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零章 天地書院

紅蜘蛛面無人色,他知道眼前這個女人冷酷起來,比自己更狠辣。

一點點粉末,就能讓一具屍首從這世上徹底消失,真正做到屍骨無存,紅蜘蛛心中已經不只是用駭然來形容了。

“昊天是師尊。”在紅葉將粉末倒向他身上之前,紅蜘蛛已經失聲道:“昊天.....昊天是我們的師尊!”

顧白衣淡淡一笑,道:“我知道他是你師尊,但是你還沒有回答我問題。”

“我.....我們....我們是書院的弟子。”紅蜘蛛脫口道:“昊天是.....昊天是夫子!”

顧白衣和紅葉都是心下一凜,大是震驚,但作爲書院弟子,顧白衣和紅葉在情緒方面的控制自然是少有人及,心下雖然震驚,但只是眼中劃過異色,神情卻還鎮定自若。

書院弟子?

這是裝神遇到真神了。

雖然書院四大弟子的身份素來少有人知,顧白衣和紅葉雖然是夫子門徒,但知道此事的人鳳毛麟角。

此刻紅蜘蛛竟然聲稱是書院弟子,更聲言昊天是夫子,兩人自然是覺得匪夷所思。

不過顧白衣立刻也想到,書院指的不一定是知命院,夫子也不一定是指書院的韋夫子。

畢竟大唐雖然是以武立國,但立國之後,重視文教,天下各州書院衆多,昊天也許真的是以書院作爲掩飾,扮作夫子。

在顧白衣的心中,這天下教書先生多如牛毛,可是夫子卻只有一位。

“什麼書院?”顧白衣倒還鎮定從容,紅葉修成沉穩的功夫自然還及不上大師兄,聽得紅蜘蛛一提及書院,立時冷聲問道:“夫子是昊天?他是哪個夫子?”

紅蜘蛛聽出紅葉語氣中的不對勁,卻只以爲這兩人是生出了忌憚之心,本來面無人色,此刻卻緩了下來,看着紅葉眼睛道:“這世上書院多如牛毛,可夫子卻只有一位,兩位一看也是見多識廣的人,我說的夫子是哪位,兩位自然知道。”

紅葉冷冷道:“我不知道,所以要你親口說出來。”

紅蜘蛛眼見得清亮的眸子裡帶着寒意,只能道:“自然就是那位被稱爲書癡的九品宗師,夫子就是書癡,書癡就是夫子!”

顧白衣本來還覺得他說的夫子另有其人,卻想不到紅蜘蛛口裡的夫子竟然真的是自己的老師。

他不動聲色,但腦筋飛轉。

“你是說,昊天就是那位被稱爲書癡的九品夫子?”顧白衣凝視着紅蜘蛛:“他就是一手創建王母會的昊天?”

紅蜘蛛點頭道:“不錯。你二人的武功確實了得,可是面對九品宗師,你們不堪一擊。”頓了頓,才道:“蘇州王母會已經潰散,昊天也不會繼續在蘇州糾纏,如果我是你們,此事到此爲止,不會在繼續糾纏下去。如果昊天親自出手,兩位必然是死無葬身之地,所以爲你們自己考慮,還是就此罷手。今夜之事,我們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你們放我離開,我不會將今晚之事泄露一個字,你們已經殺了書院一名弟子,這事兒我來幫你們掩飾。”

顧白衣淡淡笑道:“如此我們倒是要多謝你了。”

紅蜘蛛有了底氣,雖然身上還是疼痛,卻勉強站起身來,顧白衣卻嘆道:“如果你真的是書癡的弟子,我們自然不好與你爲難。可是....我們也不可能僅憑你上下嘴脣一碰,就相信你是書院弟子,你有什麼可以證明?”

“你想如何證明?”

顧白衣凝視着紅蜘蛛道:“我想問你,書癡所在的書院,是什麼書院?書院又有多少門人?夫子有幾位親傳弟子?”

紅蜘蛛猶豫着,紅葉冷笑道:“你連昊天是夫子的事情都說出來了,還有什麼不能說的?你要想活命,就必須證明自己真的是書院弟子,否則我保證你出不了這個門。”

紅蜘蛛倒也明白,雖然這兩人似乎對夫子很忌憚,但眼下的情勢,這兩人其中任何一個都可以取走自己性命。

“天地書院。”紅蜘蛛想了一下,終是道:“書院的門人不少,不過夫子的親傳弟子卻不多,只有七名親傳弟子。”

顧白衣含笑道:“你便是七名親傳弟子之一?”

“不錯。”紅蜘蛛點頭道:“我位居第四,十三年前得到夫子恩眷,收爲親傳弟子。”

“天地書院又在何處?”紅葉問道。

紅蜘蛛道:“書院所在,你們還是不要知曉,對你們真的沒有好處。夫子是九品宗師,書院門人衆多,莫說只是兩位,就算紫衣監傾巢而出,到了書院,那也是自尋死路。”

紅葉還想問什麼,顧白衣擡手止住,這才問道:“你是夫子的親傳弟子,夫子對你自然是十分寵愛。據我所知,夫子不但是九品宗師,而且博古通今,乃是當世第一大儒。他是儒生之首,自然謹守忠孝節義,既然如此,又怎可能創建王母會這樣的邪教異類,甚至利用王母會謀反?這與儒道的忠君報國背道而馳。”

“你對了,可又錯了。”紅蜘蛛見顧白衣和顏悅色,心中的恐慌消散不少,看着顧白衣道:“你前面的話是對的,夫子乃當世第一大儒,宣揚忠君報國,書院門徒也都謹遵夫子訓導,忠君報國。”擡起手,往上面一指:“可是如今坐在龍椅上的是誰?這大唐江山的皇帝應該行李,夏侯妖狐篡奪李唐江山,夫子身爲大唐儒冠,又豈能坐視不理?”

紅葉冷冷道:“皇帝之位,有德者居之,可從來不是歸屬於哪一家哪一姓?李家如果不得民心,照樣不配做皇帝,夏侯若是能讓國泰民安,那就是真命天子。儒道在乎的是蒼生,不是皇帝的姓氏。”

“姑娘說的對。”紅蜘蛛對紅葉顯然十分忌憚,語氣客氣:“夏侯妖狐登基之後,剷除異己,誅殺忠良,心狠手辣,可謂是人神共憤,這樣的皇帝,算不算真命天子?”

紅葉冷哼一聲,並不說話。

“看來姑娘也知道妖狐不配爲君。”紅蜘蛛竟然顯出笑意:“姑娘懂的道理,夫子又如何不懂?正因爲夫子知道妖狐不配爲君,所以才創建王母會,就是希望能夠剷除妖狐,讓天下百姓選出新的君王。身爲夫子的門生,我們這些做弟子的又如何能夠不傾力相助?”

顧白衣微笑道:“如此說來,你們還是正義之士?”

“這位兄臺乃是人中之傑。”紅蜘蛛卻是誇讚起顧白衣:“所謂不打不相識,我只以爲你是妖狐的走狗,這才毅然前來行刺,說到底,還是爲了天下百姓。我瞧二位都是正義凜然之士,想必不會爲了那個昏君效命,既然如此,咱們雖然道路不同,但卻有共同的願望,那便是解救天下蒼生於危難之中,說到底還是同道中人,自然不能自相殘殺。”

“不愧是夫子的門生,所言振聾發聵。”顧白衣擡手道:“請坐下說話!”

紅蜘蛛見對方態度越發謙和,似乎對自己已經沒有敵意,心中的恐懼蕩然無存,一拱手,在椅子上坐下,道:“蘇州王母會雖然敗了,但夫子卻還沒有敗。”

“昊天既然是夫子,那麼幽冥和苦海又是何人?”顧白衣問道。

紅蜘蛛道:“實不相瞞,在下還從不曾見過苦海,他到底是什麼人,我也說不明白。不過幽冥和昊天同出一門,據我所知,二人是同窗,當年是出自同一位老師,幽冥是昊天的師弟。他二人有着共同的願望,都想救天下蒼生於水火之中,這才共同創建了王母會。苦海的身份我雖然不知,但既然得到昊天的信任,自然也是同道中人。”

顧白衣想了一下,才問道:“幽冥如今是否還在蘇州城內?”

紅蜘蛛嘴脣微動,欲言又止。

“夫子是九品宗師。”顧白衣換了個話題,盯着紅蜘蛛眼睛道:“這樣的人物,要進出皇宮自然是如入無人之境。”

紅蜘蛛得意道:“那是自然,皇宮對普通人來說是銅牆鐵壁,可是卻擋不住九品宗師。”

“這我就很奇怪了。”顧白衣故意皺眉道:“既然夫子一心要剷除夏侯,以他九品宗師的實力,要進入皇宮取下皇帝的首級如同探囊取物,爲何卻要花費這麼多的時間和精力,苦心創建王母會?青州王母會十幾年前就開始在青州出現,失敗過後,在蘇州又暗中發展了近十年,前後花了十幾年的時間,最終卻還是一無所成。明明可以用最簡單的方法解決這件事,夫子爲何偏偏選擇這樣的道路?”

紅葉在旁冷冷道:“不錯,如果昊天真是書癡,九品宗師的實力取下皇帝首級並不困難,至少比花費十幾年時間利用王母會去剷除皇帝要容易的多,以九品宗師的智慧,不可能想不明白這一點。”雙眸如冰,盯着紅蜘蛛道:“所以昊天根本不可能是書癡,你是爲了活命在說謊!”

紅蜘蛛急忙道:“沒有,我絕沒有說謊。夫子沒有入宮行刺,只因爲宮裡也有九品宗師!”

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三一一章 綺念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一一二章 糧隊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八八一章 夫子賜書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二一二章 禮儀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五零六章 借東風第六三一章 龍游淺水第七百章 重逢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三二二章 自尋死路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七百章 重逢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六五零章 心腹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八二七章 天降橫財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十六章 生辰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二六一章 軍前宴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八三三章 風情月意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四十五章 劍拔弩張第四八二章 白甲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五四零章 羣狼環伺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六三零章 恩斷義絕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七三八章 入世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八零八章 失蹤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一章 甲字監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一九九章 做媒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五十九章 二品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一九九章 做媒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二一一章 兀思魯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六三四章 烏合之衆第四一八章 神速破案第三六三章 明月聖女度蒼生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七五七章 罪證
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三一一章 綺念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一一二章 糧隊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八八一章 夫子賜書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二一二章 禮儀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五零六章 借東風第六三一章 龍游淺水第七百章 重逢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三二二章 自尋死路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七百章 重逢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六五零章 心腹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八二七章 天降橫財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十六章 生辰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二六一章 軍前宴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八三三章 風情月意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四十五章 劍拔弩張第四八二章 白甲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五四零章 羣狼環伺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六三零章 恩斷義絕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七三八章 入世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八零八章 失蹤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一章 甲字監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一九九章 做媒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五十九章 二品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一九九章 做媒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二一一章 兀思魯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六三四章 烏合之衆第四一八章 神速破案第三六三章 明月聖女度蒼生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七五七章 罪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