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九章 囚車

麝月瞪了秦逍一眼,道:“這樣的國事,還輪不着你來操心。”

“殿下所言極是,是小臣多管閒事了。”

“秦逍,你以爲這是閒事?”麝月俏臉冷峻:“你今天在這裡說的話,都是了不得的言辭,有一個字傳到聖人或者國相的耳朵裡,你這條小命也就到頭了。”幽幽嘆了口氣,輕聲道:“今日所言,到此爲止。”

秦逍點頭道:“小臣明白。”

“明白就好。”麝月微一沉吟,終於問道:“你和那個姓顧的女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啊?”秦逍有些意外,沒想到麝月會突然提及秋娘。

“你進京之後,就和她纏在一起。”麝月淡淡道:“聽說你還讓她搬進了你的宅子裡,這是要讓她成爲宅子的女主人嗎?”

她語氣淡然,也聽不出是什麼情緒。

秦逍知道自己入京之後,麝月一定將自己的底細詳細調查,自己爲了秋娘獨闖青衣堂,此事在京都已經傳遍大街小巷,而且青衣堂還是依附於麝月的勢力,自己和秋娘的關係,麝月自然不會不知道。

他知道在麝月面前隱瞞也沒有用,很乾脆道:“回京之後,一切順利的話,可能就要籌備婚事了。”

“原來你真的想要娶她過門。”麝月冷哼一聲:“那本宮提前向你道喜了。”

秦逍拱手笑道:“到時候會送喜帖給殿下,殿下若是瞧得起,還請過去喝一杯水酒。”

“與我何干?”麝月淡淡道:“她曾經是宮裡的一名宮女,說得難聽一些,是本宮的奴才,奴才成婚,本宮憑什麼要去道喜?”

秦逍皺起眉頭,道:“殿下如果不願意,當我沒說。她出身確實不高貴,不過她若真的出身官宦世家,我也未必瞧得上。”

“什麼意思?”麝月秀眉一緊。

“出身豪門,難免會有許多臭脾氣。”秦逍道:“嬌生慣養,不知人間疾苦,不懂關護他人,什麼事情都自以爲是,如果她真是這樣,我當然瞧不上。”

麝月銀牙一咬,惱道:“你說清楚,你說的自以爲是指的是誰?”

“殿下切莫代號入座。”秦逍立刻道:“殿下當然不是那種自以爲是的人。”

“你.....!”麝月氣的酥胸起伏,但很快就冷笑道:“不錯,我就是自以爲是的人,那又如何?你這門親事,我只要一句話,你們就成不了。”

“公主爲何要阻攔此事?”秦逍反問道。

麝月一怔,冷哼一聲,道:“我沒說阻攔,我只是說我如果願意,你們就成不了親。”加了一句道:“你最好不要讓我不痛快,否則你自己是找不痛快。”

她情緒有些反常,秦逍倒是頗爲意外,卻也知道如果麝月真的從中作梗,多少還是有麻煩,只能道:“殿下是金枝玉葉,她只是平常女子,你自然不會計較她的。”

“你知道我們的差別就好。”麝月揮手道:“滾吧!”

秦逍心想女人心海底針,情緒實在難以把握,只能拱手退下。

麝月見他離開,衝他背影咬牙,隨即靠着椅子,閉上眼睛,若有所思。

所謂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杭州是與蘇州齊名的所在,但比之蘇州卻更爲繁華,亦是江南的中心。

杭州山明水秀,風景秀麗,水道發達,貿易往來不絕。

朝中官員致仕過後,往往都會選擇江南作爲養老之地,而江南三州之中,又以杭州爲首選,所以杭州不但是商貿繁華之地,更是官宦雲集之所,錦繡江南,人間天堂。

可是對現在的杭州士紳來說,這座宛若天堂的錦繡之地,如今卻已經堪比地獄。

杭州城東不到五十里地,一隊兵士手執刀槍,押着十幾輛囚車,正向杭州城方向而行。

前面四五輛囚車內,監禁着都是男子,老少皆有,衣着也都很是光鮮,其後的囚車則是囚着老弱婦孺,其中有兩輛車裡的少婦懷中還抱着在襁褓中的嬰兒,嬰兒沿途啼哭不休,母親溫言相呵,嬰兒依然是啼哭不止。

十幾輛囚車後面,更有十幾輛裝運貨物的大馬車,車上裝滿了木箱,馬拉人推,走得並不快。

最前面是五十多名騎兵開道,後面有近兩百名身着甲冑的兵士手持長槍腰佩彎刀押送囚車,整個隊伍就宛若一條逶迤前行的長蛇。

囚車中的囚犯一個個臉色慘白,面如死灰,有人坐在囚車中,呆呆看着天幕,一臉絕望。

“將軍,天黑之前,應該可以抵達杭州城。”隊伍最前方,幾名身披甲冑的武官簇擁着一名披有灰色大氅的將官,一人笑着向那將官道:“咱們抄了嘉興府第一士紳,一切順利,收穫滿滿,回到杭州城,安興候定然是歡喜,一定會重重有賞。”

那武將卻不似其他人帶着甲盔,而是戴着造型特別的布冠,地方上的人或許不明所以,但神策軍的人卻都知道,軍中出身宮中宦將的將官,都是戴着布冠。

這名宦將只是一名遊擊將軍,不過宦官出身,在一衆神策軍將士面前倒是高高在上,瞥了一眼,冷冰冰道:“衛家勾結江南七姓圖謀造反,我們此行江南,是爲了平定叛亂,報效聖人,什麼賞不賞的?”

衆人頓時不敢多說。

“不過安興候出手闊綽,不會虧待咱們倒是真的。”遊擊將軍隨即笑道:“有功當賞,這也是咱們神策軍的老規矩。安興候是個明事理的人,咱們立了功,他自然不會小氣。”

聽遊擊將軍這樣一說,衆人頓時都笑起來。

“將軍,天色尚早,要不要歇一歇?”邊上有人恭敬道:“這兩天將軍辛累得很,今天又是一直趕路,要真是累壞了將軍,咱們心裡可不好受。”

遊擊將軍嘿嘿一笑,道:“你小子這馬屁拍着舒坦。”擡頭看了看天色,道:“歇歇也無妨。”

當下隊伍便即在路上停下來,早有人備上點心和水送過來,遊擊將軍吃了兩塊點心,瞧見囚車中失魂落魄的衆人,脣角泛起一絲怪笑,取了一塊糕點在手中,走到第一輛囚車邊。

囚車中關着一名老者和兩名中年人,三人的眉眼頗爲酷似。

“衛老爺,一路辛苦了。”遊擊將軍笑道:“再有幾十裡地就到了杭州城,進了杭州城,就不必如此顛簸了。”

那老者這纔看向遊擊將軍,雙手握住囚車柵條,虛弱道:“將軍,求你明察,我們雖然與杭州幾大世家有生意往來,可是除了生意,在其他事情上沒有任何關係。他們圖謀造反之事,我們一無所知,若是知道,也早就報了官,求你做主,還我們清白.....!”

“江南世家同氣連枝,江南七姓造反,你們這些世家大族豈會置身事外?”遊擊將軍似笑非笑:“而且已經有人將你們衛家拱了出來,否則我們爲何不辭辛苦要跑到嘉興去抓捕你們?衛老爺,看你年事已高,我給你指條道,等到了杭州,你自己主動招供謀反之罪,千萬不要死鴨子嘴硬,否則那邊有的是嚴酷刑罰審訊,你受了刑,最後還是要招供,既然如此,還不如免去皮肉之苦。”

“我們衛家對朝廷忠心耿耿,每年繳納稅銀,朝廷有事,還會捐獻大筆銀子。”一名中年人沉聲道:“衛家清清白白,從無謀反之心,爲何要主動招供?”

遊擊將軍笑道:“我看你們父子三人也不是蠢人,刀都架到脖子上了,還這麼糊塗?”

“就算刀架在脖子上,也要死個明白。”中年人卻無懼色,冷笑道:“就算你們是神策軍,也不能誣陷無辜。”

衛老爺卻是嘆了口氣,道:“別說了。”

“父親,難道咱們就任由他們構陷?”中年人厲聲道:“僅憑几封僞造的書信,加上不明所以的幾句證言,就說衛家謀反,將一家老小全都抓來,這大唐的天下,還有沒有王法?”

另一名中年人靠坐在囚車裡,也不說話。

遊擊將軍臉色陰冷起來,湊近過去,低聲道:“你要王法?難道你不知道,神策軍就是王法。知道此番統兵的主將是誰嗎?安興候夏侯寧,他是國相之子,難道夏侯家還算不得王法?”

中年人嘴巴張了張,卻沒能再發出聲音。

“看來你已經明白了。”遊擊將軍笑道:“我若是你們,到了杭州城,主動坦白謀反之罪,然後懇求安興候憐憫,放過你們的妻兒,如此或許還能保住一絲血脈。神策軍從來不怕硬骨頭,骨頭越硬,我們的刀子越鋒利。杭州孫家你們自然是知道的,他們硬氣得很,安興候將他們謀反的罪證擺在他們面前,他們還拒絕認罪,可知道結果?一家老小二十七口,一個不剩,全都砍了腦袋。”

衛家父子都是變了顏色,遊擊將軍含笑輕聲道:“我是好心,登你們家門的時候,你們立刻孝敬了一萬兩,很懂規矩,看在那一萬兩銀子的份上,我纔給你們指條道,你們要是覺得我說的不對,就當是廢話。”將手中的那塊糕點遞過去,送到衛老爺面前:“衛老爺,這樣上好的玫瑰糕,以後你只怕再也無福消受了,最後嘗一口,我這人就是心善,看不得老弱受苦,哎......!”

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第八二七章 天降橫財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一六二章 送你們去死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五四二章 賢內助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一八六章 上賓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二一一章 兀思魯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五六一章 內庫之密第七四六章 割草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六一三章 損兵折將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六一七章 如月朦朧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四十五章 劍拔弩張第六三一章 龍游淺水第五三八章 事緩則圓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五一四章 圍門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一百零五章 馬術之道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三四二章 雙龍玉佩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六肆一章 我本西山鳳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八八四章 駭人命案第八六六章 突變第一六三章 三殺第七六七章 活菩薩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三六二章 是非顛倒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四八四章 皆大歡喜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五零九章 借力打力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二七五章 命運分歧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二三三章 背後的陰影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三四一章 步步爲營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五二五章 獄中人質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三九二章 猝不及防上架感言!第二八四章 分歧
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第八二七章 天降橫財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一六二章 送你們去死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五四二章 賢內助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一八六章 上賓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二一一章 兀思魯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五六一章 內庫之密第七四六章 割草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六一三章 損兵折將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六一七章 如月朦朧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四十五章 劍拔弩張第六三一章 龍游淺水第五三八章 事緩則圓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五一四章 圍門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一百零五章 馬術之道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三四二章 雙龍玉佩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六肆一章 我本西山鳳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八八四章 駭人命案第八六六章 突變第一六三章 三殺第七六七章 活菩薩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三六二章 是非顛倒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四八四章 皆大歡喜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五零九章 借力打力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二七五章 命運分歧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二三三章 背後的陰影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三四一章 步步爲營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五二五章 獄中人質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三九二章 猝不及防上架感言!第二八四章 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