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故鄉的原風景

現在還配不上前十稱號?

那不如就先進前二十好了。

林淵就是抱着這樣的心態迎來了翌日的比賽。

節奏依然很快。

各洲核心教練組和選手完成亮相後,二胡項目的決賽就即將展開了。

“我去直播間玩玩。”

葉知秋起身道:“不知道在直播間看比賽是什麼感受。”

陸盛笑道:“可好玩了。”

衆人:“……”

你特麼在直播間盡情口嗨,當然覺得好玩。

瞧瞧你那關於“前十”的評價,給羨魚帶來了多大的爭議。

此時。

舞臺開始抽籤。

蘇戀抽到了一號。

她今天將首位出場。

當她登上了舞臺的時候,古靈不停在心中給自己打氣:

沒問題!

肯定沒問題!

自己的曲子可不比《賽馬》弱!

或許是打氣有了效果,古靈的眼底很快便閃過一絲自信,連帶着看向蘇戀的目光都不再閃躲!

……

網絡上。

各洲網友們正在熱議。

“二胡決賽的作品應該是羨魚寫的吧?”

“八九不離十。”

“我昨晚睡前又把《賽馬》聽了億遍。”

“那首《賽馬》讓我愛上了二胡。”

“希望魚爹今天繼續帶來驚喜!”

“開始了開始了!”

“果然是魚爹的作品!”

“這首曲子的名字挺詩意的啊。”

“二泉映月?”

大屏幕上出現了作品信息。

作品:二泉映月

作曲:羨魚

演奏:蘇戀

表演即將開始,戰火一觸即發!

……

中洲。

鬆島雨在房間來回走動。

伊藤誠煩了:“你能不能坐下來聽?”

鬆島雨皺眉:“我心裡煩躁,靜不下來,你說羨魚憑什麼敢在第二輪就放出《賽馬》?”

“我怎麼知道。”

伊藤誠翻了個白眼。

鬆島雨心臟跳的很快:“我昨天想了一夜,感覺只有一個可能!”

“什麼可能?”

“他後面有更好的作品!”

“不可能!”

“那他就沒理由拿出《賽馬》!”

“問題是……”

伊藤誠正待和鬆島雨爭辯,聲音卻又生生頓住!

只聽房間的印象中,一道讓人血液流蘇都瞬間放緩的二胡音調緩緩響起。

這一刻。

鬆島雨猛然頓住腳步,目光疾射向電視直播中正在拉二胡的蘇戀。

與此同時。

伊藤誠也微微倒吸了一口涼氣,也迅速看向屏幕。

音樂陣陣。

和《賽馬》不同。

這首《二泉映月》彷彿有無數的情感,通過蘇戀的揉弦和氣息,恰到好處的融入到音符裡去。

不那麼燥。

不那麼炸。

恰恰相反的是:

這首曲子符合人們對二胡的所有想象!

悲傷中帶着憤懣。

憤懣中帶着無奈。

讓人下意識聯想到發生在自身的所有悲慘過往。

而當你以爲悲傷和絕望是這首作品的主旋律之時,恰恰又有新的希望透過曲子氤氳而出。

好像是光芒照進了黑暗。

情感在某一小節中驟然宣泄。

地球著名指揮家小澤征爾在第一次聽到用二胡演奏的這首樂曲時,感動得流下了熱淚,並說出了某句經典名言:

“這樣的音樂應該跪下來聽。”

這個說法或許誇張,但也從側面應證了這首曲子的成功。

這一點似乎和《賽馬》又有類似的地方。

那就是:

無論你懂不懂二胡,聽《二泉映月》都難免動容。

很多優秀的作品都有這個屬性,包括楊鍾明的小提琴以及阿比蓋爾的薩克斯。

……

現場。

觀衆安靜下來。

各大直播間內。

觀衆也安靜下來。

大家好像生怕破壞了這一刻的氣氛。

二胡弓弦長得像一望無際的火車鐵軌。

不見斧鑿之痕。

鏡頭裡。

突然有觀衆雙眸發紅了。

甚至有曲爹都側過臉去以手掩面。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這是一首斷腸之曲。

是在黑暗中就此沉淪下去,還是掙扎着迸發出對抗的勇氣?

反覆糾纏的拉弦。

逐漸複雜化的變奏。

情感強烈而濃郁的侵佔了每個人的耳朵。

甚至於。

評委席上。

有一位五十歲左右的評委,已經泣不成聲。

人們不知道他聽到了什麼,就好像人們不知道彼此聽到了什麼。

人類的悲歡並不相同。

每個人聽到的,都是屬於自己的故事。

這個舞臺上有很多傷感的作品,或是歌曲或是樂器,但沒有任何一部作品可以比《二泉映月》更加叫人悲傷難過,這不僅僅是因爲二胡天然的悽慘調性,更因爲這首曲子本身的力量。

而如果只是悽慘也就罷了。

偏偏這首曲子始終在孕育着一種希望。

最折磨人的,往往就是黑暗裡的掙扎和希望。

……

漸漸的。

二胡聲沉寂了。

當蘇戀起身鞠躬的時候,觀衆甚至都沒有回過神。

“果然輸了。”

鬆島雨終於坐下,雙手無力的下垂着。

她的曲子還沒有在舞臺走向,羨魚便已經殺死了所有懸念。

“沒事,還有我。”

伊藤誠開口,揉了揉酸澀的眼眶。

他無法理解。

羨魚這麼小的年紀,究竟經歷過什麼,才能寫出這麼絕望,又始終心向光明的曲子?

而同樣的時刻。

古靈已經無暇思考其他問題。

她好不容易纔重新建立起的信心再次被那條魚撕碎。

她的手指微微顫抖。

顫抖到讓人懷疑她是否還能上臺演奏。

不過當她看到另一位步入決賽的選手竟然在悄悄抹淚的時候,突然又有些釋然。

同是天涯淪落人。

藍樂會上輸給這樣的曲子,不冤。

……

各大直播間。

稀疏的彈幕重新茂密。

“聽哭了。”

“特別壓抑。”

“果然《賽馬》那樣的作品只是少數,二胡終究還是一個帶給人絕望的樂器。”

“我聽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不僅僅是絕望,其實曲子中還有希望,別問我怎麼知道的,我自己都納悶,爲什麼我好像可以聽懂這首曲子。”

“二胡算是被魚爹給玩明白了。”

“老葉不說點什麼?”

“老葉還能說什麼麼啊,自己都差點沒聽哭。”

是的。

葉知秋的眼眶也泛紅了。

不過當兩位解說投來目光時,他還是開口了,聲音略有些沙啞道:

“這孩子挺不容易的。”

一句話。

讓人浮想聯翩。

爲什麼年輕的羨魚可以寫出這麼有經歷的曲子?

有人想到了羨魚曾身患絕症的過往,瞬間所有疑惑都得到了解答。

……

中洲。

倆解說被輪流送走。

倆人怔怔出神,幾乎忘了解說的職責。

彈幕成片出現。

“聽感上沒有昨天的《賽馬》震撼,但情感上震驚我一年。”

“聽的人太難受了。”

“難怪昨天出《賽馬》。”

“如果是這首曲子壓軸的話,確實沒問題。”

“唐鳴不在,不然真想問問他,咱們還有沒有機會?”

“有個屁。”

“看古靈和另外那個選手的表情,好像已經放棄了。”

“太陰間了。”

“整個就一哀樂。”

“這條魚是想把所有藍運會觀衆都送走吧!”

中洲苦“魚”久矣。

好像,還得繼續苦下去。

大家並不認爲鬆島雨出手就能做到唐鳴沒能做到的事情。

……

直到蘇戀退場,掌聲才姍姍來遲。

和低沉的二胡不同,這掌聲熱烈的好像要幫所有人回魂!

“不用比了。”

中洲核心教練組內。

唐鳴突然開口說道。

阿比蓋爾微微仰起頭。

今天的陽光,比前幾日都要刺眼。

結果和唐鳴說的一樣。

不用比了。

哪怕古靈的發揮可圈可點。

哪怕第三位決賽選手也拿出了不錯的作品。

然而有《二泉映月》珠玉在前,其他二胡作品似乎都黯然失色了。

什麼樣的曲子才能和《二泉映月》打啊?

或許《賽馬》可以憑藉其特殊性,與之一戰。

不過這麼一想就更讓人絕望了。

因爲獨樹一幟的《賽馬》也是羨魚的作品。

或許。

藍星二胡第一人的稱號,今天終於迎來了它真正的主人。

……

無論如何悲傷,比賽還要繼續。

接下來的項目是:

笛管決賽。

楚洲選手第一個出場。

中洲第二個。

秦洲第三個。

或許是二胡決賽氛圍的影響。

楚洲選手表現平平,並沒有引起太大的反響。

緊接着。

中洲選手出場。

此時觀衆甚至仍然沒從《二泉映月》的情緒中走出來。

突然!

一道悅耳的笛聲響起!

這一刻觀衆紛紛擡起頭看向這位中洲選手!

這是……

人們紛紛看向作品信息。

作品:故鄉的風景

作曲:伊藤誠

演奏:劉浩幕

優美的笛聲陡然喚醒了無數觀衆的故鄉情!

人們終於走出了《二泉映月》,盡情享受着這首曲子!

……

中洲核心教練組。

阿比蓋爾的臉上終於再次露出笑容:“伊藤誠寫了首相當不錯的作品啊。”

“比以前進步太多了!”

“不知道經歷了什麼,看來他又有新的感悟啊!”

“應該恭喜他又有了新的代表作。”

“不。”

“應該恭喜我們,即將拿下一塊金牌!”

……

中洲直播間。

觀衆重新被調動起來!

“啊,這個曲子,愛了愛了!”

“我總是走出《二泉映月》的陰影了!”

“伊藤誠老師絕了!”

“二胡金牌丟了就丟了,咱們拿笛管金牌!”

“太驚喜了!”

“剛剛都被羨魚整絕望了!”

“故鄉的風景,這首曲子我吹爆!”

……

同樣是中洲。

終於走出打擊的鬆島雨真心恭喜老友:“城桑這首曲子,我每次聽起來都會想起家鄉。”

“說起來還應該感謝羨魚。”

曲子彷彿成了背景音樂,勾起伊藤誠的回憶:

“這首曲子就是我們上次迴歸故鄉,狙擊羨魚十二連冠的時候,纔得到的靈感,然後反覆雕琢纔有了今日的《故鄉的風景》。”

“藍星笛的聲音,最恰當不過了。”

“其實考慮過陶笛,不過藍星笛更適合比賽。”

“你算是彌補了我的一個遺憾,咱倆起碼拿到了一枚金牌。”

“可以考慮分你一半。”

伊藤誠的心情顯然很不錯,這首《故鄉的風景》是他近幾年最滿意的作品。

……

兩人對話間。

中洲選手演奏完畢。

秦洲選手路言安登場。

不過大家並沒有投來太多的關注。

所有觀衆的討論全部都圍繞着《故鄉的風景》:

“好喜歡《故鄉的風景》。”

“昨天我最喜歡的是《賽馬》,今天最喜歡的就是這首了。”

“其實《二泉映月》也好,但果然我不適合太過壓抑的陰影啊。”

“勾起了我的思鄉情。”

“笛聲悠揚,把人的思緒都放飛了。”

“聽的我想回家。”

“這首曲子我回去就下載這首曲子,藍樂會真的是寶庫,提供了無數的作品。”

很顯然。

這是一首極受歡迎的作品。

其實《二泉映月》也非常好,這點沒有人否認,但那首作品有點太壓抑了,可能很長時間人們纔會回頭聽一次。

沒人會一直聽的。

那玩意兒聽多了簡直抑鬱。

……

而就在各方的討論中。

突然有人驚呼:

“我靠!”

“怎麼了?”

“你看大屏幕!”

“哈?”

現場觀衆紛紛看向大屏幕。

下一刻,所有人的表情陡然變得古怪無比!

與此同時。

各洲核心教練組的表情也變了:

“不是吧?”

網絡上的各大直播間同樣如此:

“?????”

“這尼瑪也太巧了!”

“我不理解!”

“提前安排好的?”

就連中洲正在看直播的伊藤誠都一下子崩了起來!

“怎麼會!”

旁邊的鬆島雨心臟狂跳,好像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

“這是什麼情況?”

……

什麼情況?

很簡單。

只見舞臺之上,之前一直使用短笛的路言安,突然取出了和中洲選手一模一樣的藍星笛!

如果僅僅如此也就算了。

藍星笛還算比較大衆的笛管類樂器。

真正讓全場驚呼的,是大屏幕上突然出現了作品信息。

作品:故鄉的原風景

作曲:羨魚

演奏:路言安

這纔是無數人驚呼的原因!

巧!

太巧了!

中洲選手演奏的作品,叫做《故鄉的風景》!

而秦洲選手即將演奏的作品,竟然叫做《故鄉的原風景》!

一樣的樂器!

一樣的主題!

名字就差一個字!

意思上還沒差別!

這尼瑪確定不是碰瓷來的!?

更別說秦洲選手演奏的曲子還是出自羨魚之手!

二胡也就算了。

這條魚竟然還會創作笛類作品!?

第一百五十九章 桃李滿天下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第二部更火第六十五章 無情的演奏機器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見一次打一次第七百一十八章 能混爲什麼要C第四百九十六章 真香第九十三章 曲爹還是親爹第六十五章 無情的演奏機器第二百零三章 爲陳志宇量身打造的歌第五百三十七章 作曲人的優先級第七百六十七章 這特麼竟然是文藝片第二百零五章 冷笑話第八百二十章 看人真準第六百二十四章 植物大戰殭屍第七百七十三章 問世間情爲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第三十八章 盟主【鑑輝】加更第一千零三章 盲選第六百三十章 當五百年只是一場騙局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最後一日第九百三十二章 倚天屠龍記第三百零一章 楚狂的腦殘粉第一百零六章 你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癢第一百五十三章 心態崩了第十三章 歸零第一百六十九章 崛起第四百三十八章 嗓音恢復了第六百二十八章 這特麼寫的什麼破玩意第五百六十一章 影子老賊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大人小孩齊圍觀第一百五十四章 碾壓第六百九十八章 他說他不接受第八百章 第三個妖孽第四百五十六章 爭議與震撼第六百五十六章 開局就是名場面之海妖吟唱第八百五十八章 音樂盛典(上)第九百三十五章 絕跡江湖第九百七十一章 數風流人物第九百六十六章 你當評委吧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流浪地球第九十一章 與全世界爲敵第一百七十一章 時代的洪流第一千零一百章 我竟然在磕一對機器人的cp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碾壓第八百八十四章 趙洲給我等着第一百一十九章 林淵的請求第四百七十五章 藍瘦(爲盟主道行僧加更)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動畫收視大戰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機器人瓦力第七百四十章 灌籃高手第七百八十五章 碾壓全場的畫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有故事你有酒嗎第五百七十九章 歌曲命題創作第一百六十八章 星芒音樂第五百二十九章 能力越大責任越重第六百三十八章 要麼文藝至死,要麼娛樂至死第四百八十四章 暴動(爲盟主火舞熾鳳加更)第六百七十四章 獨一檔第八百一十一章 削個椰子皮第五百零九章 他一定很愛你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哈利波特,金庫之門第九百七十七章 三基友再集合第一千零三十章 流行之王第九百九十三章 萬家燈火,難忘今宵第六百四十八章 舞蹈也有了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略懂第二百八十二章 無限反轉第四百六十八章 第二期播出第一百一十八章 風向標第七百七十七章 盛情難卻第四百章 但願人長久的正式發佈第五百二十五章 羨魚的第四部電影第七十章 繪畫社第八百零三章 楚狂楚狂楚狂楚狂楚狂楚狂楚狂第三百二十四章 反派男主角第六百零七章 愛麗絲夢遊仙境第一千零五十章 縱情燃燒吧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畫家榜出來了第六百六十七章 致愛麗絲第七百零六章 名偵探楚魚第九百七十四章 天龍人第五百九十八章 輕取第一城第八百四十六章 鋼琴詩人第九十五章 新的小說第一百八十八章 三駕馬車第一百六十九章 崛起第二百一十四章 這小說好嚇人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哆啦A夢第六百九十一章 全軍出擊第五百七十四章 給星芒餵飯第五百九十八章 輕取第一城第八百七十六章 直播玩絕地求生(上)第四百七十五章 藍瘦(爲盟主道行僧加更)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小小秦洲竟有如此天才第四百三十八章 嗓音恢復了第八百二十四章 我上我也行第八百六十二章 趙洲加入合併第二百四十五章 美食漫畫第七百七十章 還有第三個版本第四百三十四章 想唱歌的衝動
第一百五十九章 桃李滿天下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第二部更火第六十五章 無情的演奏機器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見一次打一次第七百一十八章 能混爲什麼要C第四百九十六章 真香第九十三章 曲爹還是親爹第六十五章 無情的演奏機器第二百零三章 爲陳志宇量身打造的歌第五百三十七章 作曲人的優先級第七百六十七章 這特麼竟然是文藝片第二百零五章 冷笑話第八百二十章 看人真準第六百二十四章 植物大戰殭屍第七百七十三章 問世間情爲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第三十八章 盟主【鑑輝】加更第一千零三章 盲選第六百三十章 當五百年只是一場騙局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最後一日第九百三十二章 倚天屠龍記第三百零一章 楚狂的腦殘粉第一百零六章 你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癢第一百五十三章 心態崩了第十三章 歸零第一百六十九章 崛起第四百三十八章 嗓音恢復了第六百二十八章 這特麼寫的什麼破玩意第五百六十一章 影子老賊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大人小孩齊圍觀第一百五十四章 碾壓第六百九十八章 他說他不接受第八百章 第三個妖孽第四百五十六章 爭議與震撼第六百五十六章 開局就是名場面之海妖吟唱第八百五十八章 音樂盛典(上)第九百三十五章 絕跡江湖第九百七十一章 數風流人物第九百六十六章 你當評委吧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流浪地球第九十一章 與全世界爲敵第一百七十一章 時代的洪流第一千零一百章 我竟然在磕一對機器人的cp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碾壓第八百八十四章 趙洲給我等着第一百一十九章 林淵的請求第四百七十五章 藍瘦(爲盟主道行僧加更)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動畫收視大戰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機器人瓦力第七百四十章 灌籃高手第七百八十五章 碾壓全場的畫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有故事你有酒嗎第五百七十九章 歌曲命題創作第一百六十八章 星芒音樂第五百二十九章 能力越大責任越重第六百三十八章 要麼文藝至死,要麼娛樂至死第四百八十四章 暴動(爲盟主火舞熾鳳加更)第六百七十四章 獨一檔第八百一十一章 削個椰子皮第五百零九章 他一定很愛你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哈利波特,金庫之門第九百七十七章 三基友再集合第一千零三十章 流行之王第九百九十三章 萬家燈火,難忘今宵第六百四十八章 舞蹈也有了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略懂第二百八十二章 無限反轉第四百六十八章 第二期播出第一百一十八章 風向標第七百七十七章 盛情難卻第四百章 但願人長久的正式發佈第五百二十五章 羨魚的第四部電影第七十章 繪畫社第八百零三章 楚狂楚狂楚狂楚狂楚狂楚狂楚狂第三百二十四章 反派男主角第六百零七章 愛麗絲夢遊仙境第一千零五十章 縱情燃燒吧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畫家榜出來了第六百六十七章 致愛麗絲第七百零六章 名偵探楚魚第九百七十四章 天龍人第五百九十八章 輕取第一城第八百四十六章 鋼琴詩人第九十五章 新的小說第一百八十八章 三駕馬車第一百六十九章 崛起第二百一十四章 這小說好嚇人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哆啦A夢第六百九十一章 全軍出擊第五百七十四章 給星芒餵飯第五百九十八章 輕取第一城第八百七十六章 直播玩絕地求生(上)第四百七十五章 藍瘦(爲盟主道行僧加更)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小小秦洲竟有如此天才第四百三十八章 嗓音恢復了第八百二十四章 我上我也行第八百六十二章 趙洲加入合併第二百四十五章 美食漫畫第七百七十章 還有第三個版本第四百三十四章 想唱歌的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