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羨魚做出了一個違背祖宗的決定

現場。

觀衆靜靜聽完了中洲選手的演唱。

古風歌大多使用一些藍星的傳統樂器,風格上往往曲調悠揚纏綿悱惻,歌詞中明顯帶有古代詩詞的味道。

題材以幽柔婉轉的情歌爲主。

夏繁演唱的《將進酒》和主流古風歌的最大不同處就是採用了偏流行向編曲,把旋律和唱腔處理的非常燃。

這點和原作那些詞句處處透着豪邁有關。

而中洲歌手的作品和演唱,算是迴歸了這類古風歌的主基調。

演唱結束後。

現場掌聲如潮。

哪怕林淵也不得不承認:

無論感情上的運用,還是唱功上的駕馭,中洲歌后級別的選手唱古風作品,確實要比一般歌手厲害太多了。

這首歌放天朝應該可以成爲爆款。

不過這也算是中洲選手的正常表現。

除非決賽出現失誤,正常情況下的任何一個項目的決賽,選手錶演的作品總是有其驚豔之處!

……

中洲選手演唱結束後。

評委給出的平均分高達96分!

放在很多項目裡,這個分數足以奪冠!

一時間。

各洲直播間都在感慨。

“中洲還是強!”

“除了秦洲之外,其他洲選手明顯跟不上中洲的腳步。”

“綜合實力對比的話,秦洲也不是中洲的對手。”

“這不是廢話嗎,但秦洲做到現在這一步已經很了不起了。”

“這倒是。”

“雖然中洲的金牌數始終領先,但一直沒辦法把秦洲甩太遠。”

“藍樂會感覺就是中洲和秦洲在比,然後咱們剩下的幾洲在那菜雞互啄。”

……

觀衆討論中。

趙洲選手登上舞臺。

或許是因爲中洲和秦洲太強大了。

趙洲這位前兩輪表現談不上多麼驚豔,只是堪堪進入決賽圈的選手上場,並沒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無論現場還是直播間。

觀衆甚至還在討論中洲剛剛那位選手的表現。

然而。

當這位趙洲選手開始演唱。

現場和直播間觀衆的臉色卻是突然變了!

無數的目光猛然看向舞臺中央獻唱的趙洲選手!

與此同時。

各洲曲爹們也紛紛擡頭,臉上寫滿了驚愕!

這個風格!

只有趙洲核心教練組那邊的曲爹們,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

秦洲核心教練組。

曲爹們的表情極爲古怪。

就連林淵此刻都微微張大了嘴巴。

這還是林淵比賽以來第一次露出如此意外的表情!

中國風!

好傢伙!

趙洲選手竟然唱了首中國風歌曲!

不對。

這裡是藍星。

中國風在藍星的名字,叫做【古典風】。

趙洲竟然學習《東風破》,整出了一首極爲工整的古典風歌曲!

這首古典風歌曲的韻律工整程度,甚至超越了陸盛對這種風格的探索和嘗試!

……

集體的錯愕之後。

各大洲的直播間轟然沸騰!

就連擔任嘉賓的曲爹們都忍不住驚呼起來!

“古典風!”

“這是古典風歌曲!”

“繼羨魚和陸盛之後竟然又有人創作出瞭如此精彩的古典風佳作!”

“我的天!”

“這種風格真的太美了!”

“沒想到除了羨魚和陸盛之外,竟然又有人創作出瞭如此精彩的古典風歌曲!”

“中洲選手輸定了!”

“所謂古風歌曲在這種成熟的古典風格面前就是弟弟!”

……

其實不用太多介紹!

很多觀衆對古典風並不陌生!

這是羨魚通過歌曲《東風破》開創的全新古風類型!

這首歌一出,直接被業內無數曲爹譽爲是“古風歌的天花板”!

不過這種風格的作品顯然不好創作。

哪怕是開創了這一全新風格的羨魚本人,也只寫出了兩首真正意義上的古典風歌曲。

其中一首是《東風破》!

另一首則是在七大洲都赫赫有名的《青花瓷》!

後者甚至被業界曲爹們認爲,是古典風歌曲的集大成者!

陸盛爲什麼被稱爲“小羨魚”?

不就是因爲他當年嘗試性寫了一首古典風歌曲,和羨魚爭奪賽季榜冠軍,結果卻輸給了羨魚的第二首古典風歌曲《青花瓷》?

而此刻。

這種風格的歌曲出現在藍樂會,直接便引發了各洲觀衆的集體討論!

……

話說回來。

雖然七大洲對古典風並不陌生,但還沒加入大合併的中洲卻是第一次接觸這種音樂風格。

要知道。

藍星人是泡在藝術里長大的,尤其中洲這邊,哪怕不是專業的音樂人,他們也能第一時間聽出古典風歌曲的魅力,這不是一般古風歌所能達到的高度。

倆解說當場懵逼!

彈幕更是密密麻麻!

“趙洲這首歌怎麼這麼強啊!”

“旋律聽起來和其他古風歌好像有很大的不同,這種味道太正了!”

“完了!”

“我們輸定了!”

“這首歌聽起來就不簡單!”

“這尼瑪不是古典風的歌曲嗎!?”

“什麼古典風?”

“古風歌我知道,古典風什麼鬼?”

“只是多了一個字,不還是一個意思嗎?”

“這是爲了區分古風和古典風的不同纔多出的一個字眼,我之前在外洲出差聽過這種風格的歌。”

顯然。

並不是所有中洲人都沒聽說過古典風,有些接觸過外洲的中洲人是聽過的。

……

事實證明。

古風遇到古典風,就好像毒蛇遇到了眼鏡王蛇,註定只能成爲後者的獵物。

唰!

趙洲選手平均獲得了97分!

黑馬橫空出世,上演了一出降維打擊!

面對這個結果。

中洲直播間一片嘆息。

“金牌無了。”

“藍樂會果然藏龍臥虎。”

“藍星這麼大,天才不僅僅我們中洲有,其他洲偶爾蹦出幾個天才也是可以理解的。”

“這種風格真的太天才了!”

“下面就是夏繁了,不過她肯定沒希望贏,這種新風格真尼瑪強!”

“這波不虧!”

“我們拿不到金牌,秦洲也別想拿到!”

“只要秦洲拿不到金牌,結果就不算太糟糕!”

比賽以來。

秦洲表現太驚人了!

中洲已經把秦洲視爲心腹大患!

當他們錯過金牌,中洲觀衆內心剩下的唯一想法就是:

誰拿金牌都行!

別讓夏繁拿到金牌!

……

趙洲選手退場。

壓力來到了秦洲這邊。

秦洲直播間的觀衆臉色紛紛變化。

“糟了。”

“夏繁不好接。”

“這波看魚爹的了。”

“就看魚爹能不能也拿出一首古典風歌曲了,這畢竟是魚爹首創的風格,趙洲只是後來者!”

“不過古典風很難創作啊。”

“很多曲爹都嘗試過類似風格,不過意境上都差點意思。”

“哪怕是魚爹這些年也只是寫出過兩首而已,他還能拿出第三首古典風的作品嗎?”

“肯定可以的!”

“魚爹可是古典風的祖宗!”

可惜今天秦洲直播間沒有教練坐鎮。

不然嘉賓教練可以跟大家小小劇透一下。

……

是的。

中洲不知道內情,紛紛認爲這輪夏繁也要跪了。

然而。

中洲之外的七大洲都明白:

羨魚纔是古典風音樂的祖宗!

趙洲那首古典風作品確實非常好!

然而比起《東風破》肯定是存在差距的!

比起《青花瓷》的詞曲造詣,更是拍馬不及!

接下來最大的懸念在於:

羨魚還能寫出第三首古典風歌曲嗎?

要知道。

古風項目開始時。

各洲就已經有很多人期待:

羨魚會不會拿出古典風歌曲一通亂殺?

然而。

古風項目開始的前兩輪,夏繁雖然一直在唱羨魚的歌曲,卻始終沒有唱古典風。

這不由得讓人懷疑:

是否羨魚自己也無法輕易再寫出第三首真正意義上的古典風歌曲?

……

終於。

夏繁上場了。

樂隊也跟着做準備。

只是當曲爹們看到這首歌所需要用到的樂器時,不由得在心中嘆了口氣。

鋼琴。

吉他。

貝斯。

架子鼓。

小提琴。

夏繁接下來這首歌要用到的樂器,一看就知道不是古典風音樂的配置,也就是琵琶這項樂器的存在提醒了大家,這可能大概也許是一首現代質感很強的古風歌。

事實上。

就連很多觀衆都通過樂器,看出了一些東西,因爲這些樂器都是流行樂常見的,古風歌更多還是使用那些傳統樂器。

“這些樂器太亂來了吧?”

“看樂器就知道接下來這首不是古典風歌曲,是不是羨魚寫的都不一定。”

“可惜了啊!”

“本來還想看魚爹給趙洲上一課呢。”

“可能古典風音樂真的很難創作吧。”

“如果這玩意兒好創作,魚爹也不至於出道多年,就寫了兩首這種風格的歌曲。”

“無所謂了。”

“輸了也不丟人。”

“嚴格意義上來說魚爹是輸給了自己,畢竟沒有羨魚的話,就沒有古典風的音樂。”

說到底。

觀衆是遺憾的。

趙洲用古典風音樂驚豔全場,羨魚再用同樣風格的音樂,給趙洲人好好上一課,讓他們知道什麼纔是最強的古典風音樂——

這是很多觀衆都期待的畫面。

可惜大家無比期待的畫面並未出現。

大家甚至不確定這首歌的創作者是否是羨魚。

……

夏繁站在舞臺上,臉上沒什麼表情。

深吸一口氣。

夏繁對工作人員輕輕點頭。

大屏幕上頓時浮現出了作品信息。

作品:煙花易冷

作詞:羨魚

作曲:羨魚

演唱:夏繁

創作者果然還是羨魚。

七大洲的觀衆心情有些複雜。

既然是羨魚,爲什麼不是古典風歌曲呢?

而在無數人的複雜心情中。

吉他聲悄然響了起來,帶着一絲肅穆。

從來沒有什麼古典風歌曲,會用吉他當前奏。

這時。

鋼琴聲響起。

冷清的旋律和吉他的肅穆交織在一起,渲染出一絲哀傷。

舉起話筒。

夏繁的聲音響起。

略微有些低沉壓抑。

“繁華聲遁入空門折煞了世人

夢偏冷輾轉一生情債又幾本

如你默認

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輪

……”

詩一般的歌詞。

雨點似的音符。

極具質感的旋律落入觀衆的耳朵。

各洲核心教練組的曲爹們突然心臟一跳。

這是!

古典風!?

夏繁的聲音繼續。

依然是主歌部分的演唱。

“浮屠塔斷了幾層斷了誰的魂

痛直奔一盞殘燈傾塌的山門

容我再等

歷史轉身

等酒香醇等你彈一曲古箏

……”

繁華落幕。

空門冷寂。

觀衆的臉色漸漸變了。

各大直播間突然泛起波瀾。

這……

好像……

是古典風?

普通觀衆不是曲爹。

大家不是那麼確定這首歌的定義。

不過意外還是此起彼伏的出現在觀衆臉上。

趙洲教練席那邊竟然發生了些許躁動。

這時。

旋律上行。

夏繁的聲音混合在音律之中,唱響了副歌部分:

“雨紛紛

舊故里草木深

我聽聞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聲

落在那座野村

緣份落地生根是我們

……”

夏繁沒有用什麼高音狂飆,然而這段高潮卻好像古寺裡響徹的洪鐘,重重砸在無數人的心頭!

趙洲教練席。

有人瞪大眼睛!

有人張大嘴巴!

有人甚至差點沒坐穩,差點沒當場站起來,表情竟然寫滿了驚駭!

怎麼可能!

這不科學啊!

作爲一首古典風歌曲作品,《煙花易冷》的編曲中竟然沒有一樣藍星傳統的古典樂器!

全都是現代樂器!

現代樂器也能玩古典風音樂!?

你特麼這是打我們的臉還是打自己的臉啊!

羨魚!

你做出了一個違背祖宗的決定!

哦。

你就是祖宗啊。

那沒事了。

驀然。

趙洲教練席的心頭泛起一絲絕望。

……

而中洲教練席這邊。

阿比蓋爾豁然轉頭,竟是遙遙看向了秦洲教練席的方向,迅速鎖定其中一張年輕而平靜的臉!

羨魚!

中洲人不瞭解羨魚的詩詞。

阿比蓋爾也不瞭解羨魚的詩詞。

不過古典風這種由羨魚開創的音樂形式,阿比蓋爾卻絕不陌生!

作爲藍星最頂尖的音樂人,世界上出現如此天才的新風格音樂阿比蓋爾怎麼可能不去了解!?

沒有曲爹不瞭解!

可也正是因爲了解,所以阿比蓋爾此刻的心頭掀起了驚濤駭浪!

毫無疑問。

羨魚這首歌就是他一手開創的古典風。

不過這首歌對比羨魚開創的古典風歌曲而言簡直是離經叛道!

那些現代樂器的運用就不用說了。

最讓阿比蓋爾覺得離譜的,是這首歌對古典旋律的應用!

正常情況下。

古典風的那種氛圍感,需要圍繞“宮商角徵羽”這傳統五音打造。

這幾乎是此類歌曲的鐵律!

而這種氛圍感的營造必須要回避4和7這兩個音階。

因爲作曲層面完全不兼容!

然而羨魚的這首《煙花易冷》,卻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

主旋律的部分。

頭兩段裡就出現了兩個fa的音。

第三小節更是出現了拖長三拍的xi!

這兩個音符明明應該和傳統五音在一起打架纔對!

可詭異的地方是……

這兩個音階沒有和五音打架!

阿比蓋爾沒有感受到絲毫的違和感,他反而覺得旋律上的變化莫測形成了一種無與倫比的魅力!

顛覆!

羨魚正在親自顛覆其一手開創的古典風音樂!

“囂張的小傢伙……”

年紀輕輕,怎麼這麼可怕!

羨魚彷彿在用這樣的方式告訴趙洲人:

別那麼教條嘛。

我制定的規則也是可以打破的。

被條條框框束縛不難受嘛?

來來來。

聽聽這個。

教你們點兒新招。

音樂就是這麼神奇的東西。

有人從中聽出了無限的感動。

阿比蓋爾只聽到了羨魚的囂張!

明明是一首“完全不古典風”的歌曲,卻沒有人敢說它“不是古典風”。

這不是囂張是什麼?

阿比蓋爾確定羨魚就是故意的!

……

能意識到這點的不止阿比蓋爾,現場很多曲爹都意識到了這一點。

是以。

各洲教練席都出現了不小的騷動。

不過普通觀衆肯定是不明白這些樂理知識的。

事實上。

就在不知不覺間。

觀衆已經完全沉浸在音樂之中,甚至已經不去糾結這玩意兒是不是古典風了,歌好就完事兒了。

耳邊。

只有夏繁的歌聲在響徹:

“聽青春迎來笑聲羨煞許多人

那史冊溫柔不肯下筆都太狠

煙花易冷

人事易分

而你在問我是否還認真?

千年後累世情深還有誰在等

而青史豈能不真魏書洛陽城

如你在跟

前世過門

跟着紅塵跟隨我浪跡一生

……”

詞句勾勒出萬千景象。

家國破,山河在,人不在。

草木生,城已春,心已冷。

雨點碎落在地面,那長滿苔痕的青石板上通向斑駁的古城,城門口孤寂徘徊的身影已經年邁。

一聲鴛盟。

一世守候。

城門口上演了一場跨越時間洪流的等待。

十年前。

洛陽城盛世繁華。

伽藍寺香火鼎沸。

他和她良緣喜結,執子之手盼白頭;那一年佳期既定,山盟海誓解千愁。

十年後。

青山一萬。

偏少一人。

把情分三六九等,我佔哪一分?

往事好像在歌聲哽咽。

訴不盡的離愁別緒好像還在昨天。

天色朦朧。

斷垣頹壁。

斯人已逝。

牧笛橫吹。

古寺也越加寂寥。

他衣衫襤褸皺紋叢生。

老樹根在雨中愈發腐爛。

或許雨中的野村和那座老墳也在和他一起守望,守望那份無法跨越時空的再度相逢。

不久之後。

這裡應該有兩座墳包,永恆依偎。

……

音樂描摹的畫面清晰映在人們的心底。

那些歌聲竟然化作紛落的雨點打在了觀衆身上。

忽然。

有觀衆回過神。

再遲鈍的觀衆也該在夏繁結尾那句“伽藍寺聽雨聲盼永恆”中回過神。

“臥槽!”

管特孃的什麼樂器啊!

誰規定古典風就必須要傳統樂器?

這首特娘不就是不折不扣的古典風麼!

轟隆!

羨魚的第三首古典風出世,打破五音的封鎖,一出生就讓各洲曲爹遭遇雷擊!

當然。

各洲觀衆在此刻也無法倖免,全部陷入震驚!

————————

ps:東風破是開創,青花瓷算大成,煙花易冷就是突破了,不過這首算是靈氣型作品,沒有什麼可以尋找的規律,就是靈感來了沒擋住,硬生生寫了首新中國風。

第八百五十三章 生產隊的驢都不敢這麼工作第五百四十六章 十年王者無人識,一朝瓜皮天下知第七百三十二章 我要飛得更高第八百四十三章 暮色第三百九十九章 作詞人什麼時候才能站起來第四百一十三章 睡前小故事第八百六十四章 你不是要恰雞嗎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絕壁是炒作說幾句吧。第八百七十六章 直播玩絕地求生(上)第二百七十九章 風起之時第六百九十六章 兩極分化第五百五十章 好運不會眷顧傻瓜第五百六十三章 論楚狂成爲至高神的難度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花裡胡哨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楚狂的世界排名第三百二十五章 請賜教第七章 劫後餘生第一千零四十四章第八百二十章 看人真準第七十八章 大新聞第九百四十二章 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第五百九十四章 又是個出人意料的結局第七百三十四章 丫的還有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後來第一百七十一章 時代的洪流第七百三十章 想飛上天和太陽肩並肩第六百九十七章 叫好不叫座第五百五十三章 怎能忘西遊第八百六十五章 跳傘模擬器第六百五十八章 再唱一遍《浮誇》第九百一十五章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第三百三十三章 楚狂老賊又戲耍讀者了第三百一十五章 被迫操作第七百三十五章 我玩博客的第八百二十七章 曲爹羨魚(求月票)第一百七十四章 挖牆腳第一百七十二章 洗牌(5k大章)第三十二章 又是羨魚第五百五十五章 聲優都是怪物第五百三十九章 只選對的不選貴的第三百五十章 風靡全網的畫第七百零七章 他急了第八百三十八章 上億的刀片第一百四十六章 困境第一千章 桃李滿天下第二百六十三章 百分之八十的勝率第二百七十四章 製作小樣第六百零六章 秦洲楚狂有大帝之姿第一百五十九章 桃李滿天下第五百零九章 他一定很愛你第一千零二章 內部淘汰第九百七十二章 木秀於“林”第三百三十一章 楚狂粉絲破億第四百九十一章 基本演繹法(上)第七百一十七章 一人即是聯盟第一百六十六章 整頓分公司第二百零三章 爲陳志宇量身打造的歌第二百六十五章 你好騷啊第九百零一章 世間始終你好(第四更)第二百章 影子第二百三十三章 全員工具人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班師第七百五十四章 一口氣拍完了第九百八十七章 飛天的七仙女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這不巧了嗎第八百四十九章 五洲十二連冠第四百七十四章 暴露(爲盟主緣在分離加更)第一百七十八章 這劇本絕對火第四百零四章 諸神的黃昏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王者風範第六百二十二章 史詩級尷尬現場第四百七十一章 炸(爲盟主兔二加更)第六百零三章 沒空第八百一十五章 溫馨而暖心的治癒系劇本第九百六十七章 趙洲第一才子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畫家榜出來了第十九章 電話第三百七十五章 保護我方一線歌手第八百三十二章 轉折點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不會真有人看這部電影叭第八百七十七章 直播玩絕地求生(下)第二百六十四章 萬衆期待第一百九十六章 魚字輩第十一章 你看我還有機會嗎第七十九章 那沒事了第五百九十五章 預言家早已看透了一切第三百七十三章 齊人之福第三百九十五章 但願人長久第三百三十八章 南羨魚北楚狂第八百零九章 魚王朝闖入婚禮現場第二十六章 新大腿第四百一十七章 童話風暴(爲催更圈催更邀請函活動加更)第三百一十章 少年派的籌備第四百五十九章 鋼琴(爲盟主寒梅臘月加更)第三百五十章 風靡全網的畫第一千零一十章 victory第七百九十七章 撞衫不可怕,誰醜誰尷尬第七百四十章 灌籃高手第七百九十一章 殭屍吃了你的腦子
第八百五十三章 生產隊的驢都不敢這麼工作第五百四十六章 十年王者無人識,一朝瓜皮天下知第七百三十二章 我要飛得更高第八百四十三章 暮色第三百九十九章 作詞人什麼時候才能站起來第四百一十三章 睡前小故事第八百六十四章 你不是要恰雞嗎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絕壁是炒作說幾句吧。第八百七十六章 直播玩絕地求生(上)第二百七十九章 風起之時第六百九十六章 兩極分化第五百五十章 好運不會眷顧傻瓜第五百六十三章 論楚狂成爲至高神的難度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花裡胡哨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楚狂的世界排名第三百二十五章 請賜教第七章 劫後餘生第一千零四十四章第八百二十章 看人真準第七十八章 大新聞第九百四十二章 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第五百九十四章 又是個出人意料的結局第七百三十四章 丫的還有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後來第一百七十一章 時代的洪流第七百三十章 想飛上天和太陽肩並肩第六百九十七章 叫好不叫座第五百五十三章 怎能忘西遊第八百六十五章 跳傘模擬器第六百五十八章 再唱一遍《浮誇》第九百一十五章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第三百三十三章 楚狂老賊又戲耍讀者了第三百一十五章 被迫操作第七百三十五章 我玩博客的第八百二十七章 曲爹羨魚(求月票)第一百七十四章 挖牆腳第一百七十二章 洗牌(5k大章)第三十二章 又是羨魚第五百五十五章 聲優都是怪物第五百三十九章 只選對的不選貴的第三百五十章 風靡全網的畫第七百零七章 他急了第八百三十八章 上億的刀片第一百四十六章 困境第一千章 桃李滿天下第二百六十三章 百分之八十的勝率第二百七十四章 製作小樣第六百零六章 秦洲楚狂有大帝之姿第一百五十九章 桃李滿天下第五百零九章 他一定很愛你第一千零二章 內部淘汰第九百七十二章 木秀於“林”第三百三十一章 楚狂粉絲破億第四百九十一章 基本演繹法(上)第七百一十七章 一人即是聯盟第一百六十六章 整頓分公司第二百零三章 爲陳志宇量身打造的歌第二百六十五章 你好騷啊第九百零一章 世間始終你好(第四更)第二百章 影子第二百三十三章 全員工具人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班師第七百五十四章 一口氣拍完了第九百八十七章 飛天的七仙女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這不巧了嗎第八百四十九章 五洲十二連冠第四百七十四章 暴露(爲盟主緣在分離加更)第一百七十八章 這劇本絕對火第四百零四章 諸神的黃昏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王者風範第六百二十二章 史詩級尷尬現場第四百七十一章 炸(爲盟主兔二加更)第六百零三章 沒空第八百一十五章 溫馨而暖心的治癒系劇本第九百六十七章 趙洲第一才子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畫家榜出來了第十九章 電話第三百七十五章 保護我方一線歌手第八百三十二章 轉折點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不會真有人看這部電影叭第八百七十七章 直播玩絕地求生(下)第二百六十四章 萬衆期待第一百九十六章 魚字輩第十一章 你看我還有機會嗎第七十九章 那沒事了第五百九十五章 預言家早已看透了一切第三百七十三章 齊人之福第三百九十五章 但願人長久第三百三十八章 南羨魚北楚狂第八百零九章 魚王朝闖入婚禮現場第二十六章 新大腿第四百一十七章 童話風暴(爲催更圈催更邀請函活動加更)第三百一十章 少年派的籌備第四百五十九章 鋼琴(爲盟主寒梅臘月加更)第三百五十章 風靡全網的畫第一千零一十章 victory第七百九十七章 撞衫不可怕,誰醜誰尷尬第七百四十章 灌籃高手第七百九十一章 殭屍吃了你的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