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

沈度臉色驟變,瞬間猜到這年輕將軍是何人。

姓秦的官員自然不少,但是如今在江南名聲最大的當然是大理寺少卿秦逍,能夠讓費辛畢恭畢敬稱呼大人,也只能是那位一度在京都掀起風浪的秦逍。

秦逍胯下的自然是黑霸王。

他此番下江南,帶着黑霸王前來,不過去蘇州城之時,將黑霸王留在了內庫。

秦少卿的坐騎,姜嘯春當然不敢怠慢,從內庫突圍之時,將黑霸王帶出,伏牛山之戰後,便將黑霸王還給了秦逍。

秦逍坐在馬背上,上下打量沈度一番,笑道:“沈將軍,看你身上也沒有一個字,你代表大唐律法,不知從何說起?”

“原來是大理寺秦少卿。”沈度知道秦逍的名聲,又見他帶着數千兵馬前來,心中吃驚,面上卻倒還鎮定:“這位費大人血口噴人,還請秦少卿懲處。”

“哦?”

“神策軍是護國平叛的精銳,不是什麼國法。”沈度道:“我也從未說過神策軍代表大唐律法,這位費大人胡言亂語,污衊本將,自然要懲處。秦少卿如果顧及你們是同僚,不能秉公執法,本將回到杭州城之後,就只能將此事詳細稟報安興候,相信安興候可以爲我做主。”

“你左一口安興候右一口安興候,是否想說,你做的一切,都是安興候吩咐?”秦逍面帶微笑,人畜無害。

沈度覺得這句話似乎有陷阱,沒有直接回答,反問道:“秦少卿帶這麼多人過來,意欲何爲?大唐有國法,地方調動兵馬,需要兵部的調令,你這裡有幾千人,絕非杭州境內的兵馬,自然是從蘇州帶過來。敢問從蘇州調兵過來,可有兵部調令?”

“沒有。”秦逍搖頭道:“我沒有兵部的調令。”

沈度立刻冷笑道:“沒有凋零,擅自調動,秦少卿,你可真是膽大包天,難道要造反不成?”

“沈將軍,你哪隻眼睛看到他們是朝廷的兵馬?”秦逍微笑道:“他們是民間鄉勇,蘇州叛亂,他們積極報效朝廷,爲朝廷剿滅叛軍。”

沈度哈哈大笑,指着旗子道:“大唐忠勇軍,秦少卿,如果不是官兵,怎能打出大唐的旗號?要麼你是擅自調兵,要麼就是冒充官兵,無論哪一條,你都是罪不可赦。”

秦逍在京都雖然聲名大震,但對神策軍來說,他們自成一系,背後宮中,沈度還真不怵秦逍。

他此刻只覺得自己抓住了要害,無論秦逍如何辯駁,都是難逃一罪。

“不錯,確實打了唐軍的旗號。”秦逍含笑道:“江南大亂,公主殿下臨時徵召了鄉勇,掛了忠勇軍的旗號,但忠勇軍並沒有正式編制,所以算不得官兵。可是他們如今確實是在爲大唐平叛,公主殿下也給了旗號,所以這杆旗子咱們就打了出來。沈將軍,這樣解釋,不知道你是否滿意?”

“當年聖人登基,三州七郡叛亂,沈將軍如果還有記性的話,應該記得當時南陽郡叛軍猖獗,南陽郡境內的黃興黃大人雖然只是一名縣令,卻組織了近千人抵抗叛軍。”費辛在秦逍身後正色道:“黃興大人雖然戰死,但聖人對此事卻是大爲表彰,賜予黃興大人長青伯爵位,世襲罔替,參戰的那些鄉勇,也都受到嘉獎。”

沈度嘴脣動了動,卻沒能說出話來。

“今次我們所爲,正是效仿長青伯的忠義之舉。”秦逍看着沈度,微笑道:“蘇州叛軍被殲滅,但還有叛軍殘部流竄到杭州境內,我們奉了殿下之令,前來杭州,除了要追剿叛軍,還要維持杭州的秩序,絕不允許別有居心之輩趁機爲禍杭州,不知道我的解釋沈將軍聽明白沒有?”

沈度冷哼一聲,道:“既然如此,你們儘管去追剿叛軍,爲何要半道攔截我們?”

“好,沈將軍的問題,我如實告知。”秦逍神色變得冷峻起來:“接下來就該我問你了。”擡手指着囚車道:“囚車之中拘押的是什麼人?”

沈度心想你這是明知故問,淡淡道:“嘉興衛家老小,都是叛黨,押赴杭州城。”

“我先不問是誰定了他們的罪。”秦逍伸手道:“將逮捕令拿過來!”

沈度搖頭道:“沒有。我們是奉了安興候之令,前往嘉興逮捕叛黨。我們沒有逮捕令,只有軍令,軍令如山,自然要服從。如果秦少卿要看逮捕令,大可以去杭州城找安興候。”

“你放心,安興候那邊,我自然是要拜會的。”秦逍緩緩道:“我現在只處理眼前的事情。沈將軍,逮捕令你是不是拿不出來?”

沈度冷哼一聲:“拿不出又如何?”

“來人,去查一下後面的車輛。”秦逍冷聲吩咐道:“看看車上都是什麼。”

宇文承朝一直沒有吭聲,這時候才衝身邊的趙勝泰一點頭,趙勝泰立刻帶了人往後面的車輛去。

沈度見狀,按住刀柄,厲聲道:“誰敢!”

“怎麼?沈將軍有意見?”

沈度冷聲道:“秦少卿,車上的東西,都是贓物,你們沒有資格查看車輛。你當真不怕安興候到時候責怪下來?”

秦逍笑道:“天塌下來,我照樣扛着,今天車上的東西我是看定了。”大聲道:“誰敢攔阻,立刻斬殺!”

趙勝泰帶着一羣人如狼似虎過去,撬開了後面車輛的幾隻箱子,很快就拿了幾件東西過來,稟道:“秦大人,箱子裡都是金銀珍寶,還有不少古董字畫。”

秦逍接過一隻白玉蜻蜓,向沈度問道:“沈將軍,給一個解釋。”

“什麼解釋?”沈度憤然道:“你們敢撬開箱子,這件事情不會就此罷休。”

秦逍厲聲道:“我讓你給我一個解釋,拘押囚犯,爲何會裝載這麼多的財物?”

“自然是抄家所得。”沈度並不畏懼,針鋒相對:“奉命前去拘捕亂黨,順便抄家,將抄沒的資財運回杭州城,這有什麼不明白?”

“抄家?”秦逍點頭笑道:“明白了。”向費辛道:“費大人,你來說說看,這位沈將軍有沒有資格抄家?”

費辛沉聲道:“大唐律法,罪臣犯有重罪,朝廷可抄沒其家財。抄家需要大理寺奏請,有聖人頒下抄沒旨意,可有宮中禁衛負責抄家。若是沒有明旨令宮中禁衛抄沒,大理寺或是刑部衙差可領旨抄家。”

“明白了。”秦逍點頭道:“要吵架,具備三條,第一條是被抄家的對象一定要是重罪,其二則是需要聖人的旨意,其三,抄家不是誰都有資格去辦,需要宮中禁衛或是法司衙差執行。”

費辛點頭道:“正是如此。”

“如此說來,沈將軍和神策軍是沒資格抄家?”

“其一,嘉興衛家是否犯有重罪,需要三法司徹查清楚,在三法司沒有結案之前,無法定其罪。其二,沈將軍連逮捕令都沒有,自然更不可能擁有聖人的抄家旨意。”費心緩緩道:“其三,即使要抄家,神策軍也沒有資格,他們是越權。”

秦逍笑道:“事情這就清楚了。當然,如果聖人特旨由神策軍抄家,咱們大理寺當然也是不能過問的。所以沈將軍如果能夠拿出抄沒衛家的旨意,我們立刻就走。”伸手道:“沈將軍,逮捕令沒有,那聖人抄家的旨意可有?”

沈度隱隱覺得今日事情不能善了,只能硬着頭皮道:“我們剛到江南不久,也是剛剛查出嘉興衛家叛亂,自然來不及向聖人請旨。”

“這樣說來,你們不是奉旨抄家。”秦逍的臉色冷峻起來:“我常聽說,兵荒馬亂的時候,會有一些膽大妄爲的兵士,趁亂劫掠民財。此次前來杭州之前,公主就囑咐過,不但要剿滅叛軍,還要保護百姓不受傷害劫掠。沈將軍,你帶着一隊人馬,沒有逮捕令,沒有抄家的旨意,卻抓了一大羣人,還拉着十幾車財物,我想知道,你們是不是劫掠民財?”

沈度心下駭然。

其實神策軍每次出兵,在地方上順手牽羊一些民脂民膏也是司空見慣的事兒,不過這種事兒,也肯定不會有人過問。

畢竟神策軍不但是衛戍京都的精銳兵馬,而且後臺就是宮裡,甚至不受兵部直接節制,而是聖人直接握在手中的一把利刃,這樣一支兵馬,素來是目中無人,真要是做了些逾越之事,滿朝文武也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誰也不會去與神策軍爲難。

對沈度來說,帶着一隊兵馬去抄沒一戶士紳,簡直和吃飯睡覺一樣簡單,畢竟多少年來,神策軍都是這麼幹的。

當年在青州平定王母會,神策軍就沒少幹過這樣的事情,如今江南世家直接捲入叛亂,那是再好不過,抄起家來名正言順,而且上面還有安興候夏侯寧頂着,沈度從沒覺得這件事情有什麼不妥。

可是此刻秦逍一番話丟過來,他陡然間意識到,如果大理寺真要揪着這事情不放,還真是麻煩。

“秦少卿,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沈度立刻道:“說我們劫掠民財,簡直是豈有此理。我們是奉了安興候之令,難道你是說安興候讓我們劫掠民財?”

安興候夏侯寧是國相之子,更是當今聖人的內侄,放眼滿朝文武,幾乎無人敢與安興候爲敵。

小小的大理寺少卿,雖然最近得到聖人的器重,但臣子終歸是臣子,便算再受聖人器重,難道還能及得上夏侯寧在聖人心中的地位?

這時候直接將安興候擡出來,秦逍若是繼續過問,那就是與安興候過不去,沈度心中算盤打的很好,只要有安興候頂着,莫說抄沒衛家家財,就算將整個嘉興士紳全都抄了,秦逍又能如何?

第八三三章 風情月意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七四三章 鳳凰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四五三章 宮中有片海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六十二章 血戰逍遙居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三二二章 自尋死路第四六七章 把柄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六三八章 芥蒂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三四二章 雙龍玉佩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五百章 少卿理案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五六二章 驚天大案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四三四章 真正的棋手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六肆零章 蘆葦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八五八章 無爲而有爲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二七三章 非常手段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四章 玉佩第七零七章 自相殘殺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三四一章 步步爲營第一五八章 同病相憐第二五七章 雌雄雙箭第七三八章 入世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一二三章 觸目驚心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五九九章 久別重逢【求訂閱】第四三一章 調令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三四二章 雙龍玉佩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三十七章 夜馬蹄聲聲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一六三章 三殺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一九九章 做媒
第八三三章 風情月意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七四三章 鳳凰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四五三章 宮中有片海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六十二章 血戰逍遙居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三二二章 自尋死路第四六七章 把柄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六三八章 芥蒂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三四二章 雙龍玉佩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五百章 少卿理案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五六二章 驚天大案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四三四章 真正的棋手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六肆零章 蘆葦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八五八章 無爲而有爲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二七三章 非常手段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四章 玉佩第七零七章 自相殘殺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三四一章 步步爲營第一五八章 同病相憐第二五七章 雌雄雙箭第七三八章 入世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一二三章 觸目驚心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五九九章 久別重逢【求訂閱】第四三一章 調令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三四二章 雙龍玉佩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三十七章 夜馬蹄聲聲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一六三章 三殺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一九九章 做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