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九章 何患無辭

十幾騎橫衝直闖,有人指向一條巷子道:“朗將,有人看見毛易之護着一輛馬車進了這條巷子。”

周興二話不說,兜轉馬頭,往巷子裡進去,巷子內空空蕩蕩,快馬到得盡頭,正要出巷子,迎面一道人影忽然進到箱巷子裡,這人出現的異常突然,周興猝不及防,坐騎來不及停下,眼見得駿馬便要撞在那人身上,那人似乎也來不及閃躲,大叫一聲,一拳打出。

這一拳力量雄渾,勁風呼呼,“砰”的一聲,正打在馬首之上,駿馬悲嘶一聲,身軀被這一拳打的側翻,周興大驚失色,坐下不穩,整個人已經從馬背上摔落下去。

後面數騎也沒能勒住,本就是橫衝直闖,周興的馬匹一倒,後面駿馬已經衝上前來,踩在了前面馬匹的身上,隨即被絆倒,一時人仰馬翻。

周興落地之後,就提防後面的馬匹踩上來,拼力滾動,貼到了牆根下,若是速度再慢些,還真要被馬腿踩上。

他避過後面的馬匹,隨即迅速起身,握刀在手,回頭看到好幾匹馬纏在一起,怒火中燒,向堵在巷口的那人瞧了過去,見對方一身布衣,三十出頭年紀,厲聲喝道:“找死嗎?”搶上前去,伸手便往那人的衣領抓過去,只是手指還沒碰到衣襟,對方出手如電,探手抓住周興的手腕,擡起一腳,踹在周興小腹,周興頓時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在一瞬間似乎被撕裂,劇痛鑽心,待那人放開手,周興也捂着小腹,軟軟坐倒下去。

後面騎兵見狀,紛紛拔刀上前來。

這巷子並不狹窄,數人衝上前來,還沒動手,卻見那人已經擡起一隻手臂,亮出一塊牌子,周興也是看的明白,失聲道:“你.....你是紫衣監的人?”

“紫衣監少監陳曦!”那人收起牌子,淡淡道:“本監有理由相信,你們想要刺殺本監!”

周興吐出“紫衣監”三字,一衆騎兵都是大驚失色,哪裡再敢上前,紛紛後退。

這些騎兵都是神策軍的人,當然知道紫衣監的厲害。

作爲直屬皇帝陛下的暗黑衙門,紫衣監名聲在外,素來給人以死亡陰暗的印象,若非迫不得已,沒有人願意與紫衣監打交道,更不願意與紫衣監爲敵。

誰能想到,今天出門沒拜菩薩,竟然撞上了紫衣監的人,而且還不是普通的紫衣監吏員,而是紫衣監少監。

周興強忍着腹間的疼痛,起身拱手道:“陳.....陳少監,請恕我們魯莽,衝撞了少監大人。我們絕不是有意冒犯,只是正在執行軍務,倉促之下,沒能避開大人......!”

“你們在執行軍務,本監也在執行公務。”陳曦神色冷淡:“阻擋本監去路,意欲何爲?”

周興有苦說不出,心想是你擋住我們去路,如今卻倒打一耙,但怎敢與紫衣少監爭辯,只能致歉:“真的是誤會,卑將給大人請罪,求大人寬恕。”

陳曦整理了一下衣襟,問道:“你們要執行什麼軍務,在大街上橫衝直闖。方纔若非我出手,只怕已經成爲馬下亡魂。”

“我們懷疑杭州知府毛易之有勾連叛黨嫌疑,所以要帶回去訊問。”周興道:“聽說毛易之從這條巷子逃走,我們才追趕而來。”

陳曦皺眉道:“除了你們,我沒有看到其他人出來。”

周興無奈道:“或許他走的太快,少監大人沒有遇見。”

“或許你們知道本監要從這裡經過,設計謀害。”陳曦冷冷道:“你們是奉了誰的軍令抓人?”

周興知道紫衣監不好惹,要是這位陳少監咬死了自己要刺殺他,這事兒還真是大大麻煩,這時候也只能道:“奉了安興候之令,帶毛易之過去問話。”

“安興候?”陳曦道:“待我辦完事情後,自然要親自去向侯爺確認。不過你們記着,這事兒不會就此罷休,日後咱們再行理論。”丟下一個冷眼,經過衆人身邊,順着巷子穿了過去。

周興這才鬆了口氣,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坐騎,駿馬躺在地上,雖然沒有斷氣,卻一時也起不來身,心下駭然,暗想紫衣監少監的功夫當真了得,一拳竟然將自己神駿的坐騎打成這樣。

“朗將,咱們還要不要追?”身邊有人問道。

周興怒道:“當然追,還愣着幹什麼,快去將毛易之帶回去見侯爺。”

“可是陳少監擋住道路,耽擱好一陣子,現在該往哪個方向追?”有人小心翼翼問道。

杭州城內道路交錯,毛易之對城中的地形熟悉無比,耽擱這一陣子,他自然早就找到了隱蔽道路。

“朗將,這陳少監出現的很奇怪。”有人壓低聲音道:“他似乎特意等在這裡攔阻我們,他是不是與毛易之是一夥的?”

立刻有人附和道:“正是。朗將,紫衣監的人怎會莫名其妙出現在這裡,難道......!”還沒說完,卻見周興用一種異常詭異的眼神看着自己,頓時不敢說下去,但很快就發現周興似乎不是看着自己,忍不住回頭望了一眼,只見那位陳少監此刻竟然站在巷口,就像幽靈一樣,直直看着這邊。

一時間所有人都是不敢說一句話。

只等到陳曦在此從巷口消失,周興才低聲道:“不要在背後議論紫衣監,他們就是一羣鬼魂,無論說什麼,最後都要傳進他們的耳朵裡。”想了一下,終是道:“分成幾隊,循着去刺史府的幾條道路追趕,瞧瞧毛易之是不是去了刺史府。”

毛易之當然是到了刺史府。

周興帶人從背後追趕,差點就被追上,幸虧陳曦突然出現,攔住了周興等人的道路,毛易之這才選了一條偏僻道路,一路馬不停蹄,終是趕到了刺史府。

刺史范陽和趙別駕在刺史府等候,見到毛易之帶人將裝有案卷的巷子擡進來,這才鬆了口氣。

“趙別駕,你帶刺史府的護衛們守護前後門,就說老夫還在病中,誰來也不見。”范陽吩咐道,趙別駕也不多言,立刻下去安排,范陽又讓毛易之帶人將箱子擡到了自己的書房,打開箱子,取了幾份卷宗粗略看了看,皺起眉頭道:“安興候真是無法無天了,僅憑這些莫須有的罪證,就大肆定罪逮捕,簡直是豈有此理。”

毛易之小心翼翼道:“大人,下官雖然知道那些士紳都是被冤枉,但神策軍的刀都架在下官的脖子上,下官.....下官真的是沒有辦法。”

“你能及早回頭,還不算晚。”范陽輕聲道:“你的難處,老夫也能夠理解,日後公主若要問罪,老夫自然會爲你說話。”

毛易之感激道:“多謝大人。”隨即問道:“大人,這些案卷真的有用?”

“本來沒有用,但現在就有用了。”范陽輕聲道:“這些案卷,如果無人過問,朝廷那邊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是這次公主派了秦逍過來,秦逍也給了沙長史明示,要以大唐的律法來應付安興候,這種情勢下,這些案卷就是扭轉當下局面的重要法寶。”神情變得嚴肅起來,道:“安興候先前肯定也沒有想到公主會有這一手,對這些卷宗並不在意,但他現在肯定知道了秦少卿抵達杭州,爲了避免節外生枝,肯定會將知府衙門的這些案卷全都收過去。”

毛易之兀自有些不解道:“大人,既然安興候知道這些案卷會有麻煩,爲何每次抓人,卻都要讓下官將這些所謂的罪證留下來?他直接留在自己手中豈不更好?”

“毛大人,你可知道若非你及時回頭,下場會慘不忍睹。”范陽冷笑道:“用不着公主殺你,他安興候會親自砍了你腦袋。”

毛易之一怔。

“監牢裡關押了上千人,涉及的謀反案件有上百件之多。”范陽指着箱子裡的卷宗:“這些案卷都是定罪的證據,不明不白,不清不楚,可所有人都知道每一樁案子你知府衙門都參與其中,暗中雖然是安興候要定那些人的罪,明裡卻是你知府衙門給人定罪。”頓了頓,才道:“江南大案,如果朝中無人過問倒也罷了,可是如果真的有人不懼夏侯家非要查個水落石出,你覺得他們當真看不出這些案子處處破綻?”

毛易之嘆道:“本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安興候當然不會給自己留下麻煩,畢竟杭州這些案子是你們知府衙門站在前面,可安興候和神策軍也捲入其中,真要是處處冤案,誰都跑不了。”范陽緩緩道:“如果你是安興候,你覺得他如何才能不給自己留下後患?”

毛易之有些茫然,搖搖頭。

“當然是斬草除根。”范陽冷笑道:“等他在杭州殺的差不多,該定罪的都定了罪,該殺的都殺了,就要清理善後了。這些卷宗在你手中,他讓人過去一把火全都燒了,那麼所有的案件就成了死案,因爲罪證全都在你毛知府的手中被毀了,到了那時候,這上百件冤案無人可翻,案卷在你毛大人手中被毀,他要治你的罪,也就輕而易舉了。”

毛易之聞言,後背涼颼颼的,心下駭然不已。

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六三三章 抉擇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一百零八章 緣分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八二二章 柔情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八三二章 自找苦吃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五一四章 圍門第九十六章 守規矩第三三七章 兵變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四七七章 投壺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二六三章 滅頂之災第七十六章 水簾洞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一百零八章 緣分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二九二章 糧倉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八三九章 背後盤算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八五五章 條件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一六一章 斷空堡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第二七五章 命運分歧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一四二章 內奸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六六二章 少年不等閒第二六零章 良苦用心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七六肆章 奇恥大辱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五八七章 沆瀣一氣第六三四章 烏合之衆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二七零章 畫個圈圈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五二一章 獎罰分明第一六二章 送你們去死第二五八章 獨木橋第四章 玉佩第四一七章 偵辦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三九六章 反戈一擊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
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六三三章 抉擇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一百零八章 緣分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八二二章 柔情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八三二章 自找苦吃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五一四章 圍門第九十六章 守規矩第三三七章 兵變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四七七章 投壺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二六三章 滅頂之災第七十六章 水簾洞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一百零八章 緣分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二九二章 糧倉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八三九章 背後盤算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八五五章 條件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一六一章 斷空堡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第二七五章 命運分歧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一四二章 內奸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六六二章 少年不等閒第二六零章 良苦用心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七六肆章 奇恥大辱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五八七章 沆瀣一氣第六三四章 烏合之衆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二七零章 畫個圈圈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五二一章 獎罰分明第一六二章 送你們去死第二五八章 獨木橋第四章 玉佩第四一七章 偵辦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三九六章 反戈一擊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