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位卑未敢忘憂國

“江葵……”

當江葵踏上舞臺,彷彿生出了一種感應。

蘇娟陡然擡起頭,緊緊盯着那道嬌小的身影。

比賽前教練就叮囑過蘇娟:

小心江葵。

蘇娟剛開始沒有太放在心上。

江葵可能都過不了她兩位中洲隊友的那關。

直到趙盈鉻和夏繁的相繼爆發,蘇娟才收起了那分驕傲。

趙盈鉻和夏繁已經值得警惕了,江葵作爲魚王朝最強女歌手,又該是什麼水平?

魚王朝。

臥虎藏龍啊。

等等。

她這身衣服是什麼意思?

這好像是古代戲子纔會穿上的戲服?

蘇娟若有所思,在猜測江葵這首歌的底細。

……

江葵身着戲服,站在舞臺上,沒有第一時間選擇開始,而是微微閉上眼睛。

這首歌曲需要醞釀情緒。

當她把情緒醞釀完畢,雙眸陡然睜開。

“開始。”

工作人員看到準備時間結束後,打了個手勢。

高音鋼琴和吉他的混音響起。

笛子。

琵琶。

似乎還有二胡的聲音?

氣氛似乎有些莫名的傷感。

而在江葵身後,舞臺大屏幕陡然亮了。

那是一段動畫,動畫中有一名臉上化着妝容的戲子,看不清具體表情。

臺下。

一羣凶神惡煞的看客,翹着二郎腿,滿臉的悠閒,似乎是一羣大兵。

這是?

七位評委看向大屏幕。

每個歌手的表現都有舞臺效果加成。

魏洲科技非常厲害,可以讓舞臺變得非常華麗,之前的歌手演唱,包括趙盈鉻和夏繁等人,都利用了這種舞臺效果,讓自己的歌聲更有感覺。

而江葵的歌曲似乎有敘事的意思。

那個大屏幕上,顯然在訴說一段故事。

而就當大家對這個故事有了大致的猜測時,屏幕上突然出現了兩個字。

赤伶。

與此同時。

江葵的聲音突然幽幽響起:

“戲一折

水袖起落

唱悲歡唱離合

無關我

扇開合

鑼鼓響又默

戲中情戲外人

憑誰說……”

歌曲的信息伴隨着歌聲,徹底展露在所有觀看直播的觀衆眼前。

歌名:赤伶

作詞:羨魚

作曲:羨魚

演唱:江葵

這是羨魚在藍樂會上的第三首作品,前兩首的質量,已經征服過觀衆了。

“有點古風的感覺。”

大家的心頭掠過這個想法,江葵的聲音已經再度響起:

“慣將喜怒哀樂都融入粉墨

陳詞唱穿又如何

白骨青灰皆我……”

江葵唱到這裡的時候,舞臺的大屏幕上,那個動畫中的戲子正在獻唱。

臺下。

一羣看客嘻嘻哈哈。

有些士兵衣着不整。

三三兩兩的聊着天。

其中幾個爲首者,更是懷抱美人,眼神輕佻的把玩着什麼。

什麼意思?

好像有點古風的感覺。

就在觀衆好奇時,鏡頭突然轉場。

屍橫遍野滿是狼藉的街道,衣不蔽體的老人和孩童瑟瑟發抖,一羣士兵正拿着武器,獰笑着衝進一戶戶人家,搶奪財物和女人。

而從這羣士兵的服裝來看……

他們和此時正在聽戲的士兵是同一夥人!

侵略!

戰爭!

雖然不知道這個故事發生在什麼朝代,但這樣的鏡頭語言,已經讓故事非常明朗了!

是侵略者在縱兵劫掠!

百姓的哭嚎聲被馬蹄踐踏!

戲臺下的士兵們滿臉的驕橫!

其中有一個疤臉男陡然扔出一枚銀錠,砸在了戲子的腳下。

這一刻。

所有觀衆的內心,陡然充斥着一種巨大的壓抑!

藍星和地球不一樣,秦朝統一了無數年,戰亂沒有那麼多,但上下數千年的歷史中,總有一些充滿動盪,驚心動魄的戰爭時刻,也一度有一些諸侯立國,史書中也從不避諱那些過往,這種對侵略本能的反感,幾乎刻在每個人的骨子裡!

舞臺上。

戲子在唱:

“亂世浮萍忍看烽火燃山河

位卑未敢忘憂國

哪怕無人知我……”

這句歌詞爲歌曲批下了註腳,也證明觀衆對故事的理解沒有問題,但此刻比起這些,觀衆泛起更濃烈的情緒,卻是由歌詞本身帶來。

位卑未敢忘憂國!?

陸游的千古名句首次在藍星出現,眼下卻成了羨魚的原創,幾個字便震撼了無數人!

幾個評委的臉色驟然嚴肅起來!

“好!”

其中一人,甚至在叫好,只是被音樂蓋過。

蘇娟的身體驟然繃緊了,因爲她知道後面就是副歌部分。

而副歌作爲一首歌曲的靈魂,其好壞將直接影響着整首歌的呈現!

這首《赤伶》的副歌會是如何?

一句“位卑未敢忘憂國”把格調拉的如此之高,後面但凡有一點流於俗套,便失了風味。

就在這時。

舞臺的畫面中。

正在唱戲的戲子陡然停下了動作。

那化着妝容的臉上,似乎帶着一抹輕蔑,腳尖一點,銀錠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

彷彿是一個信號!

天地陡然化爲赤色!

火焰自四面八方熊熊燃起!

嘩啦!

臺下的賊兵亂作一團!

恐懼和慌亂和火勢一起蔓延!

舞臺上的戲子們,卻是不爲所動。

中央那名身着紅衣的戲子竟然還在唱,她嘴脣開合的弧度和江葵剛好一致。

恍惚中。

動畫裡的戲子似乎和舞臺上的江葵融爲一體,一聲戲腔化爲利刃,刺中了無數人的內心!

“臺下人走過

不見舊顏色

臺上人唱着

心碎離別歌

情字難落墨

她唱須以血來和

戲幕起

戲幕落

誰是客?”

江葵唱的不是歌,而是戲!

這是一段戲腔,帶着一股悽然穿透力,生死置之度外的決絕!

所謂赤伶,是身着紅衣的戲子。

而此刻火光四起,卻爲這赤色更添了幾分悲壯!

主歌結尾的“位卑未敢忘憂國”和眼下這個場景遙遙相望,貫徹的淋漓盡致!

赤憐的赤色,不僅僅是服裝的赤色,更是火光的赤色,而她“位卑未敢忘憂國”的方式,是和眼前這些敵人同歸於盡!

哪怕慘烈!

哪怕無人知曉!

現場!

直播間!

所有觀衆都呆住了!

細密的雞皮疙瘩遍佈全身!

蘇娟的身體都在江葵的歌聲中微微顫抖!

這是什麼歌!

戲腔融入歌唱,竟然沒有絲毫違和感,反而和歌曲中的故事化爲一體,給人以更大的震撼!

在這種震撼中。

主歌第二次響起。

舞臺的火光驟然消失了。

還是戲子在臺上唱着曲子,臺下卻不是兵,不是侵略者,而是一羣普通老百姓。

戲曲進行中。

老百姓們拍手叫好!

原來這是戰爭前的場景啊……

觀衆心中慼慼然,理解了鏡頭的訴說。

過去的美好,與當下的慘烈,形成了鮮明對比。

配合着再度響起的歌聲,初聞時還沒感覺特別的歌詞,第二次再聽卻有了不同的意味,尤其是那段酣暢淋漓的戲腔再度響起時——

有觀衆起立了!

一些比較感性的觀衆,更是眼眶泛紅。

藍星其實對國的概念並不那麼明晰,但人類的情感是共通的。

此情此景之下。

難免被故事中的人和情感染。

火勢已經無法阻擋了,之前縱惡的士兵都被大火裹挾。

其中幾個之前欺負老百姓最狠的兵,更是在烈火中哀嚎翻滾。

那之前向舞臺丟銀錠的疤臉士兵衝上了戲臺,在渾身燃燒的火焰中嚎叫,瘋狂的把劍刺進紅衣赤憐的腹部。

撲哧。

劍尖出現在赤憐的背後,冒着血。

音樂驟然停息,火焰燃燒的舞臺上彷彿上演了一出默劇。

靜!

極致的安靜!

她倒下了,悄無聲息。

無名的戲子,竟然露出了笑容。

而在這沉默的空拍後,音樂陡然再度出現,且更加悲壯,讓所有人空寂的耳膜再度震顫!

“你方唱罷我登場

莫嘲風月戲

莫笑人荒唐

也曾問青黃

也曾鏗鏘唱興亡

道無情

道有情

怎思量?”

江葵唱到了最後,火焰竟然在舞臺上燃燒,而不僅僅是屏幕中!

這是魏洲舞臺的科技效果。

不過人們此刻卻幾乎忘了這是特效。

有人在叫,無數人在叫,江葵的聲音卻越來越輕,聲聲慢:

“道無情……”

“道有情……”

“費思量……”

火焰吞噬了舞臺,淹沒了她的身影,直到音樂徹底平息,特效消失,她纔再度站在那。

依然是一襲紅衣。

對着臺下,輕輕鞠躬。

……

蘇娟的身體癱軟。

江葵。

她不如。

七個評委不知何時起,已經起立,同時鼓掌。

然後。

全場掌聲。

竟然沒有人交頭接耳。

這是所有人對這個舞臺的尊重。

……

秦洲直播間內。

林淵輕輕鬆了口氣。

這首歌,江葵排練過三次。

按理說應該排練更多,但林淵怕那種情感透支,所以一直讓江葵收着。

江葵做到了。

雖然只排練過三次,但她在舞臺上做到了徹底爆發,並沒有絲毫生澀!

平心而論,《赤伶》是好歌嗎?

肯定是不錯的。

大魔王譚晶翻唱過。

戲腔頂級高手李玉剛翻唱過。

李玉剛甚至爲這首歌唱了一個交響樂版本。

各花入各眼,不同人對於這些翻唱有着不同的理解,林淵也有着自己的理解。

他改了一些編曲。

比如歌曲最後的那個空拍。

當戲子倒下,和敵人同歸於盡,世界都變得安靜下來,這是原版沒有的安排。

效果還不錯。

因爲在那之後要配合舞臺的火光,讓江葵的演唱昇華。

莫嘲風月戲,莫笑人荒唐,也曾鏗鏘唱興亡,誰說戲子只會隔江唱着後庭花?

不同時代。

總有人在用自己的方式,奉獻和燃燒。

身份的卑微低賤,和人格的高貴與卑微,從來都是兩回事。

再回到剛剛的問題。

這首《赤憐》算是好歌嗎?

當然好,但也不見得特別好。

不過歌曲這東西,在不同環境不同氛圍甚至不同人的演唱中,效果又是截然不同的。

江葵拉高了這首歌的上限。

無論是她的戲腔,還是主歌部分的演唱,都用最快速度抓住了觀衆的心。

配合情景和舞臺的編排,終於有了當下呈現的效果,因此就此情此景的演繹來說,這首歌成爲了今天的最佳舞臺!

換了一個人沒這個效果。

哪怕換一首所謂更好的歌曲,也未必有這個效果。

具體什麼效果?

林淵眼前那跳動的觀衆彈幕,就是最好的答案!

彈幕已經瘋了!

刷新頻率高到讓人目不暇接!

“啊啊啊啊啊!”

“雖然很俗,但我還是想說……”

“媽媽問我爲什麼跪着聽歌!”

“我聽哭了……”

“怎麼一首歌也能這麼虐……”

“都說婊子無情戲子無義,但今天這段戲,我服!”

“戲腔出來的時候,刺激直衝天靈蓋!”

“給魚爹獻上膝蓋!”

“江葵才尼瑪是大魔王啊!”

“蘇娟那場,直接被碾壓了好嗎!”

“我以爲魚爹說法誇張,現在才知道根本不誇張,趙盈鉻和夏繁肯定沒少捱打!”

“難怪江葵是魚王朝第一女歌手!”

“歌后,這纔是歌后!”

“歌聲對歌曲的演繹太強了,強到令人髮指!”

“蘇娟:當時我害怕極了!”

……

不僅僅秦洲觀衆在沸騰!

其他各洲直播間也瘋狂了!

幾乎各洲主播都在直播間驚呼!

“完美的演唱!”

“這首歌無敵了!”

“這首完全可以打決賽!”

“魚王朝這幾個女人分明是妖孽!”

“之前我們說中洲歌手是黑暗勢力,人家魚王朝分明纔是真正的黑暗勢力!”

“這個江葵就是帶頭大……姐姐!”

“明明這麼小的一個姑娘,怎麼唱起歌這麼要命啊!”

“雖然我作爲燕洲人說這話很不合適,我宣佈,我是江葵的粉絲了!”

……

不對。

還有個直播間沒有瘋狂,更沒有沸騰。

是中洲直播間。

中洲直播間此刻安靜到有些詭異。

男解說捂着頭,好像有千言萬語想說,又好像被哽住了喉嚨。

女解說臉色煞白,嘴脣竟然在直播中哆嗦着。

“這首歌……”

男解說表情有些扭曲,開口說了三個字,又停下了。

“這首歌……”

女解說想接着說點什麼,但也停下了,跟復讀機似的。

倒是彈幕屏上。

中洲觀衆的彈幕逐漸轉密。

其中有些點贊量最高的彈幕變成了紅色。

這是中洲的小設計,好讓主播跟着高贊彈幕互動,最紅的彈幕是這樣寫的:

“大魔王……”

秦洲直播間內同樣有人提到了“大魔王”三個字,而且無巧不成書,也是紅色點贊量。

香香身體發麻:“都說江葵是大魔王……”

布丁看了眼林淵,脫口而出:“魔祖大人在這呢。”

————————

ps:國慶節快樂!這章比較大所以寫的久了點,感覺不錯的投個月票呀,感覺不行的接着看,爭取後面把你們月票騙出來……

第九百七十五章 初選第五百零九章 他一定很愛你第六百二十八章 這特麼寫的什麼破玩意第九百六十八章 衆矢之的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起風了第五百九十一章 豪放派和婉約派第七百八十九章 別開生面的粉絲見面會第九百三十二章 倚天屠龍記第五百六十九章 對線洪荒迷第六百二十五章 雲宮迅音第五百七十三章 道歉第二百一十四章 這小說好嚇人第一百九十三章 魚子魚孫第一百八十六章 風起雲涌第八百八十八章 我看到了武俠的未來第三百二十一章 養狗第二百零四章 打不過就加入第三百五十九章 魚災第十八章 驚爲天人第六章 拴條狗都能贏第五十六章 趣讀雜誌第三百九十九章 作詞人什麼時候才能站起來第四十五章 爆款第五百八十二章 海闊天空第二百一十四章 這小說好嚇人第七百七十六章 文學界的禍害第四百八十二章 發刀片了第九百九十八章 藍歌會第一百一十五章 瘋了第七百六十四章 蛋黃酥第四百四十五章 你們咋這麼多魚第八百五十三章 生產隊的驢都不敢這麼工作第七百七十七章 盛情難卻第二百一十五章 最高宣發第九百七十七章 三基友再集合第五百八十五章 楊鍾明之恐怖第六百五十二章 電視劇投資史上的最高記錄第七百八十四章 畫展(下)第二百零九章 新一代的朋友好好的加油第五百二十九章 能力越大責任越重第四百七十章 轟(爲緣在分離加更)第三百七十六章 江葵的忐忑第二百零一章 他睡了第一百六十七章 訂單交接第七百一十四章 他將加冕爲王第一百六十八章 星芒音樂第四百五十五章 就憑他是羨魚第五百九十七章 從頭再來第三百一十五章 被迫操作第三百八十八章 笑與哭(爲盟主【havck】加更)第三百二十八章 我今天忘了吃飯第七百零二章 福至心靈第四百零九章 童話故事第六百四十章 楚門的世界第六百章 羨魚的影響力第四百六十二章 成了鋼琴專場第二百五十三章 全員惡人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反轉第二百一十四章 這小說好嚇人第七百章 決裂第八百二十七章 曲爹羨魚(求月票)第九百四十一章 兒歌現場編第四百六十六章 唱功技能書(爲盟主小迪歐加更)第八百一十三章 打造歌王歌后第四百八十六章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第二十章 他綠了我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的短篇要來了第十章 入職作曲部第七百八十六章 趙洲第八百三十六章 史詩級尷尬現場之二第二百九十三章 映照現實第三百七十八章 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第九百六十五章 廬山論劍第三百三十五章 絕版簽名書第八百二十一章 中洲的賭局第七百章 決裂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水平還行的小歌后第二百九十一章 一碗陽春麪第七百七十七章 盛情難卻第七百七十章 還有第三個版本第四百八十六章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第四百三十五章 蒙面沒問題第六百二十一章 羨魚要寫英文歌第七百零八章 這個夜晚開始沸騰第三十五章 盟主【歐天明】加更第九百三十九章 真實版狼人殺第七百五十三章 開殺第四百五十一章 暗示(爲盟主林木靈加更)第一百八十五章 調教大師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後來第六百三十一章 悟空傳火了第九百七十四章 天龍人第三百零五章 第三個徒弟第三百二十五章 請賜教第五章 雷霆雨露第八百九十三章 神鵰將出(第四更)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我們的青春第四百五十二章 充滿奇蹟的節目第六百二十七章 新馬甲的名字第三百七十章 心虛
第九百七十五章 初選第五百零九章 他一定很愛你第六百二十八章 這特麼寫的什麼破玩意第九百六十八章 衆矢之的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起風了第五百九十一章 豪放派和婉約派第七百八十九章 別開生面的粉絲見面會第九百三十二章 倚天屠龍記第五百六十九章 對線洪荒迷第六百二十五章 雲宮迅音第五百七十三章 道歉第二百一十四章 這小說好嚇人第一百九十三章 魚子魚孫第一百八十六章 風起雲涌第八百八十八章 我看到了武俠的未來第三百二十一章 養狗第二百零四章 打不過就加入第三百五十九章 魚災第十八章 驚爲天人第六章 拴條狗都能贏第五十六章 趣讀雜誌第三百九十九章 作詞人什麼時候才能站起來第四十五章 爆款第五百八十二章 海闊天空第二百一十四章 這小說好嚇人第七百七十六章 文學界的禍害第四百八十二章 發刀片了第九百九十八章 藍歌會第一百一十五章 瘋了第七百六十四章 蛋黃酥第四百四十五章 你們咋這麼多魚第八百五十三章 生產隊的驢都不敢這麼工作第七百七十七章 盛情難卻第二百一十五章 最高宣發第九百七十七章 三基友再集合第五百八十五章 楊鍾明之恐怖第六百五十二章 電視劇投資史上的最高記錄第七百八十四章 畫展(下)第二百零九章 新一代的朋友好好的加油第五百二十九章 能力越大責任越重第四百七十章 轟(爲緣在分離加更)第三百七十六章 江葵的忐忑第二百零一章 他睡了第一百六十七章 訂單交接第七百一十四章 他將加冕爲王第一百六十八章 星芒音樂第四百五十五章 就憑他是羨魚第五百九十七章 從頭再來第三百一十五章 被迫操作第三百八十八章 笑與哭(爲盟主【havck】加更)第三百二十八章 我今天忘了吃飯第七百零二章 福至心靈第四百零九章 童話故事第六百四十章 楚門的世界第六百章 羨魚的影響力第四百六十二章 成了鋼琴專場第二百五十三章 全員惡人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反轉第二百一十四章 這小說好嚇人第七百章 決裂第八百二十七章 曲爹羨魚(求月票)第九百四十一章 兒歌現場編第四百六十六章 唱功技能書(爲盟主小迪歐加更)第八百一十三章 打造歌王歌后第四百八十六章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第二十章 他綠了我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的短篇要來了第十章 入職作曲部第七百八十六章 趙洲第八百三十六章 史詩級尷尬現場之二第二百九十三章 映照現實第三百七十八章 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第九百六十五章 廬山論劍第三百三十五章 絕版簽名書第八百二十一章 中洲的賭局第七百章 決裂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水平還行的小歌后第二百九十一章 一碗陽春麪第七百七十七章 盛情難卻第七百七十章 還有第三個版本第四百八十六章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第四百三十五章 蒙面沒問題第六百二十一章 羨魚要寫英文歌第七百零八章 這個夜晚開始沸騰第三十五章 盟主【歐天明】加更第九百三十九章 真實版狼人殺第七百五十三章 開殺第四百五十一章 暗示(爲盟主林木靈加更)第一百八十五章 調教大師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後來第六百三十一章 悟空傳火了第九百七十四章 天龍人第三百零五章 第三個徒弟第三百二十五章 請賜教第五章 雷霆雨露第八百九十三章 神鵰將出(第四更)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我們的青春第四百五十二章 充滿奇蹟的節目第六百二十七章 新馬甲的名字第三百七十章 心虛