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樂器之神

次日。

上午。

各大洲的核心教練團,帶着今天有比賽任務的選手們入場。

嗯?

作爲秦洲第一主教練的林淵,站在楊鍾明身後,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

奇怪。

難道是錯覺?

大家好像都在看我?

這當然不是林淵的錯覺,他作爲秦洲核心教練組的一員入場後,猶如磁石般直接牢牢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各洲觀衆!

各洲選手!

各洲教練!

幾乎所有人都表情複雜的盯着林淵,好像林淵纔是今天藍樂會的比賽主角一般!

“什麼情況?”

陸盛開口,感覺有些不自在,因爲他就站在林淵身後,可以強烈感受到這些目光。

帥哥就這麼受歡迎?

沒這個道理啊,明明昨天和前天入場時,也沒有這麼多目光關注羨魚啊。

“你沒看直播?”

後面的鄭晶突然開口,聲音同樣壓得很低,眼神異樣:“一會兒你可以看看咱們小魚兒在直播間都幹了些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

陸盛:?

陸盛的生活作息很規律,昨晚開完會就去睡了,並不知道羨魚的直播內容在藍星全網躥紅,眼下已經在各洲之間傳瘋了!

就連各洲選手內部!

就連各洲核心教練組!

都在傳閱羨魚的視頻!

中洲那位昨天還開口挑釁羨魚的主教練,今天直接把腦袋縮了起來,只是不時用餘光打量林淵。

這個怪物!

其他洲主教練就沒那麼扭捏了,有的是直接轉頭,明晃晃的盯着林淵,表情無比古怪,好像他臉上有花兒。

……

臺下。

現場觀衆毫無顧忌,一個個盯着林淵,交頭接耳的討論着,彼此神情不一:

“是羨魚!”

“你也看直播了?”

“看了,昨晚嚇尿了!”

“這貨簡直是喪心病狂!”

“可怕!”

“難怪人家是秦洲第一主教練!”

“魚王朝的皇帝,選手之上的無冕之王!”

“今天還是羨魚直播嗎?”

……

選手區域。

選手們也在心驚膽戰的討論,甚至有不同洲的競爭對手,也在彼此交流:

“都看直播了吧?”

“看了,看完心態崩了都!”

“你看我這黑眼圈!”

“昨天看了視頻,折騰了一小時才睡着!”

“被嚇的!”

“太能唱了!”

“我就怕我比賽的時候,他在後面解說!”

“今天應該不是他直播吧?”

……

五分鐘後。

各洲教練組入座。

林淵和楊鍾明打了聲招呼,然後起身。

頓時!

所有目光再度盯着林淵!

有些選手直接臉色都白了!

不是吧?

今天還是你解說?

那我今天在臺上拼命唱歌,你又準備在直播間,向觀衆演示如何坐在那輕鬆吊打我?

靠!

有人眼前一黑。

林淵已經跟着工作人員前往直播間。

昨天晚上楊鍾明就說好了,今天還是林淵直播!

……

秦洲直播間。

解說員都換人了。

男解說員變成了秦洲著名主持人安宏。

女解說叫小米,號稱秦洲第一美女主持人。

林淵進門前,彈幕都在討論小米。

林淵進門後,所有觀衆直接就變成了魚的形狀。

穿着涼快的女解說小米看到林淵後,發出一聲驚喜的尖叫,連忙起身跟林淵握手,那細腰彎的是特別低,以至於胸口某處橢圓形風光完全呈現在林淵眼前,人姑娘的聲音也特別嗲,把觀衆都聽酥了:

“魚爹好~”

林淵靜靜的點點頭。

旁邊的安宏露出笑容,也過來和林淵打招呼:“羨魚老師好久不見,歡迎來到秦洲直播間!”

“好久不見。”

林淵看到安宏不由得有些高興,見對方展開雙臂,也沒有拒絕,笑着和對方輕輕擁抱了一下。

噗嗤!

直播間笑噴了!

要不要這麼搞笑啊?

堂堂秦洲第一美女主持人,嬌滴滴的跟林淵打招呼,開口就是“魚爹”,那反應顯然是羨魚的狂熱粉絲。

而羨魚和對方握着手,臉上卻一點表情沒有。

到了安宏跟林淵打招呼,林淵不但笑了,還跟人擁抱了一下?

“注孤生!”

“這就是魚爹這麼強的原因?”

“我願稱你爲最強!”

“魚爹:女人只會影響我拔劍的速度!”

“小米要懷疑人生了,秦洲第一美女主持人,在魚爹面前一點存在感都沒有!”

“跟男主持人親密揮動,對女主持人愛答不理。”

“魚爹:女人,離我遠點!”

好吧。

其實是觀衆誤會了。

林淵不是不搭理小米,主要是不認識對方。

安宏不一樣啊,人家早就是林淵的老熟人了,擔任過《蒙面歌王》、《我們的歌》主持人,幾個月前還參與了秦洲春晚的錄製,和林淵有過很多交流與合作。

基於這個原因,纔會引發這戲劇性的一幕。

比賽還沒開始。

節目效果直接拉滿!

……

而在秦洲開啓直播的同時。

其他各洲也開啓了各自的直播。

直播間開通後。

各大洲習慣性看了眼直播間的收視率。

嘶!

當看到本洲直播間的收視率。

各大洲負責盯收視的工作人員突然倒吸一口涼氣,整個人都愣住了!

下一刻!

各洲直播間內。

驚慌的聲音此起彼伏!

“奇怪!”

“收視怎麼變低了?”

“昨天直播開場可比這個高多了!”

“今天的觀衆數量,好像只有昨天的三分之二?”

“爲什麼?”

“目前咱們洲就開了這麼一個直播間啊。”

“收視呢?”

“昨天那麼多的收視率,跑哪去了?”

“等等!”

“難道是?”

一個可怕的想法出現在各方腦海中。

各洲直播間的負責人,幾乎不約而同的打開了秦洲直播間,然後差點沒一口老血吐出來!

只見秦洲直播間。

密密麻麻的彈幕都是這種畫風:

“秦洲今天還是羨魚負責直播?”

“看來我沒找錯地方。”

“齊洲網友到這裡集合!”

“哈哈哈,有楚洲的小夥伴嘛?”

“嗷嗚!”

肯定是燕人來了。

只有燕洲人喜歡嗷嗚。

韓洲人也來了:“韓人慕名而來!”

趙人當然沒有缺席:“同慕名而來,看魚爹直播!”

就連一些在家門口舉辦比賽的魏人也放着自家直播不看,跑到了秦洲直播間。

這幫人還特麼爭先恐後的發彈幕尋找老鄉,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是魏人。

這一刻。

其他洲各大直播間的負責人,心態都崩了,崩的稀碎的那種!

尼瑪!

太丟人了!

叫我們情何以堪吶!

這些網友放着本洲直播不看,都特麼跑去秦人的直播間刷存在感了,這不是典型的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麼!

羨魚!

肯定是羨魚!

除了羨魚還有誰能讓各洲網友放着自家直播不看,都跑秦洲直播間來?

很顯然。

羨魚之前那些直播視頻的威力發酵了,大家都想看羨魚那喪心病狂的解說方式,以至於連本洲直播都失去了吸引力!

漲!

漲!

漲!

秦洲直播間的收視率從開播起,就直接漲爆了,輕鬆碾壓其他各洲的所有直播間!

……

安宏得知了消息。

他看着彈幕,笑眯眯道:“歡迎各大洲網友光臨我們秦洲直播間,我謹代表秦洲,向大家表示熱烈的歡迎!”

“歡迎!”

“都來了?”

“別客氣哈!”

“坐坐坐坐坐!”

“就當自己家一樣!”

“看比賽嘛,在哪不是看呢。”

秦人們一邊狂喜,一邊展現出待客之道,心裡別提多美了!

“歡迎!”

小米也很懂事,直接對着鏡頭比心,順便展示一下身材,頓時讓各洲網友狂呼刺激!

看看人家秦洲!

秦洲多會玩啊!

其他直播間都特麼一本正經的聊比賽,人家直接安排了性感美女解說,直播間各種眼球福利!

這趟是來對了!

接下來就看魚爹怎麼表演了!

各大洲網友們幾乎都是衝着這個來的,羨魚的解說太硬核了,精彩程度無與倫比,甚至有人覺得羨魚的解說,比賽事本身還要值得觀看!

……

很快!

直播開始!

安宏先對觀衆解釋了一下賽制的調整:“今天比賽的項目會很多,因爲輪次分開了,也就是今天進行各大項目的初賽以及複賽,這些項目的決賽可能要放到明天或者後天。”

網上有文藝協會的公告。

很多觀衆已經提前瞭解了規則。

聊完賽制變化,直播間開始了第一個賽事的直播,樂器組的比賽,大提琴登場。

“第一位登場的,是來自齊洲的選手。”

“這首曲子的創作者爲沐然,沐然是齊洲老牌曲爹了,非常擅長大提琴創作,而演奏的這位選手雖然不是齊洲第一大提琴手,但也相當厲害了……”

安宏很懂行,事先也做了很多功課。

要說他的專業程度肯定不能跟羨魚比,但主持過很多秦洲音樂節目,給觀衆解說沒問題。

哪怕女解說小米也不是純粹的花瓶,偶爾跟着插嘴,也能講出一些乾貨。

當然。

涉及到比較高深的專業分析,就需要羨魚這個主教練來解說了。

是以。

當第一位選手錶演完,小米立刻看向林淵,一幅憧憬迷戀的的模樣:

“魚爹怎麼看?”

“我眼中的大提琴,是樂器中的貴婦,其音色渾厚豐滿很適合一些抒情的旋律,表達深沉而複雜的感情……”

林淵開口了。

樂器中的貴婦?

林淵的解說角度很特別,而且通俗易懂,一下子就讓不瞭解大提琴的觀衆,對這項樂器大概有了一個概念。

觀衆樂了:

“很有意思的說法。”

“樂器中的貴婦,這解說角度簡直清奇,一下子就讓我對大提琴產生了濃烈的興趣。”

“我呸,你那是對大提琴感興趣?lsp!”

“不過……說好的演示一下呢?”

“魚爹怎麼改風格了?”

“這和昨天那些視頻不太一樣啊。”

“我可不僅僅是爲了看解說啊,主要是看你秀操作。”

“你們差不多得了啊,就好像曲爹未必就會唱歌一樣,魚爹懂大提琴卻未必會彈。”

“是的,魚爹最牛的還是他的歌喉,不是樂器什麼的。”

……

彈幕在討論。

安宏和小米看到這些討論,沒有搭理。

萬一羨魚老師不會彈大提琴,那豈不是很尷尬?

誰知道。

林淵也看到了這些彈幕。

挑了挑眉,林淵直接毫不避諱道:

“看到有很多觀衆讓我演示,那我就給大家隨便來一段吧。”

觀衆:???

安宏也是眼皮一跳!

出現了!

傳說中的“隨便來一段”!

旁邊的小米更是雙眸緊緊盯着羨魚,眼中的崇拜幾乎要溢出來了!

果然!

他會大提琴!

觀衆都被調動起情緒,直播間興奮起來:

“哈哈!”

“他來了!”

“他開始了!”

“名場面再現:隨便來一段!”

“看來魚爹會不少樂器嘛。”

“畢竟是曲爹,會點樂器不稀奇。”

“是我草率了。”

“有懂大提琴的嗎?”

“評價魚爹的大提琴什麼水平。”

“我懂!”

“我也懂,學了二十多年了!”

……

觀衆太多,臥虎藏龍,有很多專業人士!

而這裡是藍樂會的直播間,各種樂器可謂是一應俱全。

林淵這邊纔開口,工作人員就已經拿着紅色大提琴走了進來。

抱着大提琴。

林淵微微閉上眼睛,然後開始拉動琴絃,手法非常嫺熟,沒有絲毫的滯澀,一看就是老江湖。

頓時。

大提琴渾厚豐滿的聲音響起,深沉的旋律,縈繞在整個直播間。

三十秒。

林淵停了下來。

彈幕已經密密麻麻了!

“好聽!”

“臥槽!”

“這水平有點恐怖!”

“什麼水平?”

“我學習大提琴五年,可以很肯定的告訴大家,魚爹這水平幾乎是職業級水準!”

“真的假的?”

“千真萬確,我也可以作證!”

“這水平幾乎不比剛剛那個選手差了!”

“我怎麼就有點不敢相信呢?”

“這……”

安宏微微失神的看着林淵:“這是職業級啊。”

這句話既是誇獎林淵,也是向不懂大提琴的觀衆解釋。

“嗯。”

林淵點點頭:“水平比較一般,只有職業級。”

安宏:“……”

水平比較一般,只有職業級?

你聽聽啊,這尼瑪說的是人話嗎!?

你特麼當職業級大提琴手是大白菜啊!?

不愧是男神!

旁邊的小米看着林淵,跟西子捧心似的,恨不得當場以身相許。

轟隆!

直播間終於爆炸!

繼昨天羨魚展現出職業級中提琴之後,今天又秀了波職業級大提琴技術!

安宏的話沒人質疑!

當着這麼多觀衆的面如此評價,安宏不可能說假話,否則他的職業態度都會被質疑!

“這是什麼神仙!”

“等等!”

“我記得魚爹的鋼琴,好像也是職業級,很多曲爹都親口承認過這一點!”

“媽耶!”

“鋼琴,中提琴,大提琴全都是職業級?”

“什麼時候起,職業級選手,這麼不值錢了?”

“現在曲爹這麼內捲了嗎,懂理論還不夠,還特麼得達到職業級的演奏技術?”

“魚爹你這是不給演奏者活路啊!”

“要曲爹都像你這樣,那還有職業選手什麼事兒,直接你們曲爹自己上場比賽得了!”

這一刻。

秦洲直播間再度進入羨魚的節奏!

而對於今日的賽程來說,大提琴比賽,只是一個開始……

……

直播間內。

因爲今天輪次少了,所以項目多了,陸續幾個比較重要的比賽,都進行了直播!

貝斯……

古箏……

琵琶……

架子鼓……

小提琴……

今天主要就是樂器比賽!

每一項樂器,羨魚都向觀衆演示了一遍!

每一項樂器,羨魚都表現出了不俗的水平!

直播間!

觀衆要瘋了!

“這些主流樂器全部被羨魚玩轉,他一個人已經能夠支撐起一個樂隊了!”

“我的天!”

“太強了吧!”

“這就是曲爹!?”

“你可拉到吧,曲爹也做不到這種程度,這尼瑪是神仙!”

“我終於知道爲什麼羨魚能成爲藍星最年輕曲爹了,這樂器天賦簡直無敵了!”

“要說一個人同時會很多樂器不打緊,天才的學習能力比較強嘛,但每個樂器都有這麼高的水平就有點離譜了啊!”

“靠靠靠靠靠!”

“這些樂器太主流了,咱們樂器比賽能不能給力點,出個能難倒羨魚的樂器啊,我就不信他什麼樂器都會!”

“來個嗩吶!”

“你在開什麼玩笑,寫出《九兒》的羨魚不可能不會嗩吶,得出個更難的樂器才行!”

……

嗩吶?

林淵看到網友提到嗩吶,微笑着開口:“嗩吶這項樂器,我剛好也略知一二,大家要不要聽聽?”

聽你妹啊!

知道你牛掰了!

你吹個嗩吶像怎麼回事,想把我們都送走?

林淵可不管大家想不想聽,直接在直播間吹起了嗩吶,很喜慶的那種,節目效果再次拉滿。

……

就在這時。

今日最後一個比賽開始了。

這個比賽雖然也分屬樂器組,但形式很有意思,並不是單一樂器的比較,而是幾個小衆的樂器放在一起比,大概是這些樂器太冷門了,無法獨自形成比賽,不加入藍樂會又有些可惜吧,乾脆把它們全部湊到一起,搶奪一塊兒金牌。

觀衆眼睛亮了!

終於來點有難度的了!

大家的眼睛死死盯着全程秀樂器的羨魚!

熱門樂器你都會,那冷門樂器,總該有你不會的了吧?

……

很巧。

第一個選手用的樂器就很冷門,有些人甚至連聽都沒聽過:

尺八!

直播間觀衆看到這都興奮到不行,要的就是這種無敵冷門的樂器:

“哈哈!”

“尺八是什麼?”

“這個魚爹也略知一二?”

“你要連這個都會,我就算你厲害!”

“算你厲害可還行?”

“魚爹:難道我還不夠厲害?”

“不過這奇葩樂器也太冷門了吧?”

“魚爹終於遇到難題了,前面的樂器,都太大衆了,咱們現在玩點小衆的!”

……

討論還沒完呢。

林淵便找來了尺八。

在安宏的注視中,在小米的注視中,在所有觀衆的注視中,林淵緩緩的吹奏了起來。

安宏:“……”

小米:“……”

觀衆:“……”

這你都能“略知一二”?

這些觀衆好像被激起了好勝心!

……

五分鐘後。

觀衆又在喊話。

“這個樂器好像叫什麼胡笳,比尺八還冷門,你會嗎?”

“略知一二。”

這四個字是林淵的口頭禪,在直播間內說了不止一次,就好像他接下來這句話也說了無數次:“我給大家演示一下。”

觀衆懵了!

……

又過了十分鐘。

彈幕再度有人發出挑釁:

“牛角匏是什麼,魚爹認識嗎,這玩意兒也是樂器?”

“略知一二。”

林淵給大家科普了這個樂器:“牛角匏是藍星樂器家族中很有特色的一種吹管樂器,出自古代某漁獵民族,其音色含蓄清淡獨具韻味,這造型也挺別緻的,我給大家來一段。”

觀衆接着懵!

……

半小時後。

“你你你你你……你懂這個什麼……哦對,叫卡組,你懂卡組麼?”

“懂一點點,這叫卡祖笛,很有趣的樂器,它通過人聲哼唱發出的聲音,依靠自身的膜片和共鳴管的聲音放大,可以發出嘶啞的音色,給大家演示一下吧。”

觀衆無語了!

……

四十分鐘後。

“魚爹演示一下你略知一二的塔不拉鼓吧。”

“傳統的塔不拉鼓家族家一般席地而坐,低音鼓放在左邊,高音鼓放在右邊,鼓身下有布製成的墊子固定,雙手同時演奏,這位選手進行了改良,咱們條件有限,隨便演示一下吧。”

觀衆趴下了!

……

什麼都是“略知一二”!

什麼都能“演示一下”!

在羨魚輕鬆的語調中,主流樂器,非主流樂器,冷門樂器,甚至是大家聽都沒聽過的樂器,就沒有什麼是他不會的!

這個怪物!

觀衆徹底服了!

整個直播間都跪了!

林淵自己也有些感慨,其實這裡面有很多冷門樂器,他也是第一次接觸,但架不住自己曾經從系統那裡獲得過所有樂器都精通的獎勵啊,拿到這些樂器,他的腦海中就立刻出現了這些樂器的演奏方法,輕鬆就能駕馭。

“樂器之神!”

點贊最高的彈幕變成紅色,出現在直播間,而後無數觀衆都在狂刷“樂器之神”四個字!

比賽第三日。

羨魚直播依舊沸騰!

——————————

ps:推薦哥們新書《我於人間立仙朝》,非常非常好看,快去入坑吧!

第三百一十一章 玩敘詭的心都髒第四百六十二章 成了鋼琴專場第七百九十二章 淵火遊戲第六百二十二章 史詩級尷尬現場第四十八章 奶茶第七百三十二章 我要飛得更高第四百三十六章 學弟會發光牙疼了一夜沒睡,無法張嘴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們很相愛的第四百八十九章 撕(爲盟主小恐龍愛吃魚加更)第三百二十四章 反派男主角第五百九十章 大樂必易第五章 雷霆雨露第九百零八章 龍騎士第一百一十四章 百強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這是直播視頻還是恐怖片第七百二十七章 只能拿第二了第六百七十八章 董事長瘋了第五百四十四章 留下來第八百二十章 看人真準第三百一十六章 文鬥(小迪歐愛看書萌主加更)第三百九十七章 頂級作詞人霓虹舞第七百五十一章 喜聞樂見的黑化第七百一十一章 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第三百五十章 風靡全網的畫第八百六十一章 黃金寶箱開出的大寶貝第七百四十二章 漫畫第一人就可以爲所欲爲嗎第七百六十三章 魚王朝的第一位歌后誕生第七百六十五章 少年派來了第七百一十一章 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第四百七十四章 暴露(爲盟主緣在分離加更)第二百三十三章 全員工具人第五百一十九章 發光(爲白銀盟主幻羽加更)第四百七十五章 藍瘦(爲盟主道行僧加更)第二百八十三章 腦洞大爆炸第二百九十四章 一個人的火車站第三百三十四章 原來又是因爲敘詭第二百四十一章 食戟之靈第四十三章 真正的超新星第六百七十九章 羨魚打劫了董事長第四百一十七章 童話風暴(爲催更圈催更邀請函活動加更)第九百三十五章 絕跡江湖第六百三十七章 做音樂我重拳出擊,拍電影我唯唯諾諾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小小秦洲竟有如此天才第五十五章 全死了第八百六十一章 黃金寶箱開出的大寶貝第九百四十三章 意料之外的劇情發展第七百六十二章 阿刁第七百三十一章 這是什麼節奏第六百二十五章 雲宮迅音第三百五十八章 王者歸來第九百三十八章 狼人殺誕生第八百零二章 到底哪篇的作者是楚狂第八百一十五章 溫馨而暖心的治癒系劇本第三百七十六章 江葵的忐忑第三百八十七章 約定(爲盟主〔⌒◎⌒〕加更)第六百九十九章 全面封殺第三百零七章 第三個劇本第二十六章 新大腿第九百四十八章 曲爹給幼兒園上音樂課是一種什麼體驗第八百六十八章 天價套房第四百三十五章 蒙面沒問題第六百五十三章 十二連冠進度1/3第二百三十四章 投資回報率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的短篇要來了第三十七章 外旋發球第三百九十一章 版本不兼容第三百一十九章 忠犬八公第二百七十章 羨魚身份初曝光第七百三十二章 我要飛得更高第八百四十二章 別找茬第八百一十七章 只會心疼giegie第二十三章 魚龍舞第二百六十三章 百分之八十的勝率第七百三十三章 暴躁老哥在線打榜第一百零九章 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第六百三十七章 做音樂我重拳出擊,拍電影我唯唯諾諾第九百四十三章 意料之外的劇情發展第三百零二章 還有誰第二百一十九章 老開山怪了第一百二十七章 往火坑裡跳第六百四十七章 十萬觀衆第十五章 海豚音第七百九十七章 撞衫不可怕,誰醜誰尷尬第二百三十八章 楚狂下場第三百七十五章 保護我方一線歌手第三百二十四章 反派男主角第四十七章 夢幻聯動第八百九十八章 西湖火了(第一更)第二百九十九章 愚弄第八百三十九章 伊藤誠與鬆島雨第一百九十三章 魚子魚孫第六百零三章 沒空第四百三十四章 想唱歌的衝動第七百四十一章 沒有人比我更懂籃球第六百五十八章 再唱一遍《浮誇》第五百三十五章 我們的歌第六百零七章 愛麗絲夢遊仙境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起風了第三百九十三章 坑人者人恆坑之
第三百一十一章 玩敘詭的心都髒第四百六十二章 成了鋼琴專場第七百九十二章 淵火遊戲第六百二十二章 史詩級尷尬現場第四十八章 奶茶第七百三十二章 我要飛得更高第四百三十六章 學弟會發光牙疼了一夜沒睡,無法張嘴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們很相愛的第四百八十九章 撕(爲盟主小恐龍愛吃魚加更)第三百二十四章 反派男主角第五百九十章 大樂必易第五章 雷霆雨露第九百零八章 龍騎士第一百一十四章 百強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這是直播視頻還是恐怖片第七百二十七章 只能拿第二了第六百七十八章 董事長瘋了第五百四十四章 留下來第八百二十章 看人真準第三百一十六章 文鬥(小迪歐愛看書萌主加更)第三百九十七章 頂級作詞人霓虹舞第七百五十一章 喜聞樂見的黑化第七百一十一章 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第三百五十章 風靡全網的畫第八百六十一章 黃金寶箱開出的大寶貝第七百四十二章 漫畫第一人就可以爲所欲爲嗎第七百六十三章 魚王朝的第一位歌后誕生第七百六十五章 少年派來了第七百一十一章 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第四百七十四章 暴露(爲盟主緣在分離加更)第二百三十三章 全員工具人第五百一十九章 發光(爲白銀盟主幻羽加更)第四百七十五章 藍瘦(爲盟主道行僧加更)第二百八十三章 腦洞大爆炸第二百九十四章 一個人的火車站第三百三十四章 原來又是因爲敘詭第二百四十一章 食戟之靈第四十三章 真正的超新星第六百七十九章 羨魚打劫了董事長第四百一十七章 童話風暴(爲催更圈催更邀請函活動加更)第九百三十五章 絕跡江湖第六百三十七章 做音樂我重拳出擊,拍電影我唯唯諾諾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小小秦洲竟有如此天才第五十五章 全死了第八百六十一章 黃金寶箱開出的大寶貝第九百四十三章 意料之外的劇情發展第七百六十二章 阿刁第七百三十一章 這是什麼節奏第六百二十五章 雲宮迅音第三百五十八章 王者歸來第九百三十八章 狼人殺誕生第八百零二章 到底哪篇的作者是楚狂第八百一十五章 溫馨而暖心的治癒系劇本第三百七十六章 江葵的忐忑第三百八十七章 約定(爲盟主〔⌒◎⌒〕加更)第六百九十九章 全面封殺第三百零七章 第三個劇本第二十六章 新大腿第九百四十八章 曲爹給幼兒園上音樂課是一種什麼體驗第八百六十八章 天價套房第四百三十五章 蒙面沒問題第六百五十三章 十二連冠進度1/3第二百三十四章 投資回報率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的短篇要來了第三十七章 外旋發球第三百九十一章 版本不兼容第三百一十九章 忠犬八公第二百七十章 羨魚身份初曝光第七百三十二章 我要飛得更高第八百四十二章 別找茬第八百一十七章 只會心疼giegie第二十三章 魚龍舞第二百六十三章 百分之八十的勝率第七百三十三章 暴躁老哥在線打榜第一百零九章 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第六百三十七章 做音樂我重拳出擊,拍電影我唯唯諾諾第九百四十三章 意料之外的劇情發展第三百零二章 還有誰第二百一十九章 老開山怪了第一百二十七章 往火坑裡跳第六百四十七章 十萬觀衆第十五章 海豚音第七百九十七章 撞衫不可怕,誰醜誰尷尬第二百三十八章 楚狂下場第三百七十五章 保護我方一線歌手第三百二十四章 反派男主角第四十七章 夢幻聯動第八百九十八章 西湖火了(第一更)第二百九十九章 愚弄第八百三十九章 伊藤誠與鬆島雨第一百九十三章 魚子魚孫第六百零三章 沒空第四百三十四章 想唱歌的衝動第七百四十一章 沒有人比我更懂籃球第六百五十八章 再唱一遍《浮誇》第五百三十五章 我們的歌第六百零七章 愛麗絲夢遊仙境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起風了第三百九十三章 坑人者人恆坑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