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六章 割草

宇文承朝吃了一驚,皺眉道:“速度這麼快?”

“是神策軍先鋒營。”秦逍也是神情冷峻:“帶隊的是安興候夏侯寧,他也是龍鱗尉,是澹臺懸夜的部下。”

“龍鱗尉統領神策軍?”宇文承朝神色凝重起來。

董廣孝在旁輕聲道:“國相兼着戶部尚書,神策軍出兵,錢糧供給都要找戶部。江南平亂,正好是立功的機會,國相將這份功勞送給安興候,倒也不算出人意料。”

他沒有直接說明,但都聽得出來,夏侯寧能夠統領先鋒營殺到江南,自然是神策軍和夏侯家達成了某種協議。

又聽腳步聲響,姜嘯春匆匆進了院子,見到衆人,快步過來。

“秦大人,出了何事?”姜嘯春自然知道秦逍如今深受公主的器重和信任,若發生大事,除了公主,第一個知道的自然就是秦逍。

秦逍將杭州之事說了一下,姜嘯春吃驚道:“神策軍在杭州大開殺戒?到底是怎麼回事?”

“具體情況,公主會和大家說明。”秦逍道:“神策軍先鋒營據說有四五千人,他們到了杭州,必然將杭州牢牢掌控在手中,甚至會將手伸到蘇州來,接下來的情勢,恐怕比我們想的要麻煩得多。”

在場除了秦逍,宇文承朝、姜嘯春、董廣孝和費辛都在其中,這幾人都是此次平亂的功臣,在外人看來,這些人自然都是公主一派,實際上在場諸人也都知道,經此一事,公主的興衰對自己影響巨大,自己的命運,已經和公主綁在了一起。

神策軍是宦官一派,而安興候夏侯寧是夏侯一族,如今夏侯寧統帥先鋒營,至少在明面上看,江南之事上,宦官一派和夏侯一族已經合流,這也直接威脅到公主在江南的勢力。

姜嘯春冷笑道:“說句不該說的話,神策軍哪次出兵不是滿載而歸?京都的守備之師,骨子裡從沒有將地方看在眼裡,空手而歸也不是他們的習慣,他們入駐杭州,那裡可就.....!”話到此處,終是沒有繼續說下去,不過話中意思在場衆人都是心知肚明。

有聽得腳步聲響,衆人循聲看去,只見兩人一前一後走進來,當先一人一身粗布衣衫,其貌不揚,左眉之上有一道刀疤,卻正是太湖王令狐玄。

令狐玄雖然並無官身,但衆人對他卻都是心存敬畏,都是拱手行禮。

宇文承朝並不認識令狐玄,可是看到令狐玄身後的屠闊海,已經猜到,英雄重英雄,當下也是拱手行禮。

令狐玄滿帶微笑,拱手道:“諸位久候了!”

伏牛山之戰後,本以爲令狐玄會迅速入城覲見公主,但幾天過去,一直沒有過來,太湖軍那邊一直是屠闊海與這邊接觸,今日卻是令狐玄第一次在城裡露面。

衆人進了內堂,令狐玄雖然沒有官身,但此番居功至偉,一方梟雄,衆人讓了他在上首坐了。

令狐玄也不是扭捏之人,客氣兩句,這才坐下。

一陣輕盈的腳步聲響,衆人循聲看去,只見麝月一身裙裝從門外進來。

她穿着紫色長裙,袖口繡着金絲牡丹,銀絲線勾出幾片祥雲,胸前是淡黃色錦緞裹胸,身形嫋嫋,行走之間,如同風吹楊柳,婀娜多姿,那張絕美無比的面龐輕施粉黛,霧眸善睞,肌膚如雪,髮髻攏起,斜插一根玉簪鳳釵,嬌豔之中,不失華貴。

秦逍知道這些衣裙首飾是從蘇州城送過來。

蘇州刺史潘維行知道公主倉皇離開蘇州城,並無帶上隨身衣裳首飾,而小小的沭寧縣城也不可能有上等衣料首飾,在蘇州城找了上好的華美新裙以及名貴首飾送過來,畢竟這次他難逃其罪,好好巴結一番,即使到時候論罪,也能從輕發落。

秦逍看着麝月,心下感嘆,眼前的麝月,已經恢復了金枝玉葉的身姿,不再是和自己同生共死的落難公主。

紫衣監少監陳曦躬身跟在公主身後。

麝月雖然器重秦逍,但秦逍畢竟是外官,

衆人俱都起身,麝月不等衆人行禮,已經道:“不必多禮,都坐下說話。”瞥了令狐玄一眼,雖然從未見過,但以她的聰慧,當然猜到是誰,令狐玄則是垂首躬身,倒顯得十分謙恭。

麝月坐下後,衆人這才落座。

“找你們過來,是杭州那邊出了變故。”麝月開門見山:“兩天前,神策軍先鋒營由安興候夏侯寧率領,抵達杭州,直接入城,接管了杭州的城防,將杭州的守城兵馬和衙差都置於麾下,隨即對杭州士紳進行了屠殺。”

宇文承朝皺眉道:“他們殺人的理由是什麼?”

“謀反!”麝月簡明扼要:“江南世族在騎七姓的帶領下,起事謀反,神策軍受朝廷所遣,前來江南平亂。據說現在杭州城已經是一片血海,死在先鋒營刀下的士紳不計其數。”

秦逍冷笑道:“安興候這是要將杭州士紳屠絕嗎?”

“恐怕不只是杭州。”董廣孝神色冷峻。

費辛面色駭然:“王母會之亂,蘇州錢家牽入其中,罪責難逃,雖然江南七姓都有嫌疑,但沒有確鑿證據,豈可輕易殺人?即使江南七姓都參與其中,可並非江南所有的世族都捲入其中。錢家雖然謀反,但蘇州第二大世家董家對朝廷卻是忠心耿耿,董大人更是出自董氏一族,此番平叛,更是立下汗馬功勞,怎能因爲少數叛逆之罪,而禍及整個江南世族?”

屠闊海沉聲道:“他們是瘋了嗎?冤有頭債有主,豈可禍及無辜?”

麝月看向令狐玄,見令狐玄神情淡然,問道:“令狐玄,你對此事有何看法?”

“在下一介草民,不敢妄評國事。”令狐玄恭敬道。

麝月心知令狐玄言辭謹慎,絕不會輕易發表意見,也不追問,掃視衆人,緩緩道:“今日找你們過來,就是商議如何應對此事。你們說的並沒有錯,朝廷要平亂,自然是理所當然,卻也不能因此而禍及無辜。江南世族大部分都是忠於朝廷,就算是江南七姓,要定他們的罪,也要有確鑿的證據,不分青紅皁白濫殺無辜,本宮是絕不答應。”

費辛猶豫一下,還是小心翼翼道:“殿下,神策軍是奉旨平亂,先鋒營的主將是安興候,要處理此事,需要謹慎小心。”

他不好直言,意思大家都懂,無非是說神策軍背後有夏侯國相,有宮中宦官,甚至最大的靠山就是聖人。

他們在杭州大開殺戒,看似瘋狂,卻也是因爲底氣十足。

衆人心裡其實也都明白,比起王母會,神策軍更難對付,而公主如今的處境卻是異常艱難。

如果公主放任杭州不管,那麼夏侯寧在杭州便可肆無忌憚清除麝月的勢力,將麝月這些年苦心經營的力量連根拔起。

麝月在杭州的根基固然有江南七姓在其中,但江南諸多官員都是麝月門下,正如蘇州刺史潘維行是麝月調派過來,杭州刺史等大小官員也同樣是麝月一手安排。

在座諸人都是精明之輩,心下都清楚,夏侯寧這第一刀砍向了杭州士紳,接下來自然會以杭州士紳爲突破口,將杭州衆多官員牽扯進去,朝中有國相支持,軍方有神策軍背後的宦將一派,即使得不到聖人的支持,但只要聖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兩派聯手要剿殺江南官紳集團,自然不是什麼難事。

夏侯寧和神策軍的刀,其實就是砍在麝月的身上。

麝月如果無動於衷,放任夏侯寧在杭州爲所欲爲,折損的只能是她自己的力量。

可是面對夏侯寧明目張膽向江南揮刀,眼下的公主殿下,總不能領兵與神策軍兵戎相見。

神策軍擁有平叛的旗號,代表的是朝廷,公主若是直接與神策軍發生衝突,即使是大唐公主,朝中也必然會有人趁機參劾,與朝廷爲敵,形同謀反,以公主之精明,當然不會愚蠢到直接與神策軍刀兵相見。

所以眼下公主左右爲難,處境不妙。

事關朝中幾大勢力的博弈,在座諸人都知道非比尋常,不敢輕易開口。

麝月見衆人都不說話,心中知道事關重大,衆人心中有顧慮,看向秦逍,見秦逍正襟危坐,也不說話,咬了一下嘴脣,終於道:“秦逍,神策軍在杭州濫殺無辜,你可有什麼好辦法阻止他們?”

秦逍看向麝月,見麝月那一雙霧濛濛的美眸盯着自己,想了一下,才道:“小臣以前看到經常有人割草飼牛,用鐮刀將草叢割掉,地面上光禿禿一片,可是用不了多久,又能生出新的草來。”

衆人現實有些奇怪,不知道秦逍爲何會突然說起割草飼牛,但很快便有人明白意思。

“無論是江南七姓還是江南的官員,在不少人眼中,與乾草一樣,即使割掉,但只要江南這塊土壤還在,就會有新的青草生出來。”秦逍平靜道:“神策軍清割乾草,是爲了能夠生出他們自己養出的青草。等到他們將乾草割的乾淨,那麼杭州也就徹底變成他們的勢力,咱們在這裡與叛軍血肉相拼,損失慘重,他們卻跟在後面捅刀子,是可忍孰不可忍.....!”緩緩站起身來,向麝月拱手道:“小臣斗膽自薦,前往杭州收了他們的鐮刀!”

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七十七章 赤果第一六一章 斷空堡第四八一章 守護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五百章 少卿理案第八八七章 家有仙妻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二三六章 密議第五五三章 茶館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四四七章 將軍的憤怒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六三四章 烏合之衆第三四六章 殺父之仇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一七四章 聯手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四六零章 伴風雨而來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一一九章 陷阱第三三五章 風雨將至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二二六章 無法掌握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五九五章 禮儀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六一五章 奇怪的遺言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一八一章 土堡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六八三章 鐵甲雄騎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八六六章 突變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四八二章 白甲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三十三章 提囚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十九章 狗男女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七章 賭神第三八一章 嫁禍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
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七十七章 赤果第一六一章 斷空堡第四八一章 守護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五百章 少卿理案第八八七章 家有仙妻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二三六章 密議第五五三章 茶館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四四七章 將軍的憤怒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六三四章 烏合之衆第三四六章 殺父之仇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一七四章 聯手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四六零章 伴風雨而來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一一九章 陷阱第三三五章 風雨將至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二二六章 無法掌握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五九五章 禮儀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六一五章 奇怪的遺言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一八一章 土堡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六八三章 鐵甲雄騎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八六六章 突變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四八二章 白甲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三十三章 提囚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十九章 狗男女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七章 賭神第三八一章 嫁禍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