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八章 卷宗

周興神情冷厲,淡淡道:“刺史大人不必生氣。這些罪證是經過毛知府親自鑑定,也是他下令抓人。”

毛易之臉色驟變,范陽卻緩緩道:“杭州知府衙門確實負責杭州的刑名,不過也只是處理一些尋常案件。遇到謀反這樣的大案,知府衙門還沒有資格自行定罪,需要上稟刺史府。本官並無得到知府衙門的稟報,他又如何能夠擅自決斷?”

“是下官的錯。”毛易之急忙道。

“這不是錯不錯的問題。”一旁的沙德宇沉聲道:“這是逾越之罪。毛知府,你爲何擅自下令抓人,需要給刺史大人一個交代。”

毛易之額頭冒汗,看了周興一眼,再看向杭州三巨頭,從三人的神色之中,已經察覺到端倪,陡然一咬牙,拱手道:“下官並不敢擅作主張。只因先前刺史大人患病,周郎將拿來罪證,下官去見刺史大人,卻無法得見。周郎將說這些事情用不着向刺史大人稟報,只要直接抓人就可以。下官當時也勸說要斟酌行事,可是周郎將威脅說下官是在包庇亂黨,下官無可奈何,只能聽他吩咐。”

周興勃然怒道:“毛大人,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事到如今,下官只能據實而言。”毛易之大聲道:“周郎將,這幾日你讓知府衙門的官差隨你們到處抓人,許多罪證簡直是荒謬透頂,今日這幾分賬單,更是無法給孫家定罪。”

周興冷笑道:“毛大人,你可知道你在說什麼?”

“無非一死而已。”毛易之乾脆道:“這幾日我是被神策軍所逼,冤枉了好人,懇請刺史大人降罪。可是你們神策軍胡亂抓人,你周郎將顛倒是非,也是難辭其咎。”

周興握住腰間佩刀,沙德宇沉聲道:“周郎將是要殺人嗎?你想殺誰?我們都是朝廷命官,開刀問斬也需要朝廷下令,輪不到你周郎將動手。”揮手道:“來人,解了他們的繩子。”

刺史府的兵士們立刻上前,神策軍官兵卻已經拔刀出鞘。

“無法給他們定罪,卻要強行將他們逮捕。”范陽冷笑道:“朗朗乾坤,大唐律法在上,老夫倒要看看誰敢顛倒黑白草菅人命?”

周興盯着范陽,目光冷厲,隨即從沙德宇和趙別駕臉上一一掃過,發出一聲冷笑,沉聲道:“咱們走!”過去直接上了馬,再不多言,領着手下神策軍官兵迅速撤離。

孫懋見狀,連連叩首,一家老小也是千恩萬謝。

“咱們倒是做了一回英雄。”范陽看着周興和神策軍遠去的背影,嘆道:“現在和安興候撕破了臉,再無退路了。”

沙德宇道:“大人,從一開始咱們就已經沒有了退路。”

“沙大人,你說公主派了秦少卿前來杭州,他當真能夠扭轉局面?”一直沒吭聲的趙別駕終於道:“安興候可不是善茬,我只擔心秦少卿根本不是安興候的對手。”

范陽淡淡一笑,道:“安興候的用心,公主一清二楚,她絕不可能坐視安興候在江南興風作浪。既然公主能派出秦少卿前來,這秦少卿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輩。”

“據下官所知,秦少卿入京雖然不久,可是深得聖人的器重。”沙德宇道:“此人能在短短時日就能一躍成爲大理寺少卿,甚至連刑部都不放在眼裡,確實不是普通人。”

趙別駕嘆道:“他不是普通人,安興候也不是普通人,咱們這一步走出,已經是兇險萬分。”

范陽平靜道:“咱們都是公主一手提攜起來的人,事到如今,沒有退路。安興候雖然在杭州大開殺戒,但他也不能全無顧忌。”頓了頓,才輕聲道:“他要真是沒有顧及,也用不着羅織罪名,直接將咱們全都殺了就是。江南發生如此大事,天下矚目,安興候若真是毫無顧忌濫殺無辜,聖人也不會答應,朝廷......總還是要些臉面的。”

“大人,咱們接下來該怎麼辦?”沙德宇輕聲問道。

范陽想了一下,才道:“咱們聯名向京裡上一道摺子,不必指向安興候,只要將當下杭州的情況如實稟報就好。”看向惶恐不安的毛易之,冷聲問道:“毛知府,你是想死還是想活?”

毛易之噗通跪倒在地,聲音發軟:“刺史大人,下官實在是迫於無奈,求大人降罪!”

“你端的是公主的飯碗。”范陽冷笑道:“如今卻爲神策軍鞍前馬後,公主若知道你吃裡扒外,你還想活命?你當真以爲這樣做,神策軍就能放過你?”

毛易之眼淚都快要出來:“大人,下官該死,下官.....下官絕不爲他們效命。”

“你若真想活命,就只有一條路可走。”范陽低聲道:“這些天逮捕的士紳,是否在你那裡都有案卷?”

毛易之忙道:“下官都簡單做了案卷。”

“他們要你抓人,自然也不能口說無憑,總會給你一些罪證。”范陽道:“就像今日抓捕孫家,拿了幾本賬單,除此之外,孫家一案可還有其他罪證?”

毛易之道:“並無其他證據,按照周興的說法,還有幾個人證的口供而已。”

“你立刻將這些天的案卷全都整理出來。”范陽道:“每一樁案子都要帶上神策軍提供的證據。”

毛易之忙道:“下官立刻就去辦。”

趙別駕有些疑惑道:“大人,要整理這些案卷做什麼?”

“公主的用意,你現在還不明白?”范陽淡淡一笑,撫須道:“秦逍是大理寺少卿,大理寺是法司衙門,有權審查每一樁案件。聖人登基之後,大理寺被刑部壓在腳下,成了清水衙門。可是在此之前,大理寺是帝國最高法司衙門,每年大理寺都會外派官員到各州巡案,查閱案卷之時,但凡發現有案卷存在疑點,可就地重審。”

沙德宇頷首道:“不錯。大理寺有權審查地方案卷,秦逍是大理寺少卿,杭州近日這些捲入叛亂的案卷,他都有資格審查。”

“安興候手握數千神策軍精銳,而且還是前來江南平叛。”范陽緩緩道:“這種情勢下,秦少卿當然不能直接阻攔安興候,即使阻攔,那也攔不住。唯一的辦法,就是將神策軍所定罪狀推翻,秦少卿有這樣的資格,大唐國法在,安興候也不能阻攔。只要秦少卿將這些天的所有案件一一審查,安興候也就無法繼續給其他人定罪了。”

趙別駕眉宇舒展開,道:“所以公主是讓秦少卿以大唐律法應對安興候?”

“沙長史,你現在就和毛知府趕去知府衙門。”范陽吩咐道:“將所有卷宗整理過後,立刻送到刺史府。”想到什麼,擺手道:“不用在知府衙門整理,取出之後,直接送到刺史府。此事事關重大,這些卷宗萬不可有任何閃失。”

沙德宇也不廢話,揮手道:“走!”領着毛易之和知府衙門一干差役迅速離開。

“刺史大人,救命之恩無以爲報。”孫懋上前深深一禮:“大人若有用得着的地方,儘管吩咐。”

范陽道:“和你的家人好好待在家裡,什麼地方也不要去。若是再有人登門抓捕,不要害怕,只要你是清白的,就抗爭到底,哪怕人頭落地,也不能蒙受不白之冤。”

“小人明白了。”孫懋知道範陽意思:“只要還有一口氣,就喊冤到底。”

沙德宇隨着毛易之趕到知府衙門,立刻將這些天的案卷全都裝箱打包。

神策軍利用毛易之抓捕叛黨,毛易之雖然知道那些證據大都是無中生有,但還是將每一樁案子記錄在案,雖然只是短短几天,但涉及到的士紳多如牛毛,卷宗硬是裝了滿滿兩大箱子。

范陽有囑咐,所以兩人也沒有耽擱,將兩隻箱子裝上了馬車,爾後讓衙差們護送,直往刺史府去。

剛走過一條街,就聽到前面傳來馬蹄聲和呼喝聲,沙德宇臉色一沉,回身向毛易之道:“神策軍那邊得到消息了,你帶着箱子繞道去刺史府,我引開他們。”

“大人,你......!”

“你知道這些卷宗的要緊。”沙德宇神情嚴峻:“他們瞧見這些卷宗,一定會搶走,毛知府,刺史大人在等着,你進了刺史府,他們一時半會也不敢貿然闖進去。”拱手道:“拜託了!”

如果沒有秦逍,這些卷宗自然都是廢紙,誰都不會在乎,可是如今有大理寺的官員前來杭州,那麼這些卷宗就變得異常重要。

毛易之知道事不宜遲,也是一拱手,不再廢話,叫了兩名衙差一起,令馬車車伕趕車拐進街邊的巷子裡,沙德宇則是領着其他衙差繼續往前行,沒走多遠,便見到周興帶着一羣官兵出現,瞧見沙德宇,周興一揮手,手下官兵迅速上前來,將沙德宇一干人團團圍住。

“周郎將,這是何意?”

“安興候有事請你過去一趟。”周興開門見山:“長史大人,和我們走吧。”往人羣中掃了一掃,皺起眉頭,問道:“毛知府去了哪裡?”

沙德宇笑道:“知府自然是在知府衙門,你們去知府衙門找就是。”

便在此時,卻有一人湊近到周興耳邊,低語兩句,周興沉聲道:“騎兵跟我來,其他人帶沙大人去見侯爺。”也不耽擱,拍馬便走,十幾名騎兵緊隨其後。

第八零一章 芥蒂第二五八章 獨木橋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三四零章 謀反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七二五章 奪命槍第八八六章 龍銳軍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八零一章 芥蒂第五八七章 沆瀣一氣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二三一章 盜墓第四二七章 姽嫿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七四六章 割草第四一一章 京都猛虎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一二七章 可憐人第五二一章 獎罰分明第四九六章 梧桐樹下的白影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三九六章 反戈一擊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一一二章 糧隊第六九六章 暗夜幽靈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四九六章 梧桐樹下的白影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四九零章 水井第五七八章 靈巖山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四八零章 星命鼎定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一一六章 除哨第一九九章 做媒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二五四章 調虎離山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七零三章 人頭一百兩第五四四章 黑袍下的盔甲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一三二章 坦誠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一七零章 背叛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五四八章 美夢成真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一九六章 鬼谷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一百零八章 緣分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四一八章 神速破案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二七六章 月下虯髯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三二二章 自尋死路
第八零一章 芥蒂第二五八章 獨木橋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三四零章 謀反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七二五章 奪命槍第八八六章 龍銳軍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八零一章 芥蒂第五八七章 沆瀣一氣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二三一章 盜墓第四二七章 姽嫿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七四六章 割草第四一一章 京都猛虎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一二七章 可憐人第五二一章 獎罰分明第四九六章 梧桐樹下的白影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三九六章 反戈一擊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一一二章 糧隊第六九六章 暗夜幽靈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四九六章 梧桐樹下的白影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四九零章 水井第五七八章 靈巖山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四八零章 星命鼎定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一一六章 除哨第一九九章 做媒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二五四章 調虎離山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七零三章 人頭一百兩第五四四章 黑袍下的盔甲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一三二章 坦誠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一七零章 背叛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五四八章 美夢成真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一九六章 鬼谷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一百零八章 緣分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四一八章 神速破案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二七六章 月下虯髯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三二二章 自尋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