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王者風範

小提琴項目的決賽即將開始。

直播間有人注意到,現場各洲核心教練組突然交頭接耳起來。

“那個男人要出手了。”

“小提琴比賽開始的時候我就知道了。”

“這麼多年一直保持低調,他拿出的作品應該很值得期待。”

“畢竟是當年敢拒絕中洲的傢伙。”

“阿比蓋爾應該很激動。”

“呵呵,阿比蓋爾一直把楊鍾明視爲頭號大敵。”

“不然你以爲,爲什麼中洲這次不派那幾個人出來帶隊,偏偏讓阿比蓋爾出來。”

……

中洲。

核心教練組。

第一主教練坐直了身體,輕聲開口道:“小提琴被譽爲樂器中的王子呢。”

“王子?”

很少說好的阿比蓋爾突然嗤笑一聲。

小提琴可不僅僅是樂器中的王子那麼簡單。

交響樂隊中。

小提琴是心臟!

而楊鍾明則是被曲爹圈稱爲“小提琴之王”!

可惜這次我沒寫小提琴作品,不然應該藉此機會,和你交手的。

眉角微微擡起。

阿比蓋爾轉頭看向了中洲核心教練組的方向。

……

各方反應中。

比賽已經開始。

經過激烈的角逐,三位選手脫穎而出。

這仨人分別是韓洲選手、中洲選手以及秦洲選手。

最後一輪。

韓洲選手率先演奏。

選手一曲結束,全場掌聲。

韓洲直播間。

解說員都站起來了:“非常優秀的表演!”

女解說激動的看向旁邊:“張教練怎麼評價?”

韓洲當嘉賓的主教練叫張鳴,此刻竟然也首次站了起來,滿臉的動容:

“天籟之音!”

這是他對本洲選手的評價:“這首曲子,方藝練習了無數遍,就連休息的時候,他都會做出拉這首曲子的動作,但集訓期間無數次訓練,沒有一次的效果,可以和剛剛這次相比……”

“要贏了?”

韓洲直播間的觀衆興奮起來!

而就在解說到正酣時,中洲選手開始了演奏。

才演奏到一半,韓洲主教練張鳴便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臉色蒼白無比!

“教練!”

兩位解說都慌了。

張鳴的嘴脣微微顫抖:“我們要輸了,不僅僅是演奏輸了,曲子也輸了……”

中洲啊。

太可怕了。

……

秦洲直播間。

林淵嘆了口氣道:“如果說韓洲選手的小提琴,達到了九十九分,那麼中洲這位選手,這輪表演就達到了一百分,這是大師級小提琴水平。”

“大師級?”

安宏震撼:“我聽說任何樂器,能達到大師級水平的,都一隻手數的過來……”

“是。”

林淵點點頭:“小提琴在樂器中,被譽爲交響樂心臟,也有人將之稱爲樂器中的王子,這是一門非常重要的樂器,無論什麼風格的作品,大多少不了這種樂器的襯托,但真正能到大師級水準的,據我所知整個藍星只有四人,兩個在中洲。”

“還有兩位呢?”

小米連忙追問一句。

林淵看向臺上:“第三位就坐在我們教練席,秦洲總教練,楊鍾明老師。”

楊鍾明!?

他不是曲爹嗎!?

曲爹竟然有大師級小提琴水平!?

這個消息外界並不知曉,楊鍾明低調的有些可怕。

“那第四位呢?”

安宏的心跳微微加速。

林淵看向臺上:“第四位就是我們秦洲選手李寅了,單論演奏水平,他不比中洲這位差。”

“所以……”

安宏的目光閃動:“在演奏者水平相等的情況下,即將決定這輪比賽勝負的是曲子本身?”

“嗯,我們贏了。”

林淵突然感到無比的輕鬆。

整個直播間都愣住了,要不要這麼毒奶啊,你咋不直接開香檳慶祝,秦洲選手還沒有開始演奏你就說他贏了?

“爲什麼?”

小米下意識問。

林淵好像覺得對方的問題很多餘:“我之前就說過了啊,我們總教練要出手。”

小米:“……”

這前後的邏輯關係呢?

楊鍾明出手,就意味着穩贏?

作爲羨魚的粉絲,小米知道楊鍾明過去每每評價羨魚時,都是不吝讚美之辭,她從來沒想到羨魚稱讚起楊鍾明,竟然更加過分!

……

中洲。

這邊是真想要開香檳慶祝了!

男解說笑道:“韓洲選手的表現真讓我捏了把汗,好在我們中洲技高一籌!”

“高的不止一籌!”

旁邊的女解說笑意盈盈:“幾個裁判都起身鼓掌了,這可不是一般的待遇哦。”

觀衆:

“這波穩了!”

“優勢在我們!”

“看來咱們又要多一枚金牌了。”

“不一定哦,萬一秦洲這位選手拿出羨魚的曲子呢?”

“羨魚來了也救不了他,我說的!”

“哈哈,這些樂器比賽,好像沒出現羨魚的作品,他應該不怎麼善於樂器創作。”

“咱們中洲趕緊也派個主教練來當嘉賓吧,就像秦洲直播間有羨魚坐鎮異樣,這倆解說太拉跨了,專業知識就是半吊子。”

這時。

舞臺上。

秦洲選手錶演了。

這首曲子的創作者,確實不是羨魚,而是楊鍾明!

曲子的名稱叫做,《回憶》。

“楊鍾明?”

女解說的臉色微變。

男解說也微微皺起了眉頭:“這是楊鍾明的曲子啊,楊鍾明是秦洲的總教練,這還是他的作品第一次出現在本屆藍樂會,不過我們的選手……”

言語間。

音樂已經響起。

男解說的聲音突然頓住。

女解說的呼吸則是漸漸急促起來。

小提琴的旋律中,整個直播間似乎都安靜了。

不知道是害怕冒犯了這份音樂的意境,還是其他原因呢?

好像有種力量。

讓人變安靜的力量,讓人下意識去體味,去享受的力量。

人們好像回憶起了很多往事,在腦海中如同白駒過隙雲煙拂掠。

……

林淵在閉上眼睛享受。

作爲主教練,林淵當然事先聽過了其他教練的作品。

包括總教練楊鍾明的作品。

林淵很確定,這首由楊鍾明創作的小提琴作品,完全可以比肩前世地球一些大佬的名作!

這是藍星頂級曲爹的實力。

驚豔!

震撼!

無論聽多少次,都能讓人沉迷!

哪怕是聽不懂小提琴的觀衆,突然聽到這樣的旋律,也難免會陷入樂器的魅力,以及作品營造的那種情緒中。

這是極致的典雅之美。

細膩陰柔、甘醇華麗、憂鬱神秘。

第二段旋律,樂章又過渡到陽剛之美。

渾厚深沉又圓潤明亮,裹挾着一股浩然大氣,偏偏又帶着一種溫暖的感覺。

真是讓人沉醉啊。

沉醉到這首曲子結束的時候,觀衆竟然有些不捨,像是意猶未盡,又像是悵然若失。

直到裁判的平均分,給到了前所未有的98分,全場纔回過神!

各洲都傻了!

現場觀衆尖叫!

“98!!!”

“這麼高的分數!?”

“新紀錄啊,這個分數!”

“可是……真的很好聽啊……我也說出哪裡好聽……就是忍不住享受……好像自己曾經在哪裡聽到過這樣的曲子一樣,莫名的感動。”

“明明曲子不燃,我卻感覺有點熱血沸騰了!”

“這就是秦洲總教練的實力嗎……”

“我都不知道這輪秦洲是怎麼贏的,卻對這個結果,產生不了絲毫的質疑!”

“那是因爲你們不懂小提琴……這首曲子,無敵了!”

“楊爹還是你楊爹!”

……

秦洲直播間。

彈幕同樣沸騰了!

大家終於理解了羨魚的信心來源……

“我們贏了?”

“這首曲子有什麼理由不贏!”

“楊鍾明太可怕了!”

“叫楊爹!”

“這哪裡是魚王朝啊,這是大秦王朝!”

“除了魚爹之外,楊爹也是猛的一塌糊塗!”

“這纔是楊爹的第一次出手,就直接石破天驚了!”

“最高分,太勇了!”

“我雖然聽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大家都知道楊鍾明強,但大家不知道楊鍾明這麼強,強到幾乎無懈可擊了!

……

中洲。

解說懵了!

觀衆也懵了!

大家還在思索秦洲總教練意味着什麼,轉頭就被這曲子給擊中了靈魂!

馬的!

誰說秦洲只有羨魚!?

楊鍾明這輪的表現簡直比羨魚還離譜!

這一首小提琴曲子,竟然直接拿了藍樂會四天來的最高分!

“服了!”

“演奏的非常完美,曲子更完美!”

“這段是真正的大師級表演,我感覺是藍樂會天花板了!”

“這樣的人,只有阿比蓋爾才能打敗吧?”

“阿比蓋爾老師一定沒問題!”

“但我們這輪輸了……”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人家的總教練都出手了,我之前還想着,爲什麼秦洲的總教練,不是最可怕的羨魚?”

“羨魚也可怕,但楊鍾明給人的感覺,不是恐怖,而是說不出來的感覺!”

“解說有毒!”

“奶誰誰死!”

“球球解說去奶對手吧!”

……

各洲教練組。

沒有人意外。

楊鍾明的取勝,似乎是所有曲爹的共識。

不過大家的臉上仍有驚駭。

“我怎麼感覺楊鍾明比當年更可怕了?”

“輕易不出手,出手必見血。”

“一擊必殺,一錘定音,這就是坐鎮中樞的秦洲主教練。”

“他的曲子,越來越中庸大氣了。”

“我開始期待中洲合併後的烽火和硝煙了。”

“阿比蓋爾想找楊鍾明覆仇可難了。”

“藍樂會大概會是楊鍾明走向大衆的標誌,他以前的曲子,在業內讚譽無數,但爲人實在是太低調了些,大衆對他實力的瞭解,還是不夠深。”

……

中洲。

阿比蓋爾的臉色有些潮紅!

他竟然有些興奮!?

是了。

就是這樣的楊鍾明,纔始終讓他念念不忘啊。

對於阿比蓋爾而言,擊敗這樣的對手纔有意思。

雖然對於中洲其他曲爹來說,楊鍾明的曲子宛如噩夢。

“這傢伙越來越不得了了。”

“這才一首而已,他參加藍樂會肯定準備了不止一首!”

“他必然會在關鍵處出手,一擊必殺。”

“現在只能祈禱他拿出的作品數量並不多,否則咱們有些項目就危險了。”

“楊鍾明那兒還有羨魚和陸盛。”

“咱們這個對手,還真有些不簡單呢。”

……

各方的結論都沒錯。

藍樂會是楊鍾明展示實力的最佳舞臺。

他第一次出手,便震撼了所有人,也讓所有人都明白爲什麼他纔是秦洲總教練!

成熟!

作品無比的成熟!

那是中庸的氣質!

就像王者,重劍無鋒,偏偏出手便是雷霆萬鈞!

韓洲直播間。

那位之前被中洲選手打擊的主教練張鳴開口:“告訴大家一個秘密,楊鍾明曾經和中洲總教練阿比蓋爾有過一次交手,這事兒只有業內人知道,外界並未傳揚。”

“結果呢?”

“阿比蓋爾認輸了。”

“嘶!”

韓洲解說倒吸冷氣!

彈幕滿屏都是感嘆號!

張鳴感慨道:“爲什麼都說楊鍾明恐怖呢,因爲音樂是有門檻的,像是小提琴,大家都能聽得懂小提琴嗎?”

搖了搖頭。

張鳴再度開口:“楊鍾明恐怖的地方在於,不管你懂不懂小提琴,他的小提琴作品,你都會忍不住去傾聽,進而由衷的喜歡,哪怕你不知道自己具體喜歡曲子中的什麼。”

……

秦洲直播間。

林淵也在和觀衆科普。

這個科普沒有人做過。

因爲這是系統給出的答案。

林淵相信系統的判斷,不僅僅因爲系統沒騙過他,更因爲他見識過。

今天。

林淵把這個答案,也告訴了觀衆,不管觀衆是否相信:

“楊鍾明老師的綜合作曲水平,在整個藍星,是可以排進前三的。”

彈幕炸了!

這句話出自羨魚之口,分量絕對不輕,再不相信的人,也要認真掂量掂量!

“認真的?”

“藍星前三?”

“雖然這首曲子確實很完美……”

“但前三的話……”

“那不是樂壇的金字塔?”

“誇張了吧?”

“後面楊爹還有作品的吧?”

“聽聽看就知道了!”

“要都有這個水平的話,前三好像真有門兒!”

有人不信。

認爲這只是林淵在給楊鍾明臉上貼金。

畢竟所有人都知道,楊鍾明和羨魚的關係好。

有人信了。

因爲剛剛那首曲子,也因爲楊鍾明以前那些爲數不多,卻在藍星廣爲流傳的作品。

“還是不信的話……”

林淵看向舞臺:“看看下一個比賽吧,我們已經贏了。”

……

下一個比賽是琵琶。

林淵本來有考慮過自己拿一首琵琶曲出來,穩一枚金牌。

聽了楊鍾明的曲子,林淵知道不必了。

事實也的確如此。

依然是決賽。

依然是楊鍾明的作品。

雖然琵琶和小提琴的屬性截然不同,雖然最擅長琵琶的是趙洲人。

但……

這位趙洲人最終只拿到了銀牌。

金牌由演奏楊鍾明作品的秦人獲得。

這一輪之後。

人們對楊鍾明有了更爲深刻的認知!

“太強了!”

“王者風範!”

“無法抵抗的強!”

“說實話,秦洲這位選手的琵琶水平是略遜於對手的,但架不住這首曲子牛啊!”

“差距很微小,曲子炸天了!”

“這首曲子我必須下載!”

“楊爹讓我感受到了琵琶的魅力,不愧是最經典的古典樂器之一!”

“我怎麼感覺楊爹有種王者氣度?”

“你這麼一說,魚爹好像是星芒的太子爺……”

“哈哈哈哈,又玩父子梗!”

“老黃曆了啊!”

這不是楊鍾明和羨魚第一次被玩父子梗了。

當年林淵和楊鍾明參加《我們的歌》,就經常有人炒cp。

這倆人的“父子梗”更是一度在網上很火。

其實。

對林淵而言,楊鍾明是他的老師。

林淵的歌曲來自系統,但屬於林淵自身的音樂知識,基本都是跟楊鍾明“人物卡”學來的。

這點外界並不知道。

不過藍星有句俗語說的是“師者爲父”,林淵倒是不介意網友開這類玩笑。

……

秦洲直播間。

安宏激動而雀躍:“今天已經收穫了兩枚金牌,接下來就是今天的最後一塊金牌了。”

“大提琴!”

女解說小米念出了項目。

林淵看了一眼,輕鬆的開口道:“贏了。”

好傢伙!

你又開始了!

安宏哭笑不得:“咱低調點。”

小米也是苦笑:“能說說理由嗎?”

林淵道:“因爲大提琴的決賽曲目剛好也是總教練的作品。”

是的。

林淵一語中的。

今日的最後一塊金牌由秦洲拿下。

作曲人:

楊!鍾!明!

楊鍾明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轟動藍星,展現出了無敵的統治力!

“王者風範!”

紅出血的彈幕漂浮!

今天的主角是楊鍾明!

詭異的是,還有一條彈幕也化爲了深紅色,點贊率高到爆表,因爲這倆字是:

“奶王!”

中洲解說奶誰誰死,這條魚奶了楊鍾明三局,結果卻是三局全勝,當之無愧的奶王,羨魚牌的純牛奶!

直播間內。

小米竟然興奮到當場獻唱:“我曾難自拔於世界之大……”

起風了。

第一百三十二章 思想者第六百五十二章 電視劇投資史上的最高記錄第五百零五章 結束(爲盟主柳神輕語加更)第六百零七章 愛麗絲夢遊仙境第一百九十五章 楚狂也喜歡吃蛋黃第六百九十四章 三位一體第二百八十七章 影視圈最強新人第七百九十六章 短篇之王第七百一十六章 瞧不起誰呢說幾句吧。第六百一十章 原來是有備而來第七百三十五章 我玩博客的第五十章 阿巴阿巴阿巴第二十章 他綠了我第一百二十八章 萬年老二第四十九章 寒假第九百五十六章 羨魚該吃藥了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樂壇佳話第一百三十九章 林代表第六百二十二章 史詩級尷尬現場第一百零二章 全魚宴第七百五十九章 匹諾曹第九百六十四章 詩詞大會第三百三十六章 靜夜思第四百七十九章 又來(爲盟主小迪歐愛看書加更)第一百零三章 新合同的分成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這是直播視頻還是恐怖片第四百七十八章 火力全開第三百三十六章 靜夜思第三十三章 陰陽怪氣第四百六十四章 排名公佈第九百二十一章 保護傘公司第七百八十八章穩住別浪第七章 劫後餘生第四百五十四章 給你打個預防針第三百二十章 讓人淪陷的劇本第三十一章 都得死第一百二十六章 開箱第五百三十章 救贖第二百三十五章 下一部電影第五百七十四章 給星芒餵飯第七百零五章 我撞南牆不回頭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老男孩第四百四十六章 現場演唱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公平的戰鬥第九百二十九章 各大景區紛紛邀請楚狂做客第三百七十八章 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第七百三十四章 丫的還有第二百三十五章 下一部電影第三百二十九章 波洛火了第一百四十八章 雷霆娛樂第九百九十三章 萬家燈火,難忘今宵第二百五十七章 春節晚會的歌曲第九百五十九章 太極拳第三百八十四章 它比人的演技還好第七百九十七章 撞衫不可怕,誰醜誰尷尬第二百九十九章 愚弄第一百七十五章 有事燒紙第七百三十五章 我玩博客的第八百三十章 寶蓮燈播出第六百三十六章 大波殭屍即將出現第五百零八章 這還怎麼比第五百三十一章 平民英雄第二百八十四章 亂殺第三百八十三章 葉紅魚第九百一十六章 一見楊過誤終身第十九章 電話第一百一十八章 風向標第三百四十三章 換個馬甲比第八百零九章 魚王朝闖入婚禮現場第一百六十章 薛良的作曲能力第七百二十七章 只能拿第二了第八百二十七章 曲爹羨魚(求月票)第五百八十四章 出人意料的結果第四百三十八章 嗓音恢復了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癢第八十三章 時間足夠了第四章 工具人第八百六十七章 五幅畫第九百八十九章 下面是見證奇蹟的時刻第一百三十八章 臨別第八百三十章 寶蓮燈播出第一百三十六章 口罩和墨鏡是明星標配第八百二十八章 舉世同欽第八百二十八章 舉世同欽第九百五十四章 心跳遊戲第二百五十八章 楚洲特色第三百一十三章 冷光先生是隻猴子第六百一十四章 紅皇后與白皇后第八百二十七章 曲爹羨魚(求月票)第九百八十六章 被一網打盡的主持人第四百九十六章 真香第二百九十五章 頭號楚吹上線第六百四十九章 西遊與洪荒的終極對決第一百零七章 這就是傳說中的團寵嗎第八百五十九章 音樂盛典(中)第二十章 他綠了我第七百六十一章 我就是那個傻子第四百零八章 悲催的楚人第三十六章 編輯部的故事
第一百三十二章 思想者第六百五十二章 電視劇投資史上的最高記錄第五百零五章 結束(爲盟主柳神輕語加更)第六百零七章 愛麗絲夢遊仙境第一百九十五章 楚狂也喜歡吃蛋黃第六百九十四章 三位一體第二百八十七章 影視圈最強新人第七百九十六章 短篇之王第七百一十六章 瞧不起誰呢說幾句吧。第六百一十章 原來是有備而來第七百三十五章 我玩博客的第五十章 阿巴阿巴阿巴第二十章 他綠了我第一百二十八章 萬年老二第四十九章 寒假第九百五十六章 羨魚該吃藥了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樂壇佳話第一百三十九章 林代表第六百二十二章 史詩級尷尬現場第一百零二章 全魚宴第七百五十九章 匹諾曹第九百六十四章 詩詞大會第三百三十六章 靜夜思第四百七十九章 又來(爲盟主小迪歐愛看書加更)第一百零三章 新合同的分成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這是直播視頻還是恐怖片第四百七十八章 火力全開第三百三十六章 靜夜思第三十三章 陰陽怪氣第四百六十四章 排名公佈第九百二十一章 保護傘公司第七百八十八章穩住別浪第七章 劫後餘生第四百五十四章 給你打個預防針第三百二十章 讓人淪陷的劇本第三十一章 都得死第一百二十六章 開箱第五百三十章 救贖第二百三十五章 下一部電影第五百七十四章 給星芒餵飯第七百零五章 我撞南牆不回頭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老男孩第四百四十六章 現場演唱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公平的戰鬥第九百二十九章 各大景區紛紛邀請楚狂做客第三百七十八章 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第七百三十四章 丫的還有第二百三十五章 下一部電影第三百二十九章 波洛火了第一百四十八章 雷霆娛樂第九百九十三章 萬家燈火,難忘今宵第二百五十七章 春節晚會的歌曲第九百五十九章 太極拳第三百八十四章 它比人的演技還好第七百九十七章 撞衫不可怕,誰醜誰尷尬第二百九十九章 愚弄第一百七十五章 有事燒紙第七百三十五章 我玩博客的第八百三十章 寶蓮燈播出第六百三十六章 大波殭屍即將出現第五百零八章 這還怎麼比第五百三十一章 平民英雄第二百八十四章 亂殺第三百八十三章 葉紅魚第九百一十六章 一見楊過誤終身第十九章 電話第一百一十八章 風向標第三百四十三章 換個馬甲比第八百零九章 魚王朝闖入婚禮現場第一百六十章 薛良的作曲能力第七百二十七章 只能拿第二了第八百二十七章 曲爹羨魚(求月票)第五百八十四章 出人意料的結果第四百三十八章 嗓音恢復了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癢第八十三章 時間足夠了第四章 工具人第八百六十七章 五幅畫第九百八十九章 下面是見證奇蹟的時刻第一百三十八章 臨別第八百三十章 寶蓮燈播出第一百三十六章 口罩和墨鏡是明星標配第八百二十八章 舉世同欽第八百二十八章 舉世同欽第九百五十四章 心跳遊戲第二百五十八章 楚洲特色第三百一十三章 冷光先生是隻猴子第六百一十四章 紅皇后與白皇后第八百二十七章 曲爹羨魚(求月票)第九百八十六章 被一網打盡的主持人第四百九十六章 真香第二百九十五章 頭號楚吹上線第六百四十九章 西遊與洪荒的終極對決第一百零七章 這就是傳說中的團寵嗎第八百五十九章 音樂盛典(中)第二十章 他綠了我第七百六十一章 我就是那個傻子第四百零八章 悲催的楚人第三十六章 編輯部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