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零章 國有國法

衛老爺尚未接過玫瑰糕,便聽得馬蹄聲響。

遊擊將軍循聲望過去,只見不遠處正有幾騎飛馬而來,皺起眉頭,而神策軍的反應倒也迅速,本來不少人坐在地上歇息,聽到馬蹄聲,早就持槍起身,護住囚車。

江南王母會聲勢一度浩大,雖然目前爲止王母叛軍只在蘇州境內,但誰也不能保證他們不會進入杭州。

待看清楚不過是寥寥數騎,神策軍才放下心來。

來騎到得近處,放緩馬速,早有人大聲斥道:“好大膽子,神策軍押送囚犯,閒雜人等立刻退開。”

來騎當先一人一身普通的錦衣,年過四旬,掃了長長的車隊一眼,翻身下馬來,大聲問道:“帶隊的是何人?”

遊擊將軍見對方看到官兵押送囚犯,不退反進,毫無懼色,便知道多少有些來頭,咳嗽一聲,沉聲道:“神策軍遊擊將軍沈度在此,你們是什麼人?”

“原來是沈將軍。”那人看向遊擊將軍沈度,拱手笑道:“本官大理寺寺丞費辛!”

“大理寺?”沈度皺起眉頭。

雖說秦逍進入大理寺之後,大理寺開始鹹魚翻身,有了氣色,但多少年下來,京都大大小小官員骨子裡對大理寺都是不屑一顧,畢竟被刑部牢牢踩在腳下的大理寺,一直是京都各司衙門的一大笑柄。

神策軍雖然不必龍鱗禁衛那般高高在上,卻也是衛戍京都的帝國精銳,這支帝國精銳非但不會將地方上各路兵馬放在眼中,就算是京都的一些官員,神策軍也是不放在眼裡。

大理寺在神策軍眼中本就是清水衙門,費辛雖然是大理寺寺丞,比沈度這個遊擊將軍的地位只高不低,可沈度知道對方身份後,放下心來,笑道:“原來是費大人,你不在京都辦差,怎麼也跑到江南來?”

“沈將軍,這是什麼情況?”費辛向車隊一指:“這些都是什麼人?”

沈度整理了一下衣衫,慢條斯理道:“自然是叛黨,否則神策軍又何必大動干戈,要將他們押送杭州城。”

“叛黨?”費辛追問道:“什麼地方的叛黨?”

“嘉興衛家。”沈度道:“他們勾結江南七姓,圖謀造反,在他們叛亂之前,我們迅速將他們逮捕歸案。”

費辛道:“所以將軍這是將他們押到杭州城審訊?”

“不錯。”沈度道:“費大人,你這要往哪裡去?江南亂黨衆多,你們寥寥數人四處亂走,當心碰上亂黨。”

費辛淡淡一笑,問道:“沈將軍,逮捕嘉興衛家,可有逮捕令?杭州刺史的手令或者杭州長史的文書都可以。”

沈度一怔,皺眉道:“爲何需要他們的手令?”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費辛肅然道:“我大唐又不是蠻夷,自有律法可依。嘉興衛家謀反,自然要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其罪,即使有了證據,派兵拘捕,也是需要地方官員的拘捕文書,總不能想抓誰就抓誰,那還不亂了套?”

沈度冷笑道:“有沒有抓捕令,似乎也輪不到費大人過問。”

費辛嘆道:“沈將軍,其實本官還真不想過問,可是身爲大理寺的官員,吃的是朝廷的俸祿,卻又不得不管。”

衛家父子聽得清楚,雖然覺得一個大理寺官員絕無可能與神策軍相抗,但費辛在這個時候出現,確無疑是救命稻草,那中年人已經大聲叫道:“大人做主,我們是被冤枉的,求大人主持公道!”

他一叫,被囚在車中的其他囚犯也都大喊起來,有的嚎哭,有的直喊冤枉。

神策軍見狀,也不客氣,有人拿起馬鞭子,對着囚車裡面抽打過去,沒有馬鞭的挺起長槍,想囚車裡亂刺過去,大聲叫罵。

沈度冷冷看着費辛,不屑道:“費大人準備怎麼管?”

“首先自然是要看看他們的罪證。”費辛道:“沈將軍既然說他們謀反,自然有證據在手,那麼就勞煩將軍拿證據出來看一看。如果證據確鑿,再請將逮捕令拿出來,手續齊全的話,本官再去杭州城處理此案。”

沈度失聲笑道:“你讓本將給你拿證據?你要處理此案?”單手揹負身後,走上前去,繞着費辛轉了一圈,終是嘆道:“費大人,要不要我們帶你去杭州看大夫?”

“沈將軍莫非以爲本官病了?”

“病了!”沈度很認真道:“不但病了,而且病得很重,否則怎會說出剛纔那樣的胡話。”向左右神策軍官兵笑道:“弟兄們,這位大理寺的費大人要咱們拿出逮捕令,還要親自過問此案,你們說咱們怎麼辦?”

左右官兵卻都是鬨然大笑起來。

一名將官衝着費辛大聲道:“費大人,聽說你們大理寺都已經十幾年不曾辦過案子,大理寺的官員練就了兩門功夫,一門是站着能睡覺,一門是躺着能吃飯,不知道是真是假?”

衆人又是一片鬨笑。

“費大人,你們還記得如何辦案嗎?”有一人嘲諷道:“要不要將大唐律捧在手裡,免得忘記了律法,自己辦差了差事。”

對神策軍官兵的嘲諷,費辛不以爲意,只是微笑道:“本官奉旨前來江南巡案,江南地面上任何案件,本官都有權過問,將其徹查清楚。嘉興衛家一案,本官覺得有些紕漏,所以定然是要徹查的。”

沈度臉色冷下來,淡淡道:“費大人,你可知道,神策軍也是奉了聖旨,前來江南平亂。嘉興衛家謀反,是叛黨,神策軍肩負平叛之責,自然要將他們逮捕拘押,此事你們大理寺最好是不要插手。安興候在杭州城正等着我們逮捕叛黨回去,你若是耽擱了我們行程,我們無所謂,可是安興候知道,未必會放得過你。”

“沈將軍可知道,如果你手中沒有逮捕令,就是越權抓人。”費辛並不退讓,也冷下臉來:“大唐有律法,即使是神策軍,也無權擅自逮捕無辜,否則就是兵變,沈將軍能擔得起這個責任嗎?”

沈度笑道:“少在這裡危言聳聽,神策軍不是嚇大的,本將更不是嚇大的。這些人,我們抓了,你能如何?”高聲道:“傳令下去,繼續趕路。”

神策軍官兵也不再管費辛,趕着囚車繼續前行。

“費大人,要插手此事,你還不夠格。”沈度戲虐道:“你若是聰明人,趕緊回京都,繼續留在江南,好處沒有,一個不慎,只怕連自己的性命都難保。”

費辛臉色冷峻,沉聲道:“沈將軍和神策軍真的不將大唐律法放在眼裡?”

“看來你真的不聰明。”沈度嘆了口氣,點了點自己的胸口:“現在的江南,神策軍就是大唐律法,我們就是律法!”冷笑一聲,不再理會,轉身便走。

隊伍繼續往前走出了不到十里地,忽聽得又是一陣馬蹄聲響起,從側後方傳來,沈度皺起眉頭,只以爲是費辛陰魂不散,再次追上來,扭頭望過去,卻是臉色驟變。

側後方向,竟然出現了數十騎,騎兵後面,竟然跟隨着密密麻麻的兵馬,一個個如狼似虎,正如潮水般向自己這邊衝過來。

“將軍,不好!”有人驚呼出聲:“有大隊兵馬殺過來!”

押送的隊伍不過二百來人,可是此刻出現的追兵,少說也有數千之衆。

“傳令下去,所有人準備戰鬥。”沈度臉色驚駭,在杭州地面上,除了杭州營和神策軍,又怎會出現這樣一隊兵馬?

神策軍抵達杭州之後,安興候第一時間就派人控制住杭州營,杭州營騎兵去了蘇州增援,但尚有兩千步卒留駐杭州城外,爲免起變故,安興候帶人親自去了杭州營,接管了兵權,派人坐鎮杭州營,沒有安興候的調令,杭州營一兵一卒也不得擅離營地。

神策軍官兵迅速列陣,那隊兵馬很快就追上來,隨即將押送的隊伍團團圍住。

沈度這時候纔看清楚,追來的這支隊伍,並無統一的着裝,大多數人都是粗布衣衫,不過飄揚的幾名旗幟倒是十分顯眼,上面寫着“大唐忠勇軍”五字,裝備雖然簡陋,但氣勢卻着實不弱。

他心中詫異。

大唐忠勇軍?

自己的記憶之中,似乎從沒有聽說過大唐還有這樣一支兵馬存在,大唐什麼時候多了忠勇軍這樣一支編制?

但他很快就看到了費辛。

費辛騎在馬上,不過在他身前,卻有一名灰色甲冑的年輕將官,腰佩一把刀鞘通體漆黑的大刀,胯下是一匹全身黑亮瞟肥腿長的高頭大馬,那盔甲似乎大了一些,穿在年輕將官身上並不算合身,而那匹高頭大馬更是神峻異常,與年輕將官略顯單薄的身體也不是很協調。

沈度按住佩刀刀柄,他不認識年輕將官,只能看向費辛,沉聲道:“費大人,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是要造反嗎?”

“秦大人,他就是領隊的遊擊將軍沈度。”費辛指向沈度,向那年輕將官道:“他剛纔說,神策軍就是大唐律法,他就是大唐律法!”

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九十章 一陣風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四零五章 借刀殺人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七二五章 奪命槍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六肆一章 我本西山鳳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五七五章 疑雲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十一章 跟蹤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五零四章 口空無憑第五零五章 魚餌第四七七章 投壺第五五九章 月宮第二九二章 糧倉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八十章 驚襲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五六零章 日月雙懸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一三零章 唐人市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二八零章 乘風得勢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六三三章 抉擇第七五九章 何患無辭第七四六章 割草第一六肆章 山上有座院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二六三章 滅頂之災第七四零章 天地書院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四四四章 拉攏第七六肆章 奇恥大辱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一七五章 年少有爲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七二五章 奪命槍第六六二章 少年不等閒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八三七章 大局爲重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六一五章 奇怪的遺言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八八四章 駭人命案
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九十章 一陣風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四零五章 借刀殺人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七二五章 奪命槍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六肆一章 我本西山鳳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五七五章 疑雲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十一章 跟蹤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五零四章 口空無憑第五零五章 魚餌第四七七章 投壺第五五九章 月宮第二九二章 糧倉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八十章 驚襲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五六零章 日月雙懸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一三零章 唐人市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二八零章 乘風得勢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六三三章 抉擇第七五九章 何患無辭第七四六章 割草第一六肆章 山上有座院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二六三章 滅頂之災第七四零章 天地書院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四四四章 拉攏第七六肆章 奇恥大辱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一七五章 年少有爲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七二五章 奪命槍第六六二章 少年不等閒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八三七章 大局爲重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六一五章 奇怪的遺言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八八四章 駭人命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