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五章 忠勇軍

無間當鋪發生的事情,秦逍自然一無所知,但蘇州城的局勢,他卻十分清楚。

蘇州刺史潘維行雖然對此次蘇州之亂有不可推卸的失察之罪,但當下局面,卻還是需要他來維持蘇州的秩序,畢竟無論太湖軍還是杭州營,雖然可以殲滅城中的叛軍,卻沒有任何治理的經驗,安定撫民,讓蘇州城儘快穩定下來還是需要潘維行親自出面。

蘇州城被奪回之後,連續五天,每天都有信使往沭寧城來送信。

蘇州那邊沒有立刻迎回麝月,麝月也並不着急。

房子還沒打算乾淨,等清掃的差不多,蘇州城徹底穩定下來,再啓程前往蘇州城不遲。

而且這幾日沭寧城這邊的事務也不少。

幾次廝殺過後,城外屍首如山,天氣已經炎熱起來,如果不能將屍首迅速掩埋處理,必然會發生瘟疫,是以第一件要緊的事情,便是處理戰死的雙方屍首。

無論太湖軍還是宇文承朝麾下的左軍,都沒有入城,而是駐紮在城外。

對左軍來說,事務自然遠遠多過太湖軍。

麝月已經下令,左軍之中,那些被強拉來的黑腰帶,每人可以領取一些糧食和盤纏,登記過後,自行返鄉。

錢歸廷領兵前來沭寧之時,帶足了大量的糧草,這些糧草被太湖軍繳獲之後,留下一部分,其他都運到了城裡,這些糧食分發給返鄉的兵士,卻也是綽綽有餘。

不過麝月也同時下令,如果願意留下,朝廷也會給予安排,但具體什麼樣的安排,卻並沒有明言。

大部分的兵士自然沒有興趣留下來,領了東西遣散回鄉,僅僅三天,左軍上萬人,最終只剩下不到五千人,這其中大部分都是以前的紅腰帶。

左軍的稱號,也被廢去,暫時稱爲“忠勇軍”,本來保留這麼多的紅腰帶,麝月也是與秦逍和宇文承朝經過了多次商議,畢竟這些人此前受過蠱惑,如果日後再次受挑撥引起反水,必然是大麻煩。

不過將這些受到王母會荼毒的信徒放回去,散落在蘇州各處,反倒更是隱患。

秦逍作爲當前麝月身邊最信任的臣子,主動諫言,保留忠勇軍,暫由宇文承朝統領。

宇文承朝在這次平叛中,有勇有謀,居功至偉,麝月對這樣的人才倒是十分賞識,而且這次宇文承朝對自己也是忠心耿耿,她本就考慮此事過後大力提攜,秦逍既然建議由宇文承朝統領忠勇軍,麝月自然不會反對,而宇文承朝卻是欣然領命。

此戰不但殲滅蘇州營,繳獲了大批糧食,收貨甚豐,此外蘇州營騎兵的數百匹戰馬,除了極小一部分死在戰場上,卻還是剩下了近五百匹戰馬,這些戰馬都是純種的北方草原馬,每一批都是價值不菲,此外蘇州營騎兵的甲冑也都被扒了下來,畢竟一套甲冑的價值遠比一匹戰馬還要高得多,戰馬和甲冑暫時都收入城中,庫存起來。

太湖軍和左軍在此戰中都立下功勞,麝月雖然有心賞賜,但沭寧城的官倉並沒有多少庫銀,此前一批黑腰帶拎着紅腰帶的人頭來領賞,還是將城中富賈捐獻的銀兩撥給作爲賞賜。

賞賜之事,也只能等待回到蘇州城再做決定。

夕陽之下,宇文承朝身處城外,坐在忠勇軍的大營之外,望着夕陽落日,神情淡然。

聽得腳步聲響,一人在他身邊坐了下來,宇文承朝扭頭看過去,卻正是趙勝泰。

趙勝泰前番被派去蘇州城,卻並沒有隨同錢歸廷的隊伍一同前來沭寧城,而是直接折返回了虎丘城,發現左軍主力已經調動到前線,這才前來沭寧會合,只是等他趕到之時,左軍已經變成了忠勇軍。

忠勇軍的主力,其實還是文仁貴手下的那幫人,而趙勝泰在這羣人中的威望,僅次於文仁貴。

“趙叔!”宇文承朝看了一眼。

趙勝泰卻是望着落日,沉默了片刻,終於問道:“他去了哪裡?”

宇文承朝自然知道趙勝泰口中的“他”是誰,沒有立刻回答,也是看着落日餘暉,片刻之後才道:“趙叔,我想請教一個問題。”

“你說!”

“如果他留了下來,咱們會是什麼結果?”宇文承朝緩緩道:“聖人是否會冰釋前嫌,不再追究你們過往的罪責?”

趙勝泰冷笑道:“她自然是希望我們都粉身碎骨。”

“這次平亂,他們立下了汗馬功勞,這樣的功勞,足以讓公主在朝中爲他們爭取赦免。”宇文承朝道:“可是文仁貴如果留下來,即使有公主庇護,依然無法讓朝廷從輕發落。”

趙勝泰微一沉吟,才頷首道:“不錯。文刺史當年起兵,聲勢浩大,最終被凌遲處死,文仁貴是他的兒子,朝廷終究是不會放過他。”

“所以只要他存在,公主甚至都不知該如何庇護。”宇文承朝嘆道:“他的情況和你們不同,你們是受株連,即使那些青州軍殘部,也只是奉命行事的從犯,如此公主可以爲你們爭取赦免。”

趙勝泰皺眉道:“我們跟隨他多年,生死與共,即使朝廷真的不會赦免我們,我們也會共同進退。”

“清清該怎麼辦?”宇文承朝表情嚴肅起來。

趙勝泰一怔。

當年大學士趙炎括帶領一羣大臣上書,阻止夏侯登基,卻都被打爲叛黨,株連五族,血流成河。

趙氏一門血脈幾乎斷絕,只活下了趙炎括和當時尚在襁褓之中的趙清芷。

此時宇文承朝提到清清,趙勝泰沉默起來。

“她出生不久,就慘遭大禍。”宇文承朝神情凝重:“近二十年來,她一直都被扣上了罪臣餘孽之名,不見天日。尋常的姑娘,在她這個年紀已經相夫教子,有了自己的生活,可是你看看她這些年做了什麼?跟着你們顛沛流離,爲了發展會衆裝神弄鬼,趙叔,難道你希望看到她這樣子?”

趙勝泰眼圈一紅,長嘆道:“我又何嘗不希望她能夠平安生活,享受尋常人的快樂?可是.....趙氏一門的血海深仇,着落在我和她身上,我們不這樣做,又能怎麼辦?”

“趙大學士是忠直之臣,爲李唐而獻身。”宇文承朝正色道:“爲他報仇自然不錯,可是爲他洗清冤屈,還他一世清名更爲重要。”

趙勝泰一怔,看着宇文承朝道:“你說的不錯,家兄不怕死,可是卻被扣上罪成之名,就算死,也無法瞑目。”

“這些人中,像趙大學士這樣蒙受冤屈的家族很多,像清清這樣不見天日的忠良後裔更是不少。”宇文承朝平靜道:“如果直接與朝廷對抗,這點力量無疑是雞蛋碰石頭,非但無法報仇雪恨,那些忠良的名譽恐怕再難恢復。”

趙勝泰沉默着,沒有說話。

“文仁貴希望大家有一條更好的道路可走。”宇文承朝神情肅穆,緩緩道:“所以他臨走之時,將你們交給我,讓我帶着你們走出一條路來。而我也答應他,只要我還活着,必定要讓當年受冤屈的忠良恢復名譽,爲此不惜一切代價。”

趙勝泰正色道:“如果真的可以走這條路,我自當全力協助。”

“無論是否成功,我們都該試着走下去。”宇文承朝道:“之前的道路已經走不通,所以我們要換一條路。”

趙勝泰微微頷首,問道:“那他去了哪裡?”

“如果真的有朝一日成功,我會帶你去見他。”宇文承朝道:“我要親口告訴他這個消息,相信到時候他也會很開心。”

忽聽得馬蹄聲響,宇文承朝擡頭望過去,只見一騎飛馬過來,卻正是胖魚。

胖魚和宇文承朝劫難之後相見,自然都是歡喜。

宇文承朝這兩天處理忠勇軍之事,胖魚卻是跟着內庫騎兵。

內庫騎兵暫時駐紮在城中,成爲麝月身邊的近衛騎兵,胖魚跟隨內庫騎兵在伏牛山之戰立下戰功,殺敵甚多,卻已經被內庫騎兵接納,這兩日和內庫騎兵相處起來也是十分融洽。

“大公子!”胖魚翻身下馬,快步上前。

宇文承朝站起身,笑道:“你怎麼來了?讓你暫時跟着姜統領,他是內庫騎兵統領,前途無量,你既然已經被他接納,跟着他,也能有個好前程。”

“什麼前程不前程,等事情了了,我還回到你身邊。”胖魚道:“公主有令,讓你入城議事。”

“哦?”

“剛纔有兩名從杭州過來的信使,得到公主召見,似乎稟報了杭州的事情。”胖魚道:“公主知道後,立刻召集了董大人等人,還派人去太湖軍那邊傳見令狐玄。秦大人吩咐我趕緊過來叫你入城,看秦大人的神色,似乎事情很急。”

宇文承朝點點頭,也不多言,讓人牽了馬來,翻身上馬,與胖魚飛馬入城。

城中縣衙後堂,秦逍和董廣孝等人正在低聲說話,見到宇文承朝過來,秦逍立刻過來道:“杭州有消息過來了,神策軍已經進了杭州城,大開殺戒!”

第一三零章 唐人市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四六零章 伴風雨而來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九十章 一陣風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五零五章 魚餌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一三一章 商貿行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四九二章 月光下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四八零章 星命鼎定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七一六章 信使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二七一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二零六章 投名狀第八七零章 人心有秤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三章 御賜佛像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三六五章 不堪一擊第七七六章 難辭其咎第四三五章 制衡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三四九章 反目成仇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七五零章 國有國法第六七九章 火光沖天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二一八章 繳械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八六二章 銅皮鐵骨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六八三章 鐵甲雄騎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五八四章 欲擒故縱第四七六章 絕代風華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六七九章 火光沖天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五五零章 布莊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五八五章 內奸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五九零章 無間當鋪第八十一章 誘敵深入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一九六章 鬼谷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三八七章 蛇蠍第六八零章 天怒人怨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
第一三零章 唐人市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四六零章 伴風雨而來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九十章 一陣風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五零五章 魚餌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一三一章 商貿行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四九二章 月光下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四八零章 星命鼎定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七一六章 信使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二七一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二零六章 投名狀第八七零章 人心有秤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三章 御賜佛像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三六五章 不堪一擊第七七六章 難辭其咎第四三五章 制衡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三四九章 反目成仇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七五零章 國有國法第六七九章 火光沖天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二一八章 繳械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八六二章 銅皮鐵骨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六八三章 鐵甲雄騎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五八四章 欲擒故縱第四七六章 絕代風華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六七九章 火光沖天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五五零章 布莊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五八五章 內奸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五九零章 無間當鋪第八十一章 誘敵深入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一九六章 鬼谷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三八七章 蛇蠍第六八零章 天怒人怨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