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老男孩

爲什麼陸盛說,這是中洲的戰術?

因爲這兩輪比賽,兩位中洲選手竟然紛紛唱起了以“堅持夢想”爲主題的勵志歌曲!

玩技術……

玩高音……

玩爆發……

兩位中洲選手根本不是費揚的對手。

既然和費揚比唱功技巧之類必敗無疑,兩人乾脆唱了兩首走心的歌曲。

這就是他們的戰術!

要知道這類歌曲往往不怎麼注重唱功的發揮,主要還是看歌者的情感表達是否到位。

換言之:

這場要玩走心!

策略很成功,兩位中洲歌王的演唱,感動了現場無數觀衆,也讓評委們頗爲滿意。

更高明的是:

兩個中洲歌王不僅避開了費揚的鋒芒,同時還把現場氣氛給帶到那種走心的氛圍裡。

因爲他倆唱的歌曲風格一致,都是走心那一掛。

費揚接下來的演唱,如果是那種很燥的歌,就會顯得有些突兀。

偏偏費揚的風格,就是以技巧和爆發爲主,帶點炫技的元素,比較大開大合。

這一點,陸盛看得出來。

各洲教練組,當然也看得出來。

“有點意思。”

“中洲這兩首歌玩的很聰明,風格統一起來,始終讓觀衆和評委處於一個走心的氛圍裡。”

“揚長避短。”

“應該是提前商量好了。”

“因爲比其他的東西他們根本贏不了,費揚的唱功太好了,那隻能走感人的路線,避開他的最強項。”

“算是做了個陷阱。”

“接下來費揚的歌曲如果是比較炫技的類型,那就剛好被這種風格剋制了。”

“其實剋制也是相對而言,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這招數未必管用,就看費揚接下來的歌,能不能打破這種走心的氛圍了。”

走心的套路,在音樂比賽中很常見。

如果一首歌能夠感動到聽衆,那聽衆對這首歌就會產生好感,甚至忽略演唱的瑕疵。

況且這兩位中洲歌手哪怕玩走心那一套,演唱也沒有絲毫瑕疵。

……

秦洲直播間。

觀衆們非常擔心。

“這兩人的歌都很感人啊。”

“現場的氣氛完全被他倆把控住了,費揚最後一個出場,反而有些吃虧。”

“是的。”

“費揚的歌曲大多比較燥,在這種氛圍裡,太燥的歌曲有天然劣勢。”

“費歌王應該能行的吧?”

“就看費歌王能不能把氣氛拉到自己的歌曲中了。”

“這兩人用兩首歌的時間來營造出這種氣氛,不是那麼容易被打破的。”

……

中洲直播間。

觀衆有些興奮。

“我怎麼感覺咱們有希望贏?”

“這兩位歌王的歌,實在是太感人了!”

“那種堅持夢想就一定會發光的勵志已經傳達給了觀衆!”

“太走心了。”

“差點把我聽哭了。”

“你們看評委都有些被感動了。”

“正是因爲歷經磨難,才能獲得如今的成功,每一個歌王一路走來都不容易。”

“堅持下去,夢想會自己發光!”

……

輪到費揚上場了。

站在這一方舞臺之上。

費揚感受着現場的氣氛,突然夢迴當年,他想起了羨魚,想起了《蒙面歌王》。

走心?

淡化唱功?

靠情感取勝麼?

都是羨魚玩剩下的啊。

如果是參加《蒙面歌王》前,他遇到這種情況,還真不一定招架得住。

而參加完那個比賽,經歷過和羨魚的舞臺對決,費揚再看中洲這羣對手的招數卻只覺得粗糙。

這才哪到哪啊?

當我還是以前的費揚呢?

我治不了羨魚,還治不了你們?

щщщ▪тTk ān▪C○

你們以爲現場這種氛圍,可以形成一個針對我的陷阱?

我應該感謝你們今天的完美開場,提前幫我鋪墊好了舞臺氛圍。

念及此。

費揚對着工作人員輕輕點頭。

舞臺大屏幕上,出現了歌曲信息。

歌名:老男孩

作詞:羨魚

作曲:羨魚

演唱:費揚

出來吧,羨魚!

前奏的吉他聲響起。

……

秦洲。

看到費揚的決賽歌曲,直播間一陣躁動!

“啊!”

“又是魚爹的歌!?”

“流行組的決賽歌曲咋都是魚爹操刀啊!”

“江葵的那場是這樣,舒俞的那場也是這樣,費歌王的這場還是這樣!”

“兄弟們,穩了!”

“魚爹的決賽歌曲還沒輸過呢!”

“哈哈哈哈哈,這波啊,這波是大哥和老二聯手了!”

“費揚加羨魚,這樣的組合在流行組,應該可以橫着走了吧?”

……

中洲。

倆解說員心態崩了,雙目死死盯着歌曲信息!

“糟糕!”

“羨魚!”

“又是他!”

“我有種不詳的預感……”

“流行組的決賽歌曲都是他寫的?”

“秦洲就沒有其他會寫流行歌的曲爹了嗎!?”

“不行我有點暈魚!”

“這傢伙的歌一出來準沒好事兒!”

“剛剛舒俞就是唱了羨魚的歌纔拿了冠軍!”

“這人怎麼感覺無處不在啊!”

“沒事的,我就不信這條魚每次都能贏!”

“要有信心!”

……

羨魚兩個字似乎有一種無形的吸引力,牢牢鎖住無數觀衆的目光。

與此同時。

觀衆的耳邊突然響起一道歌聲: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愛着的人啊

到底我該如何表達?

她會接受我嗎

也許永遠都不會跟她說出那句話

註定我要浪跡天涯

怎麼能有牽掛

……”

這是情歌?

懷念初戀嗎?

那豈不是和之前的《後來》一樣?

就在觀衆這麼認爲的時候,費揚蕭索而厚重的音調陡然上提,首次揭開這首歌的主題:

“夢想總是遙不可及

是不是應該放棄

花開花落又是一季

春天啊你在哪裡

……”

不是情歌!

這分明也是一首以“夢想”爲主題的作品!

觀衆感覺無比的意外!

幾個評委也不由得眼前一亮!

這決賽可太有意思了,甚至有些戲劇化!

三個決賽選手的作品,竟然不約而同的選擇以“夢想”爲主題,好像提前商量好了一樣!

而就在觀衆的訝異中。

費揚忽地咬出了兩個重音:

“青春——”

這兩個字彷彿砸在觀衆的頭頂。

短暫間歇,副歌炸響,落在所有人的心坎:

“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來不及道別

只剩下麻木的我沒有了當年的熱血

看那漫天飄零的花朵

在最美麗的時刻凋謝

有誰會記得這世界她來過?”

……

夢想就一定會實現嗎?

尋夢的路,堅持就一定能勝利嗎?

和前兩位中洲歌手對夢想的闡述截然不同!

兩位中洲歌手在分享他們追逐夢想成功後的喜悅,費揚卻只是唱出了更多人的無奈。

無法實現夢想的無奈。

草根纔是世間的大多數!

真正實現夢想的人又有幾何?

絕大多數人都倒在了追夢的路上。

麻木了情感,冷卻的熱血,就如凋零的花朵無人記得。

“轉眼過去多年時間多少離合悲歡

曾經志在四方少年

羨慕南飛的雁

各自奔前程的身影匆匆漸行漸遠

未來在哪裡平凡?

誰給我答案?”

平凡人的夢想往往只是夢想啊。

年少時躊躇滿志,終究敵不過現實的蹉跎。

兩位中洲歌手唱出了成功後的喜悅,費揚這首歌卻更像是爲那些倒在追夢路上的人而唱:

“那時陪伴我的人啊,你們如今在何方?”

“我曾經愛過的人啊,現在是什麼模樣?”

前面的歌詞尚且委婉,這一段卻彷彿來自靈魂深處的拷問!

費揚沒有使用絲毫多餘的技巧,聲音裡只有真摯和無奈,以及那縈繞在所有人心頭的迷茫:

“當初的願望實現了嗎?

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嗎?

任歲月風乾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

擡頭仰望着滿天星河

那時候陪伴我的那顆

這裡的故事你是否還記得?”

……

臺下一片沉默。

回憶在許多人的腦海中打轉。

年少時的夢想啊,幾個人還記得?

或許只是在某個加班到凌晨的月光下,拖着疲憊的身軀回家,麻木的舔舐傷口之時,纔會回憶起那些曾經躊躇滿志的夢想吧?

“生活像一把無情刻刀

改變了我們模樣

未曾綻放就要枯萎嗎

我有過夢想……”

是啊。

這纔是現實啊。

被生活改變了模樣的我們,和從未綻放就已經枯萎的夢想。

費揚是入行很早的老人了,他當年當然也有一起做音樂的朋友,但和自己一樣堅持到最後並且取得成功的,其實只有他自己一個。

他們如今在何方?

如果自己當初倒下了,現在站在這裡唱歌的人又會是誰?

……

某人家。

看着藍樂會的比賽,一名約莫四十多歲的男人激動的對妻子道:“我認識費揚,我們年輕時還一起玩過呢,他現在唱的可真好啊!”

說着說着,男人哽咽了。

妻子下意識看向了角落裡那把已經沾滿灰塵的吉他。

……

某個樂器店裡。

和費揚年齡相仿的女人看着電視,漸漸紅着眼眶:

“他以前還追過我呢。”

那還是當初一起做音樂的時候。

……

某高級車廂內。

同樣是一個男人,聽着車廂裡的藍樂會比賽轉播,突然泣不成聲。

前排司機嚇了一跳:“老闆?”

在公司嚴肅堅定的男人揉了揉眼眶,此刻竟然是又哭又笑:“當年我唱的可不比他差多少,現在是不行啦,也就在ktv欺負欺負公司小朋友。”

……

某公司。

那個在年會唱歌總能大放異彩的職員苦笑道:“這歌真是讓人羞惱啊。”

當年在酒吧就是這傢伙搶走了自己的飯碗。

真是叫人羨慕啊,也希望你能一直讓我們這羣失敗的逐夢者繼續羨慕下去。

……

夢想是珍貴的東西。

其最珍貴的地方在於:

不是每個人都能笑到最後。

費揚最後的歌聲已經近乎呢喃:“如果有明天,祝福你……親愛的……”

這還是勵志歌曲嗎?

或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與其說這是一首以“夢想”爲主題的歌曲,倒不如說是一首“緬懷夢想”的作品。

就像歌詞唱的:“我有過夢想。”

失敗的夢想,也是夢想。

未曾忘記,未曾死去,只是凋零。

這纔是屬於絕大多數人的“夢想之歌”。

……

中洲兩位歌手無力的坐在臺下

輸了。

演唱,他們一敗塗地。

中洲的調查資料顯示費揚的缺點是唱歌沒有情感。

而費揚這一次的演唱,情感卻比他們倆更爲濃烈與真摯。

甚至不僅僅是演唱。

比歌曲本身他們也輸了。

同樣是以“夢想”爲主題,和《老男孩》一比,他們的勵志,更像是廉價的雞湯。

最讓他們絕望的是:

他們鋪墊好了現場的氣氛,卻爲《老男孩》做了嫁衣。

當觀衆泛起對夢想的思考,羨魚爲費揚創作的這首歌可謂是正中靶心!

……

各大直播間。

氣氛有些沉重。

“費揚又一次碾壓了對手啊。”

“羨魚作詞作詞,費揚負責演唱,這組合幾乎是無敵的。”

“羨魚找到了一個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角度。”

“老男孩嗎?”

“很多人在堅持夢想,也有很多人放棄了夢想。”

“更多人,仍然在堅持夢想,但還沒有獲得所謂的成功。”

“在大家都在聊夢想的時候,好像很少有人關注到這個其實是代表了大多數的羣體。”

“或許不是沒關注到,而是刻意避開了吧。”

“這首歌有些沉重。”

……

中洲直播間。

兩個解說木訥無言,彷彿呆滯。

滿屏中洲觀衆在討論的內容,比歌曲本身還要壓抑。

“根本不是對手!”

“啊!”

“好煩啊,又要輸了!”

“不管我們中洲怎麼樣在其他項目上高歌猛進,好像一遇到羨魚就啞火了!”

“這傢伙到底有多少首歌啊!”

“待會最後一場流行組的比賽,秦洲孫耀火該不會也是用羨魚的歌吧?”

“概率很大……”

“孫耀火可是魚王朝的人。”

“可惡啊!”

“他的歌就用不完的麼,藍樂會目前爲止就數他作品最多!”

……

秦洲直播間。

陸盛有些感慨:“因爲同樣是以夢想爲主題,這一輪的勝負,反而很容易分出來。”

風格不同的歌曲,放在一起比,或許還有說法。

風格類似主題類似的歌曲放在一起比卻往往可以高下立見。

與此同時。

整個秦洲直播間,都陷入了沸騰!

“肯定贏了!”

“魚爹太牛了,歌曲立意上就已經贏了!”

“目前爲止魚爹依然保持着決賽的百分百勝率!”

“這首歌太好了,費揚的演唱也非常完美,以後誰還敢說費歌王唱歌沒感情?”

“聽哭了。”

“魚爹的歌詞,總是特別的戳人。”

“生活像一把無情刻刀改變了我們模樣,我從這句起直接破防。”

“我個人最喜歡最後一句,如果有明天,祝福你親愛的,相比起中洲帶來的感動,或許這纔是大家更想聽到的,關於夢想的祝福吧,放棄不丟人,畢竟青春那麼短暫,當追夢讓你傷痕累累,就讓夢想珍藏在心底吧,然後等一個如果會出現的明天。”

“評委打分了!”

“本輪最高分拿到了,費揚,冠軍,冠軍,冠軍!”

是的。

憑藉一首《老男孩》,費揚拿到了本輪最高分,輕鬆奪冠!

說幾句吧。第二百二十四章 拯救不開心第九百六十三章 磚家第九百三十八章 狼人殺誕生第五百二十六章 豬豬俠第四百一十三章 睡前小故事第九百六十六章 你當評委吧第七百八十九章 別開生面的粉絲見面會第五百五十八章 給費揚的歌第三百一十五章 被迫操作第一百九十七章 鳳凰不如蝦第二十章 他綠了我第八百三十七章 男主角都被人搶走了第八百六十九章 雄鷹展翅氣吞天下圖第三百一十一章 玩敘詭的心都髒第八十五章 這很林淵第十七章 不氣盛還叫年輕人麼第一百五十四章 我又好了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老男孩第四百零二章 蘇仙降臨第五百四十七章 你不要過來呀第九百一十七章 第二對國民情侶第五十六章 趣讀雜誌第五百四十六章 十年王者無人識,一朝瓜皮天下知第九百八十三章 宣傳片出來了第七百五十五章 殺的只剩劇名了第六百六十五章 上百人暈倒了第一百七十五章 殺青第九百九十三章 萬家燈火,難忘今宵第二十一章 王牌作曲人第一百九十一章 第四輛馬車第二百一十八章 震驚的讀者第四百一十四章 有楚狂就是了不起第一百五十四章 碾壓第五十五章 全死了第一百九十九章 同人大觸第三百二十九章 波洛火了第一百八十三章 你以爲我不敢氪第七百六十九章 恐怖沸騰第五百二十八章 最接地氣的超級英雄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有故事你有酒嗎第六百二十七章 新馬甲的名字第二百九十五章 頭號楚吹上線第六百五十章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第六十一章 鋼琴課第一千零二十章 羨魚的音樂小課堂第二百七十九章 風起之時第九百二十五章 先定一個小目標第四百二十二章 悲壯第八百零一章 七劍下天山第一百六十章 薛良的作曲能力第六百六十五章 上百人暈倒了第一千零六章 二胡第一百五十九章 桃李滿天下第三百五十八章 王者歸來第八百七十三章 李頌華不在第九百二十二章 激光走廊第六百三十四章 謝羨魚不殺之恩第七百零三章 部落與聯盟第七百一十九章 死火海第八百八十一章 武俠劇的熱潮第九百七十三章 億萬學生之敵第一百七十五章 殺青第七百零一章 送人頭行爲第四十章 版稅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類的本質是復讀機第七百章 決裂第六百八十九章 福爾摩斯迷的決心第九百九十五章 大師級鋼琴技術第五百三十章 救贖第三百章 大腿到哪裡都是大腿第九百九十八章 藍歌會第九百三十三章 題西林壁第一百四十二章 去拉個新單第二百二十三章 林代表是好人(100/1)第九百九十章 變臉與收視第一第六百三十二章 第三賽季的歌曲選擇第二百二十三章 林代表是好人(100/1)第三百六十二章 大鯊魚要來啦第七百一十二章 我們天下無敵第六百九十八章 他說他不接受第六百八十六章 夜的第七章第三百四十二章 影子的行業地位第九十一章 與全世界爲敵第七百三十八章 藍運薅神第一百七十三章 硝煙之始第三百四十六章 阿鼻地獄第八百二十七章 曲爹羨魚(求月票)第三章 軍令狀第一百七十九章 陪太子讀書第一百七十六章 新的世界格局第二十三章 魚龍舞第一百六十章 薛良的作曲能力第八百四十章 沒有底牌怎麼打第二百三十八章 楚狂下場第一百六十三章 魚躍此時海第四百三十一章 氾濫的超級英雄們第六百四十九章 西遊與洪荒的終極對決第二百六十六章 做人麼趣味第八百九十七章 請羨魚當形象大使
說幾句吧。第二百二十四章 拯救不開心第九百六十三章 磚家第九百三十八章 狼人殺誕生第五百二十六章 豬豬俠第四百一十三章 睡前小故事第九百六十六章 你當評委吧第七百八十九章 別開生面的粉絲見面會第五百五十八章 給費揚的歌第三百一十五章 被迫操作第一百九十七章 鳳凰不如蝦第二十章 他綠了我第八百三十七章 男主角都被人搶走了第八百六十九章 雄鷹展翅氣吞天下圖第三百一十一章 玩敘詭的心都髒第八十五章 這很林淵第十七章 不氣盛還叫年輕人麼第一百五十四章 我又好了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老男孩第四百零二章 蘇仙降臨第五百四十七章 你不要過來呀第九百一十七章 第二對國民情侶第五十六章 趣讀雜誌第五百四十六章 十年王者無人識,一朝瓜皮天下知第九百八十三章 宣傳片出來了第七百五十五章 殺的只剩劇名了第六百六十五章 上百人暈倒了第一百七十五章 殺青第九百九十三章 萬家燈火,難忘今宵第二十一章 王牌作曲人第一百九十一章 第四輛馬車第二百一十八章 震驚的讀者第四百一十四章 有楚狂就是了不起第一百五十四章 碾壓第五十五章 全死了第一百九十九章 同人大觸第三百二十九章 波洛火了第一百八十三章 你以爲我不敢氪第七百六十九章 恐怖沸騰第五百二十八章 最接地氣的超級英雄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有故事你有酒嗎第六百二十七章 新馬甲的名字第二百九十五章 頭號楚吹上線第六百五十章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第六十一章 鋼琴課第一千零二十章 羨魚的音樂小課堂第二百七十九章 風起之時第九百二十五章 先定一個小目標第四百二十二章 悲壯第八百零一章 七劍下天山第一百六十章 薛良的作曲能力第六百六十五章 上百人暈倒了第一千零六章 二胡第一百五十九章 桃李滿天下第三百五十八章 王者歸來第八百七十三章 李頌華不在第九百二十二章 激光走廊第六百三十四章 謝羨魚不殺之恩第七百零三章 部落與聯盟第七百一十九章 死火海第八百八十一章 武俠劇的熱潮第九百七十三章 億萬學生之敵第一百七十五章 殺青第七百零一章 送人頭行爲第四十章 版稅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類的本質是復讀機第七百章 決裂第六百八十九章 福爾摩斯迷的決心第九百九十五章 大師級鋼琴技術第五百三十章 救贖第三百章 大腿到哪裡都是大腿第九百九十八章 藍歌會第九百三十三章 題西林壁第一百四十二章 去拉個新單第二百二十三章 林代表是好人(100/1)第九百九十章 變臉與收視第一第六百三十二章 第三賽季的歌曲選擇第二百二十三章 林代表是好人(100/1)第三百六十二章 大鯊魚要來啦第七百一十二章 我們天下無敵第六百九十八章 他說他不接受第六百八十六章 夜的第七章第三百四十二章 影子的行業地位第九十一章 與全世界爲敵第七百三十八章 藍運薅神第一百七十三章 硝煙之始第三百四十六章 阿鼻地獄第八百二十七章 曲爹羨魚(求月票)第三章 軍令狀第一百七十九章 陪太子讀書第一百七十六章 新的世界格局第二十三章 魚龍舞第一百六十章 薛良的作曲能力第八百四十章 沒有底牌怎麼打第二百三十八章 楚狂下場第一百六十三章 魚躍此時海第四百三十一章 氾濫的超級英雄們第六百四十九章 西遊與洪荒的終極對決第二百六十六章 做人麼趣味第八百九十七章 請羨魚當形象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