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

秦逍笑着點點頭,道:“明白了。”

這話有些莫名其妙,沈度忍不住道:“你明白什麼?”

“你剛剛說是安興候讓你劫掠民財。”秦逍嘆道:“我終於明白了。”

沈度悚然變色,厲聲道:“秦逍,你血口噴人,竟然污衊本將。本將.....本將何時說過是安興候讓我們劫掠民財?”

秦逍緩緩道:“你們沒有聖旨,擅自抄家,依照大唐律法,這就是劫掠民財。可是你從頭到尾,句句話不離安興候,甚至說你們此次行動是奉了安興候之令,這難道還不是說安興候指使你們劫掠民財?”身體微微前傾,逼視沈度,冷聲道:“沈度,你帶兵劫掠,卻將罪名牽連到安興候的頭上,此事安興候若是知曉,不知會如何發落你。”

沈度大驚失色,秦逍卻已經拔出佩刀,刀身泛着烏光,沉聲道:“來人,將這些亂兵全都拿下了!”

沈度“嗆”的一聲,已經拔刀在手,厲聲道:“誰敢?我們是神策軍,你們一幫鄉勇,敢動我們一根毫毛?”

忠勇軍將押送隊伍團團圍住,沈度拔刀之時,神策軍官兵也都已經拔刀在手,雖然人數不多,但畢竟是帝國精銳,訓練有素,面對的又是一羣鄉勇,並不畏懼。

秦逍凝視着沈度,忽然顯出微笑,收起刀,翻身下馬,向沈度走過去,道:“沈將軍何必非要弄得刀兵相見?我也只是按律行事,將你們帶去杭州城,如果安興候承認是他派你們抄家,我也不敢多說什麼.....來來,將刀放下,不要傷了和氣......!”說話間,已經走近沈度,伸手去拿沈度手中刀。

沈度經驗老道,又豈會被秦逍所騙,知道秦逍這是故作親熱,想要多走自己的刀,厲聲道:“退後。”瞧見秦逍的手已經探過來,向後退了一兩步,卻猛地瞧見秦逍身影向自己衝過來,心下駭然,大叫一聲,揮刀劈過去,卻並不敢直接往秦逍身上劈下。

秦逍畢竟是大理寺的官員,而且是新近受到聖人器重的風頭人物,若真是一刀砍死了,聖人定然是要怪罪,所以這一刀只是想逼退秦逍,不想傷到他。

他這一刀本來沒有向秦逍身上劈去,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秦逍身形閃動之時,讓所有人都看的清楚,沈度這一刀恰恰是往秦逍的脖子砍去。

沈度也已經察覺到情況不對,想要收刀,已經來不及,臉上變色,也便在此時,卻聽得秦逍大叫一聲,沈度的大刀距離秦逍脖子咫尺之遙,秦逍已經再次閃躲開去,沈度這一刀便劈了個空。

他心下一陣輕鬆,幸虧秦逍反應快,否則在衆目睽睽之下一刀砍斷了大理寺少卿的脖子,自己肯定也難逃懲處。

可是還沒多想,卻感覺到一陣勁風襲來,扭頭瞧過去,卻見的刀光如電,甚至沒有看清楚,快刀鋒銳,已經從他脖子上砍過,一顆首級已經隨着血光直飛出去。

金烏刀竟然在瞬間砍下了沈度的腦袋。

無頭屍首在神策軍官兵驚駭的目光中,晃了一晃,往前栽倒在地,那顆首級落在地上,雙目暴突,這一刻兀自不相信秦逍竟然一刀邊讓自己身首分離。

死一般的寂靜。

秦逍卻是喘着氣,一臉驚恐之色,退了兩步,看着撲倒在地的屍首,終是顫聲道:“他.....他要殺我,他要砍死我!”

費辛和宇文承朝也都已經下了馬,上前一左一右扶住秦逍。

“大人,你這也是無奈之舉。”宇文承朝嘆道:“沈度出手狠毒,要一刀砍殺你,你若是不反抗,躺在地上的就是你了。”

費辛也是苦笑道:“沈度太沖動了。他沒有聖旨,擅自抄家,雖然有劫掠民財之罪,但此事還要詳細徹查,即使真的定罪,也未必會是死罪。可是他心下畏罪,竟然對少卿大人下此狠手,幸虧大人反應及時,否則真要被他所害。”

神策軍官兵眼見得沈度竟然被一刀砍殺,既驚又怒,但一時間卻也不敢輕舉妄動。

此刻宇文承朝和費辛二人一說一搭,沈度之死,卻似乎是沈度先向秦逍出手,欲置秦逍於死地,而秦逍武功略勝一籌,絕地反殺,這才死裡逃生。

官兵覺得事情不對,可是方纔沈度出刀一瞬間,差點砍斷秦逍的脖子,如果秦逍不是閃躲得快,現在人頭落地的只怕是這位秦少卿,所以若說沈度對秦逍下狠手,卻似乎又是事實。

“我不想殺他。”秦逍苦笑道:“我沒有想到他竟然真的會下死手,情急之下,這才反擊,手上力道沒控制住,竟然殺了他......!”一臉懊悔之色。

力道沒控制?

不少官兵心下直罵,你這一刀不但出手的位置準確無比,而且力道控制得恰到好處。

費辛立刻道:“大人,此事也怪不得您。再精銳的軍隊,也會有害羣之馬。沈度趁叛軍禍亂,帶人趁機劫掠民財,咱們身爲大理寺官員,自然是要過問。可是沈度竟然無視大唐律法,拔刀便砍,如此囂張跋扈,目無法紀,朝廷知道,那也是容不下他。”

宇文承朝卻已經掃視神策軍官兵,沉聲道:“爾等是否也要效仿沈度,無視大唐律法?”

官兵們面面相覷,一時卻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聽仔細了,將兵器放下,束手就擒。”費辛高聲道:“此案大理寺必然要徹查,你們是受人指使還是利慾薰心,都會有結果。如果只是受了沈度的唆使,奉命行事,我們也會斟酌行事,不會強加罪名在你們身上。但是如果你們還要反抗,那就是無視大唐律法,意圖兵變,忠勇軍平定江南之亂,不但要將叛軍剿滅乾淨,即使官兵作亂,也絕不留情。”

沈度即死,面對十倍不止的忠勇軍,神策軍官兵無可奈何,只能放下兵器。

宇文承朝也不客氣,令人將這近兩百號人全都綁了。

神策軍官兵心中惱怒不已。

從來只有神策軍騎在別人頭上的份,誰能想到今日竟然被一羣連正規軍都不是的鄉勇綁起來,好漢不吃眼前虧,暫時委曲求全,這事兒等安興候知道,這幫傢伙肯定沒有好果子吃。

秦逍令人將囚車打開,放了衛家老幼出來。

衛老爺本以爲此番衛家必然是難逃大劫,卻想不到半道竟然殺出來救兵,一時如在夢中,倒是兩個兒子扶着衛老爺來到秦逍面前,二話不說,已經跪倒在地,連連叩首。

秦逍倒也不客氣,淡淡道:“你們是否參與叛亂,尚未可知。蘇州錢家作亂,江南七姓自然是有人牽涉其中,衛家雖然不是江南七姓之一,但聽說你們與他們走的也很近,如果查到你們參與了叛亂,你們依然難逃一死。”

衛老爺這才擡頭道:“大人,衛家確實與七姓有來往,但都是生意上的往來。大人知道,江南的貿易,幾乎都是被江南七姓把持,要想做點生意餬口,自然要與他們有來往,否則在江南地面上寸步難行。我們這些年與江南七姓的生意往來確實頻繁,這並不諱言,可是恕小老直言,江南任何一個商賈,如果與江南七姓沒有關係,那是絕無可能。”

“正是如此。”身邊中年人道:“小人衛仲,家父年事已高,這些年衛家的生意都是由小人一手打理。小人也經常前往杭州,蘇州也沒有少去,大人有所不知,江南商會每年都會在杭州舉行集會,包括江南七姓在內的江南商賈,俱都會雲集杭州,所以整個江南的商賈與七姓都有接觸。可是我們除了生意上的事情,在其他事情上極少往來。小人雖然駑鈍,卻也知道商賈最忌諱的就是參與政事,所以出門在外,也從不與任何人談論國事。”頓了頓,肅然道:“蘇州錢家叛亂,我們事先毫不知情,直到蘇州叛軍四起,纔得到了消息,知道此事過後,我們還準備向官府捐獻銀兩,有錢出錢,要將蘇州叛亂平定。”

秦逍想了一下,才道:“起來說話吧。”

衛仲二人急忙扶起衛老爺,秦逍這才問道:“沈度抄沒你們的宅子,是否沒有拿出任何手令?”

“沒有。”衛仲面帶怒色:“昨天黃昏,他們突然登門。杭州這幾天許多士紳商賈都被抓起來,聽說杭州城內宛若地獄,每天都有人被拉到市集砍腦袋,我們也是心驚膽戰。可是想到我們對朝廷一片忠心,尋思官軍總不能濫殺無辜。可是他們登門之後,我們便知道大事不妙。我們拿了一萬兩銀子送給沈度,只希望他能高擡貴手,饒過我們衛家......!”搖搖頭,苦笑道:“他收了銀子,卻還是讓人將我們一家老小全都抓了起來,宅子鋪子也全都抄沒的乾乾淨淨......!”

“只抓了你們衛家的人?”秦逍皺眉道:“嘉興的士紳可不止你們一家,爲何沒有動彈其他家族?”

衛仲道:“我們衛家算是嘉興第一世家,鋪子最多,生意最大,拿我們第一個開刀也是理所當然。”頓了頓,才輕聲道:“小人覺得,杭州那邊神策軍還沒有處理好,一時騰不出手在嘉興動作。不過他們擔心嘉興世家會逃走,所以先派了一隊人馬將我們衛家抓過來,他們在嘉興城內還留了近百人,我們出城的時候,嘉興府衙的衙差已經封鎖了城門,用意已經很明顯了......!”

第三九七章 結案第五五零章 布莊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五零五章 魚餌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七一三章 投誠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八四六章 欺負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二零七章 美人心跡第二四七章 三個臭皮匠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八六六章 突變第二三六章 密議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三九七章 結案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六章 賓至如歸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一一三章 寧死不屈第八八四章 駭人命案第八一六章 形同陌人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六五三章 摸不得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一八一章 土堡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三二八章 緊急軍情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二七八章 真兇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二六八章 伏兵第二四九章 還陽第三八六章 道貌岸然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八四四章 母女第五四零章 羣狼環伺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六十二章 血戰逍遙居第一七四章 聯手第七五八章 卷宗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五三四章 無欲則剛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六三五章 兵分兩路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一二七章 可憐人第八四二章 陷阱第七零七章 自相殘殺第五五九章 月宮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三二八章 緊急軍情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三六五章 不堪一擊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
第三九七章 結案第五五零章 布莊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五零五章 魚餌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七一三章 投誠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八四六章 欺負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二零七章 美人心跡第二四七章 三個臭皮匠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八六六章 突變第二三六章 密議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三九七章 結案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六章 賓至如歸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一一三章 寧死不屈第八八四章 駭人命案第八一六章 形同陌人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六五三章 摸不得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一八一章 土堡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三二八章 緊急軍情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二七八章 真兇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二六八章 伏兵第二四九章 還陽第三八六章 道貌岸然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八四四章 母女第五四零章 羣狼環伺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六十二章 血戰逍遙居第一七四章 聯手第七五八章 卷宗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五三四章 無欲則剛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六三五章 兵分兩路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一二七章 可憐人第八四二章 陷阱第七零七章 自相殘殺第五五九章 月宮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三二八章 緊急軍情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三六五章 不堪一擊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