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九章 認賊作父

聲音十分突兀,秦逍心下一凜。

以自己的境界,進屋之後絲毫沒有察覺到屋內有人,只能證明對方的修爲境界比自己要高。

他第一反應便是夏侯寧派出刺客前來行刺。

不過此前就已經防備夏侯寧會鋌而走險,所以陳曦特地調來了多名高手,就是防備刺客潛入刺史府內。

夏侯寧即使真的想派人刺殺,也不得不掂量刺史府的防衛力量。

不過此人在森嚴的保護之下,依然能夠潛入府內,身手着實了得。

他沒有轉身,依然點上了燈,感覺身後那人並無接近,但全身上下卻已經是繃緊,只待對方出手,自己無論如何也要拼死抵擋,只要這邊動靜一起,陳曦那邊必然會警覺。

他緩慢轉過身,這才發現在屋角處,一人坐在一張椅子上,燈火之下,那人一身灰色麻衣,一張蠟黃臉,看上去有四十多歲年紀,不過那雙眼眸子確實清澈如水。

四目相接,秦逍卻是身體一震,一瞬間,卻是發現那雙眼眸異常熟悉。

“閣下要取我性命?”秦逍不敢放鬆戒備,故意繞到桌子後面坐下,如此一來,對方即使出手,中間還有桌子阻擋,多少能夠拖延一點時間。

對方的武功明顯在自己之上,單打獨鬥,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那人淡淡道:“我要殺你,你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首。”

這時候卻聽得真切,那人雖然是一張中年男人的臉龐,但聲音卻分明清脆得很,明顯是個女人。

秦逍先是一怔,猛然間想到什麼,失聲道:“紅.....紅葉姐姐!”

那雙眼睛十分熟悉,待得聲音一想,秦逍立時便想到紅葉,脫口而出。

那人“咦”了一聲,顯得十分意外,似乎想不到秦逍竟然能夠認出她,詫異道:“你怎會知道?”這話分明就是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紅葉作爲書院弟子,自然是天賦異稟,她一直癡迷於易容術,易容的手段雖然稱不上冠絕天下,卻也是其中的翹楚。

對於自己的易容術,紅葉是充滿了絕對的信心,即使是書院的幾位師兄,也幾乎無法從外貌上辨識出,只是依靠多年相處的感覺以及她的言行舉止判斷。

可是秦逍竟然一下子就道破自己的身份,着實讓紅葉大感意外。

“你的眼睛,你的聲音,騙不了我。”秦逍興奮道:“紅葉姐姐,真的是你嗎?”

當初在龜城一別之後,秦逍與紅葉便再無說過話,雖然在京都驚鴻一瞥,看到一道極酷似紅葉的身影,但秦逍甚至不能肯定那便是紅葉。

如今身在杭州,紅葉竟然從天而降,這讓秦逍大感意外之餘,自然是說不出的驚喜。

紅葉對秦逍來說,就是一團謎雲。

可是他知道紅葉在龜城三年,一直在暗中默默保護自己,自己從龜城脫身,也全賴紅葉相助,對紅葉他一直是存有感激之心。

久別重逢,秦逍甚至生出一股衝動,恨不得衝上前去抱着紅葉姐姐親上幾口。

但他也知道,以自己的身手,只怕還沒親上,就要被紅葉狠狠甩上一個嘴巴子。

雖然以易容術改變了形貌,但那種冷漠孤然的氣質卻沒有變。

紅葉站起身來,她故意扮的很邋遢,不過身材畢竟太過出衆,窈窕的身段並不能被完全掩飾。

“你的記性很好。”紅葉走過來,在桌邊坐下,瞥了秦逍一眼:“你似乎變了不少。”

秦逍心中歡喜,站在紅葉身旁,藉着燈火,看着紅葉道,興奮道:“我記得你的聲音和眼睛,這一輩子都忘不了,看你眼睛時候就想到,一聽你說話,就十分肯定了。”

紅葉見狀,眸中劃過一絲暖意。

她自然看得出來,秦逍的歡喜確實是出自肺腑,這小子能夠僅憑自己的聲音和眼睛就能確認自己的身份,亦可見卻是一直將自己放在心上,這讓素來淡漠的紅葉心中也是忍不住泛起暖意。

“先坐下。”紅葉淡淡道。

秦逍急忙坐在邊上,十分乖巧,就像個聽話的孩子。

“有人要殺你,你知不知道?”紅葉凝視秦逍問道。

秦逍點頭道:“我在杭州所爲,已經讓夏侯寧大動肝火,他動了殺心,也是理所當然。”

“你倒還算清楚。”紅葉淡淡道:“爲何非要與他爲敵?”

秦逍想了一下,才道:“不是我與他爲敵,是他在擋我的道路。”

“哦?”

“紅葉姐姐應該已經知道,西陵落在了李陀之手,這夥人列土分疆,已經自立。”秦逍神情變得冷峻起來,緩緩道:“黑羽將軍死在他們手中,還有我許多的弟兄,也被他們所殺,這筆血債,不能不報。”

紅葉不屑一笑,道:“你是爲了報仇?秦逍,你和黑羽相處的時間短之又短,甚至談不上有什麼深厚之情,他的死,值得你如此大動干戈,不在乎自己的性命?”

秦逍點頭道:“將軍讓我敬畏,他一心爲國,卻死在那幫奸佞手中,我爲他報仇,責無旁貸。還有孟捕頭,他對我有救命之恩,誰害了他,我就要誰償命。”

“西陵之事,與杭州又有什麼干係?”紅葉問道。

秦逍對紅葉並不隱瞞,低聲道:“我與麝月公主做了交易,只要能夠將夏侯寧趕出江南,她會支持我徵募訓練一支新軍,新軍的用途,便是日後收復西陵。夏侯寧如果真的控制了杭州甚至江南,那麼我準備籌建新軍的目的就會泡湯,所以是夏侯寧在擋我的道路。”

“就算爲麝月保住江南,他支持你練一支新軍,你的新軍就能夠收復西陵?”紅葉語氣平淡:“我告訴你一件事情,你應該還不知道。李陀自立之後,派了使團前往兀陀王庭木刺拉城,見到了兀陀天可汗納律生哥,你可知道他派使團去做什麼?”

秦逍搖搖頭。

他雖然對西陵念念不忘,但嘉峪關被封鎖之後,就切斷了兩邊的聯繫,他對西陵那邊的消息知道的也是不多。

“李陀已經認納律生哥爲乾爹。”紅葉冷笑道:“他現在是兀陀人的乾兒子,真正的認賊做父了。”

秦逍吃了一驚。

他之前就想過李陀在西陵作亂,背後肯定還有兀陀人的影子,卻萬萬沒有想到李陀竟然如此下作,竟然甘願跪在兀陀人的腳下,認賊爲父。

他雙拳握起,目中殺意凜然。

“不過此事並沒有大肆宣揚。”紅葉淡淡道:“至少眼下西陵人還不知情。”

秦逍問道:“你是如何知道?”

“這些與我無關的事情,我本不想知道。”紅葉道:“不過我覺得你應該會很關心,所以讓人留意了這些事情,你放心,消息的來源很可靠。”

秦逍嘆道:“姐姐真是深不可測。”

紅葉的身份對秦逍來說確實是一個謎。

他不知紅葉究竟是何來歷,更不知道她爲何甘願孤獨地在龜城守護自己三年。

不過他如今卻也隱隱知道,紅葉與知命院的淵源不淺,而顧白衣也是出自知命院,兩人很可能有淵源。

他甚至感覺到,紅葉背後,定然也有一股不小的力量。

紅葉人在京都,卻能知道遠在兀陀發生的事情,這消息的來源就不一般。

“我告訴你這件事,是想提醒你,李陀背後有兀陀人撐腰。”紅葉雙手十指互扣,放在胸口處,淡淡道:“兀陀號稱有十萬鐵騎,李陀既然是兀陀人的乾兒子,西陵一旦受到攻擊,兀陀人絕不會坐視不管。”

秦逍點頭道:“我明白。”

“所以你即使得到麝月的支持,訓練出一支新軍,這支軍隊當真有實力去收復西陵?”紅葉懷疑道:“要與兀陀騎兵一較高下,你沒有騎兵,就是自尋死路。可是大唐根本無法給你的新軍提供充足的優良戰馬,即使戰馬充足,你要練出一支精銳騎兵,簡直是難如登天。”頓了頓,才輕嘆道:“我知道你一心想要收復西陵,但此事並不像你想的那般簡單。練出能征善戰的騎兵,不是有人有馬就可以,沒有經過戰場的磨礪,所謂的騎兵也不過是擺設而已。”

秦逍知道紅葉所言確實有道理,淡然一笑,道:“我知道這件事情很難,甚至最終可能會失敗。但我不去做這件事,朝廷似乎也沒有別人去做。無論成敗,總要有人去做。”

“其實以你的處境,本可以左右逢源,兩不得罪。”紅葉美麗的眼眸子凝視着秦逍:“皇帝很器重你,只要你將許多事情置身事外,高官厚祿並不難。你得罪了夏侯寧,與夏侯家成爲死敵,即使這次真的將夏侯寧逼退,日後的處境也將十分兇險。如你自己所言,你這幾天在杭州所爲,確實已經激怒了夏侯寧,他對你也一定起了殺心,既然他已經準備殺你,你離死其實也不遠了。”

秦逍苦笑道:“紅葉姐姐,你今晚過來,就是想告訴我很快會死?”

“我是勸你懸崖勒馬。”紅葉淡淡道。

秦逍道:“夏侯寧已經下帖,明晚會在城中的三合樓設宴,請我去赴宴。”

“所以明晚就是你的死期。”紅葉神色冷漠:“要不要我去替你收屍?”

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七零八章 分崩離析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六六七章 紅羽第四九零章 水井第四十五章 劍拔弩張第八五四章 擂臺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一六肆章 山上有座院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二七五章 命運分歧第一章 甲字監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六零九章 龍潭虎穴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八三九章 背後盤算第一五八章 同病相憐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七零三章 人頭一百兩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一二七章 可憐人第五八六章 抽絲剝繭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三五七章 太監圓房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六九二 遊說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八三七章 大局爲重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六十章 夜行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一百零六章 黑霸王第三三五章 風雨將至第一五三章 價值連城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五五八章 改頭換面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三九六章 反戈一擊第五八三章 泔水池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三十一章 空有寶山自不知第三零五章 羅睺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四十九章 故鄉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八八六章 龍銳軍第六肆一章 我本西山鳳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五九五章 禮儀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二六六章 歸屬
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七零八章 分崩離析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六六七章 紅羽第四九零章 水井第四十五章 劍拔弩張第八五四章 擂臺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一六肆章 山上有座院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二七五章 命運分歧第一章 甲字監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六零九章 龍潭虎穴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八三九章 背後盤算第一五八章 同病相憐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七零三章 人頭一百兩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一二七章 可憐人第五八六章 抽絲剝繭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三五七章 太監圓房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六九二 遊說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八三七章 大局爲重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六十章 夜行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一百零六章 黑霸王第三三五章 風雨將至第一五三章 價值連城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五五八章 改頭換面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三九六章 反戈一擊第五八三章 泔水池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三十一章 空有寶山自不知第三零五章 羅睺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四十九章 故鄉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八八六章 龍銳軍第六肆一章 我本西山鳳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五九五章 禮儀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二六六章 歸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