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我們的青春

回到賽場。

鄭晶道:“你總算回來了,孫耀火的比賽要開始了。”

林淵:“第幾個出場?”

鄭晶:“第二。”

林淵點頭。

這順序還不錯。

剛好夾在另外兩位選手中間。

尹東眯起眼睛道:“這輪比賽的懸念還是挺大的,中洲那個歌王可不簡單,昨天的第二輪比賽發揮太出色了,唱功不弱於孫耀火。”

林淵點頭。

中洲那個歌手確實不容小覷。

鄭晶笑道:“反正這位中洲歌王是第一個出場,他今天發揮如何,咱們一會兒就知道了。”

此時。

觀衆已經不再去討論之前的比賽。

大家的目光和各大教練組一起匯聚在舞臺之上。

……

各大直播間。

解說和嘉賓們口若懸河:

“接下來就是流行組三十歲以下男歌手們的獨唱比賽了。”

“流行組三十歲以下歌手的獨唱比賽,幾乎匯聚着藍星最年輕的一批歌王,而進入決賽的三位歌手毫無疑問是我們藍星年輕代最具代表性的歌王!”

“有觀衆問,爲什麼流行組要分年齡比賽?”

“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爲論綜合水平,三十歲以下的歌王,大多弱於三十歲以上的歌王,不過他們同時也有着三十歲以上歌王所沒有的優勢,那就是年輕!”

“別小看了這兩個字。”

“年輕歌手能夠駕馭的有些歌曲,上了年紀的歌手還真未必比他們唱得更好,哪怕水平更高。”

“比如一些小情歌。”

“你讓年輕的歌王唱就很有代入感,而你讓上了年紀的歌王唱,就會有種莫名的違和感。”

“反過來。”

“你讓年輕的歌手去唱一些需要有一定人生閱歷才能聽懂的歌曲,同樣會有違和感。”

……

各方討論之際。

第一位選手登場了!

這是來自中洲的年輕歌王,名字叫葉藍。

葉藍長相帥氣,無論外貌還是名字,都很有小說男主角的味道。

包括他的實力!

昨天流行組三十歲以下男歌手的第二輪比賽,葉藍表現驚豔!

就最終比分和現場效果來看,完全不弱於憑藉《數字人生》震撼全場的孫耀火!

這也讓外界預測:

此項比賽的冠軍將在孫耀火和葉藍之間誕生。

而在舞臺的音樂中,葉藍終於開始了他的決賽演唱。

這是一首跟“青春”有關的歌曲。

歌詞很詩意。

帶着淡淡的傷感。

而到了歌曲的高潮部分,隨着歌者的情感爆發,勾起了現場無數觀衆的共鳴!

畢竟,誰沒有青春?

當歌曲結束,全場已經被掌聲淹沒了!

幾位評委更是毫不猶豫的亮出了一個又一個高分!

平均分96.1!

這是一個在各大歌曲項目組的決賽中,也比較少見的高分!

……

中洲直播間!

觀衆興奮起來!

“感覺葉藍比昨天第二輪發揮的還要好!”

“聽的人很心疼,歌詞太美了,詩情畫意的感覺,實至名歸!”

“不僅僅是歌詞,整首歌的感情把握,都拿捏的非常好,這次總該拿冠軍了吧!”

“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了,如果這一輪還輸掉,那咱們流行組的四個獨唱可就全軍覆沒了!”

“前三組流行獨唱的決賽歌曲都是羨魚寫的。”

“這輪的流行獨唱,我感覺很可能還是羨魚出手。”

“贏他一次!”

“這波絕對可以,葉藍的發揮,挑不出任何毛病,評委也表示了認可!”

分數!

給了所有中洲人底氣!

哪怕今天其他兩個流行組比賽輸了,這一輪也依然讓他們燃起了希望!

……

秦洲直播間。

男解說布丁有些擔心道:“葉藍的評分太高了,中洲這位選手,比我們昨天感受到的還要厲害。”

“歌選的好!”

女解說香香感慨道:“這是一首關於青春的歌曲,而青春這一元素在流行歌曲中,向來都是非常熱門的,包括之前屬於老師演唱的《後來》,也是對青春期初戀的回顧,配合葉藍這顏值,讓人感覺好像他就是歌曲中的男主角一般,不知道孫耀火會如何應對了,陸盛老師能跟我們透露點信息嗎?”

今天的嘉賓還是陸盛。

陸盛沉吟:“我只能說接下來孫耀火這首歌,同樣和青春有關,雖然這一組的比賽中以青春爲主題的歌曲非常多,這都談不上是什麼巧合了,不過我仍然認爲羨魚這首歌不比任何同題材歌曲差。”

羨魚!?

孫耀火的決賽歌曲,果然還是出自羨魚之手!?

雖然外界對此早有猜測,畢竟孫耀火本就是魚王朝的人。

其他三個流行組,決賽歌曲全部都由羨魚操刀,這次沒理由羨魚會缺席。

但。

聽到陸盛透露這個消息,大家還是不可避免的眼前一亮!

“有魚爹兜底我就放心多了!”

“魚爹竟然包攬了四個流行獨唱的決賽曲目!”

“羨魚應該是我們秦洲最擅長寫流行歌的曲爹了吧?”

“當初羨魚賽季榜十二連貫,絕大多數用的,可都是流行歌!”

“我還是有些擔心,這個葉藍的表現太好了。”

“快看!”

“孫耀火上場了!”

“果然,還是羨魚的歌曲!”

……

舞臺大屏幕。

歌曲信息顯示出來。

歌名:晴天

作詞:羨魚

作曲:羨魚

演唱:孫耀火

林淵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流水的熱歌,鐵打的《晴天》!

這句在天朝流傳甚廣的說法已經足以證明這首歌在流行領域的地位!

事實上。

哪怕是這首歌發佈的很多年後,這首歌也仍然會不時殺到各大播放器的不同榜單上,向人們展現其在流行歌曲中近乎統治級的力量。

而在網抑雲因爲版權問題下掉這首歌曲之前。

這首《晴天》一直都是網抑雲擁有評論數最高的歌曲!

更別說,這首歌獲得過的那些大獎。

校園……

懷舊……

青春……

這類歌曲數不勝數,哪一次又能繞開《晴天》?

林淵不敢說這首歌穩贏中洲那首,畢竟葉藍那首歌也絕對是屬於超級能打的一類,但至少是不輸給對方的。

這是比賽。

林淵這首歌可以保證孫耀火不會因爲歌曲而輸在起跑線,終點卻要孫耀火自己抵達。

……

中洲直播間。

看到羨魚的名字再次出現,中洲觀衆竟然絲毫不覺得意外。

“來了!”

шωш▲тt kān▲CO

“果然是他!”

“我就不信他這次還能贏!”

“葉藍這首歌絕對非常能打!”

“來的正好,如果咱們贏的不是羨魚,那就算拿了冠軍,也總覺得遺憾!”

“就是!”

“不能再輸給他了!”

“又不是他親自下場比賽,咱們有什麼理由一輸再輸啊!”

“他這些比賽歌曲固然很優秀,但咱們的也不差,其實很多時候,還是輸在了歌手的發揮。”

這倒不是中洲人嘴硬。

其實很多時候,歌曲之間的差距已經微乎其微了。

在作品差距不大的情況下,歌手們本身的能力佔據了更大的權重。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癢》這首歌曲。

換一個歌手去唱,分數絕對會降低很多!

羨魚其中一個讓人覺得可怕的地方是,他爲自己的那些歌曲找到了最佳的演唱者。

……

該我了啊。

站在舞臺上的孫耀火輕輕閉上眼睛,腦海中飛速掠過一些畫面。

那間教室。

那個女孩。

那些青春裡的大雨。

何必再用詩意去點綴呢。

青春本身就是一首詩啊。

忽然,觀衆的耳邊有一道吉他聲響起。

前奏。

三個和絃。

孫耀火依然閉着眼睛,在三個和絃的來回往復中,伴隨節奏微微點頭。

十秒。

二十秒。

孫耀火始終沒有開口,依然是三個倒來倒去的和絃反覆拉扯。

……

各洲教練席。

曲爹們面面相覷。

這首歌一上來就不按套路出牌,什麼都沒用,就三個和絃反反覆覆,卻硬生生組成了一段極爲抓耳的旋律。

漸漸的。

其他樂器陸續進入。

前奏終於推進到第四十秒。

放在有些歌裡,可能副歌都出現了。

而在這首《晴天》之中,演唱纔剛剛開始。

始終閉着眼睛的孫耀火第一次睜開,帶觀衆走出前奏那簡單卻優美的往復循環:

“故事的小黃花

從出生那年就飄着

童年的盪鞦韆

隨記憶一直晃到現在……”

中洲選手葉藍的那首歌從旋律到歌詞都寫滿了詩意。

孫耀火這首歌卻是反其道而行,從歌詞到字眼都是簡單到直白。

這歌詞是不是太簡單了?

當有人的心頭冒出這個想法,更離譜的歌詞出現了:

“Re So So Si Do Si La

So La Si Si Si Si La Si La So

……”

講道理。

曲爹們混跡樂壇走南闖北這麼多年,什麼樣的音樂沒玩過,什麼樣的場面沒見過!?

今天這場面……

他們是真沒見過啊!

這條魚竟然在舉世矚目的藍樂會上,連最簡單的歌詞都懶得寫,直接把音階放出來了!

就離譜!

是我歌詞不配!?

你特麼也太會整活兒了吧!?

你這和漫畫直接放火柴人有什麼區別!?

這段在唱什麼?

讓聽衆腦補嗎?

歌詞當然還是有的,這段整活只有那麼兩句,歌聲卻始終沒斷,旋律排列的非常緊湊:

“吹着前奏望着天空”

“我想起花瓣試着掉落”

好像剛剛只是恰如其分的皮一下,後面的歌詞竟然圓了回來:

“爲你翹課的那一天

花落的那一天

教室的那一間

我怎麼看不見

消失的下雨天我好想再淋一遍

沒想到失去的勇氣我還留着

好想再問一遍你會等待還是離開

……”

有觀衆會心一笑。

突然放音階的騷操作,反而讓大家更爲注重對歌詞的發掘。

教室。

翹課。

下雨天。

春心萌動的少女和少年。

幾個關鍵詞勾勒出一幅經典的校園畫面。

好像是來自青春的風兒輕輕吹襲,懷舊的味道開始瀰漫。

而孫耀火的副歌演唱便在這時自然展開,沒有用之前表現極好的高音,彷彿一切水到渠成:

“颳風這天,我試過握着你手

但偏偏雨漸漸,大到我看你不見

還要多久,我才能在你身邊

等到放晴的那天

也許我會比較好一點

……”

歌詞沒有羨魚之前的妙筆生花。

這一次,羨魚的目標似乎是“妙筆生情”。

從直接上音階的片段開始,就帶着點孩子氣的感覺,彷彿在無聲的炫耀:

吊不弔?

這份稚氣未脫,本身便難能可貴,簡單到直白,一如青春期的孩子般單純。

暗戀。

青春期的悄然萌動。

是不是可以嘗試着告白啊?

有人謹小慎微的嘗試後又默默的放棄。

好在天空下着雨,所以誰也分不清那是雨水和淚水,就好像誰也不知道,這個雨天的誰在流淚。

等天晴了就好了。

青春幻化爲記憶。

孫耀火的歌詞爲聽歌的人,勾勒起人們腦海深處的那個往昔:

“從前從前

有個人愛你很久

但偏偏風漸漸把距離吹得好遠

好不容易又能再多愛一天

但故事的最後你好像還是說了拜拜

……”

葉藍的“青春”是一場盛大的戀愛。

孫耀火的“青春”是一場無疾而終的暗戀,時間可能一年,可能兩年,也許是三年,也許更久。

只有“拜拜”。

沒有“告白”。

沒有想象中的轟轟烈烈。

作詞思路似乎和《老男孩》一樣。

這是一個人們都忽略的角度:那是校園生活裡一個個年輕的男女,面對有好感,甚至彼此有好感的那個心上人,因爲沒有勇氣說出口的喜歡,而化爲永遠的心結和遺憾。

是啊。

青春期呢。

最孩子氣的時候。

那些表面看着天不怕地不怕的男孩女孩們,似乎唯獨對“喜歡你”格外的羞於啓齒。

怎麼告訴你?

是借風擁你?

還是借雨牽你?

或許更多人只能在同學聚會的時候,以一種調侃的方式,故意大着舌頭,藉着三分酒勁道出那七分真意:

“我上學那會兒暗戀你來着。”

這時候的你一定也會感慨出這一句,沒想到失去的勇氣我還留着。

臉紅也沒有關係。

你可以說是因爲喝酒上臉。

就好像下雨那天你明明偷偷流過淚,偏偏要說那是雨水。

是的。

等待明天的老男孩,纔是絕大多數逐夢者的歸宿;

想回到過去的《晴天》,纔是絕大多數成年人的青春。

哪有那麼多轟轟烈烈?

直到故事最後。

直到畢業那天。

同學們依依不捨的告別,你暗戀的她輕輕揮手,用兩個字乾淨利索的結束了你的青春:

“拜拜。”

你一定想再吹一次風。

你一定想再淋一場雨。

你一定想回到那個校園,不借風不借雨,只是趁着花還沒落,趁着勇氣還未消散,說出那聲當初沒能開口的告白。

費揚的《老男孩》唱哭了觀衆。

孫耀火的《晴天》沒有讓觀衆哭出聲,往事早已隨風而去,只是難免讓人唏噓與感慨,那是遺憾被勾起後的淡淡無奈:

那會應該告白的。

未必是那個雨天。

至少趕在畢業之前。

雖然不知道,你會等待還是離開?

雨過天晴了,就好像好像那場雨從來沒有來過,或者只是藏在了你的心裡。

“但故事的最後你好像還是說了拜拜……”

當孫耀火最後哼唱出歌曲的結尾,人們已經分不清自己是在聽歌,還是在聽自己的青春迴響。

——————————

ps:今天對污白來說是一個很特殊的日子,用這首歌感慨一下週董給青春留下的痕跡,然後推薦一下朋友的新書《我的無限有劇本》,下面有鏈接。

第六百六十九章 我的大刀已經飢渴難耐了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最後一日第六百一十章 原來是有備而來第一百九十六章 魚字輩第九百六十章 嘻遊記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最後一日第五百二十一章 收官(爲盟主再微笑加更)第三十四章 找靈感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初代萌王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絕壁是炒作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入侵各大領域第八十六章 未雨綢繆第五百九十六章 新年快樂第八百零二章 到底哪篇的作者是楚狂第八百四十五章 新體裁古典鋼琴第八百六十九章 雄鷹展翅氣吞天下圖第四百二十章 還有誰第八百零九章 魚王朝闖入婚禮現場第一百九十章 永遠的神第七百三十七章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第六百六十三章 三天三夜第二百八十二章 無限反轉第六百四十四章 楚門就是孫悟空第九百五十二章 衍生的熱度第五百四十四章 留下來第六百四十九章 西遊與洪荒的終極對決第三百四十二章 影子的行業地位第三百八十五章 心結第四百九十七章 節目組的請求第十章 入職作曲部第三十九章 工具人的自我修養第六百二十九章 西遊陰謀論第二百四十六章 再遇顧夕第九百二十章 恰飯二人組第四百六十二章 成了鋼琴專場第七百六十四章 蛋黃酥第七百二十五章 誰說官方不會炒作第一百八十九章 又何如第四百六十一章 風向變了第六百五十八章 再唱一遍《浮誇》第五十五章 全死了第九百四十六章 硬核開局第八百四十六章 鋼琴詩人第九百四十七章 熊孩子的威力第九百五十五章 大王叫我來巡山第八百零三章 楚狂楚狂楚狂楚狂楚狂楚狂楚狂第四百五十六章 爭議與震撼第七百三十九章 運動競技類動畫第七百零五章 我撞南牆不回頭第七百一十八章 能混爲什麼要C第五十七章 敢報價嗎第七百九十二章 淵火遊戲第二百三十四章 投資回報率第四百一十二章 白雪公主來了第一千零九十章 追夢的男孩第三百五十六章 移情第二百零九章 新一代的朋友好好的加油第九百一十七章 第二對國民情侶第六百五十四章 四十五度傾斜之舞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晉升十二名第一百零七章 這就是傳說中的團寵嗎第一百七十五章 有事燒紙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略懂第三百四十四章 大陰陽師第八百一十九章 我是部落頭號忠臣第九百三十四章 不識廬山真面目第九百六十六章 你當評委吧第五百零八章 這還怎麼比第八十四章 筆落驚風雨第二百零九章 新一代的朋友好好的加油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小小秦洲竟有如此天才第八十四章 筆落驚風雨第一章 生如夏花第九百六十九章 我不幹了第八百八十六章 發佈日第八百零九章 魚王朝闖入婚禮現場第二百一十六章 大神名額第九百四十章 職業選手禁止參賽第六十七章 庸俗第九百一十章 出門記得坐防彈車第九百七十六章 略知一二第三百零九章 帥(一縷飛羽盟主加更)第一百九十六章 魚字輩第七百七十二章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第六百六十五章 上百人暈倒了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第二部更火第三百六十一章 機會只留給有準備的人第八百一十七章 只會心疼giegie第三百零三章 敘述性詭計第十二章 返璞歸真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公平的戰鬥第五百六十七章 提前出版第三百九十三章 坑人者人恆坑之第一百三十五章 別墅第七百八十四章 畫展(下)第三百五十六章 移情第二百七十九章 風起之時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一個都不能少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們很相愛的第九百三十七章 綜藝
第六百六十九章 我的大刀已經飢渴難耐了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最後一日第六百一十章 原來是有備而來第一百九十六章 魚字輩第九百六十章 嘻遊記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最後一日第五百二十一章 收官(爲盟主再微笑加更)第三十四章 找靈感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初代萌王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絕壁是炒作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入侵各大領域第八十六章 未雨綢繆第五百九十六章 新年快樂第八百零二章 到底哪篇的作者是楚狂第八百四十五章 新體裁古典鋼琴第八百六十九章 雄鷹展翅氣吞天下圖第四百二十章 還有誰第八百零九章 魚王朝闖入婚禮現場第一百九十章 永遠的神第七百三十七章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第六百六十三章 三天三夜第二百八十二章 無限反轉第六百四十四章 楚門就是孫悟空第九百五十二章 衍生的熱度第五百四十四章 留下來第六百四十九章 西遊與洪荒的終極對決第三百四十二章 影子的行業地位第三百八十五章 心結第四百九十七章 節目組的請求第十章 入職作曲部第三十九章 工具人的自我修養第六百二十九章 西遊陰謀論第二百四十六章 再遇顧夕第九百二十章 恰飯二人組第四百六十二章 成了鋼琴專場第七百六十四章 蛋黃酥第七百二十五章 誰說官方不會炒作第一百八十九章 又何如第四百六十一章 風向變了第六百五十八章 再唱一遍《浮誇》第五十五章 全死了第九百四十六章 硬核開局第八百四十六章 鋼琴詩人第九百四十七章 熊孩子的威力第九百五十五章 大王叫我來巡山第八百零三章 楚狂楚狂楚狂楚狂楚狂楚狂楚狂第四百五十六章 爭議與震撼第七百三十九章 運動競技類動畫第七百零五章 我撞南牆不回頭第七百一十八章 能混爲什麼要C第五十七章 敢報價嗎第七百九十二章 淵火遊戲第二百三十四章 投資回報率第四百一十二章 白雪公主來了第一千零九十章 追夢的男孩第三百五十六章 移情第二百零九章 新一代的朋友好好的加油第九百一十七章 第二對國民情侶第六百五十四章 四十五度傾斜之舞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晉升十二名第一百零七章 這就是傳說中的團寵嗎第一百七十五章 有事燒紙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略懂第三百四十四章 大陰陽師第八百一十九章 我是部落頭號忠臣第九百三十四章 不識廬山真面目第九百六十六章 你當評委吧第五百零八章 這還怎麼比第八十四章 筆落驚風雨第二百零九章 新一代的朋友好好的加油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小小秦洲竟有如此天才第八十四章 筆落驚風雨第一章 生如夏花第九百六十九章 我不幹了第八百八十六章 發佈日第八百零九章 魚王朝闖入婚禮現場第二百一十六章 大神名額第九百四十章 職業選手禁止參賽第六十七章 庸俗第九百一十章 出門記得坐防彈車第九百七十六章 略知一二第三百零九章 帥(一縷飛羽盟主加更)第一百九十六章 魚字輩第七百七十二章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第六百六十五章 上百人暈倒了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第二部更火第三百六十一章 機會只留給有準備的人第八百一十七章 只會心疼giegie第三百零三章 敘述性詭計第十二章 返璞歸真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公平的戰鬥第五百六十七章 提前出版第三百九十三章 坑人者人恆坑之第一百三十五章 別墅第七百八十四章 畫展(下)第三百五十六章 移情第二百七十九章 風起之時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一個都不能少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們很相愛的第九百三十七章 綜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