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

中郎將既然站了出來,神策軍官兵自然就沒有顧慮。

如狼似虎的官兵逼近到大獄正門前,守衛在門前的杭州營官兵看出情勢不對,立時便有更多的官兵聚集過來,片刻之間,也是數百人列隊堵在正門前,挺起長槍對向了神策軍。

雙方官兵都是殺意凜然。

便在此時,從杭州營官兵中上前一人,身披甲冑,喬瑞昕距離那人幾步之遙,停下腳步,一擡手,身後官兵也都停下。

“神策軍中郎將喬瑞昕在此。”喬瑞昕按住佩刀刀柄,盯住那甲冑將領,沉聲道:“你是何人?”

“杭州大營副統領甘景山!”那將領卻很客氣一抱拳。

“甘景山,你們想幹什麼?”喬瑞昕指着甘景山身後的官兵道:“沒有侯爺之令,杭州營擅自入城,等同於兵變,難道你不知道?”

甘景山搖頭道:“中郎將錯了。平叛時期,杭州營要配合神策軍,如果城中出現叛亂,侯爺確實可以調動我們前來增援。但除了侯爺,刺史大人也有權在緊急時刻調動杭州營入城維持秩序。”從懷中取出一封公文,抖了開來,亮在喬瑞昕面前,淡淡道:“這是刺史大人的調令,中郎將可以仔細看看。”

喬瑞昕自然早就猜到杭州大營入城必然有范陽的調令公函,否則名不正言不順,杭州大營不會犯下如此錯誤。

“城中有神策軍鎮守,又何需你們入城?”喬瑞昕冷冷道。

甘景山收起調令,神情漠然:“聽聞城中盜匪橫行,刺客猖獗,侯爺甚至受到驚擾,而刺客還潛伏到刺史府衙門意圖行刺,由此可見城中的盜匪還在蓄勢待發。神策軍入城之後,並沒有徹底剿滅叛亂,所以刺史大人覺得有必要調杭州大營入城增援。”

喬瑞昕心裡只覺得窩火,刺客事件,本來是想對付范陽,找到藉口進入刺史府搶走案卷,誰知道結果卻適得其反,竟然給了范陽口實,讓他以此爲藉口調了杭州大營入城。

中郎將說不出的懊惱,卻還是冷冷道:“如此說來,帶兵跑到杭州大獄來,也是範刺史的命令?”

“那倒不是。”甘景山淡然一笑:“這是大理寺的請求。”

“大理寺的請求?”喬瑞昕一怔,便在此時,聽得甘景山身後傳來聲音道:“喬將軍,本官大理寺丞費辛,受公主之命,前來杭州巡案,這杭州大獄暫時就交給杭州營吧。”話聲之中,一人從後面上前來,面帶微笑,正是大理寺丞費辛。

喬瑞昕冷笑道:“原來是費大人。費大人,杭州大獄關押的是神策軍逮捕的亂黨,受侯爺之令,神策軍在此看守。你們一入城,沒有稟報侯爺,強行接管大獄,意欲何爲?”

費辛不動聲色,上前兩步,拱手問道:“喬將軍,你說這大獄之中都是神策軍逮捕的亂黨,是否千真萬確?”

“自然是千真萬確。”

“那麼這些亂黨是經過了神策軍辨識定罪,爾後抓捕入獄,我說的沒有錯吧?”費辛看着喬瑞昕眼睛,言辭緩慢,似乎是酌字酌句。

喬瑞昕一怔,立刻意識到什麼,馬上搖頭道:“不是。這些亂黨都是杭州知府衙門定罪,然後由神策軍配合抓捕,並非由神策軍定罪。”

費辛這才笑道:“喬將軍這話就說明白了,方纔還真是嚇我一跳。神策軍是朝廷的兵馬,是軍隊,大唐律法,軍隊可沒有資格過問刑名之事。若是神策軍給他們定罪,那就有違朝廷的律法,甚至可以說由你們定罪的囚犯,根本不合法,按照律法就要將監牢裡的囚犯全都放了。”

喬瑞昕臉色一沉,費辛繼續道:“幸好是杭州知府衙門定的罪,那就沒有問題了。”頓了頓,才道:“所以這大獄之中關押的囚犯,實際上是知府衙門的囚犯,不是你們神策軍的俘虜,你們神策軍在此之前只是協助知府衙門看守監牢,喬將軍,我說的沒有錯吧?”

喬瑞昕嘴脣動了動,卻不知該如何反駁。

“喬將軍,知府衙門是受刺史府轄制。”費辛緩緩道:“所以讓誰來看守監牢,刺史大人和杭州知府都有權決定。”從袖中取了兩份公函,慢悠悠道:“這裡有兩份公函,一份出自刺史府,一份出自知府衙門,兩道公函都是一個意思,讓杭州營幫忙看守監牢。昨夜刺客潛入刺史府,差點刺殺了範刺史,刺史大人很是震驚,覺得刺客竟然連刺史府都能潛入進去,那麼杭州監牢對他們來說要進去就更加容易。監牢裡有重犯,如果被刺客殺人滅口,那可了不得,所以刺史大人和毛知府都覺得有必要加強監牢的守衛,這才下了這兩道公函,讓杭州營看守監牢,喬將軍要不要檢查一下這兩道公函?”

喬瑞昕有苦說不出,只能冷笑道:“有神策軍看守監牢,難道還不安全?爲何要讓你們接管?”

“這就要去問刺史大人了。”費辛面露難色,猶豫了一下,才輕聲道:“可能他們對神策軍不放心,覺得杭州大營比神策軍更令人踏實!”

喬瑞昕握起拳頭,費辛卻已經淡淡道:“喬將軍,監牢換防,我已經向你解釋清楚了,不知你是否還還有其他疑問?如果沒有,還請你儘快帶着手下官兵離開,監牢重地,實不宜讓不相干的人靠近。”

喬瑞昕看着費辛那張臉,恨不得一拳打出去,將那張臉打成爛泥。

但他更明白,費辛所言,有理有據,幾乎是無懈可擊,自己出拳很容易,可是真要傷了費辛一根毫毛,後果不堪設想,大理寺定然會抓着這件事,讓自己落不得好下場。

“秦少卿在哪裡?”喬瑞昕想到安興候的交代,還是壓住怒火問道:“侯爺讓他過去相見。”

“秦少卿公務繁忙,一時還抽不開身。”費辛道:“不過喬將軍可以轉告侯爺,少卿大人一旦抽出空來,定然會去拜見。”擡手做了個送客的手勢:“喬將軍請!”

喬瑞昕眼角抽動,他似乎感覺到身後無數雙眼睛正盯着自己。

方纔自己因爲監牢守衛沒能擋住杭州營,當衆抽打了校尉石泉,爾後威風凜凜帶着一干官兵衝過來,那陣勢分明是要將杭州大獄重新奪回。

可現在費辛只不過一番話,自己便要鎩羽而歸,面子上實在是難看。

可是對方準備充分,句句有理,自己根本挑不出呲牙的理由,總不能因爲臉面過不去便要抽刀和杭州營火併,真要這樣做了,萬一被扣上一個兵變的罪名,後果不堪設想。

如果說之前被杭州營奪走監牢,是神策軍的奇恥大辱,現在調頭撤走,那就是自己的奇恥大辱了。

“費大人,監牢裡面關押的都是亂黨。”喬瑞昕冷冷道:“若真是走脫了一人,或者有人無故死在裡面,你們可要擔起後果。”

費辛點頭道:“喬將軍放心,一來真要出了什麼事情,依然屬於法司事務,不必神策軍來過問,二來既然杭州大營接管了大獄,那麼這裡出現任何後果,責任都由杭州營承擔。”再次擡手:“將軍請!”

喬瑞昕無可奈何,冷哼一聲,沉聲道:“咱們先撤。”轉身便走,從手下官兵之中穿過,雖然面上一臉冷峻,可是感覺到兩邊官兵用詫異的目光看着自己,卻是覺得臉上火辣辣的,難堪至極。

待得神策軍撤離,費辛才長出一口氣,向甘景山道:“甘統領,這裡就先交給你了,務必謹慎小心。”

“費大人放心,出了岔子,唯我是問。”甘景山拱手道。

杭州刺史府,刺史范陽此刻卻是一臉興奮,上下打量着秦逍,如同溺水之人看到了救命帆船。

少卿大人很年輕,樣貌清秀,給人一種鄰家男孩的感覺,很難讓人想到這樣一個年輕人會身居大理寺少卿的位置,更是公主派來扭轉局面的重要人物。

不過范陽卻已經對這位秦少卿的能力不再懷疑。

秦逍在最合適的時機,以最合適的理由領兵入城,入城之後,又第一時間派人控制了杭州大獄,此外又派兵將刺史府保護起來,可以說這位少卿入城之後便已經佔據了主動。

“秦少卿果真是年少有爲。”范陽欣慰笑道:“實不相瞞,之前老夫還真不知道如何應對杭州的局面,幸虧秦少卿及時趕到,這是杭州之幸,更是大唐之幸。”

“秦少卿,你若再遲些日子過來,杭州還要死更多人。”趙別駕苦笑道:“安興候分明是要將杭州官紳趕盡殺絕。”

秦逍淡然一笑,道:“刺史大人,安興候所爲,也並非都是錯的,只不過是火候太過了些。杭州有亂黨嗎?當然有,被關押的士紳之中,少不了一些與亂黨勾結之徒。蘇州錢家並不蠢,他們很清楚,僅憑一家之力,即使有王母會,也絕無可能叛亂成功,江南七姓雖然未必都捲入叛亂之中,但若說只有錢家一門叛亂,你們難道相信?”

范陽搖頭道:“不信。秦少卿這話說得對,杭州士紳之中,一定有亂黨。”

“根據我們的判斷,蘇州叛亂之後,杭州甚至揚州沒有動靜,不是這兩州沒有亂黨,而是他們一開始的計劃,是在錢家挾持公主之後,再共同起事。”秦逍神色肅然:“但他們的計劃出現了問題,沒能順利挾持公主,所以杭州這邊纔不敢輕舉妄動。安興候帶兵殺過來,入城之後大開殺戒,雷厲風行,這固然是我們沒有想到的,其實也是杭州士紳沒有想到的,否則杭州的一些亂黨絕不會坐以待斃。安興候的雷霆手腕,也算是先聲奪人,在亂黨反應過來之前便將他們撲滅了。”

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六十四章 事了拂衣去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五四三章 三道旨第二七一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五九八章 曾經有個女人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六三八章 芥蒂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四八四章 皆大歡喜第三七四章 此路不通第四六三章 孤狼睥睨四野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三八一章 嫁禍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二七一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五二三章 醒掌權第二一八章 繳械第五五零章 布莊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八零七章 珠圓玉潤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六九二 遊說第三四九章 反目成仇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六零二章 假冒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二零二章 下刀禮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七零三章 人頭一百兩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一七零章 背叛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一九九章 做媒第一八零章 自焚第五二九章 武川澹臺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七百章 重逢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九十六章 守規矩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二七八章 真兇第一六八章 漁網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三六二章 是非顛倒第三五七章 太監圓房第四九三章 走投無路第一四七章 兩清
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六十四章 事了拂衣去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五四三章 三道旨第二七一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五九八章 曾經有個女人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六三八章 芥蒂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四八四章 皆大歡喜第三七四章 此路不通第四六三章 孤狼睥睨四野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三八一章 嫁禍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二七一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五二三章 醒掌權第二一八章 繳械第五五零章 布莊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八零七章 珠圓玉潤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六九二 遊說第三四九章 反目成仇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六零二章 假冒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二零二章 下刀禮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七零三章 人頭一百兩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一七零章 背叛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一九九章 做媒第一八零章 自焚第五二九章 武川澹臺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七百章 重逢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九十六章 守規矩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二七八章 真兇第一六八章 漁網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三六二章 是非顛倒第三五七章 太監圓房第四九三章 走投無路第一四七章 兩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