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一個人的啦啦隊

和之前在直播間唱歌碾壓選手不同,其實林淵的樂器演奏水平並沒有比選手更厲害。

然而。

林淵今天在直播間造成的震撼,卻絲毫不比昨天要小,其背後所代表的意義甚至更加恐怖!

琵琶手會彈鋼琴嗎?

鋼琴師會拉小提琴嗎?

小提琴手會打架子鼓嗎?

或許有的演奏者也精通不止一項樂器,但絕對沒有人可以像林淵這樣同時精通這麼多樂器,彷彿行走的樂器百科全書!

當晚!

羨魚今日直播的視頻便再次於網上迅速流傳開了,無數看完直播的人都在轉發。

……

電腦前。

手機前。

很多沒有選擇看羨魚直播,仍然堅守在本洲直播間的各洲網友注意到這些視頻後紛紛點開,結果一張張臉全部呆滯!

“曰!”

“他怎麼啥都會!”

“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

“早知道我就去看羨魚直播了,和羨魚這些表現一比,我們直播間解說的什麼鬼玩意兒!”

“比賽都沒這個帶勁!”

“羨魚今天重新定義了什麼叫【略知一二】!”

“你說他裝吧,明明他低調極了,你說他低調吧,這玩意能叫低調?”

……

另一邊。

有人把羨魚的直播視頻,再次搬運到了中洲。

看完視頻,中洲網友再度傻眼,看着直播間的那道修長身影,發出此起彼伏的驚呼聲!

“我的親孃呦!”

“一個人的腦海中,怎麼裝得下這麼多樂器?”

“我們中洲有個高手,據說什麼武器都能耍的虎虎生風,所以被稱爲武器大師,秦洲這條魚的表現算是樂壇版【武器大師】麼?”

“魚爹可以直接去申請藍星記錄了吧,世界上還有人比他懂的樂器更多?”

“魚爹是從孃胎裡就開始學樂器了?”

“這個秦人真是瞭解越深越讓人覺得可怕,這麼可怕的人,爲什麼不是我們中洲的!?”

……

與此同時!

媒體也被震驚了!

各洲的相關新聞直接滿天飛!

《秦洲直播間收視爆表!》

《羨魚,當今世界的樂器之神!?》

《羨魚:一本行走的樂器知識百科全書!》

《羨魚狂秀十八般樂器,直播再度震驚各洲!》

《史上最年輕曲爹?或許還應該稱他爲樂壇精通樂器最多的人!》

《藍樂會隱藏最深的boss!》

《世界上還有這個年輕曲爹不會的樂器嗎?》

……

羨魚!

羨魚!

還是羨魚!

各洲隨處可見羨魚的新聞。

不知道的還以爲羨魚也是選手呢。

這特麼可是藍樂會啊,各洲新聞的主角,難道不應該是那些在賽場上奮戰的選手嗎?

好吧。

媒體當然不會忘了報道比賽相關新聞。

像是哪些選手淘汰那些選手晉級,都得到了各洲媒體的宣傳報道,只是這些報道的版面,明顯被羨魚的新聞給壓制了。

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羨魚的直播確實離譜,新聞效果拉滿;

第二個原因則是和賽制有關,今天各大項目很多隻進行了初賽,有些進行到了複賽,但沒有任何項目進入決賽,所以沒有金牌誕生,話題熱度自然就差了點意思,明天大家最關注的就是金牌了。

……

會議室。

秦洲核心教練組又在開會,結果林淵一進門就被無數目光包圍,顯然大家都知道了直播的事。

“你到底會多少種樂器?”

楊鍾明都忍不住開口詢問林淵了。

林淵道:“基本都會點,但博而不精。”

衆人無語!

好一個博而不精!

你還想怎麼“精”啊?

難道要把每種樂器都練到大師級!?

“妖孽啊。”

陸盛的嘴角在抽搐,他擔任第二主教練真是一點都不冤!

五分鐘後。

結束羨魚的話題。

大家終於討論到了明天的比賽。

說到比賽,衆人臉色嚴肅起來,明天一共有六場決賽,六場決賽意味着六塊金牌。

金牌榜上。

雖然秦洲勢頭極盛,排名第二,但金牌數其實要比中洲少很多。

要知道中洲目前足足掌握七塊金牌,相比之下秦洲卻只有三塊,翻個倍都沒人家多。

對手可是中洲啊!

大家肩上的壓力依舊沉重。

秦洲核心教練組顯然並不滿足於當前的成績,對於楊鍾明和林淵以及陸盛等人來說,壓制秦齊楚燕韓趙魏中的另外六洲,本就是音樂之鄉應該做到的事情,大家心中真正的敵人還是中洲!

……

會議結束後。

衆人各自回去休息。

楊鍾明突然喊住了林淵:“明天還是你解說。”

藍樂會的比賽一旦開始,其實教練們能做的並不多,哪怕羨魚也是如此。

楊鍾明乾脆就讓林淵待在最適合他的位置上。

解說員!

實在是羨魚太好用了!

簡直是場外干擾對手的神器!

隨着羨魚在直播間震撼人心的表現,其他洲的某部分選手,心態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影響。

尤其是那些歌手。

那些歌手在比賽的同時,會捫心自問一句:

就算我真的拿下了這個冠軍,就意味着我是藍星最擅長這個項目的人嗎?

換句話說:

如果那條魚也參加了比賽,我還能拿冠軍嗎?

答案是很多選手都不願意面對的,因爲有個無冕之王一直在直播間盯着自己,對方很可能正在用碾壓自己賽場表現的方式進行着解說。

秦洲選手就不會這麼想。

因爲秦洲選手在特訓期間已經被羨魚虐出陰影了,內心就沒覺得自己有多了不起,甚至於連看對手的眼神都充滿着自信:

呵呵,你能有多牛嗶啊?

我們的大魔王只是沒上場而已。

就算你贏了,也不過是山中無老虎。

雖然這種場外干擾,會逐漸隨着比賽的進行而越來越小,且對某些項目的選手無效,但哪怕沒有干擾效果,羨魚坐在直播間能夠提升秦洲士氣,卻是不爭的事實!

士氣很重要!

羨魚一個人就可以組成屬於秦洲的最強啦啦隊,可以鼓舞秦洲觀衆的心,也能鼓舞選手的心!

……

第四日。

林淵在賽場上亮了個相便直接前往直播間。

注意到他的身影,各洲教練組幾乎不約而同的嘴角抽搐。

有毒!

這個妖孽又去解說了!

羨魚的樂器直播,各大教練組當然也看了。

看完後。

各洲教練紛紛懷疑人生。

這貨是怎麼做到學習那麼多樂器,竟然還能成爲曲爹的?

學習樂器怎麼沒有把他的時間給耽誤掉,這傢伙的精力沒有極限嗎?

……

解說間。

今天還是安宏和小米和林淵配合。

今天的第一場比賽,是貝斯組的比賽。

貝斯組的初選和複賽昨天就比完了,有六個人進入決賽。

兩個中洲選手,兩個秦洲選手,還有一個楚洲選手,以及一個燕洲選手。

昨天賽制調整後。

各大項目的決賽晉級名額變多了。

現在每個項目的每個人都有兩次表演機會。

這就可以讓選手們有了彌補第一輪失誤的機會。

有足夠實力的,哪怕偶爾發揮失誤,最終還是有希望晉級。

不過。

和昨天的氣勢如虹不同。

今天的開局似乎不太順利。

兩個秦洲選手一塊金牌沒拿到。

中洲選手則是再次表現出了壓制力,成功拿到了這一輪的金牌!

“可惜了!”

“中洲又多了一枚金牌!”

“誒,你們秦人已經很幸福了,這都第四天了,我們楚洲還是一塊兒金牌都沒拿到。”

“說的好像我們燕洲有金牌一樣。”

“最慘的不是我們趙洲麼,沒有金牌也就算了,銀牌和銅牌都沒拿幾個。”

比賽四天了。

有三個洲還沒開葷。

因爲中洲和秦洲太猛了,拿走了大多數的獎牌。

尤其是中洲,哪怕有局部失利,且被羨魚嚇的夠嗆,總金牌數量依舊是碾壓其他洲。

一時間。

各洲都在訴苦。

這一幕其實挺魔幻的,明明各洲都有直播,一羣人偏偏要跑到秦洲直播間開訴苦大會。

……

中洲。

直播間內一片歡呼!

“好樣的!”

“這幾天被羨魚嚇死了,差點忘了咱們中洲到底有多強大!”

“咱之前是被羨魚搞崩了心態。”

“其實局部失利不算什麼,藍樂會還是要看總成績!”

“仔細想想,秦洲雖然比我們想象中的厲害點,但好像也就一個魚王朝站出來了,其他人遇到咱們還是不夠看。”

“我不信羨魚還能一個人碾壓我們中洲?”

“八塊金牌了!”

“按照這個趨勢下去,咱們中洲必勝!”

中洲人的信心回來了!

金牌數量是他們的底氣!

羨魚再恐怖又如何?

藍樂會不是一個人的比賽!

藍樂會比的,是各大洲的音樂底蘊!

這條魚再怎麼妖孽,又能幫秦洲拿下幾枚金牌?

……

貝斯結束後。

架子鼓決賽。

秦洲選手拿下了一枚銅牌。

不過對於秦洲而言,也有一個好消息,那就是架子鼓金牌中洲也沒有拿到,只拿到了銀牌。

燕洲拿到了金牌!

這可把燕洲人興奮壞了,一條條彈幕都在慶祝!

林淵都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恭喜我們燕洲的朋友拿下首金,非常精彩的表演!”

這是燕洲的第一枚金牌,確實很不容易,這個奪冠選手也值得尊重,明明第一輪沒發揮好,第二輪卻憑藉驚人的表現逆轉比賽,宛如奇蹟般的反殺了那個強大的中洲選手!

“魚爹客氣!”

“哈哈哈哈哈,格局!”

“瞧瞧魚爹這格局,這直播我沒白看!”

這時。

直播間的其他洲觀衆竟然也開始發出恭喜:

“齊洲人民發來賀電!”

“楚洲人民發來賀電,現在只剩下咱們和趙洲兄弟沒有金牌了。”

“趙洲人表示太難了,不過還是恭喜燕洲!”

“韓人爲你們道賀!”

“謝謝,謝謝!”

安宏看着這些和諧的彈幕,忍不住轉頭看了看林淵,內心泛起一絲異樣。

很難想象。

在藍樂會期間,會有這樣一個直播間,各洲網友彼此鼓勵互相打氣。

明明各洲都是對手。

而羨魚是這一幕的始作俑者。

藍運會喜歡宣傳什麼“藍運精神”。

或許這一幕可以算作是“藍樂精神”吧。

嗯。

中洲除外。

無論哪洲似乎都對中洲沒有好感,並非因爲中洲太強,而是中洲人向來傲慢的大衆形象。

……

中洲人當然不在乎這些。

拿到銀牌其實中洲並沒有太失落。

中洲的男解說員笑道:“這一輪我們雖然錯失金牌,但秦洲同樣也沒有拿到金牌。”

“是的。”

女解說員跟着笑道:“其他洲就算拿到金牌,對我們也產生不了任何威脅,雖然就算秦洲拿了這枚金牌也對我們產生不了威脅。”

“主要是那條魚。”

男解說道:“真的有點可怕。”

這幾天的比賽下來,中洲人也承認羨魚的可怕。

很微妙。

今天無論中洲還是秦洲,發現對方沒能拿下金牌後,竟然都鬆了口氣一般。

這意味着:

中洲已經開始正視秦洲這個對手了。

……

今天的第三項決賽是古箏。

趙洲拿下了金牌!

魏洲拿下了銀牌!

秦洲拿下了銅牌!

中洲這次稍微有點不爽了。

他們竟然一塊獎牌都沒拿到!

雖然秦洲也沒拿到金牌,但好歹也拿了個銅牌,這玩意兒同樣是有榜單的!

“恭喜趙洲!”

這次安宏也學着林淵,和其他洲觀衆進行互動:“據說趙洲人對古典樂器很有研究,今天一看果然如此,無論古代樂器,還是古詩詞……”

誒?

安宏突然意識到不對。

趙洲古詩詞,不是被直播間某人碾壓了?

各洲觀衆都樂了。

“說呀!”

“怎麼不繼續說下去?”

“趙洲的古詩詞不好嗎?”

“哈哈哈哈哈,安宏遭遇職業危機!”

“趙洲人表示,這事兒咱們認,魚爹的古詩詞確實冠絕古今!”

“就是,咱們趙洲人可沒有否認魚爹的強大。”

“我趙洲人,還買了《羨魚詩詞集》呢!”

趙人並不介意。

這可是他們的首金!

和首金比起來,詩詞被羨魚碾壓的事情先放下好了。

女解說小米莞爾一笑:“好不容易不聊音樂了,怎麼又繞到魚爹頭上了?”

林淵沒說話。

他在想,秦洲是不是該拿一塊金牌了?

幾個比賽過去。

秦洲還沒有開張呢。

……

直播間歡快的氣氛中,各洲迎來了新的比賽!

wωw ¤Tтkд n ¤C○

小提琴!

林淵終於露出了笑容。

安宏注意到了林淵的笑容,心中一動:“羨魚老師對這場比賽怎麼看?”

“這一輪……”

林淵的眼睛微微眯起:“我們秦洲的總教練要出手了。”

總教練?

楊鍾明!?

直播間陡然熱鬧起來!

秦洲頭部曲爹的實力非常強,有明面實力排名極高的陸盛,還有讓中洲人都心顫的羨魚!

然而。

無論羨魚和陸盛有多強,秦洲的總教練,仍然是楊鍾明!

爲什麼?

只是因爲楊鍾明資歷深?

只是因爲楊鍾明比羨魚和陸盛更早成名?

只是因爲楊鍾明曾經在諸神之戰中贏過羨魚一次?

——————

ps:大家早點睡,莫要修仙,污白繼續寫

第九百零四章 楚狂好起來了(第三更)第七百六十五章 少年派來了第九百五十九章 太極拳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第一輪大戰落下帷幕第一百二十八章 萬年老二第六百四十七章 十萬觀衆第二百二十七章 這部電影有點猛第四百四十七章 綜藝黑洞第六百八十五章老賊的陰險與狡詐第九百三十八章 狼人殺誕生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真正的十面埋伏第四百二十章 還有誰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火星救援第六百五十五章 楚狂和影子也會來看演唱會第三百六十七章 臥薪嚐膽第一百八十一章 易成功第一百九十五章 楚狂也喜歡吃蛋黃第三百七十五章 保護我方一線歌手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我,機器人第四百六十三章 風雨雪第一千零七章 二泉映月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藍星作家權勢榜第五百三十一章 平民英雄第七百一十一章 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第九百零一章 世間始終你好(第四更)第九百八十五章 他們憑什麼這麼有錢啊第五百三十七章 作曲人的優先級第三十九章 工具人的自我修養第七百七十四章 蝶戀花第九十一章 與全世界爲敵第六百四十九章 西遊與洪荒的終極對決第七百三十七章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第五百一十三章 變了(爲盟主只如初見斌仔加更)第八百三十四章 人生長恨水長東第五百六十三章 論楚狂成爲至高神的難度第五百一十九章 發光(爲白銀盟主幻羽加更)第十一章 你看我還有機會嗎第一百九十七章 鳳凰不如蝦第九百零五章 他眼裡沒有了光第七百章 決裂第五百七十章 解讀(爲盟主夢胤風月加更)牙疼了一夜沒睡,無法張嘴第五百二十七章 宮斗大戲第四百七十九章 又來(爲盟主小迪歐愛看書加更)第二百八十章 反轉第三百六十六章 這也能開到我第五百一十三章 變了(爲盟主只如初見斌仔加更)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大人小孩齊圍觀第九百五十一章 彩虹屁第七百八十二章 畫展(上)第三百九十七章 頂級作詞人霓虹舞第六百二十八章 這特麼寫的什麼破玩意第1320章 爲新王的誕生獻上禮炮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那條魚終於被薅禿了第九百六十一章 有高人相助第五百三十九章 只選對的不選貴的第二百五十二章 男主角的人選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晉升十二名第二百八十四章 亂殺第七百一十七章 一人即是聯盟第五百六十二章 劍指至高神第七百三十九章 運動競技類動畫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王者風範第八百零三章 楚狂楚狂楚狂楚狂楚狂楚狂楚狂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你有一雙和你媽媽一樣的眼睛第九百一十五章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學名:恐魚症第九百一十六章 一見楊過誤終身第六百一十三章 楚狂之下,衆生平等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位卑未敢忘憂國第一百二十章 光芒萬丈第一百三十八章 臨別第四十七章 夢幻聯動第三百六十四章 兩首歌的聯繫(月底求月票)第六百六十九章 我的大刀已經飢渴難耐了第七百一十七章 一人即是聯盟第三百八十章 你是小師妹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從哪裡開始就在哪裡結束第八百五十三章 生產隊的驢都不敢這麼工作第六百六十七章 致愛麗絲第九百六十五章 廬山論劍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羅素第二百八十二章 無限反轉第四百六十章 職業級第九百八十三章 宣傳片出來了第一百八十三章 你以爲我不敢氪第一百一十四章 百強第三百三十二章 寶箱四連抽第八百七十七章 直播玩絕地求生(下)第七百三十九章 運動競技類動畫第二百一十八章 震驚的讀者第七百九十六章 短篇之王第八十章 高級作曲人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癢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起風了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史上最強挽尊第一百八十四章 莫名其妙的好笑第三百七十五章 保護我方一線歌手第二百八十二章 無限反轉第二百六十二章 曲爹的標準
第九百零四章 楚狂好起來了(第三更)第七百六十五章 少年派來了第九百五十九章 太極拳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第一輪大戰落下帷幕第一百二十八章 萬年老二第六百四十七章 十萬觀衆第二百二十七章 這部電影有點猛第四百四十七章 綜藝黑洞第六百八十五章老賊的陰險與狡詐第九百三十八章 狼人殺誕生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真正的十面埋伏第四百二十章 還有誰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火星救援第六百五十五章 楚狂和影子也會來看演唱會第三百六十七章 臥薪嚐膽第一百八十一章 易成功第一百九十五章 楚狂也喜歡吃蛋黃第三百七十五章 保護我方一線歌手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我,機器人第四百六十三章 風雨雪第一千零七章 二泉映月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藍星作家權勢榜第五百三十一章 平民英雄第七百一十一章 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第九百零一章 世間始終你好(第四更)第九百八十五章 他們憑什麼這麼有錢啊第五百三十七章 作曲人的優先級第三十九章 工具人的自我修養第七百七十四章 蝶戀花第九十一章 與全世界爲敵第六百四十九章 西遊與洪荒的終極對決第七百三十七章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第五百一十三章 變了(爲盟主只如初見斌仔加更)第八百三十四章 人生長恨水長東第五百六十三章 論楚狂成爲至高神的難度第五百一十九章 發光(爲白銀盟主幻羽加更)第十一章 你看我還有機會嗎第一百九十七章 鳳凰不如蝦第九百零五章 他眼裡沒有了光第七百章 決裂第五百七十章 解讀(爲盟主夢胤風月加更)牙疼了一夜沒睡,無法張嘴第五百二十七章 宮斗大戲第四百七十九章 又來(爲盟主小迪歐愛看書加更)第二百八十章 反轉第三百六十六章 這也能開到我第五百一十三章 變了(爲盟主只如初見斌仔加更)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大人小孩齊圍觀第九百五十一章 彩虹屁第七百八十二章 畫展(上)第三百九十七章 頂級作詞人霓虹舞第六百二十八章 這特麼寫的什麼破玩意第1320章 爲新王的誕生獻上禮炮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那條魚終於被薅禿了第九百六十一章 有高人相助第五百三十九章 只選對的不選貴的第二百五十二章 男主角的人選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晉升十二名第二百八十四章 亂殺第七百一十七章 一人即是聯盟第五百六十二章 劍指至高神第七百三十九章 運動競技類動畫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王者風範第八百零三章 楚狂楚狂楚狂楚狂楚狂楚狂楚狂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你有一雙和你媽媽一樣的眼睛第九百一十五章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學名:恐魚症第九百一十六章 一見楊過誤終身第六百一十三章 楚狂之下,衆生平等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位卑未敢忘憂國第一百二十章 光芒萬丈第一百三十八章 臨別第四十七章 夢幻聯動第三百六十四章 兩首歌的聯繫(月底求月票)第六百六十九章 我的大刀已經飢渴難耐了第七百一十七章 一人即是聯盟第三百八十章 你是小師妹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從哪裡開始就在哪裡結束第八百五十三章 生產隊的驢都不敢這麼工作第六百六十七章 致愛麗絲第九百六十五章 廬山論劍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羅素第二百八十二章 無限反轉第四百六十章 職業級第九百八十三章 宣傳片出來了第一百八十三章 你以爲我不敢氪第一百一十四章 百強第三百三十二章 寶箱四連抽第八百七十七章 直播玩絕地求生(下)第七百三十九章 運動競技類動畫第二百一十八章 震驚的讀者第七百九十六章 短篇之王第八十章 高級作曲人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癢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起風了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史上最強挽尊第一百八十四章 莫名其妙的好笑第三百七十五章 保護我方一線歌手第二百八十二章 無限反轉第二百六十二章 曲爹的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