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九兒我送你去遠方

江葵一步步邁向舞臺。

這一刻。

現場以及直播前的所有目光都盯着她。

網絡上。

無數人在討論着。

“江葵這輪凶多吉少了。”

“沒想到蘇娟竟然拿到了比賽以來的最高分!”

“其實就演唱來說,我更喜歡《赤伶》那種有故事性的歌曲,蘇娟唱的太過於炫技了,沒有其他的特點,就是簡單粗暴的飆高音。”

“可能評委喜歡高音吧。”

“流行音樂,不會太苛求其他,飆高音確實是流行音樂的制勝法寶之一,同時也是各種比賽裡屢試不爽的絕招之一。”

“反正我聽的很爽很過癮。”

“確實很過癮,高音酣暢淋漓!”

“雖然過程很曲折,但最後好像還是中洲笑到了最後,只能說不愧是中洲吧,他們已經拿下了六塊金牌,其他洲還一塊金牌都沒有呢。”

……

中洲。

觀衆一片興奮!

“可以開香檳慶祝了!”

“趙婉和丁寧,娟姐替你倆報仇了!”

“關鍵時候還得看娟姐!”

“雖然贏了很開心,但秦洲這個江葵,已經贏得了我的尊重。”

“沒錯,江葵算是雖敗猶榮了。”

“不僅僅江葵,趙盈鉻和夏繁也是非常強悍的對手,哪怕在我們中洲,也應該有一席之地!”

“難怪被封爲魚王朝。”

“雖然口氣還是非常大,但幾個外洲人能有這水平,確實算得上是王朝了,當然只能在外面稱得上王朝,在我們中洲還是差點意思。”

觀衆的信心越來越足!

蘇娟的分數,是目前的最高分!

江葵想要贏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打破目前的最高紀錄!

男解說笑道:“記錄是那麼容易破的?”

女解說跟着點頭:“這場比賽給我們提了個醒,這些外洲人,還是有點東西的。”

……

有點東西的江葵站在舞臺中央。

樂隊也準備就緒。

藍樂會這種級別的比賽,當然不會缺少現場樂隊,而且都是來自各洲的頂級樂隊。

不過因爲主角是歌手,所以樂隊的鏡頭很少。

鮮少有人看到,這支樂隊中,赫然有個神奇的樂器。

嗩吶?

別人可能忽略,蘇娟卻注意到了這個樂器。

她懷疑自己看錯了,不明白爲什麼這支樂隊中會有嗩吶這種陰間樂器的存在!

什麼樣的歌,才用的上嗩吶啊?

這個嗩吶選手,該不會是嗩吶比賽項目組的某個選手,走錯片場了吧?

這玩意兒幾乎不會在樂隊中出現。

因爲嗩吶太搶戲了!

樂器流氓的名號可不是開玩笑的!

嗩吶聲音一出,其他樂器都會被壓制的擡不起頭!

不像什麼鋼琴小提琴之類,怎麼合作都能輕鬆兼容配合,形成很好的混音效果,只有嗩吶不跟你講道理。

好吧。

沒有過於糾結這一點,蘇娟擡頭眼神怪異的盯着江葵,試圖從對方臉上看到慌張。

結果讓她失望了。

江葵似乎並不受自己的影響。

不愧是能讓自己拼命的對手,這份定力就不簡單。

其實蘇娟知道,論綜合實力自己不如江葵,但自己的高音太突出了,堪稱壓箱底絕招。

這招很好用。

剛好評委似乎喜歡高音,才讓她拿了這麼高的分數,這樣的情況下,蘇娟根本不相信江葵還能超越自己實現翻盤。

……

江葵閉目。

三秒鐘後。

江葵睜開眼睛,對着工作人員點點頭。

第一道樂器聲響起,赫然正是剛剛引起蘇娟注意的嗩吶!

觀衆嚇了一跳:

“嗩吶?”

“怎麼有這個樂器?”

“放在流行樂中好土氣啊!”

“嗩吶是我認爲最俗的樂器之一!”

“我覺得還挺好聽的。”

“旋律還行,但換成鋼琴啥的肯定更好聽。”

“在藍星很多地方習俗中,只有鄉下結婚或者死人才會用到這玩意兒。”

其實不僅僅在藍星。

哪怕是在天朝,嗩吶也一度被認爲是很土的樂器。

象徵着俗氣。

簡而言之就是逼格不高。

吹嗩吶的都是些民間愛好者或者收錢做紅白喜事的人。

而在嗩吶的聲音中。

舞臺大屏幕上突然出現了一片綠油油的高粱地,是偏寫實的動畫風格。

歌曲信息浮現在觀衆眼前。

歌名:九兒

作詞:羨魚

作曲:羨魚

演唱:江葵

高粱地一出來,鄉土氣息就跟着出來了,配合嗩吶,越發讓觀衆摸不着頭腦。

這是流行樂?

各大直播間的解說們,幾乎是下意識的皺眉:“這歌什麼情況?”

……

這歌什麼情況?

同樣的疑惑也出現在秦洲直播間。

如果這首歌不是羨魚創作,只怕和其他洲一樣,也會是滿屏幕對嗩吶出現的不解。

事實上已經有人打出了問號。

而林淵聽着這熟悉又有些親切的嗩吶聲,卻是用唏噓的聲音開口道:“跟大家講一個故事吧。”

香香和布丁愣了愣。

講故事?

林淵已經開始了他的講述:“從前有一個女孩叫九兒……”

因爲時代背景不同的原因,林淵很難把天朝土地孕育出的某些文學作品搬到藍星。

不過這並不意味着林淵毫無辦法。

當《九兒》這首歌出現,林淵準備把莫言筆下的那個故事,以簡略的方式講述出來,就穿插在江葵的歌聲中就好。

……

舞臺上。

嗩吶聲作爲前奏繼續。

屏幕中似乎有風兒吹過。

還未結果的綠色高粱彎下了腰。

江葵的聲音響了起來,輕柔通澈,偏偏又有奇異的厚重感:

“身邊的那片田野……”

“手邊的棗花兒香……”

“高粱熟來紅滿天……”

“九兒我送你去遠方……”

天朝人都知道這首歌和莫言的小說《紅高粱家族》有關,不過歌詞通篇沒寫書中的濃烈情感,也沒有提及其相關影視劇的劇情,甚至帶着點兒演唱者二創的意思,所以全靠歌者用演唱來闡述這首歌的意境。

這是林淵敢拿出這首歌的原因。

要說擔心,當然還是有的,比如這個世界的人沒看過莫言的小說嘛,不夠了解歌曲背景,這是林淵簡述也無法避免的遺憾,不過最後林淵還是決定讓音樂去表達,因爲這個世界雖然沒有莫大師的《紅高粱家族》,但同樣有一些非常經典的鄉土文學表達過類似情感,這是過去那個時代都會發生的故事,能夠讓觀衆實現一定的情感關聯,況且前世那麼多追捧這首歌的網友,同樣有很多沒看過原著,甚至是其相關影視的人,照樣在聽完這首歌后大受震撼,而這也是音樂存在的意義!

韓紅!

胡莎莎!

薩頂頂!

吳碧霞!

還有譚晶!

各大版本!

各有千秋!

這絕對是一首讓無數國家隊選手爭相翻唱的寶藏歌曲,一般歌手連碰都不敢碰,國家隊選手太多珠玉在前,沒有一定實力去唱絕對是自取其辱!

……

江葵的腦海中也存在這麼一個故事。

這個故事是她拿到這首歌曲後,代表跟她講述的。

說是這個叫做九兒的姑娘敢愛敢恨,雖然是女兒身卻通曉家國大義,她經歷坎坷,卻在生命絕望的時刻遇到了一個特別的男人……

回憶着這個故事。

江葵的心中涌動着莫名的東西。

整個藍樂會,或許找不出幾個歌手能夠理解農民的生活。

江葵懂。

她是山裡走出的女孩。

曾揹着弟弟,過着最底層的生活。

這一刻,明明和第一遍一模一樣的歌詞,但聽感上卻和第一遍的演唱不同。

不僅僅是第二遍演唱的音調略有提高。

更重要的是感情也隨之發生了變化。

四度和絃八度音彷彿象徵九兒的命運。

跌宕起伏!

而當第二段收尾,江葵突然發出了一道吟唱。

彷彿希望與絕望糾纏共存的吟唱,讓簡單的旋律愈發波瀾壯闊,那種命運的跌宕起伏感更濃!

這一刻。

各大直播間的解說們,突然被一種說不清的感情包裹,心頭竟然微微酸澀。

原來是關於祖輩某一代人的故事啊。

看着大舞臺屏幕上的綠色高粱地,象徵着希望的果實,似乎就在這片高粱地中孕育。

“啊~”

“啊~”

這段幾乎與譚晶版採取同樣路線的吟唱,越來越高越來越強,充沛的氣息在最後徹底爆發!

“身邊的那片田野……”

這是第三遍,已經形成了高音。

尤其是再唱到“高粱熟來紅滿天”的時候,有觀衆首次被震到了!

這首歌,不簡單!

……

升key了!

七位評委從專業角度賞析,眼神中同時泛起了光芒,一樣的歌詞,卻不同的情感,而且呈現遞增的形態!

蘇娟是高音,江葵竟然也是高音!?

實在是江葵情感遞進的太自然了,高音一點都不突兀。

以至於評委此刻才意識到,大家都被前面的演唱騙了,這特麼竟然是一首高音歌曲!

臺下。

有觀衆身體下意識的微微前傾。

那是代入了演唱的情感,迫切的想要聽到後續。

是的。

他們已經被江葵的演唱吸引了。

這首歌固然好,但演唱纔是真正的靈魂。

……

沒有讓觀衆等待。

江葵握緊話筒的手驟然用力,在突然特寫的鏡頭裡,骨節都微微泛着白色:

“高粱熟來紅滿天,九兒我送你去遠方!”

情緒陡然激昂起來!

首次轉變的高長音彷彿掀開了一塊兒大幕!

前面兩輪半的演唱,情緒的鋪墊到達了一個極致,“方”字被拉到了極限,彷彿無窮無盡的氣息根本沒有盡頭!

轟隆!

徹底爆發!

而就在人們以爲這是極限的時候,一道王者般的樂器聲天神降臨,彷彿從靈魂深處響起,和人聲達到了完美的結合,彼此糾纏着向上!

嗩吶!

是嗩吶!!

直衝天靈蓋的嗩吶!!

如同高濃度的高粱酒!!

燕洲直播間的男解說竟然直接嘶吼起來,帶着憤怒和酣暢,雙手用力的拍動!

現場更是如出一轍!

所有觀衆都被感染了,七大評委更是身體瞬間繃直,渾身雞皮疙瘩,腦海中就一個念頭:

嗩吶怎麼可以這麼震撼人心!

各大直播間那些之前對嗩吶極爲不屑,嫌棄這玩意太土太俗氣的觀衆,更是目瞪口呆,在嗩吶的霸道覆蓋中全身心戰慄!

“藝術!”

“嗩吶是藝術!”

“神一般的輔助!”

“我的天!”

“麻了!!!”

“這特麼是什麼啊!”

“被送走了!”

“直接被嗩吶送走!”

“上天!”

各大直播間幾乎同時爆炸!

嗩吶這項樂器的魅力此刻徹底綻放了,神一般的輔助效果,讓江葵的歌聲魅力綻放的淋漓盡致!

醉了!

所有人都醉了!

之前還自信如蘇娟,此刻竟然也徹底失神,不知道是被嗩吶刺激,還是被這首歌嚇到!

這場懸了!

嗩吶簡直是神來之筆!

蘇娟的信心產生了強烈的動搖。

而就在蘇娟信心動搖之際,江葵的第四遍演唱開始了!

竟然不等嗩吶結束!

竟然就在嗩吶之中出現!

彷彿要與這動撼心靈的嗩吶爭鋒!

“高粱熟來紅滿天!!!”

嗩吶的聲音,直接被江葵的聲音壓制的沒脾氣!

不知道的還以爲嗩吶停下了,但字裡行間又隨處可以聽到嗩吶的餘韻!

嘩啦啦!

舞臺大屏幕上,又有風吹來!

彷彿四季輪轉光陰流動,青黃相接歲月如歌!

那綠油油的高粱地已經紅了一片,宛如血染的風采!

高粱!

熟了!

江葵彷彿腳踩着熟透的高粱地,在風中唱着,對着觀衆,對着評委,對着蘇娟:

“九兒我送你去遠方……”

蘇娟的信心崩潰了,心靈震撼!

她張大嘴巴,無法合上,剛好和旁邊的七個評委那猙獰的表情相印成趣!

聽啊。

這哪裡“九兒我送你去遠方”?

這尼瑪分明是“江葵”我送你去遠方!

極致的高音,宛如吶喊,宛如怒吼,宛如哭嚎,又帶着前所未有的澎湃!

“高粱熟來紅滿天!!!!”

當全首歌的最高音降臨,嗩吶直接寂滅了一般!

整首歌凝聚的情緒和氣勢都爆發在這一句,直擊靈魂!

蘇娟心態炸穿了!

她引以爲傲的高音被這一句徹底碾碎,毫不留情!

……

щщщ¤ttκǎ n¤c○

那片家鄉的山野飄蕩着棗花香啊。

最底層的我們,也懷揣着那種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江葵回憶着代表跟她講述的那個故事……

多好的高粱!

多好的莊稼!

多麼烈的酒!

多麼火辣的女人!

如果沒有侵略者!

如果沒有那些禽獸不如的東西!

江葵眼睛紅了,情到深處踉蹌一滑,聲音未抖,氣息未亂:

“九兒我送你去遠方……”

宛如呢喃,餘味悠長的聲音,在舞臺的上空飄蕩着。

舞臺屏幕上的高粱地,突然亮起了一團火,像是出現在地平線的盡頭。

這一刻的很多觀衆,或許仍然不懂紅高粱的故事,卻完全被這種情感支配和征服……

而在江葵的演唱中。

在秦洲的直播間內。

林淵的故事也大概講到了結尾:

“九兒死在了這片土地上,帶着她對這片土地最深沉的愛,和冷血的敵人們同歸於盡,她的選擇和赤伶一樣,在如高粱般紅豔的火光中綻放凋謝……”

這一刻。

秦洲直播間靜悄悄。

直到三秒後,才轟然沸騰!

布丁在很認真的聽着羨魚的故事,他此刻是唏噓的:

“江葵第一遍的演唱如輕聲呢喃,像一個情竇初開的小女孩,對情郎的難捨難分;

第二遍如一個少婦,送別心愛的人,少了點羞澀,多了點堅強;

然後一個吟唱過場,是人生的成長。

第三遍則是明顯一個完全成熟的女性,以勇敢面對生活的不幸,以堅強面對愛人的遠征;

第四遍則完全將第三遍昇華,大氣高吭悲壯,腦海中浮現出來的是一個面對敵人犧牲自我的女性光輝形象;

歌曲演繹到最後一句的低聲,表現出來英雄兒女心底那份流戀家鄉,思念親人,難捨難分的普通人的情感。

整首歌曲聽一遍就象讀了一部長遍小說。

少女到成熟的成長,美好與苦難的對抗,懵懂到理性的昇華,犧牲與不捨的衝突。

不知道我的理解對不對?”

林淵道:“一千個聽衆可以有一千個《九兒》,你認爲對就可以了。”

“這是藝術。”

香香開口,眼眶泛紅,不知道是被這個簡短的故事感動,還是被這首歌感動。

……

網絡上。

秦齊楚燕韓趙魏!

七個直播間,彈幕多到無法統計,沸騰的比秦洲直播間還要徹底!

這邊的觀衆沒有聽到羨魚所講的故事,他們的重點,全部集中在江葵的演唱上!

“聽麻了!”

“太震撼了!”

“全身心都在顫慄!”

“聽完這首歌我手心全是汗!”

“這是什麼高音啊!”

“嗩吶都被壓下去了!”

“最恐怖的是,這首歌就四句歌詞!”

“四句歌詞,碾壓了蘇娟,這特麼是什麼概念啊!”

“啥也別說了,我要學嗩吶!”

“我錯了,嗩吶yyds!”

“嗩吶:江葵你好歹給我點面子啊!”

“這首歌裡藏着故事,歌聲中有很多訴說,突然很想知道這首歌到底在講什麼。”

“不知道講什麼,卻能聽的如此起勁,這是爲什麼?”

“因爲共鳴。”

“感情是可以共鳴的,音樂是溝通的橋樑。”

“在我心中,江葵已經贏了!”

“九兒我送你去遠方,這是把所有人都送去遠方了。”

之前幾乎沒有觀衆看好江葵,因爲蘇娟的分太高了,同樣的分數甚至可以橫掃之前美聲組的所有比賽!

然而。

此刻卻反轉了。

尤其是鏡頭給到蘇娟,對方臉色蒼白,低頭沉默的畫面後,大家都明白了勝負的歸屬。

當事人都服了。

……

中洲。

男解說明明受過專業的訓練,可以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的跟觀衆聊幾個小時,此刻聲音卻在打結:

“這首……這……這首歌……非常……優秀……”

“就算是輸了……”

“雖敗……猶榮……”

“娟姐還是……大魔王……只……只是江葵……更嚇人……”

“我們有六塊金牌。”

女解說比男解說有出息多了,很快便找到了安慰觀衆的點:“就算這一輪輸了,我們在金牌榜上的優勢,依然是碾壓級,當然我們也要勇於承認,秦洲確實出了個不得了的歌后。”

觀衆:

“男解說被送走了……”

“我特麼也被送走了!”

“難怪有嗩吶!”

“這陰間樂器太變態了!”

“直接送走所有觀衆的節奏!”

“來自秦洲的大魔王這是!”

“最恐怖的其實是羨魚!”

“能寫出這首歌,完全發揮出了大魔王的功力!”

“輸了呀……”

“輸定了好嘛!”

“到底是誰雖敗猶榮啊!”

“這個魚王朝……”

中洲觀衆對魚王朝產生了深刻的印象。

……

其實後面發生的事情,已經沒什麼懸念了。

江葵殺瘋了!

嗩吶一出,送走一片!

在秦洲觀衆的歡呼中,江葵摘下了金牌!

蘇娟拿着銀牌,站在江葵的身側,臉色煞白煞白的。

江葵的另一邊則是拿着銅牌的趙盈鉻。

雖然拿了銅牌,不過趙盈鉻顯然心情不錯,拍照時竟然還比了個剪刀手。

因爲金牌也屬於魚王朝!

魚王朝代表秦洲,同時奪下了金牌和銅牌!

不僅如此。

江葵這塊金牌,還創下了新的最高分記錄……

96.1分!

這個分數,比蘇娟更高,不過也沒有想象中那麼高。

爲什麼?

因爲《九兒》這首歌,放在流行組,並非百分比契合。

這首歌其實是把通俗流行的唱法,與民歌創作進行了結合,很有想象力的玩法。

考慮到這一點,評委稍微壓了下分數。

再怎麼創新玩法,流行組還是得用一些更流行向的歌曲來比拼。

不過在金牌面前,這些都是旁支末節。

藍樂會金牌榜。

秦洲升到了第二名,從中洲的承包的金牌榜上,殺出了一條血路!

……

各大洲。

核心教練組的臉色各異。

秦洲這邊無疑是最開心的!

“這些評委還算地道,換了我也這麼打分。”

“江葵果然是殺手鐗!”

“你們覺得江葵和舒俞再pk會怎麼樣?”

“不好說。”

“得看羨魚站哪邊。”

“哈哈哈哈哈,你這話說的,好像我們秦洲只有羨魚一樣。”

“但不得不承認咱們秦洲首金,是羨魚帶着魚王朝江葵拿下來的。”

“總算是打破零金牌的尷尬了。”

突然。

陸盛道:“這只是一個開始。”

鄭晶笑了笑:“趙盈鉻那首歌也不錯其實。”

楊鍾明挑了挑眉:

“起風了。”

似乎是一語雙關。

……

齊洲核心教練組。

“不太妙啊。”

“咱們還沒有首金呢。”

“中洲雖然強,但主要是強在美聲等項目,後面也有我們大展身手的時候。”

……

楚州教練組。

“不愧是音樂之鄉。”

“江葵的水平,和我們資料調查的完全不一樣!”

“何止江葵,夏繁和趙盈鉻也不簡單。”

……

燕洲教練組。

“快樂都是別人的,啥時候輪到咱們?”

“快了。”

“一百零八個項目,誰也不可能獨霸天下。”

……

韓洲教練組。

趙洲教練組。

魏洲教練組。

各洲核心教練組都在交頭接耳。

中洲教練組沒有交頭接耳,教練們臉色陰沉。

“這塊金牌丟的太可惜了。”

“我們差一點就贏了。”

“是啊。”

“分數差距其實不大。”

突然。

阿比蓋爾冷冷開口道:“還不明白麼,人家贏的就是這點差距!”

哪怕是零點一分,背後意味着的實力差異也是巨大的。

如果不是這幾個評委青睞高音,蘇娟根本不是江葵的對手!

這點阿比蓋爾看得出來,其他人也看得出來,此刻的唏噓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中洲其他教練頓時沉默。

尤其是之前挑釁過羨魚的中洲第三主教練,此刻更是拳頭握緊,滿臉羞惱。

爲什麼?

因爲蘇娟決賽的那首歌,就是他寫的。

蘇娟輸給江葵,也意味着他輸給了秦洲的羨魚。

……

中洲。

鬆島雨和伊藤誠坐在一起,看完了整個比賽。

“我就知道。”

當江葵戴上了金牌,鬆島雨嘆了口氣:“他出手的話,還是這麼讓人無力啊。”

“哼。”

伊藤誠淡淡道:“這就是羨魚的實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鬆島雨咬牙:“看這歌江葵的表現,或許秦洲真有可能在後面對我們形成威脅,畢竟我們誰也不知道羨魚還有多少後手。”

“不僅僅羨魚。”

伊藤誠的目光閃動:“楊鍾明還沒出手,小看他的人,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鬆島雨沉默。

伊藤誠嘆了口氣:“也不是沒有好消息,笛聲組那邊採用了我的作品,會用到決賽。”

“哦?”

鬆島雨聞言,終於露出笑容:“剛好我的作品也被二胡組採用了,同樣會放到決賽。”

“咱倆能力有限。”

伊藤誠無奈道:“只能幫中洲保證這麼兩塊兒金牌了。”

……

拿到獎牌,江葵趙盈鉻和夏繁結伴離開。

剛走出賽場。

無數的記者涌了上來!

黑壓壓的人羣幾乎瘋狂!

“三位的表現非常精彩,我代表秦洲電視臺,對三位表示衷心的感謝!”

“江葵老師的《九兒》太好聽了!”

“趙盈鉻老師,您對於對手有什麼評價?”

“夏繁老師,對於網上有人說,你是魚王朝最弱女歌手,有什麼想回應的,畢竟我們都看到了您今天的表現,特別精彩!”

“江葵老師……”

記者的瘋狂把三人嚇了一跳!

哪怕以江葵這歌后的咖位都從沒碰到過被這麼多記者包圍的情況!

都整緊張了!

這些記者來自各洲,甚至有中洲的記者!

不過最激動的那羣記者,卻都是秦洲的記者!

因爲她們三人是秦洲的功臣,哪怕夏繁沒拿到獎牌,也唱出了風采,擊敗了兩位中洲歌后!

沒辦法。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接受採訪。

當採訪到趙盈鉻的時候,這姑娘突然氣哼哼道:“之前有很多人質疑,說魚王朝全員入選秦洲大名單是代表給我們開後門,現在我想說,你們質疑我們可以,但不要污衊我們代表!”

“俺也一樣。”

“俺也一樣。”

旁邊的夏繁接了一句。

江葵又接了一句。

現場記者大笑。

魚王朝這三姐妹在賽場上殺人不眨眼,私底下還是很可愛的嘛。

其中。

有幾位秦洲記者表情非常古怪。

質疑羨魚什麼的,你們怕是不知道羨魚在直播間都幹了些啥。

現在誰還敢質疑他啊,直播間那幫人,全特麼是跪着聽他解說比賽的!

第二百六十七章 賭狗的末日第六百四十九章 西遊與洪荒的終極對決第二百四十章 歐皇第一百九十三章 魚子魚孫第八百一十五章 溫馨而暖心的治癒系劇本第八百六十八章 天價套房第三百七十章 心虛第八百八十九章 咱們的存貨夠賣嗎第八百三十章 寶蓮燈播出第三百六十三章 有生之年遇見你竟花光所有運氣第二百二十一章 電影后期完成第三百二十九章 波洛火了第四百九十八章 搞事第八百三十八章 上億的刀片第二百三十三章 全員工具人第五百五十九章 感謝一路上有你第一百一十四章 百強第二百一十二章 鬼吹燈plus第一百零九章 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第三百零五章 第三個徒弟第九百五十五章 大王叫我來巡山第四百六十八章 第二期播出第八百二十七章 曲爹羨魚(求月票)第二百零五章 冷笑話第三百六十三章 有生之年遇見你竟花光所有運氣第八百六十四章 你不是要恰雞嗎第七百七十七章 盛情難卻第二百九十八章 羅傑疑案第五十八章 楚狂的稿費第三百三十四章 原來又是因爲敘詭第二百零四章 打不過就加入第一百七十一章 時代的洪流第九百一十四章 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第一百二十章 光芒萬丈第一千章 桃李滿天下第六百零七章 愛麗絲夢遊仙境第九百五十四章 心跳遊戲第七百六十四章 蛋黃酥第五十五章 全死了第二十一章 王牌作曲人第九百九十五章 大師級鋼琴技術第三百八十一章 哭(爲盟主寶少88加更)第三百四十二章 影子的行業地位第一百零一章 我就是這麼想的第四十章 版稅第六百二十六章 傳說中的穿越者必抄書第九十一章 與全世界爲敵第二百四十七章 藥王第九百七十一章 數風流人物第八百三十九章 伊藤誠與鬆島雨第九百一十八章 射鵰三部曲第六百一十八章 吻別第七十六章 大佬級待遇第一千零二十章 羨魚的音樂小課堂第四百六十六章 唱功技能書(爲盟主小迪歐加更)第二百四十七章 藥王第一百五十九章 桃李滿天下第九百九十九章 入選教練組第八百八十四章 趙洲給我等着第二百零九章 新一代的朋友好好的加油第一百二十一章 明天吃排骨第二百三十五章 下一部電影第二百零三章 爲陳志宇量身打造的歌第七百四十八章 思路一下子清晰了第五百四十四章 留下來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林淵一手造就的大魔王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見一次打一次第四百七十八章 火力全開第三百五十八章 王者歸來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樂壇佳話第五百八十七章 中國風歌曲第八百七十七章 直播玩絕地求生(下)第七百三十一章 這是什麼節奏第七十七章 猜猜我是誰第八百章 第三個妖孽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出征第九十九章 小手一抖第二百四十三章 經紀人第一百九十章 永遠的神第九百七十九章 烏龍贊助事件第九百四十四章 錄製完成第五百六十三章 論楚狂成爲至高神的難度第七百二十五章 誰說官方不會炒作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水平還行的小歌后第六百九十七章 叫好不叫座第六百八十二章這輛車防彈的第三百零七章 第三個劇本第五百四十二章 你們欠費揚一個道歉第一百七十五章 殺青第九百七十章 師說第四百三十二章 籌備第八百二十九章 爲你彈奏羨魚的……第七百九十六章 短篇之王第二百二十章 楚狂是渣男第八百三十一章 還算美好的開始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癢第五百六十九章 對線洪荒迷第七百五十五章 殺的只剩劇名了第三百六十七章 臥薪嚐膽第二百六十一章 牛·逼
第二百六十七章 賭狗的末日第六百四十九章 西遊與洪荒的終極對決第二百四十章 歐皇第一百九十三章 魚子魚孫第八百一十五章 溫馨而暖心的治癒系劇本第八百六十八章 天價套房第三百七十章 心虛第八百八十九章 咱們的存貨夠賣嗎第八百三十章 寶蓮燈播出第三百六十三章 有生之年遇見你竟花光所有運氣第二百二十一章 電影后期完成第三百二十九章 波洛火了第四百九十八章 搞事第八百三十八章 上億的刀片第二百三十三章 全員工具人第五百五十九章 感謝一路上有你第一百一十四章 百強第二百一十二章 鬼吹燈plus第一百零九章 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第三百零五章 第三個徒弟第九百五十五章 大王叫我來巡山第四百六十八章 第二期播出第八百二十七章 曲爹羨魚(求月票)第二百零五章 冷笑話第三百六十三章 有生之年遇見你竟花光所有運氣第八百六十四章 你不是要恰雞嗎第七百七十七章 盛情難卻第二百九十八章 羅傑疑案第五十八章 楚狂的稿費第三百三十四章 原來又是因爲敘詭第二百零四章 打不過就加入第一百七十一章 時代的洪流第九百一十四章 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第一百二十章 光芒萬丈第一千章 桃李滿天下第六百零七章 愛麗絲夢遊仙境第九百五十四章 心跳遊戲第七百六十四章 蛋黃酥第五十五章 全死了第二十一章 王牌作曲人第九百九十五章 大師級鋼琴技術第三百八十一章 哭(爲盟主寶少88加更)第三百四十二章 影子的行業地位第一百零一章 我就是這麼想的第四十章 版稅第六百二十六章 傳說中的穿越者必抄書第九十一章 與全世界爲敵第二百四十七章 藥王第九百七十一章 數風流人物第八百三十九章 伊藤誠與鬆島雨第九百一十八章 射鵰三部曲第六百一十八章 吻別第七十六章 大佬級待遇第一千零二十章 羨魚的音樂小課堂第四百六十六章 唱功技能書(爲盟主小迪歐加更)第二百四十七章 藥王第一百五十九章 桃李滿天下第九百九十九章 入選教練組第八百八十四章 趙洲給我等着第二百零九章 新一代的朋友好好的加油第一百二十一章 明天吃排骨第二百三十五章 下一部電影第二百零三章 爲陳志宇量身打造的歌第七百四十八章 思路一下子清晰了第五百四十四章 留下來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林淵一手造就的大魔王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見一次打一次第四百七十八章 火力全開第三百五十八章 王者歸來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樂壇佳話第五百八十七章 中國風歌曲第八百七十七章 直播玩絕地求生(下)第七百三十一章 這是什麼節奏第七十七章 猜猜我是誰第八百章 第三個妖孽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出征第九十九章 小手一抖第二百四十三章 經紀人第一百九十章 永遠的神第九百七十九章 烏龍贊助事件第九百四十四章 錄製完成第五百六十三章 論楚狂成爲至高神的難度第七百二十五章 誰說官方不會炒作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水平還行的小歌后第六百九十七章 叫好不叫座第六百八十二章這輛車防彈的第三百零七章 第三個劇本第五百四十二章 你們欠費揚一個道歉第一百七十五章 殺青第九百七十章 師說第四百三十二章 籌備第八百二十九章 爲你彈奏羨魚的……第七百九十六章 短篇之王第二百二十章 楚狂是渣男第八百三十一章 還算美好的開始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癢第五百六十九章 對線洪荒迷第七百五十五章 殺的只剩劇名了第三百六十七章 臥薪嚐膽第二百六十一章 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