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六章 立場

秦逍靠在椅子上,反問道:“安興候可知道長史大人是公主的人?”

“這是人盡皆知的事情。”沙德宇道:“當年夏侯一族勢大,權傾朝野,聖人將內庫交給公主,就已經開始制衡夏侯一族。此後公主提拔的官員,聖人也大都准奏,特別是江南一片,如果沒有公主的准許,想要在江南爲官幾無可能。”頓了頓,才道:“承蒙公主恩眷,提攜爲杭州長史,公主對下官的恩情,畢生難忘。”

秦逍緩緩道:“長史大人方纔說,國相要趁江南的亂局,清理江南官員,卻不知你是否也在清理名單之中?”

沙德宇一怔,隨即神情變得黯然起來,點頭道:“這是不問可知的事情。包括刺史大人和趙別駕二人,他們想着法子避禍,可最終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我們都是公主一手提拔起來,夏侯家是絕不會饒過我們。”

“既然如此,長史大人爲何還要替安興候接掌杭州營?”秦逍淡淡問道:“難道僅僅只是爲了保護家眷?”

沙德宇立刻道:“我也是無可奈何,一家老小的性命都在安興候手裡,我不得不爲家人的性命考慮。秦大人,其實我心裡對公主依然是赤膽忠心.....!”

“長史大人無非是希望能夠以此讓安興候覺得你還有用,甚至能夠得到安興候的賞識,說不定能將你的名字從清洗名單之中拿下來。”秦逍雙目如刀,盯着沙德宇眼睛道:“如果此事過後,安興候留你在江南繼續爲官,那更是你心中所求。”

沙德宇神情駭然,額頭冷汗直冒,急道:“秦大人,萬不能這樣說。”

“方纔你左右爲難,其實就是首鼠兩端。”秦逍冷笑道:“如果不是杭州營那些將官立場堅定,你是否已經帶着他們向安興候投誠?沙長史,恕我直言,如今江南的局勢,不是官兵與叛軍的對決,而是公主和國相的較量,想要左右逢源,幾無可能,你想明哲保身,最後只能是個粉身碎骨的下場。你當真以爲公主會允許自己一手提攜的官員臨陣反戈?”

沙德宇神情慌亂,擡起衣袖猛擦冷汗。

“江南之戰,公主勝了,你們就算保不住官位,但一家老小的性命自然無憂,如果真的在此戰之中立場堅定甚至立下功勞,公主事後也絕不會虧待你們。”秦逍緩緩道:“可是一旦夏侯家取勝,我可以保證,即使你現在能保住家人,但結果卻依然是悽慘無比。安興候心狠手辣,殺人不眨眼,你們幾個是杭州高官,你覺得他會放過你們?現在利用你控制杭州營,到沒用的時候,就是揮刀的時候了。”

沙德宇幾近崩潰,全身發軟,眼巴巴看着秦逍道:“秦大人,你.....你說的沒有錯,安興候殘忍好殺,不會放過我們,求.....求你救救我們.....!”

“你錯了,能救你們的不是我,是你們自己。”秦逍沉聲道:“安興候爲何要殺幾個官員?目的是什麼?”

“自然.....自然是殺雞儆猴,讓杭州大小官員心中畏懼,不敢違抗。”沙德宇戰戰兢兢。

秦逍笑道:“這就對了。他爲何要殺雞儆猴?說到底,還是怕杭州官員給他製造麻煩。如果杭州大小官員上下齊心,他總不能將所有的官員全都殺了。可是你們心中害怕,不敢出聲,正中他下懷,他正好可以一個一個對付你們。”

沙德宇若有所思,秦逍身體前傾,問道:“你們是不是害怕安興候給你們定罪?”

“是。”沙德宇點頭道:“被他逮捕的士紳們,幾乎都沒有經過審理,他說誰是亂黨誰就是。”

“那麼現在你可以放心了。”秦逍冷笑道:“我是大理寺少卿,大理寺是帝國司法衙門,審理定罪,需要法司衙門參與其中,安興候拿不出鐵一般的證據,就無法給你定罪。”

沙德宇眉宇間顯出欣喜之色,但隨即又擔心道:“秦大人,你當真要和安興候正面爲敵?”

“不是我和他爲敵,而是大唐的律法需要有人維護。”秦逍道:“不過話說話來,如果杭州的官員們一個個明哲保身,都不敢說話,我就算有通天之能,也救不了你們。沙長史,你是聰明人,我相信杭州刺史也不是笨人,所以接下來該怎麼做,還需不需要我教你?”

沙德宇沉默着,片刻之後,才咬牙道:“不錯,與其低頭悄無聲息丟了腦袋,還不如奮力一搏。”

“你是否能見到刺史?”

沙德宇點頭道:“刺史在城中,我應該能想到辦法見到他。”

“那就去做你該做的事情。”秦逍正色道:“杭州官員,以刺史、長史和別駕爲首,只要你們三人能站出來,其他官員明白自己的處境,也必然會奮力一搏。告訴刺史大人,公主不會坐視安興候在江南胡作非爲,她已經準備出手了。”

沙德宇精神一振,起身道:“秦大人一席話,讓我茅塞頓開。我這就回城,去見刺史大人!”

秦逍收服杭州營,忠勇軍也就近在杭州營地邊上駐營。

忠勇軍大帳內,秦逍將宇文承朝和費辛都叫了過來,陳曦也一同被傳過來。

“安興候的實力不容小覷。”費辛正色道:“他代表的是國相,神策軍背後......!”說到此處,忍不住看向陳曦。

陳曦微微一笑,道:“費大人放心,公主既然讓我跟你們一同前來,你們可以信任我。我知道你的意思,神策軍左玄機大將軍確實是出自宮中,不過我也不妨直言,宮裡的人也並非全都是一條心。”

秦逍聞言,立刻笑道:“少監大人這話都說出來了,那就是真的坦誠心扉了。”

“宮裡的人,一派在北院,那是公主的人,一派在紫衣監,而另外一派,自然是在神策軍。”陳曦輕笑道:“左玄機性情高傲,能夠被他放在眼裡的沒有幾個人。他是征戰沙場的將軍,從來都瞧不起我們紫衣監,覺得我們紫衣監做事鬼鬼祟祟,不如他們光明正大。紫衣監兩位衛督,和他都有嫌隙。”

他也不多說,點到爲止。

不過在場幾人頓時都明白過來。

一直以爲宮裡的太監自成一黨,鐵板一塊,現在看來,宦官之間也是互相爭鬥。

不過仔細一想,這也是理所當然。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爭鬥。

朝中的文武官員也都是一朝爲臣,但明爭暗鬥你死我活,宮中宦官自然也不能免俗。

費辛笑道:“下官的意思是說,神策軍和夏侯一族聯手,不可小覷。”

“費大人所言極是。”秦逍點頭道:“我們途中就商量過,要對付安興候,絕不能意氣用事。他手裡有數千精兵,而且還是奉旨平叛,真要是意氣用事,咱們佔不了便宜。不過沙德宇已經啓程趕往杭州城,他見到杭州刺史范陽,應該都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費辛擔心道:“大人,下官只擔心他們沒有膽量站出來。”

“如果置身事外可以躲過一劫,那麼無論我們如何勸說,他們肯定也不會冒頭。”秦逍笑道:“但這次關乎到他們自己的身家性命,這一點他們比誰都清楚。他們之前不敢輕舉妄動,就是擔心公主也不敢與安興候正面衝突,如今我們來到杭州,已經向他們顯示公主不會任由夏侯寧摧毀江南,事到如今,他們還要做縮頭烏龜,那就是一羣蠢豬,也該死了。”

“秦大人言之有理。”宇文承朝點頭道:“不爲自己想,他們也要爲自己的家人考慮。如果不和我們站在一起,他們就只能束手待斃,范陽既然能被公主安排到江南,也不是省油的燈,這時候該做什麼,心裡應該清楚。”

“范陽等人站出來,杭州官員必然會響應,畢竟都是夏侯家要清楚的對象。”費辛道:“如此一來,杭州官場就站在安興候的對立面,只能與我們站在一起。”

宇文承朝冷笑道:“還有江南世家。安興候大開殺戒,雖然讓江南世家心中畏懼,可也正因如此,反倒是讓江南世家對夏侯家恨之入骨。杭州的官員站出來,那些士紳必然也會選擇站在我們這邊,如此一來,江南官紳就作出了選擇。他們的選擇,也直接影響到杭州百姓的態度,到時候安興候和神策軍就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陳曦微笑道:“江南官紳根深蒂固,想要徹底剷除,豈是易事?安興候只以爲大開殺戒,就能將江南官紳掃除,那也太小看這些人了。”頓了頓,看向秦逍道:“不過也幸虧秦大人在此,大理寺是帝國法司衙門,如果沒有秦大人,其他人還真的無法阻攔安興候。如果真的讓安興候在江南扶持起自己的力量,那時候再想撼動他們的可就不容易了。”

秦逍冷笑道:“所以我們必須要當機立斷,不會給他時間。”

“如果大人這次真的能夠扭轉局面,江南士紳必將視公主和大人爲神明。”陳曦看着秦逍,平靜道:“如此一來,公主的根基非但沒有被撼動,反倒是愈加的牢固,而夏侯家再想滲透江南,便再無機會。”

-------------------------------------------------------------------------------

ps:竟然還有人說神策軍在杭州大開殺戒不合邏輯,我只能呵呵了。然後說一下,真誠的建議和批評,我素來虛心接受,如果是無聊的負面書評,我不刪難道留着過年?

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二七五章 命運分歧第四九二章 月光下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二八五章 雞肋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六七九章 火光沖天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二二九章 永遠的敵人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六六六章 死裡逃生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七五八章 卷宗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一七七章 石像第七九五章 同生共死第八零八章 失蹤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三四二章 雙龍玉佩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五四八章 美夢成真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六六二章 少年不等閒第四十章 奪命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一三零章 唐人市第八零七章 珠圓玉潤第六七五章 腰帶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五六一章 內庫之密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三三五章 風雨將至第三九六章 反戈一擊第七百章 重逢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四三六章 一兩銀子的交易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三五一章 抉擇第三六三章 明月聖女度蒼生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八一七章 試探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三六一章 窗後的眼睛第一二九章 虛與委蛇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四八二章 白甲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一一三章 寧死不屈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七章 賭神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二九六章 覓刀第三一七章 九天臨仙第三四九章 反目成仇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二九六章 覓刀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八八六章 龍銳軍第四三五章 制衡
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二七五章 命運分歧第四九二章 月光下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二八五章 雞肋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六七九章 火光沖天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二二九章 永遠的敵人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六六六章 死裡逃生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七五八章 卷宗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一七七章 石像第七九五章 同生共死第八零八章 失蹤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三四二章 雙龍玉佩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五四八章 美夢成真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六六二章 少年不等閒第四十章 奪命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一三零章 唐人市第八零七章 珠圓玉潤第六七五章 腰帶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五六一章 內庫之密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三三五章 風雨將至第三九六章 反戈一擊第七百章 重逢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四三六章 一兩銀子的交易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三五一章 抉擇第三六三章 明月聖女度蒼生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八一七章 試探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三六一章 窗後的眼睛第一二九章 虛與委蛇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四八二章 白甲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一一三章 寧死不屈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七章 賭神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二九六章 覓刀第三一七章 九天臨仙第三四九章 反目成仇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二九六章 覓刀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八八六章 龍銳軍第四三五章 制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