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三章 兵權

嘉興地處杭州東北方向,距離蘇州極近。

秦逍自然已經明白過來,神策軍心急火燎派人從嘉興將衛家老小抓過來,自然是有心險惡。

衛家是嘉興第一大世家,嘉興世族唯衛家馬首是瞻,神策軍在杭州大開殺戒,嘉興那邊自然不可能不知道消息,一旦得知神策軍對杭州世家痛下殺手,嘉興世家當然會膽戰心驚,攜全家老小和資財退往蘇州,自然是大有可能。

如今蘇州在公主的控制下,嘉興世家一旦退到蘇州,神策軍的手也就不好直接伸過去。

在嘉興世家逃離之前,跑人先抄了衛家,讓嘉興世家羣龍無首,而後封鎖嘉興城,如此一來,嘉興世族就像是案板上的肉,直待神策軍處理完杭州城,再騰出手來慢慢收拾嘉興世家。

“大人,衛家對朝廷絕無二心,還請您明察。”衛仲道:“這些財物,可以送給大人,只求大人能夠救衛家老小.....!”

“自然是要徹查的。”秦逍道:“不過你們若是無罪,誰也沒有資格抄沒你們的家財,該是你們的誰也拿不走。如果你們暗中確實參與了謀反,家財固然保不住,一家老小的命也是保不住的。”向身邊費辛道:“費大人,安排衛家老小隨隊,徹查衛家謀反一案之前,由忠勇軍暫時保護他們的安全。”

費辛拱手稱是。

衛家雖然不知道落在秦逍手中是福是禍,但如今也沒有其他選擇。

忠勇軍並沒有耽擱,秦逍讓人將沈度的屍首丟進了囚車,順便將那顆首級也一併放了進去,繼續向杭州城方向進發。

杭州城東不到三十里地,便是杭州大營的駐地,忠勇軍要前往杭州城,杭州大營駐地是必經之地。

趕到杭州大營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下來。

忠勇軍最前面的兵士舉着火把引路,卻在距離杭州營不到五里地的地方便即停了下來,而杭州營那邊的哨樓之上,火把揮動,還有號角聲傳過來,分明是已經發現了忠勇軍的蹤跡,向營中示警。

營地裡的兵士反應迅速,只片刻間,就已經做好了迎敵準備。

杭州營統領長孫元鑫率領杭州營精銳騎兵前往蘇州增援,至今尚未返回,營中只有兩千步卒,長孫元鑫離開之前,將杭州營交給了副統領薛正欽負責。

神策軍抵達杭州之後,自然不會忽略這樣一支精兵。

杭州長史沙德宇是杭州軍務的最高長官,安興候夏侯寧心裡很清楚,如果直接由神策軍接管杭州營,杭州營官兵當然不服,不過由沙德宇出面,卻是名正言順。

夏侯寧派了幾名將官在沙德宇身邊,直接隨同沙德宇來到杭州營,從薛正欽手中接過了兵權。

沙德宇不但是薛正欽的上司,連長孫元鑫也是沙德宇的下級,所以沙德宇接掌兵權,薛正欽無可奈何,若是抗拒,被冠上謀反之罪,那是死無葬身之地。

接掌杭州營之後,沙德宇這幾日一直是心緒不寧。

外人都知道他這位杭州長史是杭州最高的軍務官員,連杭州營統領長孫元鑫都要聽從他的調令,可是隻有他自己心裡清楚,自己的官職雖然高過長孫元鑫,但地位卻遠遠不如。

當初麝月公主將他調到杭州爲官,那時候長孫元鑫就已經是杭州營的統領。

被調來杭州替換前任杭州長史,原因也很簡單,只因爲前任長史與長孫元鑫性情不合,兩人時有衝突,公主知道後,直接將前任長史調離,將沙德宇調過來擔任新的長史。

換句話說,前任長史離職,就是因爲與長孫元鑫不合。

沙德宇自然已經明白,公主對長孫元鑫實在很器重,作爲杭州長史,最好不要過多插手杭州大營的軍務,踏踏實實負責好杭州城的防務便好,所以這些年沙德宇對杭州營的軍務從來不敢多問,也正因如此,他在杭州長史的位置上穩若磐石。

神策軍入杭州城,杭州刺史當日就突發疾病,臥榻不起,杭州別駕也在當日騎馬的時候落馬受傷,起不來身,沙德宇聞聽之後,呆若木雞,正想給自己安排個意外,安興候的人卻趕在他出事之前將他請了過去。

刺史患病,別駕摔傷,杭州的事務也就只能由沙德宇配合。

沙長史是個實在人,二話不說,直接將長史府的兵權交給了安興候,本想着沒有兵權在手,就算髮生天大的事情也與自己無關,誰知道安興候竟然直接派了他過來接掌杭州大營的兵權。

沙德宇心中很不情願,卻又無可奈何,自己的一家老小全都在杭州城內,生死都掌握在安興候的手中,他非常清楚,如果自己不聽話,安興候給自己扣上一個與江南七姓勾結謀反的帽子,自己連冤枉都喊不出來就要被拉到市集砍了腦袋。

安興候的手段,沙德宇是真的領教了。

神策軍進城當日,第一時間便將杭州三大世家一網打盡,三大世家是江南七姓之中的三姓,還沒等這三姓反應過來,神策軍就以雷霆之勢將三族老幼盡皆逮捕,還沒等城中百姓明白過來,次日安興候就下令將三姓中的青壯以及家主直接拉到市集,開刀問斬,速度之快,簡直是匪夷所思。

殺人過後,安興候這才令人張貼告示,告知江南七姓勾結王母會,在江南謀反。

接下來幾日,神策軍在城中大肆逮捕世家豪族,即使殺了一大批,剩下的關押起來,可是因爲人數太多,監牢都滿了,神策軍又專門將三大世家的豪宅騰出,用來作爲臨時關押囚犯的地方。

沙德宇完全沒有想到神策軍入城之後,竟活生生地錦繡杭州變成了人間地獄。

安興候就像是與江南士紳有着刻骨仇恨一般,下手毫不留情。

非但是杭州士紳,便是一些杭州官員,也被查出有勾結叛軍反叛朝廷的罪行,同樣被殺了一披,杭州城的上方,瀰漫着一股血腥氣息,所有人都是噤若寒蟬,那些平民百姓倒也罷了,但凡有些身家的商賈和官員,都是惶惶不可終日,誰也不知道安興候手中的大刀下一個會砍向誰。

沙德宇心中只覺得安興候簡直就是一個瘋子,可是卻又不得不聽他吩咐。

他如今坐鎮杭州營,明面上是杭州營的最高長官,但實權卻並不在自己手中,安興候派了神策軍朗將齊申隨同前來,營中軍務,其實都要聽從齊申分派。

齊申也是一名宦官出身的將官,無論何時都是一臉笑容,但沙德宇知道這位宦官也是心狠手辣。

前來杭州大營之前,安興候第一次在城中殺人的時候,讓那些囚犯跪成數排,一排有十幾個人,安興候讓人請了沙德宇一同觀刑,砍的就是杭州三大世家族人的腦袋。

這不是法司衙門執刑,所以砍人直接由神策軍官兵出手,帶隊的就是齊申,而且他第一個拿起鬼頭刀,親自砍了十幾個人的腦袋,沙德宇記得清楚,齊申砍落囚犯腦袋的時候,臉上自始至終保持着笑容,想到那一幕,沙德宇全身上下都覺得毛骨悚然。

在這杭州大營之內,雖然名義上沙德宇是最高長官,但每天一大早,沙德宇卻會主動去齊申營帳,顯得異常謙恭。

只是他心裡也清楚,杭州大營是長孫元鑫一手打造出來,營中上下對長孫元鑫都是忠心耿耿,長孫元鑫去了蘇州,目前自己還能以杭州長史的身份發號施令,可是如果長孫元鑫回來了,又將是怎樣的結果?

自己幫着安興候奪了杭州營的兵權,長孫元鑫回來之後,會不會放過自己?

他寢食難安,今夜聽得號角聲響,衝出營帳,看到哨塔上火把揮動,那分明是說有兵馬正在靠近大營,沙德宇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長孫元鑫,心下駭然,只以爲是長孫元鑫帶着騎兵從蘇州返回。

他一顆心直往下沉。

“沙長史,出了何事?”聽到身後傳來聲音,沙德宇回頭看過去,正是朗將齊申快步過來,身邊還跟着幾名親隨。

這幾名親隨也都是神策軍的人,平日一直跟在齊申身邊。

“有兵馬靠近。”沙德宇忙道:“齊將軍,說不定是長孫統領率兵返回了。”

齊申一怔,眉頭一緊,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卻還是鎮定道:“長孫元鑫沒有得到兵部調令,擅自帶兵前往蘇州,已經觸犯軍法。他回來的正好,安興候有令,長孫元鑫回來之後,立刻拿下,送到杭州城,交給安興候處置。”

“齊將軍,長孫元鑫勇猛過人,絕不會束手就擒。”沙德宇輕聲道:“咱們還是不要和他直接發生衝突,告訴他說這一切都是安興候的安排,讓他前去杭州城拜見安興候就好。”

他只擔心回來的真是長孫元鑫,齊申不知長孫元鑫的厲害,如果真的下令就地捉拿長孫元鑫,長孫元西一怒之下,只怕齊申的人頭便要落地,說不定還要連累自己跟着一起掉腦袋。

對長孫元鑫絕不能硬來,好好說話,將杭州營眼下的情況都推到安興候頭上,長孫元鑫要找麻煩,也只會衝着安興候,不至於爲難自己。

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二六八章 伏兵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八一六章 形同陌人第一四二章 內奸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八零八章 失蹤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六二三章 煽動第四一零章 老道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一七四章 聯手第三三五章 風雨將至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三二二章 自尋死路第五二一章 獎罰分明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六九六章 暗夜幽靈第七二七章 勸降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五八六章 抽絲剝繭第四零一章 無字牌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四九三章 走投無路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五六二章 驚天大案第八九一章 風雨飄搖第八五三章 自作聰明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五八七章 沆瀣一氣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六三一章 龍游淺水第八六八章 長刀貫日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五五零章 布莊第七零八章 分崩離析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五九三章 紅蜘蛛第二二八章 攻山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一七五章 年少有爲第五四七章 只願朝朝暮暮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一六肆章 山上有座院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四七六章 絕代風華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一五八章 同病相憐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八九一章 風雨飄搖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一百零五章 馬術之道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
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二六八章 伏兵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八一六章 形同陌人第一四二章 內奸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八零八章 失蹤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六二三章 煽動第四一零章 老道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一七四章 聯手第三三五章 風雨將至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三二二章 自尋死路第五二一章 獎罰分明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六九六章 暗夜幽靈第七二七章 勸降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五八六章 抽絲剝繭第四零一章 無字牌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四九三章 走投無路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五六二章 驚天大案第八九一章 風雨飄搖第八五三章 自作聰明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五八七章 沆瀣一氣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六三一章 龍游淺水第八六八章 長刀貫日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五五零章 布莊第七零八章 分崩離析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五九三章 紅蜘蛛第二二八章 攻山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一七五章 年少有爲第五四七章 只願朝朝暮暮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一六肆章 山上有座院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四七六章 絕代風華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一五八章 同病相憐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八九一章 風雨飄搖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一百零五章 馬術之道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