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

秦逍話一出口,便即後悔,心想這話實在太過放肆,就算麝月真有此心,自己也不能直接說出來。

女人的面皮薄,萬一公主真的是在勾引自己,自己卻不識好歹說破,非但好事難成,以公主的性子,惱羞成怒,說不定還要重責自己。

現在不比之前兩人逃難。

逃難的時候,公主身邊沒有其他人,只能依靠自己,就算真的對自己心存不滿,也只能忍耐。

但如今在城中,縣衙內外都是侍衛,四周的街道還有內庫騎兵守衛,萬一公主真要懲處自己,還真是麻煩。

孰不料麝月卻沒有惱怒之色,只是淡淡道:“勾引你?你就這樣自信?”

“是小臣失言!”秦逍見狀,急忙道歉:“殿下不要見怪。”

“秦逍,本宮不是十幾歲的小姑娘,並非沒有見過世面。”麝月靠坐在椅子上,那隻曲線優美晶瑩剔透的赤足卻並沒有收回去,居高臨下斜睨秦逍:“你既然這樣說,自然是心中有所想。你不妨說說,你身上到底有哪點值得我去勾引你?”

秦逍有些尷尬,老臉一紅,道:“殿下,我是信口胡說。”

“在本宮面前信口胡說,你可知道是什麼罪?”麝月十指環扣,淡淡笑道:“你若說不出道理,我現在就治你的罪。”

秦逍硬着頭皮道:“公主覺得我樣貌如何?”

“還過得去,不過談不上出衆。”麝月很直接道:“比你英俊的男人多的去了。”

“那公主覺得我武功如何?”

“那你可知道一名大天境可以用手指頭輕易捏死你?”公主很不客氣。

秦逍嘆道:“難道是我勇敢過人?忠心耿耿?”

“前線將士,浴血廝殺,他們勇悍無匹,並不比你弱。”公主似笑非笑:“至於你說的忠誠,其實這世上真正存有忠誠之心的人鳳毛麟角,有時候忠誠只是一種利益的交換而已。如果你將利益交換視爲忠誠,目前你對我確實還存有那麼一份忠誠。不過這樣的忠誠,我可以輕易獲得,在我眼中並不值錢。”

“氣質!”秦逍想了一下:“公主是不是發現我身上有獨特的氣質?”

麝月搖搖頭:“沒有!”

秦逍苦着臉道:“那我實在想不出有什麼值得公主勾引之處了。”

“所以本宮又何必要勾引你?”麝月白了他一眼:“而且本宮想要男人,還需要花心思去勾引?我若直接要讓你上牀,難道你能拒絕的了?”這話沒有任何的挑逗意思,而是充滿了絕對的自信。

秦逍心想普天之下恐怕沒有任何男人能夠拒絕得了麝月這樣的邀請。

“那.....那公主難道要.....要我上牀?”秦逍臉皮薄,羞赧問道。

“你想得美。”公主輕啐一口:“你這次前去杭州,深入虎穴,也算是給本宮出力。本宮也不知道你是否能活着回來,臨走前給你一點點甜頭,讓你死也瞑目,這不可以?”

秦逍苦笑道:“公主何等尊貴,豈會如此無聊?”

“我無聊的事情做的很多,你能管得着?”麝月終於收回赤足,沒好氣道。

秦逍站起身,淡淡一笑,道:“公主如果覺得這樣一點甜頭就能讓我無視生死,那也太小看我了。”

“那你還想怎樣?”麝月美眸帶着挑釁之色:“你覺得這只是一點甜頭?”竟是身體後仰,玉腿擡起,將赤足擱在桌子上,這姿勢顯得慵懶至極,卻又充滿了柔媚風韻:“本宮是大唐的公主,帝國的明珠,這隻腳普天下也沒有幾個男人能夠看到,想要碰到更是癡人說夢,難道這還不能讓你出生入死?”

秦逍乾脆在邊上的椅子坐下,道:“所以公主真的是故意如此?就是想以美色讓我爲你效命?”

“你想得多了。”麝月瞥了他一眼,“後宮佳麗衆多,本宮要以美色拉攏你,也不會利用自己。如果本宮真的看上了你,一道旨意,可以隨時將你召爲駙馬。”

駙馬?

秦逍一怔,還沒多想,麝月已經輕笑道:“你也不用多想,至少本宮目前還沒有看上你。本宮腳底確實有些不舒服,晚上睡着的時候,總是有些麻癢,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這縣城沒有高明的大夫,也只能等回京召御醫好好瞧瞧。不過能讓你胡思亂想,倒也有趣,看來天下所有的男人都一個德行,面上一本正經,卻經不住誘惑。”

赤足白皙,小腿圓潤,秦逍不好直接看過去,忍不住道:“公主已經孤身十年,難道這輩子都要這樣下去?有沒有真的想過招駙馬?”

“怎麼,你對本宮的私事也很感興趣?”麝月似笑非笑:“本宮招不招駙馬,與你何干?”

“畢竟公主金枝玉葉,招駙馬其實也是國事。”秦逍猶豫一下,才低聲道:“有件事情本不該是小臣能夠多嘴,不過今日既然說到這裡,小臣冒死想說兩句。”

麝月斜睨秦逍一樣,依然靠坐在椅子上,兩手打在腹間,好奇問道:“什麼事?”

“公主可想過,如果.....聖人百年之後,大唐將由誰來承襲?”秦逍輕聲問道。

麝月眉頭一緊,冷聲道:“大膽!”

秦逍立刻起身,躬身道:“小臣該死,請殿下降罪!”低頭不看麝月,麝月柳眉蹙起,鳳目凌厲,微一沉吟,終於問道:“爲何突然問出這個問題?”

“小臣不敢多說。”秦逍道:“臣請告退!”

“還以爲你有多大膽子。”麝月沒好氣道:“單槍匹馬殺進叛軍陣中,本宮沐浴的時候眼睛也不老實,我一直以爲你膽大包天,看來也有害怕的時候。”冷哼一聲,道:“不必裝作一副惶恐模樣,你要是真害怕,也不會說出口。”

秦逍這才擡頭看向麝月,道:“殿下是不怪罪我?”

“我怪罪又如何?”麝月道:“還要靠你去杭州搶銀子,現在砍了你腦袋,銀子不都落進別人的腰包?坐下吧。”

秦逍這才坐下,麝月卻已經收起赤足,輕聲道:“方纔這話你要是被聖人知道,可想過後果?”

“知道,可是我知道殿下絕不會將這話傳給聖人。”秦逍輕聲道:“我也是心血來潮,突然想到此行杭州可能遭遇的,這才斗膽失言。”

“心血來潮?”麝月蹙眉道:“爲何這樣說?”

秦逍指了指門外,又做了個手勢,意思是說希望能靠近一些說話,麝月想了一下,才微點螓首,秦逍這纔將椅子搬到麝月邊上,一屁股坐下,湊近低聲道:“殿下,聖人沒有皇子,只有您和長寧兩位公主,按照常理,聖人如果真的仙去,公主自然是當之無愧的後繼之君。既然聖人可以登基爲帝,成爲女皇,殿下當然也可以這樣。”

麝月知道此事事關重大,如果換做任何人和她提及此事,她絕不會將這個話題繼續下去,可是現在說這話的卻是秦逍,如果說當下還有一位值得她相信的人,就只能是秦逍。

“沒有那麼簡單!”麝月微一沉吟,才淡淡道。

“公主的意思,我明白。”秦逍低聲道:“恕我直言,即使聖人想要將皇位傳給殿下,夏侯一族也是絕不會答應。”

“那是自然。”麝月神情冷漠:“不管我有沒有殺心,夏侯一族都會擔心我繼位之後,會對夏侯一族大開殺戒,斬盡殺絕。”

聖人登基,李氏皇族血流成河,身爲李唐皇族的血脈,麝月一旦登基,夏侯一族自然也將迎來滅頂之災。

“聖人也肯定會有這樣的擔心。”秦逍道:“聖人出身夏侯一族,她當然也擔心殿下登基之後,你會對夏侯一族斬盡殺絕,所以是否將皇位傳給殿下,聖人一定很猶豫。”

麝月美豔的臉上此刻佈滿寒霜,輕聲道:“夏侯一族在朝中處處與我爲敵,欲置我於死地,就是擔心有朝一日我會君臨天下。在他們眼裡,聖人出身夏侯一族,聖人登基,清除異己,都是夏侯一族全力支持,所以聖人如果真的仙去之後,帝國也該由夏侯一族來繼承。”嘴角上浮,顯出冷酷笑意:“夏侯寧便一直覺得他纔有資格繼承皇位。”

“那是萬萬不可。”秦逍斷然道:“如果聖人真的將皇位傳給夏侯寧,那麼此次杭州之行,我是無論如何也不敢去了。”

麝月冷笑道:“你是擔心他如果真的成爲皇帝,到時候會秋後算賬?”

“那是必然的事情。”秦逍苦笑道:“我這次去杭州,叫做虎口拔牙,是要從他手中將銀子生生搶下來,如果成功,必然和他結下仇怨,真要是被他坐了皇位,我還能有好下場?”

麝月笑道:“這倒也是。夏侯寧性情陰柔,睚眥必報,你要真是得罪了他,他是絕不會放過你。他做了皇帝,第一個要殺的就是我,我自然也無法保住你。”

“所以這次我去了杭州,也就註定不能讓夏侯家的人登上皇位。”秦逍目光變得冷厲起來:“從今以後,我和公主就只能是一條繩子上的兩隻螞蚱,與夏侯一族不死不休,否則若被他們勝了,咱們只怕都是死無葬身之地。”

“那你要不要和我做一條繩子上的兩隻螞蚱?”麝月凝視秦逍,輕聲問道。

秦逍嘆道:“銀子被他們搶走,就無法徵募新軍,收復西陵也就只是一場夢,所以前往杭州勢在必行,我也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和公主共進退了。”

“不是螞蚱。”麝月輕輕搖頭,帶着一絲嬌美的淺笑:“本宮是天上的月亮,那你就是天上的朝陽,日月相輝,我們的對手纔是螞蚱。”目光堅定起來:“本宮也絕不允許李唐的江山再次落入異姓之手,絕不答應!”

“所以我才說公主必須考慮招選駙馬。”秦逍正色道:“恕小臣斗膽直言,公主登基之後,李唐的江山還需要血脈傳續下去,所以公主招選駙馬生養子嗣,也是勢在必行。”

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二三一章 盜墓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五六零章 日月雙懸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五六零章 日月雙懸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三六五章 不堪一擊第六一九章 連環第一二九章 虛與委蛇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一七六章 暗夜殺聲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三十一章 空有寶山自不知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七十六章 水簾洞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六六七章 紅羽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四二四章 樓上下來個容姑姑第三五一章 抉擇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一百零五章 馬術之道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七四五章 忠勇軍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六十四章 事了拂衣去第五六二章 驚天大案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五九零章 無間當鋪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八八五章 蟲豸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八六六章 突變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一八三章 火神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六零三章 太玄觀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四一一章 京都猛虎第六零三章 太玄觀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五十三章 天降橫財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七六九章 認賊作父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八六八章 長刀貫日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六八三章 鐵甲雄騎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一九六章 鬼谷第二八零章 乘風得勢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
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二三一章 盜墓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五六零章 日月雙懸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五六零章 日月雙懸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三六五章 不堪一擊第六一九章 連環第一二九章 虛與委蛇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一七六章 暗夜殺聲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三十一章 空有寶山自不知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七十六章 水簾洞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六六七章 紅羽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四二四章 樓上下來個容姑姑第三五一章 抉擇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一百零五章 馬術之道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七四五章 忠勇軍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六十四章 事了拂衣去第五六二章 驚天大案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五九零章 無間當鋪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八八五章 蟲豸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八六六章 突變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一八三章 火神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六零三章 太玄觀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四一一章 京都猛虎第六零三章 太玄觀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五十三章 天降橫財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七六九章 認賊作父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八六八章 長刀貫日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六八三章 鐵甲雄騎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一九六章 鬼谷第二八零章 乘風得勢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