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

秦逍知道紅葉就是這冷冰冰的性情,不以爲意,笑道:“真要是死了,有姐姐幫我收屍也好。”

“晦氣。”紅葉冷哼一聲。

秦逍心想是你說要幫我收屍,現在又說晦氣,這女人的心真是海底針,揣摩不透。

“紅葉姐姐,京都那晚,樓下的人......!”秦逍話說一半,紅葉已經打斷道:“不是我。”

秦逍擡手撓撓頭,道:“我也沒問是不是你啊,你怎麼知道我說是你?”

紅葉臉色一寒,冷聲道:“你是在挑釁我?”

“不是不是。”秦逍忙擺手道:“我只是好奇,如果那晚真的是你,爲什麼當時不相見,今日卻又從天而降。”

“不是我就不是我。”紅葉冷冰冰道:“怎麼?我今天過來,你不希望見到?”

秦逍笑道:“那哪能呢,龜城分別後,我無時無刻不在掛念你,就擔心再也見不着你。否則今晚我怎能一下子就聽出你聲音?”

“掛念我什麼?”紅葉依然是面無表情,但語氣明顯和緩一些:“我和你也沒有什麼太深的交情,用不着掛念我。”

秦逍搖搖頭,低聲道:“龜城你陪伴了我三年,我能從龜城脫身,也全都是你幫忙,這怎麼能說沒有交情?”看着蠟黃的臉,忍不住道:“你的樣貌我還記得一清二楚。”

紅葉淡然道:“你最後見到我的樣貌,也未必是真,有什麼好記的。”說到這裡,猶豫一下,忽然扭身背過去,擡起手臂在臉上一抹,再轉過身來時,便是秦逍熟悉的那張清麗秀美的臉龐。

看到這張臉龐,秦逍更是歡喜,道:“就是這樣了,這纔是紅葉姐姐。姐姐,你的本事真是了得,千變萬化,這世上恐怕沒人有你這般厲害。”

紅葉見秦逍一副歡喜模樣,不知爲何,心裡卻有一種滿足感,卻並非是因爲秦逍誇讚自己的易容術,而是秦逍見到自己真容會如此興奮歡喜,這讓紅葉心中異常的舒坦。

她心下雖然舒服,但面上還是板着臉道:“皮囊千變萬化,有什麼好驚訝的。”

“要不我拜你爲師,以後也跟你學這本事?”秦逍忍不住擡起屁股,拉着屁股下的椅子往前挪了挪,更靠近紅葉,興奮道:“有了這樣的本事,我走到哪裡都可以千變萬化,誰也認不出。”

紅葉擡起一根手指,輕輕動了動,分明是示意秦逍往後挪挪,秦逍有些尷尬,只能又往後挪了挪。

“你要學易容術,也不是不可以。”紅葉道:“不過我現在沒時間教你,你也沒時間學,而且易容術要學到精髓,也需要天賦,即使有天賦,沒有十幾年的琢磨,也不會有什麼成就。”

秦逍心想自己現在忙着穩定江南,接下來還要張羅徵募新軍之事,確實沒有時間放在易容術上,只能道:“那等我們有了空閒,你再教我?”

“到時候再說吧。”紅葉道:“不過有件事情,我覺得還是有必要告訴你。”

“什麼?” ωwш● ttκā n● C〇

“蘇州王母會被平定,那你可知道幽冥將軍是誰?”紅葉凝視秦逍問道。

秦逍一怔,皺眉搖頭道:“不知。幽冥將軍是蘇州王母會的幕後主使之一,此人如果不除,必是後患,遲早還會捲土重來。”

“他應該已經死了。”紅葉道:“蘇州有一處黑市當鋪,明面上剪刀鋪,實際上......!”

秦逍臉色微變,失聲道:“無間當鋪?”

“原來你知道。”紅葉倒不知道秦逍去過無間當鋪,詫異道:“你知道幽冥將軍在當鋪?”

秦逍震驚道:“幽冥將軍在無間當鋪?這.....這怎麼可能?”第一時間卻是想到了唐蓉,唐蓉是無間當鋪掌櫃,按照唐蓉的說法,她也只是當鋪的傀儡,實權並不在她手中。

此刻紅葉竟然說幽冥將軍出自無間當鋪,秦逍又如何不驚?

難道唐蓉竟然也是王母會的人?幽冥將軍既然在無間當鋪之內,唐蓉與他又怎可能沒有絲毫關係?

他心如電轉,想到無間當鋪和唐蓉背後是大先生,而王母會的首領是昊天,如果唐蓉也是王母會的人,那麼昊天和大先生難道是同一人?

想到唐蓉可能是王母會的人,秦逍吃驚意外之餘,心下卻是很不舒服。

蘇州相見之時,唐蓉所說的一切,難道都是編造,自始至終都在欺騙自己?

“沒什麼不可能。”紅葉淡淡道:“我只是想告訴你,幽冥應該已經死了,那間當鋪也已經人去屋空,王母會在蘇州的首領應該是被除掉,短時間內他們在蘇州再想興風作浪,已經沒有那個實力了。”

秦逍疑惑道:“姐姐又如何知道幽冥躲在當鋪?”

“這個我就不用向你解釋了。”

秦逍知道紅葉不想說的,自己無論怎麼問也不會有結果,只能問道:“那昊天是誰,姐姐可知曉?”

“不知道。”紅葉簡單明瞭:“他藏的很深,但遲早會浮出水面。”似乎不願意在這個話題上過多敘說,問道:“你平日可堅持練功?”

秦逍點頭道:“但有空閒,就會練功。姐姐送給我的【太古意氣訣】,神妙無比,進京之後,我似乎已經突破到中天境。”

秦逍在京都被人行刺,險些喪命,那一夜身體水火兩重天,等到清醒過來,才清晰感覺到自己身體出現了脫胎換骨的變化,他雖然不能完全確定,但相信自己確實已經進入四品中天境。

“你的進步很快。”紅葉很淡定道:“比起一般人,你的進展算是出類拔萃,不過比起真正的天縱奇才,還是差得遠,所以不必沾沾自喜。”

秦逍苦笑道:“天縱奇才萬里挑一,我可不敢奢望自己是那樣的奇才。”

“你也不必這樣想。”紅葉猶豫一下,似乎是想鼓勵秦逍:“你能夠進入中天境,至少說明道門功法確實適合你,你也確實有練武的天賦。這天下間習武之人如同過江之鯉,真正有成就的屈指可數,莫說進入大天境,便是想要進入中天境,許多人一輩子都不可求。你年紀輕輕,能有四品進階,比起大多數人,已經很不錯。”

秦逍道:“這還是多虧姐姐送了【太古意氣訣】,否則我這輩子想在武道上有所突破,也只是癡心妄想。”

“該是你的總是你的。”紅葉淡淡道:“你既然有習武的天賦,便不可懈怠,不要像某些人......,嗯,反正就是勤加修煉,也許用不了幾年,就可能突破進入五品。”

秦逍一怔,詫異道:“需要幾年時間?”

紅葉蹙眉道:“你當練武是吃飯睡覺那般簡單?我說幾年時間,那還是看你在武道上確實有天賦,而且有【太古意氣訣】助你進階,否則一般人再過十年都未必能踏入五品。武道之路,其實艱難異常,勤奮和悟性還有修煉方法缺一不可。如果說在小天境想要突破,可以憑藉勤奮努力,到了中天境,沒有悟性幾乎是寸步難行。”

“所以小天境和中天境實際上就像有高山阻隔。”秦逍明白過來:“沒有悟性,即使有功法,也無法進入中天境?那些在武道上悟性不足之人,一輩子都被困在小天境?”

紅葉頷首道:“雖然不能說是絕對,但大可以這樣說了。”

秦逍欣慰道:“所以我還算是天賦不錯之人。”

紅葉似有若無瞥了他一眼,才繼續道:“進入中天境,每想突破一層,都是艱難重重,如果你疏於苦練,也許這輩子就只能停滯在四品,再也無法進階。”

秦逍心想小師姑貪杯好賭,可說是十分懶惰,但她不到三十歲,便已經是六品境界,看來小師姑的天賦確實是出類拔萃,也難怪劍神當年會收她爲關門弟子。

“紅葉姐姐,你說我這輩子有沒有可能進階到大天境?”秦逍忍不住浮想道。

紅葉一怔,冷冰冰道:“才區區四品,就想着進階大天境,你還真是不自量力。”頓了一頓,才道:“秦逍,你修煉的是道門功法,道門的精髓講求清淨自然,雖不避世,卻心無塵埃。你若能心平氣和,尋求自然,在武道上的修爲進展或許會比你想象的要快,如果一心念着要進入大天境,有了慾望,反會適得其反,在武道上很可能再無精進。”

秦逍一怔,紅葉輕聲道:“知道爲何當初將【太古意氣訣】送給你,卻沒有送你其它功法?”

秦逍搖搖頭,紅葉緩緩道:“武道的正統功法,其實出自三門,佛道儒,三門各有其道,儒門功法雖然比不上其他兩門響亮,但一旦修成,那是絕不輸於其他兩門。”

秦逍聽紅葉語氣,想到什麼,忍不住插紅葉嘴道:“姐姐修的是儒門功法?”

“你不想聽我就不說了。”紅葉蹙眉道:“你要是聽,就閉上嘴不要說話。”

秦逍立時端坐不動,如同被夫子教訓的頑童。

“要修儒門功法,自然是要知書明理,自幼便書讀諸子百家。”紅葉道:“你也許讀過幾本書,但在龜城的時候,以你心中學識,還不足以修煉儒門功法。佛門功法又講究六根清淨,不戀紅塵,出自佛門的功法往往便是以五戒爲根基,你自然也是做不到的。”

“那是。”秦逍也知道佛門的五戒,其他倒也罷了,那時候他體內寒毒時常發作,以烈酒壓制,僅飲酒就破了五戒,而且還有戒女色,這也是秦逍萬萬不能接受到,連連點頭道:“佛門的功法與我無緣。”

紅葉點頭道:“那時候你一直飲酒,所以佛門功法也不適合你。唯有道門講究清淨自然,雖然與佛門一樣都算是世外功法,但兩門的功法要義卻是相去甚遠。你這人有很多-毛病,卻能夠隨遇而安,也不循規蹈矩,一切全憑自然,這其實已經合上了道門的精髓,所以選擇讓你修煉道門的【太古意氣訣】,也是沒有選擇的選擇。”

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六零三章 太玄觀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七六八章 殺意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五十二章 黑色包裹第七四零章 天地書院第三九五章 催命符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八四三章 天機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七二六章 心狠手辣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一六二章 送你們去死第四一八章 神速破案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三四九章 反目成仇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一五三章 價值連城第三七四章 此路不通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七四四章 背叛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一八一章 土堡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八七零章 人心有秤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六肆八章 六陌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上架感言!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六六六章 死裡逃生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四九三章 走投無路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八六六章 突變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二三六章 密議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三十一章 空有寶山自不知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四六零章 伴風雨而來第八七八章 道別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四五四章 老總管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一八一章 土堡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二一五章 夜會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七五零章 國有國法
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六零三章 太玄觀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七六八章 殺意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五十二章 黑色包裹第七四零章 天地書院第三九五章 催命符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八四三章 天機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七二六章 心狠手辣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一六二章 送你們去死第四一八章 神速破案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三四九章 反目成仇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一五三章 價值連城第三七四章 此路不通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七四四章 背叛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一八一章 土堡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八七零章 人心有秤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六肆八章 六陌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上架感言!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六六六章 死裡逃生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四九三章 走投無路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八六六章 突變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二三六章 密議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三十一章 空有寶山自不知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四六零章 伴風雨而來第八七八章 道別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四五四章 老總管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一八一章 土堡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二一五章 夜會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七五零章 國有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