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

毛易之這時候也終於明白,自己如果繼續爲安興候立案抓人,最終只能成爲死無葬身之地的替罪羊。

“大人一語驚醒夢中人。”毛易之額頭直冒冷汗:“下官先前根本沒有想到這一層,還是大人英明睿智。”

“睿智個屁。”范陽沒好氣道:“安興候領兵抵達江南,沒有第一時間去蘇州增援,而是直接入杭州城,老夫就知道大事不妙。事情的發展,也確實如同老夫所料。”嘆道:“老夫若不裝病,替他立案抓人的恐怕就是老夫了。”

毛易之心想如此看來,我還是替你背了黑鍋。

“老夫區區杭州刺史,豈有實力與他相抗?”范陽一屁股坐下,苦笑道:“若是老夫不從,現在這顆腦袋也未必還在脖子上。安興候確實是心狠手辣,杭州三大世家,他是說殺就殺,自然不會在乎多砍下老夫這顆人頭。”

毛易之小心翼翼道:“那大人今日......?”

“老夫不吭聲,遲早也是沒有好下場。”范陽緩緩道:“只是老夫相信公主絕不會坐視不顧,她知道安興候在杭州的所作所爲,一定會有所動作,在此之前,老夫只能避而不出。”

薑還是老的辣。

毛易之心中感嘆一句,這位老大人能夠坐上刺史的位置,還真不是偶然。

“大人覺得秦少卿是公主的殺手鐗?”毛易之道:“下官就怕秦少卿不是安興候的對手。”

范陽微一沉吟,才道:“老夫也不能肯定此番到底誰能取勝。不過事到如今,咱們也是沒有別的選擇,只能盡力協助這位秦少卿。”擡手撫須道:“不過細細一想,秦少卿也未必沒有勝算。此人入京不到半年,就連升數級,一躍成爲大理寺少卿,此等恩眷,自我大唐立國至今,還是從未有過,由此亦可見聖人對他卻是隆恩浩蕩,安興候雖然是聖人的內侄,也不得考慮秦逍在聖人心中的地位。”

毛易之忙點頭道:“正是,聖人如此恩眷一位臣子,實屬罕見。”

“這位秦少卿可不是善茬。”范陽輕笑道:“蘇州天池山的成國夫人,你自然不會不知道。她被聖人軟禁在那裡,起因似乎就是秦少卿之故。秦逍在京都不但與刑部爭鋒相對,而且親手殺了數名成國公府的侍衛,無論刑部的血閻王還是成國夫人,哪一個不是狠角色?秦少卿吃了豹子膽,根本沒有畏懼這兩人,那成國夫人是聖人的親妹妹,秦少卿既然敢和成國夫人對着幹,自然不怵聖人的內侄。”

毛易之眉頭舒展開,笑道:“秦少卿的傳聞,下官也是聽說過,只是覺得道聽途說,未必是真,不過既然有這樣的傳言,這位秦少卿當然不是軟柿子。”

“安興候手裡雖然有神策軍先鋒營,不過秦少卿手裡也有從蘇州帶來的數千鄉勇。”范陽道:“沙長史回報,秦少卿已經將齊申從杭州營趕了出來,杭州營也在秦少卿的手中,真要爭鋒相對,這位秦少卿也有足夠的本錢。”

毛易之道:“大人這樣一說,下官心裡開闊多了。”

“鹿死誰手尚未可知。”范陽嘆道:“咱們的身家性命,都放在了秦逍的身上,此番他若敗了,咱們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所以無論如何,咱們要不惜一切代價鼎力相助。”指着箱子道:“這就是咱們給秦逍備下的厚禮,只要這兩隻箱子交到秦逍手中,杭州的局勢便可能扭轉,所以咱們眼下要做的,便是不惜一切代價保住這兩隻箱子。”

毛易之點頭道:“大人的意思,下官明白了。只是......安興候既然醒悟過來,知道這兩隻箱子會給他帶去不小的麻煩,下官以爲他一定會搶在秦少卿之前將這兩隻箱子拿走。”

范陽神情嚴峻,道:“咱們這邊盡力拖延,就看秦少卿是否能及時趕到了。”走到窗邊,推開窗戶,揹負雙手,望着庭院青翠院景,喃喃道:“只盼這位秦少卿不要讓江南失望!”

毛易之並沒有說錯,傍晚時分,神策軍的人如期而至。

神策軍大將軍左玄機是三品雲麾將軍,雖然只是三品,但統領衛戍京都的精銳兵馬,地位自然是不言而喻。

神策大將軍之下,設有兩名中郎將,分別是懷化中郎將和歸德中郎將,這都是正四品武職。

喬瑞昕便是其中的歸德中郎將,亦是此番神策軍先鋒營僅次於安興候的大將。

帶隊前來刺史府的便是喬瑞昕。

喬瑞昕同樣也是宦官出身,頭戴布冠,帶着數百名全副武裝的神策軍官兵抵達刺史府的時候,夕陽西下,已經是傍晚時分。

喬瑞昕自然不會直接衝進刺史府,而是令人先行通稟,很快便有人出來回道:“刺史大人身體不適,無法見客,還請中郎將見諒。大人有令,等身體好轉,會親自去拜見侯爺。”

“刺史大人不必起身。”喬瑞昕笑道:“本將只是奉命給範刺史傳幾句話,我到牀前探望就好。”這一次卻並不客氣,只帶了兩名隨從直接進了刺史府,刺史府侍衛攔也攔不住,急急過去稟報。

喬瑞昕見到范陽的時候,范陽果然一臉憔悴地躺在牀上,欲要起身,喬瑞昕已經上前攔住,笑道:“不要起來,侯爺聽聞刺史大人一直病着,特命我前來探望,大人身體可好些?”

今日范陽親自去城西孫家阻止抓人,此事當然早就傳到安興候那邊,喬瑞昕此刻卻似乎完全不知道範陽起身過,范陽自然知道這傢伙是在演戲,既然要演戲,當然一起演,有氣無力道:“有勞侯爺掛念,年紀大了,這一把老骨頭是越來越不中用了。”

“侯爺令我送來一些補品。”喬瑞昕示意隨從將禮盒放在桌上,揮手遣退,一臉笑容道:“老大人可以保重身體。”

范陽靠在牀頭,感激道:“讓侯爺費心了,請將軍轉告侯爺,身體好一些,立刻去拜見。”

“侯爺奉旨前來平叛,雷霆手段,誅滅三大世家,讓杭州之亂胎死腹中。”喬瑞昕道:“不過杭州的亂黨實在不少,這些天侯爺日夜不眠,揪出了大批的亂黨。”

范陽點頭道:“有侯爺坐鎮,神策軍平亂,杭州定然是平安無事。”

“老大人,侯爺是個謹慎小心的人。”喬瑞昕嘆道:“抓捕的囚犯之中,有人喊冤枉,這讓侯爺很是憂心。你也知道,查究亂黨,逮捕要犯,都是由知府衙門出面,侯爺擔心這些案子之中會不會出現什麼紕漏,真的有人是受了冤枉,爲此心中焦慮。”看着范陽眼睛道:“所以侯爺決定,要調閱案卷,親自審查,如果真的發現其中有冤案,定然是要翻案的。”

范陽不動聲色,道:“理當如此。”

“因爲此事,侯爺先前已經請了長史沙德宇前去商議,本來也要找知府毛易之前往,但卻不見毛易之的蹤跡。”喬瑞昕緩緩道:“所有案件的卷宗,都在知府衙門,不見毛大人,那些卷宗自然也不好調過去。侯爺派人去了知府衙門,聽說毛大人將那些卷宗已經裝箱,送到了刺史府這邊,毛大人如今也在刺史府,所以侯爺令我探望老大人之後,順便將毛大人和那些卷宗一起帶回去。”

范陽猶豫一下,才道:“毛知府在這邊?老夫並不知道。”

“或許是老大人身體不好,下面的人沒有稟報。”喬瑞昕含笑道:“不過很多人都看到毛知府帶着箱子進了刺史府,這一點是千真萬確,不會有錯。大人若是不知,我自己在刺史府找他就好。”

范陽知道此事肯定是瞞不住,乾脆道:“先前有人似乎來稟報過,老夫迷迷糊糊,也沒有聽清楚。毛知府將案卷送過來,倒也不是奇怪的事情,老夫以前就交代過,審訊要案,事關生死,不可輕易定罪。這一次牽連的人太多,毛知府肯定也是擔心其中有紕漏,這纔將案件送到刺史府,想必是讓刺史府這邊核查一番。”

喬瑞昕笑道:“如此甚好。老大人現在患病在榻,審覈案件自然不能在辛勞您,剛好侯爺對此事也十分重視,正好讓我將卷宗和毛大人帶回去。”

“將軍,按照大唐律,這應該不合適吧。”范陽緩緩道:“侯爺此番領兵前來,是要剿滅叛軍,按照大唐律,領兵大將實際上是沒有資格過問刑案之事,即使是侯爺,也不例外。老夫知道侯爺一番苦心,不想出現冤假錯案,但這些事情,還是由刺史府這邊自行處理就好。老夫雖然身體不好,但沙長史和毛知府都有審案之權,讓他二人將這些案件仔細審查便可,萬不可因爲這些案件耽誤了侯爺的大事。”

喬瑞昕面不改色,搖頭笑道:“老大人錯了。這些案件都涉及到叛黨,神策軍平叛,這些也是包含在其中的。”

“照將軍這樣說,朝廷也就不必設六部了。”范陽淡淡一笑:“將兵部和刑部合二爲一,豈不更好?兵事與刑事自古以來就不是一回事,軍法和國法也不可能混爲一談。”頓了頓,盯着喬瑞昕眼睛道:“而且朝廷已經派了更合適的人選來處理杭州刑名之事,侯爺那邊就不必多慮了。”

-----------------------------------------------------------------

ps:感謝書友56538525、 書友57378041兩位好朋友的舵主捧場,感謝書友56624053、雞不拐味、深深的個秋、幽默風趣的流氓、往事如風R、千仞雪比比東老婆、書友54766220、橙殿i丶、阿寧哈塞喲、書友59306839、葡萄架下吃葡萄、大鳥轉轉酒吧、書友59056146、六峰子、書友59306839等諸位兄弟的破費捧場,謝謝大家!

第三一五章 師姑的夢中情人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三零二章 羞辱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四零五章 借刀殺人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六一三章 損兵折將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十六章 生辰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二三一章 盜墓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五九九章 久別重逢【求訂閱】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四七四章 入宮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八五五章 條件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六十七章 紫衣監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六九二 遊說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一五八章 同病相憐第四七七章 投壺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七六肆章 奇恥大辱第六九二 遊說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八三二章 自找苦吃第五零五章 魚餌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六一七章 如月朦朧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八一七章 試探第四二八章 怨靈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二一零章 巴山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四八二章 白甲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三五四章 葬身之地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三四一章 步步爲營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六肆八章 六陌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五八四章 欲擒故縱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五零五章 魚餌
第三一五章 師姑的夢中情人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三零二章 羞辱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四零五章 借刀殺人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六一三章 損兵折將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十六章 生辰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二三一章 盜墓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五九九章 久別重逢【求訂閱】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四七四章 入宮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八五五章 條件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六十七章 紫衣監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六九二 遊說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一五八章 同病相憐第四七七章 投壺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七六肆章 奇恥大辱第六九二 遊說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八三二章 自找苦吃第五零五章 魚餌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六一七章 如月朦朧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八一七章 試探第四二八章 怨靈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二一零章 巴山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四八二章 白甲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三五四章 葬身之地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三四一章 步步爲營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六肆八章 六陌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五八四章 欲擒故縱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五零五章 魚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