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一章 理由

喬瑞昕面上的笑容漸漸斂去,問道:“老大人所說的合適人選,不知是誰?”

“喬將軍何必明知故問。”范陽淡然一笑:“大理寺少卿秦逍已經抵達杭州,難道喬將軍不知?大理寺是帝國最高的法司衙門,大理寺少卿亦有巡案之責,此番他來到杭州,杭州的這些案件,正好交由他審覈,合乎國法,是最合適不過的人選。”

喬瑞昕笑道:“看來老大人早就有了打算。”

范陽也是笑道:“京都法司衙門來人巡案,老夫身爲杭州刺史,自然是盡力配合。這些案卷暫時就保存在這裡,等秦少卿入城之後,正好可以直接交給他。”

“侯爺猜到刺史大人會這樣做。”喬瑞昕嘆道:“可是老大人這樣做,只怕是後患無窮。”

“哦?”

“刺史大人,如果這些卷宗沒有問題,那自然是千好萬好。可是如果這些案件多有紕漏,刺史大人可想過後果?”喬瑞昕緩緩道:“這些案件都是杭州知府衙門定罪,也是那位毛知府帶人親自去逮捕,神策軍或囚或殺,也是履行平亂之責。但知府衙門定罪的這些案件,若其中有紕漏,你這位刺史大人恐怕也難逃失察之罪吧?”

范陽頷首道:“不錯,真有問題,老夫當然有失察之罪。不過老夫已經做好了準備,有了問題,自然會向朝廷領罪。”

喬瑞昕微一沉吟,終是道:“所以刺史大人是鐵了心要和侯爺爲難?”

“喬將軍言重了。”范陽搖頭道:“老夫豈敢與侯爺爲難?就算有十個膽子也是不敢的。所作所爲,也只是恪盡職守而已。”

喬瑞昕並不多言,從懷中取出一份文書遞了過去,范陽有些疑惑,伸手接過,掃了兩眼,神色驟變,盯住喬瑞昕,冷聲道:“喬將軍,你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林宏的供認狀。”喬瑞昕嘆道:“刺史大人在杭州爲官三年,從林家手上索取的錢財高達十一萬兩,此外城北一處大宅院,也是刺史大人向林家索要。聽說宅子裡還豢養着數名女子,都是林家爲刺史大人從各地蒐羅的美女,林家在這幾個女人身上花費的銀子也不是小數目。”目光變得犀利起來:“收取賄賂豢養歌姬其實不是什麼大事,但刺史大人和林家走得這麼近,林家又是江南之亂的匪首,若說大人沒有任何謀反之心,說出去那是誰也不信。”

范陽盯着喬瑞昕眼睛,忽然大笑起來。

喬瑞昕皺起眉頭,范陽抖了抖手中的狀紙,笑道:“喬將軍,軟的不行,要和老夫來這一手嗎?無妨,其實這也在老夫的意料之中。不過老夫是杭州刺史,怎麼說也算是朝廷要臣,要給老夫定罪,不但需要三法司一起審理,還需要聖人的御批。喬將軍手中的刀要殺老夫很容易,可是沒有聖人御批定罪,直接殺了老夫,不知道聖人會如何想?大唐十八州的刺史們又會怎樣想?”

十八州刺史,俱都是帝國的封疆大吏,自大唐開國以來,刺史獲罪被砍腦袋的自然也是不少,但沒有經過三法司審理,沒有天子御批,倒是誰也無法給刺史定罪。

安興候固然地位尊貴,手中又握有神策軍精兵,但想對范陽動手,也不得不考慮後果。

若是沒有聖人定罪,擅自處置杭州刺史,必然會讓天下震動,各州刺史也勢必人心惶惶,聖人好不容易穩下來的帝國局面,也將會前功盡棄。

喬瑞昕沒有想到這老頭子竟然是個硬骨頭,頗有些意外,緩緩站起身,淡淡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請刺史大人多多珍重了。”再不廢話,轉身便走。

等喬瑞昕離開,杭州知府毛易之才從後面鑽進來,見范陽一臉凝重,小心翼翼道:“大人,看來他們還是有所顧忌。”

“顧忌是有的。”范陽苦笑道:“可是老夫自今而後,也和夏侯家結下了大仇,能否善終,也是未知之數了。”看向毛易之,問道:“那些案卷可藏好了?”

“大人放心,已經藏好。”毛易之立刻道:“除非安興候有膽子派兵闖進刺史府,在府中挖地三尺搜找,否則他們拿不走卷宗。他們對大人有顧忌,只要安興候沒有發瘋,那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派兵闖進刺史府。”

“發瘋?”范陽冷笑道:“依老夫之見,那位安興候已經瘋了。”目光深邃,喃喃道:“他們沒有拿走卷宗,安興候肯定不會就此罷休,老夫只擔心他們還會想出其他的手段來。”

毛易之擔憂道:“沙大人還在他們手中,秦少卿尚未入城,大人,是不是要派人出城催一催秦大人,讓他趕緊過來,多耽擱一分,就多一分兇險。”

“不必去催,公主能讓他過來,自然是信得過他,咱們也要信得過他。”范陽向窗外望過去,見到天色已晚,輕聲道:“如果我猜的沒有錯,秦大人應該正在找一個理由入城。”

“理由?”毛易之詫異道:“他是大理寺少卿,入城巡案,這個理由還不夠?”

范陽淡淡笑道:“安興候在城中殺了那麼多人,秦逍恐怕已經覺得他瘋了。他自然可以隨時入城,可是城中都是安興候的人,他總要爲自己的安危考慮。”

“秦少卿擔心安興候會對他動手?”

“這個可能並非不存在。”范陽道:“換做是我,入城之時,也要帶上兵馬。”

毛易之皺眉道:“城中有神策軍,安興候不可能讓秦少卿帶兵入城。”

“所以秦逍雖然已經在城外,卻遲遲沒有入城。”范陽平靜道:“不過他自然不會按兵不動,應該已經在想領兵入城的對策了。”閉上眼睛,也不再說話。

夜朗星稀,已經是子夜時分。

趙別駕負責刺史府前後門的守衛,不讓任何人進入,刺史府前後門都是緊閉,而且調了刺史府的兵士把守,不過趙別駕卻始終心神不寧,晚上也睡不着,呆坐在院子裡。

如果不是事關家族的生死存亡,他實在不願意與夏侯家成爲敵人。

但如今的局勢,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無論願不願意,只能堅定地與此時大人站在一起,只盼能夠渡過這一劫。

門外傳來急促的敲門聲,沉重而無禮,這讓趙別駕赫然變色。

“什麼人?”早有兵士沉聲喝道。

“神策軍抓捕刺客,打開門!”外面傳來聲音。

趙別駕皺起眉頭,道:“抓刺客怎麼抓到刺史府來?豈有此理。”

“再不開門,便是窩藏刺客。”外面傳來冷峻聲音:“侯爺有令,務必要將刺客抓捕歸案,趕緊打開門。”

趙別駕心下驚駭,此刻甚至已經有人撞門,趙別駕一面令人去稟報范陽,知道這幫神策軍霸道得很,若是不開門,只怕真要被他們撞開,令人開了門,便見到數名身着甲冑的兵士正站在門外,兵士後面,一人長身而立,正是傍晚時來過一趟的歸德中郎將喬瑞昕。

門外的街道上,黑壓壓的一片,少說也有數百兵士,有人舉着火把,火光之下,這羣人一個個如狼似虎,面目兇狠。

“喬將軍!”趙別駕盡力讓自己鎮定下來,拱手道:“刺史府並無刺客,何來抓捕刺客一說?”

傍晚過來的時候,喬瑞昕還算客氣,但此刻這位中郎將卻是冷麪如霜,淡淡道:“今晚有刺客行刺侯爺,侯爺身邊一名侍衛護主被殺,刺客失手過後,立刻逃脫,我們一路追拿,發現刺客翻進了刺史府內。”

“絕無可能。”趙別駕心下駭然:“刺史府四周都派人守衛,沒有發現有人翻牆而入。”

“那是因爲你們的士兵都是酒囊飯袋。”喬瑞昕毫不客氣道:“行刺侯爺,膽大包天,如今刺客就在刺史府,你們是自己交出來,還是讓我們自己搜找?”

趙別駕一時不知如何應對。

“來人!”喬瑞昕擡起手,身後的官兵便要衝進刺史府,忽聽得一陣咳嗽聲響起,循聲看去,只見一身便袍的范陽正緩步走過來。

趙別駕如同見到救星,急忙上前:“大人,喬將軍說侯爺遇刺,刺客翻牆進入刺史府,他們要入府搜找。”

范陽今日讓喬瑞昕悻悻而去,便猜到安興候不會善罷甘休,卻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想出這樣一個霸道無理的理由,瞧這陣勢,分明是要直接闖進刺史府了。

這理由雖然霸道,卻是陰險無比。

不但可以用這樣的理由闖進刺史府搜找,找尋那些案卷,最要命的是刺客翻牆進入刺史府,如果對方咬死,甚至可以以此誣陷刺客便是刺史府派出,否則刺客又怎會失手之後躲到刺史府內?

“侯爺遇刺了?”范陽盯着喬瑞昕。

喬瑞昕淡然道:“侯爺吉人天相,雖然遇刺,卻無大礙,不過他身邊的一名近侍被刺客所殺。刺客自然是叛黨一夥,侯爺有令,無論如何都要將刺客抓捕歸案。”目光如刀,盯着范陽道:“刺史大人,刺客如果躲在刺史府,你的安危也令人擔憂,所以必須要徹底搜查刺史府,將刺客揪出來,不知刺史大人意下如何?”

“如果本官不答應呢?”

“難道刺史大人要包庇刺客?”喬瑞昕很不客氣,冷笑道:“刺史大人如果阻攔,難免會讓人覺得刺客與大人有關,爲了大人的清白,還是不要阻攔的好。”

“不錯,刺史府確實有刺客。”喬瑞昕話聲剛落,卻從范陽身後傳來一個聲音,衆人都是一怔,范陽回頭看去,只見一人正緩步從後面走過來,十分眼生,范陽記得刺史府並無此人,等那人走近,只見他擡起手臂,亮出一塊牌子:“紫衣監陳曦!”

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一二九章 虛與委蛇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七四五章 忠勇軍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三九六章 反戈一擊第四零五章 借刀殺人第二九六章 覓刀第四四九章 粗中有細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七五零章 國有國法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一百零六章 黑霸王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四二七章 姽嫿第五九三章 紅蜘蛛第七章 賭神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四二七章 姽嫿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五七八章 靈巖山第八八一章 夫子賜書第七三七章 門徒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七二五章 奪命槍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三一七章 九天臨仙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六一九章 連環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六七五章 腰帶第五四八章 美夢成真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六二零章 驚覺第五一零章 真相大白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八八五章 蟲豸第三十六章 失火第八零一章 芥蒂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三五七章 太監圓房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三一四章 無心亦無劍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六八三章 鐵甲雄騎第一七四章 聯手第二四七章 三個臭皮匠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
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一二九章 虛與委蛇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七四五章 忠勇軍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三九六章 反戈一擊第四零五章 借刀殺人第二九六章 覓刀第四四九章 粗中有細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七五零章 國有國法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一百零六章 黑霸王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四二七章 姽嫿第五九三章 紅蜘蛛第七章 賭神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四二七章 姽嫿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五七八章 靈巖山第八八一章 夫子賜書第七三七章 門徒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七二五章 奪命槍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三一七章 九天臨仙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六一九章 連環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六七五章 腰帶第五四八章 美夢成真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六二零章 驚覺第五一零章 真相大白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八八五章 蟲豸第三十六章 失火第八零一章 芥蒂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三五七章 太監圓房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三一四章 無心亦無劍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六八三章 鐵甲雄騎第一七四章 聯手第二四七章 三個臭皮匠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