布莊第六六六章 死裡逃生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八四六章 欺負第五一零章 真相大白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七九七章 口訣上架感言!第四章 玉佩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五八三章 泔水池第三十九章 梟首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六三八章 芥蒂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八零七章 珠圓玉潤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一二三章 觸目驚心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一三二章 坦誠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七一六章 信使
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五八四章 欲擒故縱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三零五章 羅睺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四五三章 宮中有片海第三八零章 致命漏洞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十一章 跟蹤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五三八章 事緩則圓第二一五章 夜會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五零四章 口空無憑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五七零章 南下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三零二章 羞辱第八章 有恩必報第二一三章 骨氣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第五八六章 抽絲剝繭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三九五章 催命符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一六肆章 山上有座院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八零三章 重用第二二六章 無法掌握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四十九章 故鄉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六一五章 奇怪的遺言第五五零章 布莊第六六六章 死裡逃生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八四六章 欺負第五一零章 真相大白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七九七章 口訣上架感言!第四章 玉佩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五八三章 泔水池第三十九章 梟首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六三八章 芥蒂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八零七章 珠圓玉潤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一二三章 觸目驚心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一三二章 坦誠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七一六章 信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