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

已是子夜時分,萬籟俱靜。

黑頭鷹盤坐在房內,靜心練氣。

去年突破五品之後,這位年過半百的高手便感覺這一年來自己的修爲似乎沒有任何精進,他知道武道坎坷,想要再次進階絕非易事,或許這一輩子都有可能停滯在五品不前,但始終沒有進展,心中也確實有些着急。

能在這個年紀突破到五品,對大部分武者來說,可望而不可求,足以讓無數人羨慕。

黑頭鷹覺得自己不是天賦過人之輩,所以在武道之上一直都是勤奮有加。

夏侯寧決定明晚刺殺秦逍,雖然黑頭鷹並不想做這樣鬼鬼祟祟之事,但他也明白夏侯寧如果不是被逼得太狠,也不可能會使出這樣的手段。

既然夏侯寧心意已決,於私而言,黑頭鷹也確實想幫自己的土地一把,於公而言,夏侯寧是侯爺,自己這些年端的都是夏侯家的飯碗,也根本沒有理由拒絕。

出手擊殺秦逍,黑頭鷹自信滿滿。

明晚按照計劃刺殺秦逍之後,自己迅速脫身,後面的事情,自然有夏侯寧處理。

雖然秦逍受聖人賞識,而且在杭州殺死一名大理寺官員不是什麼小事,但他知道以夏侯寧的身份和實力,可以很輕鬆地處理好這件事情。

自己不會留下任何痕跡,所以就算天下人都懷疑秦逍的死是安興候幕後指使,但卻沒有人能夠拿出證明證明這一點。

只要沒有證據,那就無人動彈到安興候一根毫毛。

白天時候,黑頭鷹會一直跟隨在夏侯寧身邊護衛,到了晚上,另外三名四平侍衛就會埋伏在夏侯寧住處周圍,確保夏侯寧的安全,而且宅邸四周的道路都被封住,四周也是守衛重重,黑頭鷹對夏侯寧的安危還是十分放心。

夏侯寧對黑頭鷹一直都很尊敬,或者說很客氣,跟隨夏侯寧這些年,夏侯寧也從無虧待他。

即使在這裡暫住,夏侯寧還專門讓人給黑頭鷹騰了一間院子,這也讓黑頭鷹晚上可以安心練功。

聽到院裡傳來腳步聲,黑頭鷹眉頭一緊,很快就聽到有人敲門。

他臉色一冷。

他沉默寡言,平日在夏侯寧身邊也是極少開口,更不會與軍中其他人說話,所以幾乎與軍中其他人沒有任何交情,那位中郎將喬瑞昕雖然知道夏侯寧身邊有這樣一位古怪的老者,但對老者的深淺一無所知。

黑頭鷹知道越是與人保持距離,就越讓人弄不清楚自己的底細。

他很反感有人在自己練功的時候過來打擾,敲門聲雖然很輕,卻還是影響了黑頭鷹的心情。

不過又想如果沒有急事,其他人也不敢輕易過來打擾,或許是夏侯寧派人前來有事吩咐,當下起身過去,打開了門,卻見到門外卻正是夏侯寧,心情一鬆,立刻拱手道:“侯爺!”

夏侯寧只是微點一下頭,徑自走進屋裡,黑頭鷹不知夏侯寧深更半夜忽然過來做什麼,尋思着肯定是與明晚的宴席有關係,猶豫一下,還是將門關上。

他剛轉過身來,卻感覺眼前一花,心知事情不妙,腳下一蹬,便要後退,可是對方的速度明顯比自己快得多,要命的是黑頭鷹根本沒有防備夏侯寧會突然對自己下手。

他素來小心謹慎,與任何人接觸,都會保持絕對的警戒之心,但面對夏侯寧,戒備之心自然消去。

不但因爲他與夏侯寧的關係親密,最要緊的是他對夏侯寧的實力十分清楚,以夏侯寧的武功修爲,就算真的令人難以置信會對自己下手,也根本不是自己的對手。

如果哪天夏侯寧真的對自己起了殺心,那也決不會親自動手,對此黑頭鷹十分清楚。

所以夏侯寧此刻從背後突然出手,大出黑頭鷹的意料之外,更讓他驚駭的是,夏侯寧的出手速度之快,匪夷所思,絕不可能只是四品境界。

“噗!”

一把鋒銳的利器在電光火石之間,已經直接刺入了黑頭鷹的喉嚨,貫穿脖子,黑頭鷹雙目暴突,但在利刃刺入他喉嚨的一剎那,卻還是雙掌奮力向對方拍出。

對方一擊得手,在黑頭鷹的雙掌拍到之前,已經向後飄去。

黑頭鷹想要喊出聲,但喉嚨被利刃刺穿,根本無法發出聲音。

但他此時卻已經明白,眼前這人,絕不可能是夏侯寧。

他終日陪伴在夏侯寧身邊,對夏侯寧的修爲實在是太清楚,而眼前這人的修爲絕不可能輸於自己,正面對決自己都未必能勝過對方,如今對方假冒夏侯寧從背後突然出手,自然是一擊必中。

對方出手果決狠辣,毫不留情。

他雙掌拍出,卻被對方輕易閃躲過去,被對方如此輕易偷襲得手,黑頭鷹實在是心中不甘,猛地轉過身,喉嚨裡發出瀕死野獸般的低吼,右掌猛地拍在門上,“砰”的一聲,那扇門已經直直飛出去,落在了院子裡。

這時候後面那人已經再次欺身上前,一掌拍在了黑頭鷹的後背,黑頭鷹“噗”的一聲,從口中噴出一口鮮血,往前踉蹌走出兩步,便向前一頭栽倒在地上。

一切很快就變得平靜異常。

只是那扇門飛出,卻還是驚動了院外經過的一一隊巡邏兵。

宅邸內守衛森嚴,有數隊兵士來回巡邏。

巡邏兵士距離黑頭鷹的院子並不遠,聽到院子裡傳來聲音,似乎有什麼東西重重砸在地上,都是詫異,有人指向院子那邊道:“那裡有動靜,要不要.....要不要過去看看?”

其他人都是不敢說話。

幾人都知道,那院子裡住着侯爺身邊的怪老頭,那老頭陰氣森森,一看就不是善茬,平日裡這些侍衛看到黑頭鷹都會繞着走。

眼下怪老頭的院子裡傳來奇怪的聲音,未免讓人生疑。

“別怪了。”有人低聲道:“咱們惹不起他,若是冒犯了,沒有好果子吃。”

其他人也都是同樣的心思,紛紛點頭。

領隊皺起眉頭,雖然他也不喜歡那個怪老頭,不過今晚如果沒事還好,萬一那院子裡真發生什麼,甚至有刺客潛入,自己卻避而不查,時候肯定是連腦袋也保不住的。

他也不廢話,冷聲道:“跟我來!”領着手下幾名兵士到了院外,猶豫一下,伸手推了推門,發現院門從裡面拴着,只能敲了敲門。

院內沒有任何反應。

“我們聽到裡面有聲音,需不需要幫忙?”領隊小心翼翼道。

院內還是沒有反應。

領隊隱隱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加大力氣,又敲了幾聲,還是沒有反應,身後有人忍不住道:“要不要從院牆翻進去瞧瞧?”

領隊回頭道:“你翻進去。”

那兵士尷尬一笑,往後縮了縮。

開玩笑,這院子裡住着怪老頭,沒有得到怪老頭的允許,翻牆進入他的院子,那不是自尋死路?

領隊再次敲了敲門,院子依然沒有聲息,只能道:“我去稟報侯爺,你們在這裡等着.....!”正要去稟報,卻聽到“嘎吱”一聲,院門突然打開,一身灰褐色衣衫的怪老頭站在門後,顯得異常詭異。

這些兵士負責守衛這處宅邸,平日裡自然也見過黑頭鷹,衣衫打扮和平常並無區別,昏暗之中,見到怪老頭的眼睛冷厲異常。

幾人哪敢多看一眼,都是低下頭,領隊躬身道:“先生,剛纔聽見院子裡有動靜,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需要我們效勞的地方?”

“我在練功。”怪老頭低沉聲音道。

“是是是!”領隊忙道:“打擾先生了,實在對不住,先生千萬別見怪。”回身道:“還不走。”又客客氣氣向怪老頭行了一禮,這才迅速帶人退了下去。

怪老頭看着巡邏隊離開,脣角才泛起一絲冷笑。

次日天還沒有亮,安興候夏侯寧便早早起身,他每天如此,天不亮便起牀練功,如無特殊情況,幾乎從不間斷。

他雖然出身富貴,但在武道上的天賦卻談不上太高。

不過能在這個年紀突入四品中天境,對一般武者來說也算是成就不小。

但夏侯寧對此卻是非常不滿意。

他自認爲是天之驕子,必須在任何方面都要超出其他人。

不過武道天賦從來不是想有就有,他唯一的辦法,就是隻能勤學苦練,希望以努力來彌補在天賦上的不足。

知道早餐之時,夏侯寧才收功,等下人將早點送上來,夏侯寧察覺到有些不對,在杭州這些時日,夏侯寧通常都會讓黑頭鷹陪同自己一起用早餐,而且這個時候,黑頭鷹也會很自覺地來到身邊。

不過此時卻並沒有看到黑頭鷹的身影。

他知道黑頭鷹是一個極有規律的人,突然一反常態,顯然不正常。

夏侯寧派了人過去請,今晚還要黑頭鷹出手除掉自己極其厭惡的秦逍,可萬不能出現任何岔子。

派去的人沒有請來黑頭鷹,卻帶來一張便條:“侯爺,這是在屋內桌上放的一張便箋,似乎是留給侯爺的。”

夏侯寧皺起眉頭,接過便箋,上面乾脆利落地寫着幾個字:“先行計劃,適時出手,一擊必中!”並沒有留款,夏侯寧先是皺眉,但很快眉頭就舒展開。

黑頭鷹顯然是有自己的計劃,或許已經前往三合樓踩點埋伏,他對黑頭鷹的實力有絕對的信心,只要黑頭鷹認真去計劃一件事情,那麼必然萬無一失。

夏侯寧放下便箋,拿起筷子,心情很愉快,今日的早點似乎比平常更有味道。

第三九六章 反戈一擊第一百零八章 緣分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二八零章 乘風得勢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三八零章 致命漏洞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七二七章 勸降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二六零章 良苦用心第一五三章 價值連城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五六二章 驚天大案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二一八章 繳械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三一四章 無心亦無劍第三一二章 助人爲樂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六三四章 烏合之衆第一九二章 監牢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七零一章 一針見血第二一八章 繳械第七三七章 門徒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一四九章 自由第三一一章 綺念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三九四章 宮中來旨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五二三章 醒掌權第四章 玉佩第五四三章 三道旨第七九五章 同生共死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一八零章 自焚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四九三章 走投無路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二六零章 良苦用心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四二七章 姽嫿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第四七三章 趕盡殺絕第四章 玉佩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四七四章 入宮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八九二章 恐嚇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三十六章 失火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
第三九六章 反戈一擊第一百零八章 緣分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二八零章 乘風得勢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三八零章 致命漏洞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七二七章 勸降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二六零章 良苦用心第一五三章 價值連城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五六二章 驚天大案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二一八章 繳械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三一四章 無心亦無劍第三一二章 助人爲樂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六三四章 烏合之衆第一九二章 監牢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七零一章 一針見血第二一八章 繳械第七三七章 門徒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一四九章 自由第三一一章 綺念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三九四章 宮中來旨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五二三章 醒掌權第四章 玉佩第五四三章 三道旨第七九五章 同生共死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一八零章 自焚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四九三章 走投無路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二六零章 良苦用心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四二七章 姽嫿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第四七三章 趕盡殺絕第四章 玉佩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四七四章 入宮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八九二章 恐嚇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三十六章 失火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