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

秦逍見得衆將跪倒效忠,心下長出一口氣。

齊申卻是臉色難看至極,冷笑道:“好得很,好得很。看來兵部和南院的軍令,你們杭州營根本不放在眼裡。安興候若是知道你們的態度,一定會很失望。”

副統領甘景山擡頭道:“齊朗將,南院軍令,杭州營當然不會違抗。之前齊朗將也說過,南院有令,神策軍平叛之時,杭州營要配合剿賊。只是神策軍如今進駐杭州城,並無與叛軍主力決戰,而且軍令說的很清楚,杭州營只是配合作戰,卻並無說杭州營時刻要聽從安興候的調派。”

“誠如秦大人所言,叛軍的主力在蘇州,這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情,在杭州境內,非但沒有發現叛軍主力,甚至連小股叛軍也不曾見到。”陳武同也是個直率性子,直接道:“可是神策軍抵達杭州已經七八天,卻沒有調動一兵一卒前往蘇州。如果安興候調派我們前往蘇州平叛,杭州營上下自然是誓死要剿滅叛軍,但數日過去,只是讓杭州營原地待命,不知是何意思?”

其他部將也都是憤慨。

齊申見自己已經是勢單力孤,根本無法扭轉局面,冷哼一聲,道:“既然如此,本將也不和你們多說。”瞥了秦逍一眼,再不停留,快步而去,十分狼狽。

見得齊申離開,衆將俱都解氣。

這些人都不是愚蠢之輩,自然知道神策軍是利用沙德宇來控制杭州營,身爲軍人,對此自然是異常反感。

杭州營大部分的官兵都是江南本土之人,雖說大都是出身貧苦之家,但對他們來說,江南畢竟是自己的故鄉。

神策軍來到杭州,沒有立刻前往蘇州增援,反倒是在杭州城內大開殺戒,許多世家大族都牽連其中,城內無數人頭落地,這對杭州營官兵來說,自然是義憤填膺之事。

神策軍一面對江南世家大開殺戒,一面令人來控制杭州營,上下官兵都是敢怒不敢言。

如今秦逍帶着公主的軍令前來,這些將官自然是不需要多做猶豫便做出選擇。

“諸位兄弟都請起。”秦逍擡手讓衆人起身:“公主知道諸位一定是忠義之士,現在看來,果然如此。”

“秦大人,神策軍在城中已經殺瘋了。”甘景山神情凝重:“恕末將直言,蘇州錢家叛亂,江南七姓自然還有其他家族捲入其中,可這並不代表整個江南世族都是叛黨。據末將所知,神策軍現在對杭州世家任意定罪,許多世家根本沒有經過審訊,隨意扣上帽子就將男女老幼全都拘押下獄,而且勢頭有增無減,如此下去,末將只擔心.....!”

其他將領也是一臉凝重。

秦逍微點頭道:“公主正是知道此事,所以才令我前來阻止。諸位放心,我會盡力讓杭州恢復秩序.....!”

“秦大人,並非卑將不相信大人。”叫做宋奇的偏將苦笑道:“安興候是皇親國戚,他手下有精銳神策軍,如今整個杭州城都在他的控制中,即使是公主親自過來,也未必能阻止,大人如果要去杭州城,恐怕......!”

秦逍見得衆人面上有顧慮之色,含笑道:“正因爲安興候是皇親國戚,才應該帶頭遵守國法,此事你們就不用擔心了。”隨即問道:“沙長史現在如何?”

“長史昏迷過去,送到醫卒那裡,現在不知道醒了沒有。”有人回道。

沙德宇突然昏厥,在場衆人心知肚明,這位長史大人昏厥的時機恰到好處,他既不敢得罪安興候,更不敢得罪公主,左右爲難之際,一昏避難。

秦逍來到沙德宇休息的帳內,醫卒剛剛退下,見得沙德宇兀自昏迷不醒,秦逍在旁坐下,嘆道:“長史大人,我知道你左右爲難,可是這種時候,你如果立場不定,最後只能是兩邊都得罪。”

沙德宇終於睜開眼睛,緩緩坐起身,苦笑一聲,問道:“齊申走了?”

“杭州營效忠公主,他沒有留下的必要了。”

“秦大人,我是真的沒法子。”沙德宇道:“我的家眷全都在城中,你不知道城中的情勢,安興候和神策軍是真的瘋了,先拿杭州三姓開刀,杭州世家羣龍無首,短短几天,他就抓了上千人,有兩百多人被直接帶到市集砍了腦袋。現在城中的監牢已經是人滿爲患,只要安興候願意,隨時可以給我扣上一頂勾結世家謀反的罪名,我一家老小就沒有活路了.....!”

秦逍皺眉道:“杭州刺史難道任由他爲所欲爲?”

“神策軍剛剛入住杭州城,刺史大人就稱病躲了起來,趙別駕從馬背上摔傷,也躲在家裡養傷。”沙德宇苦笑道:“明眼人都知道這種時候躲得越遠越好,安興候要折騰,任由他折騰就是。”嘆了口氣,道:“可憐那些世家大族,這次是大禍臨頭,接下來也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要遭毒手。”

秦逍道:“你們是杭州的父母官,安興候如此肆無忌憚,爲何不上摺子?”

“上摺子?”沙德宇像看怪物一樣看着秦逍:“秦大人,你是在說笑嗎?安興候是聖人的內侄,當今國相之子,就算有人敢上摺子,摺子到了中書省,要從國相手裡經過......!”

參劾兒子的摺子落到老子的手裡,能有什麼結果?

“安興候殺雞儆猴。”沙德宇神色凝重:“進城之後,不但世族遭殃,有好幾名官員也被打爲叛黨,直接拉到市集砍了。這樣一來,城中的大小官員都是人心惶惶,誰都不敢違抗安興候的命令。杭州知府衙門現在已經成了安興候手裡的一把刀,抓人的時候,杭州知府衙門的官差帶路,神策軍官兵跟隨......!”

秦逍冷笑道:“我明白了。安興候在杭州大開殺戒,杭州上上下下數百名官員,忌憚安興候的身份,沒有一人敢向朝廷參劾安興候,任由他在杭州濫殺無辜。”

沙德宇急忙道:“秦大人慎言,這話要傳到安興候耳朵裡,你可要闖下大禍了。”

秦逍雖然受公主之命前來杭州,但終究只是一名大理寺少卿,在沙德宇眼裡,這位秦少卿和安興候的地位雲泥之別,根本不在一個層次。

“沙長史,依你之見,安興候如此一反常態,在杭州大開殺戒,到底是何緣故?”秦逍想了一下,才輕聲問道:“神策軍沒有及時去蘇州增援,卻要在杭州爲非作歹,難道他們不怕朝廷怪罪下來?”

“這個......!”沙德宇猶豫一下,只能苦笑道:“我也不清楚安興候到底是怎麼想的。”

秦逍冷笑道:“我聽聞沙長史來到杭州,是因爲公主的提攜,可是現在看來,沙長史左右爲難,似乎並沒有對公主盡心,公主如果知道沙長史是如此態度,只怕會很失望。”

沙德宇臉色微變,急忙道:“秦大人,我對公主的忠誠,天日可表。”

“忠誠可從來不是在嘴上說的,需要看行動。”秦逍嘆道:“沙長史能夠被公主賞識,自然是有着過人之處,當下江南的局勢,以沙長史的精明,自然不可能看不出端倪。”

沙德宇沉默了片刻,終是嘆道:“秦大人,有些話本不該說,但事到如今,其實你我都清楚,安興候此番前來江南,平叛是假,對公主落井下石纔是真啊。”

“哦?”秦逍脣角泛起一絲笑意:“怎麼講?”

“江南七姓與公主淵源極深,整個江南的官場士紳其實都算得上是公主的勢力。”沙德宇道:“公主在朝中能與夏侯一族分庭抗禮,背後的江南勢力功不可沒。這是公主的底氣,也是公主的根基,沒有江南,公主在朝中其實也就沒有與夏侯一族一較高下的實力。”頓了頓,才繼續道:“局外人是看不明白這其中的關竅,而夏侯一族對此自然是心知肚明,要對付公主,就要先摧毀公主的根基,安興候在江南大開殺戒,看似不可理喻,其實就是揮刀砍向公主。”

秦逍點頭道:“長史大人這纔是肺腑之言。”

“將江南豪門世家剷除,甚至清洗江南的官場,如此一來,公主的根基就受到致命的摧毀。”沙德宇神色凝重:“如果我猜的不錯,再過些時日,等殺的差不多,讓江南世家喪了膽,安興候便會開始安撫起江南士紳,從之前那些不起眼的士紳之中提攜一批人,朝中有國相撐腰,用不了三年,夏侯一族提攜的家族將取代江南七姓,成爲江南新的力量,此外夏侯一族也必然會趁此機會更換江南的官員,如此一來,江南就從公主的手中落入夏侯一族的手中。”看着秦逍,一字一句道:“到了那時候,公主將徹底失勢,完全不是夏侯一族的對手。”

秦逍道:“長史大人一針見血。”身體微微前傾,輕聲問道:“安興候和神策軍在江南如此胡作非爲,聖人難道不會管?”

“這個......!”沙德宇想了一下,終是嘆道:“滿朝文武,能夠揣摩聖心的官員其實並不多,而國相對聖人的心思一定是心知肚明。安興候敢如此妄爲,必然是得到了國相的指使,而國相敢讓安興候這樣做,自然是因爲他已經猜到,聖人對清洗江南,肯定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否則國相斷然不會允許安興候這樣做。”搖了搖頭,神情黯然:“聖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國相縱容安興候大開殺戒,你說這樣的情勢下,上摺子彈劾安興候和神策軍,那不是自尋死路?”

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五四三章 三道旨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二一二章 禮儀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一章 甲字監第七零三章 人頭一百兩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二六三章 滅頂之災第六肆七章 諸島之王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二五六章 只等今朝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一八零章 自焚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三十一章 空有寶山自不知第四四七章 將軍的憤怒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二零二章 下刀禮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八四六章 欺負第一四二章 內奸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一七零章 背叛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三二六章 西邊有片海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七零一章 一針見血第八三二章 自找苦吃第七二六章 心狠手辣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二章 甄侯府第五七一章 癡情種子三當家第四四七章 將軍的憤怒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八六二章 銅皮鐵骨第三四零章 謀反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四八零章 星命鼎定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五十三章 天降橫財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五四七章 只願朝朝暮暮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一六八章 漁網第十九章 狗男女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五七九章 內庫
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五四三章 三道旨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二一二章 禮儀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一章 甲字監第七零三章 人頭一百兩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二六三章 滅頂之災第六肆七章 諸島之王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二五六章 只等今朝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一八零章 自焚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三十一章 空有寶山自不知第四四七章 將軍的憤怒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二零二章 下刀禮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八四六章 欺負第一四二章 內奸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一七零章 背叛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三二六章 西邊有片海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七零一章 一針見血第八三二章 自找苦吃第七二六章 心狠手辣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二章 甄侯府第五七一章 癡情種子三當家第四四七章 將軍的憤怒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八六二章 銅皮鐵骨第三四零章 謀反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四八零章 星命鼎定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五十三章 天降橫財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五四七章 只願朝朝暮暮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一六八章 漁網第十九章 狗男女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五七九章 內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